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好好审审这几个偷车贼,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嘴里问出一些东西。”

    姜亮道:“该我们做的,我们会做,你的主要任务是建设新机场,别把精力消耗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张大官人绝不是小心眼的人,他在大庭广众下揍袁立波,表面上看是为了汽车被偷的事情,可实际上是冲着袁成锡去的,副市长袁成锡经常跟他作对,也是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对立阵营的主要成员,张扬想找他晦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袁立波被打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江城的大街小巷,体制内更是人尽皆知,市委常委会上袁成锡阴着面孔,一脸的郁闷,张扬这厮也太过分了,居然敢在公安局门口打人,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有些火气积压多了,终究还是要爆发出来的,在常委会的主要议题结束之后,袁立波终于忍不住了,当着诸多常委的面他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义愤填膺的问了几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一名国家干部公然在市公安局门口行凶打人,他眼中有没有党纪国法,他将公安机关的尊严置于何地?这样的行径,会在老百姓心目中留下怎样的印象?”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张扬这小子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消停了没两天,又开始惹麻烦了。可杜天野还是要维护他的,杜天野微笑道:“这种事情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谈吧”

    袁成锡道:“我觉着不是小事,并不是因为我儿子被打了,所以我想小题大做,是他的行为性质很恶劣,给公安机关抹黑,给市委市政府抹黑,严重影响到我们政府的公信力。”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左援朝看了看,是希望左市长能够在关键时候站出来说句话。

    可左援朝狡猾得很,为袁成锡出头没什么,可为了袁成锡和张扬撕破脸皮却有些不值,张扬很难缠,左援朝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才不会去招惹这个麻烦。

    杜天野道:“袁副市长说得有些道理,回头我得好好批评批评张扬,既然咱们今天说起了这件事,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近期我听到不少的反映,说我们市的许多干部子女,顶着父母的光环,在市里大搞不正之风,我想提醒在座的诸位,严于律己并不是仅仅约束好自己,还要约束好自己的子女亲人,我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我们不可以滥用这种权力。”

    袁成锡沉默了下去,他听出来了,杜天野是在敲打他呢,如果他继续在张扬的问题上揪住不放,杜天野很可能会在其他事情上做文章,袁成锡有没有滥用自己的权力,有没有给儿子开绿灯他自己最清楚。

    杜天野又道:“江城想要发展,首先要拥有一个团结而向上的领导群体,我不希望我们的领导层出现任何的矛盾和分裂,大家有意见可以当面说出来,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背后搞小动作,我杜天野是个不怕事的人,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撂下一句话,凡是想在内部搞分裂的人,想要拖慢江城改革进程的人,我都会将他清除出江城的干部队伍”他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斩钉截铁,说话的时候,目光刚好落在左援朝的身上。

    左援朝表面平静,内心却有些恼火,杜天野最近变得越来越嚣张,难道这毛病也能传染,他跟张扬在一起久了,居然沾染了这个坏毛病。

    常委会结束之后,袁成锡比开会前还要郁闷,儿子被张扬揍了一顿,自己又被杜天野当众敲打,自己被敲打是自己找来的,怨不得别人。他低头只顾走着,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在了人大主任赵洋林的身上。

    袁成锡慌忙道歉。

    赵洋林有些同情的看着他,袁成锡最近肯定在走霉运。人所处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自然不同,赵洋林即将离休,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张扬在丰泽的搅局已经让沈庆华的影响力大为减弱,女婿孙东强的地位也不断提升,取代沈庆华成为丰泽市委书记已经是必然趋势,赵洋林所需要做的就是平稳过渡,选择和杜天野和平共处,就是赵洋林走得一招妙棋,虽然他并不怕杜天野,可是他女婿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赵洋林必须为孙东强铺平道路。

    很多人都看出了赵洋林的想法,当初高举反对杜天野大旗的是他,最早退出来和杜天野讲和的也是他,袁成锡他们也从过去和赵洋林无所不谈,变成了现在的言辞谨慎。赵洋林是只老狐狸,他想要的只是最大程度的攫取利益,这种人,轻易是不会轻易付出的。

    赵洋林道:“立波伤得怎么样?”

    袁成锡道:“不重”他想起赵洋林是新机场建设的副总指挥,说起来也是张扬的上级,显得有些愤怒道:“赵主任,你说说这是什么事儿?他跑到公安局门口去打人,到底有没有党纪国法?”

    赵洋林淡然笑道:“年轻人嘛,冲动总是难免的,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咱们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跟着掺和什么?”

