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朱晓云道:“有什么好支持的,他来企改办之后,又有不少人调进来了,多数都是过去开发区企改办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谁当权不用自己人啊?”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朱晓云道:“张主任,您是我们老领导了,现在主抓新机场项目,一定很缺人,把我调您那儿去吧。”

    张扬道:“你考虑清楚,要是去了我们那儿,就等于去了丰泽,说是新机场,其实就在梁家坪,一片旷野,撂棍子砸不着人的地方,现在办公室都是活动板房,冬冷夏暖,再说了机场想要建好得到九七年,你和苏强还没结婚就想两地分居啊?”

    张扬这么一说,朱晓云又开始犹豫了。

    苏小红道:“晓云,你还是在企改办呆着吧,真要是跑到那人烟荒芜的地儿,我也不放心。”

    时维帮衬道:“就是,在他身边工作,谁都不放心。”

    苏小红和乔梦媛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谁都能听出时维在报复。

    张大官人很无辜,自己已经被时维定义为色狼了,他自我感觉品德还可以,以权谋色的事情还没干过。

    乔梦媛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张扬,我听说常海心在于博士那里住院。”

    张扬点了点头道:“烧伤,挺严重的,目前正在恢复中。”

    乔梦媛道:“我想找机会去医院探望她一下。”

    张扬道:“暂时还是不用了,她现在心理上很脆弱,不想见外人。”

    时维道:“是不是毁容了?”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不八卦你能死啊?”

    时维道:“我也是关心她嘛”

    苏小红也见过常海心,不无惋惜道:“常小姐很漂亮,如果真的容颜受损,太可惜了”

    乔梦媛道:“岚山新时代歌舞厅失火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张扬点了点头道:“常海心出了一本诗集,当天我刚好在岚山,跟他们兄妹俩一起庆祝,谁想会这么巧,新时代竟然发生了纵火案。”

    乔梦媛叹了口气,容貌对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自明,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女人的自信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自己的容貌,如果常海心真的容颜受损,只怕以后她的人生将会变得黯淡无光。

    时维道:“张扬,我发现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走到哪儿哪儿出事”

    苏小红连忙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小姑奶奶,你这话可不吉利。”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时维去唱歌的时候,乔梦媛向张扬小声道:“新机场的事情并不乐观,省里多数人还是倾向于将南锡深水港作为重中之重。”

    张扬明白乔梦媛现在说的就是乔振梁的意思,抛开个人感情而言,岚山深水港对平海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应该比新机场项目更大一些,张扬叹了口气道:“也就是说我们江城新机场项目只配跟着敲敲边鼓?”

    乔梦媛道:“自筹资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其实现在想要注入国内的资本很多,你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吸取外部资金的同时,同样可以吸引外部的先进管理经验。”

    张扬道:“说详细点。”

    乔梦媛道:“一个人就算再聪明再有能力,毕竟精力是有限的,你不可能任何事都顾及到,体制中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要设立常委会,要有人民代表的原因,我们做企业的,既要有董事长还要有董事,群策群力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你身边有常凌峰帮你,可新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单靠你们两个是做不起来的,所以你才会感到疲于奔命,你才会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张扬道:“我请了不少人,目前指挥部的成员顾问很多,都快能组团了。”

    乔梦媛笑道:“你说得那些人最多算得上是政协,真正能起到什么作用?做实事不能依靠他们。”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工程的运营同样可以学习商业上的运作,想要在市场中掌握先机,你就必须适应这个市场,去做符合市场规律的事情。”

    张扬道:“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乔总真是我的良师益友。”

    乔梦媛笑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子。”

    张大官人倒是想给别人戴帽子,不过不是乔梦媛,他想给许嘉勇戴帽子,戴上一顶绿油油亮闪闪的帽子,乔梦媛属于那种需要细细品味的女人,清新隽永,耐人寻味,张大官人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乔梦媛意识到这厮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头,慌忙轻轻咳嗽了一声。张扬笑了笑道:“这么着,我组建一个高参团,你算头一个。”

    乔梦媛道:“我不适合。”

    张扬道:“我说你适合,你就适合,明儿我就把聘书给你送去”

    苏小红道:“我虽然财力不成,可也想为新机场出一份力,等新机场建成了,我去你们那边开酒吧。”

    张扬笑道:“没诚意,就想着占国家便宜。”

    苏小红道:“我老老实实经营,规规矩矩纳税,可没占国家便宜。”

    张扬喝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疲惫,他起身要走,乔梦媛和苏小红还有事要谈,担心张扬喝酒开车不安全,让时维把张扬送回去。