    袁成锡听得不是滋味儿,心说张扬打得是我儿子,要是打你女婿,我就不信你还能这样泰然自若。

    赵洋林看出了袁成锡的想法,叹了口气道:“同志之间沟通最重要,产生误会是难免的,只要解释清楚就行了。”

    袁成锡道:“和他能讲通道理?除非老母猪会上树。”

    赵洋林笑了起来:“只要选对方法,任何人都是可以沟通的。”

    袁成锡反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和张扬见面沟通一下,张扬已经放出话来,要见袁立波一次打袁立波一次,袁立波嘴上虽然说不怕,可知子莫若父,袁成锡从儿子的目光深处察觉到了他的畏惧,袁立波甚至都生出要结束这边的生意,去海南打拼的念头,看到儿子被逼到这个份上,袁成锡心疼啊。

    其实袁立波走到今天也是一种报应,过去他仗着老爷子是副市长,师父又是形意拳协会主席,在黑白两道都威风得很,可他这次犯在了张扬手里,个人武力还是综合实力全面落在下风。

    袁成锡和张扬见面的机会还是赵洋林给创造的,袁成锡借口了解新机场周边农业规划发展来到了赵洋林的办公室,张扬刚好在那里跟赵洋林探讨工作,于是就有了这在赵洋林安排下的一次偶然会面。

    张大官人见到袁成锡还是表现的很客气,笑眯眯道:“袁市长好”

    袁成锡心中暗道:“好个屁,快他被你给气死了”脸上却很违心的挤出一个笑容:“这么巧啊,你也在”

    张扬道:“不巧,我得找领导汇报工作。”

    赵洋林笑道:“你们先做,我得去杜书记那里一趟,成锡、小张,中午都别走了,东强从丰泽过来开会,中午咱们一起去一招吃顿饭。”说着他就走出去了。

    张大官人看到眼前的局势焉能不明白,赵洋林明显在充当和事老的角色,创造机会让他和袁成锡沟通呢。张扬笑道:“袁市长最近都在忙什么?”

    袁成锡被问得窝火,还能忙什么?忙着解决儿子被你打得事情呗,可这种话是不合适说出来的,袁成锡道:“忙着秋收,眼看农忙季节就到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农业是一切生产发展的基础,袁市长辛苦了。”

    袁成锡道:“张扬啊,我听说你和我家立波闹了些矛盾?”

    张扬道:“也没多大矛盾,可能是有些误会。”

    袁成锡道:“有什么误会你们可以坐下来说清楚嘛,如果说不清楚,可以找我说嘛,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让外人看笑话。”

    张扬道:“袁市长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袁成锡心中暗骂,让你装。脸上仍然笑容不变道:“立波喜欢交朋友,社会上三教九流什么人他都认识,所以其中有些不良分子也在所难免,不过他的品性并不坏,打架斗狠的事情他做过不少,可偷鸡摸狗的事情他可从来没干过。”

    张扬笑眯眯道:“袁市长是说我冤枉他喽?”

    袁成锡道:“其实这天下间没有说不开的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你让袁立波哪天有空来跟我见个面,我们俩的事情,我们俩单独解决。”说完他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袁成锡看到他态度如此,被气得七荤八素,点了点头,再不说话。

    张扬离去之后不久,赵洋林走进来道:“怎么?谈妥了?”

    袁成锡道:“他要跟立波单独解决。”

    赵洋林道:“多大点事儿,别放在心上,走,中午一起吃饭去。”

    袁成锡哪还有吃饭的心情,起身道:“我还不信了,他要是再敢欺负立波,我拼着这个副市长不干了,也要跟他讲这个理字。”

    赵洋林望着袁成锡愤然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对子女的回护是每一个做父母的天性,袁成锡有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张扬明显是借着这件事给袁成锡难看的,赵洋林想得比较多,这件事难道是在杜天野的授意下发生的?他又给张扬打了个电话,邀请张扬中午去一招吃饭。

    赵洋林的面子张扬还是要给的,世事无常,换作一年以前,他是不可能和赵洋林翁婿俩坐在一起吃饭的,可现在他们不但坐在一起了,而且言谈之间还很愉快。

    张扬笑道:“孙市长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孙东强道:“回来参加全市秋收准备会,开了整整一个上午。”

    张扬道:“年年都是老一套,会议内容都没有一点创意。”

    赵洋林道:“工作本来就枯燥乏味。”他的话题回到刚才:“小张,跟袁副市长谈的怎么样?”

    张扬笑道:“早知道您要在中间和稀泥,我就不来了。”

    赵洋林哈哈笑道:“都是自己同志有什么说不开的,袁副市长是老同志了,人家还是很有诚意解决问题的。”

    孙东强已经听岳父说过这件事,他对张扬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好奇,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没和张扬走到对立面上,否则这厮的拳头也有可能落在自己身上。

    张扬道:“袁副市长有些小题大作了,其实我没打算和袁立波一般见识,偷车的事情就算我不去追究,他也不能装成没事人一样啊,怎么得跟我说声对不起啊。”

    赵洋林心中暗道,到现在都没证据表明车一定是袁立波偷得,你凭什么让人家跟你说对不起,可赵洋林是不会把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的,毕竟在这件事上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赵洋林道:“小张啊,马上就要召开新机场工程招标大会了,咱们得把精力放在这上头,其他的事情先放放吧。”

    张扬笑了:“知道了,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不跟袁立波计较。”

    赵洋林笑着摇了摇头,他有些后悔充当这个和事老了,矛盾没化解,搞得自己还欠了张扬一个人情似的。

    【先更一章,求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七章 互不相欠(下) 下一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依不饶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