    张扬离去之后,苏小红端起酒杯向乔梦媛道:“梦媛,我接手水上人家之后,重新改名为鱼米之乡,以后可能要和你存在竞争关系了。”

    乔梦媛淡然笑道:“红姐,其实我今晚就是想跟你谈这件事的。”

    苏小红道:“你说。”

    乔梦媛道:“在我接手新帝豪之前,帝豪盛世和水上人家全都是方文南的产业,两家酒店的生意当时不次于现在,其实我接手新帝豪的初衷也并非要进军饮食业。”

    苏小红道:“饮食业这么小的生意你肯定不会看在眼里。”

    乔梦媛笑道:“其实生意不分大小,只要是赚钱的生意都是好生意,红姐,我有一个打算,想将新帝豪的管理权交给你。”

    苏小红微微一怔,想不到乔梦媛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乔梦媛道:“让你统一管理两家酒店,是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我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考虑饭店管理的事情,红姐在酒店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交给你统一打理,我也放心。”

    苏小红的心情极其激动,当年从方文南手中失去了两间酒店如今管理权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人生真是变幻莫测。

    时维送张扬回去的路上,自然不会放过教训他的机会,她恶狠狠的威胁张扬,决不能把东江醉酒的事情宣扬出去。可她很快就发现始终都是她自己在说,向来嘴上不服输的张扬这会儿居然保持了沉默,时维好奇的从后视镜望去,却没有发现张扬的影子,她一脚踩下刹车,打开车内灯,却见张扬躺在后座之上,脸色苍白,牙关不住打颤,身体蜷曲在那里,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时维第一感觉就是张扬在吓他,她在张扬身上给了一拳道:“臭小子,别装了,想吓我是不是?”

    可张扬颤抖的却越发厉害了。

    时维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背,发现张扬体温冷得吓人,她顿时慌了起来:“臭小子,你别吓我我送你去医院”

    张扬一把抓住时维的手,颤声道:“不去,送送我回家”

    “可”

    “听到没有?”

    时维六神无主,只能听从他的吩咐,她一边开车一边祈祷,紧张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来到张扬的家中,时维搀扶着张扬下车,这会儿张扬好像恢复了一些,至少能够自己行走了,时维搀着他来到房内,她清楚的感觉到张扬的身躯在不停发抖。

    来到房内扶着张扬坐下,时维充满担忧道:“你这个样子不去医院怎么行?”

    张扬摇了摇头,颤声道:“去去浴缸里把水放满,热水,烫一点”

    时维慌忙去放水,热水放满之后,又过来搀扶张扬,张扬道:“你去外面等我我没事”

    时维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张扬脱得只剩一个裤衩,进入浴缸之中,烫得惨叫了一声:“你准备给我褪毛啊”

    时维听到他的声音,这才稍稍放心下来,笑道:“是你自己要烫一点的”说完她感觉到腮边微凉,用手一摸,却是一颗眼泪,时维咬了咬嘴唇,慌忙拿出纸巾擦去眼泪,心中暗自奇怪,自己怎么会为他流泪,可她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对张扬的关切是真实的,是无法掩藏的。

    时维好半天都没有听到张扬的动静,不由得又担心起来,她大声道:“喂,好了没有?”

    张扬没有回应。

    时维又问了一声,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她顿时紧张了起来,当下顾不上矜持,推开了洗澡间的房门,却见张扬整个闷到了浴缸里面,一动不动。

    时维吓得尖叫了一声,冲上去把张扬从水里给捞了出来。她把已经失去知觉的张扬拖到了客厅里,拖动的过程中,张大官人用来遮羞的裤衩也滑下去了,时维只顾着关心张扬,根本无暇顾及这件事,张扬在洗澡的过程中溺水了,时维有些急救知识,自从她上次在南湖溺水之后就格外注意这方面的知识,时维开始给张扬做人工呼吸,吻住张扬冰冷的唇,时维担心的眼泪都下来了,做了两分钟的人工呼吸仍然不见这厮有任何的反应,时维双手握在一起向张扬的胸前砸去,她一边砸一边哭道:“你给我醒过来,你不能死,你整天欺负我,我还没报仇呢你醒醒张扬,我求你醒醒,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说过,我喜欢你是真的,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会多伤心”又是一击狠狠地砸在张扬的胸膛上。

    张大官人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痛苦的坐起,一口水喷了出去,喷了时维一头一脸。

    时维愣在那里,旋即欣喜异常,展开臂膀就将张扬给抱住了:“你活了,你活了”

    张大官人觉着自己身上凉飕飕的,这才意识到裤衩都褪到大腿弯了,时维这么一抱一磨蹭,血气方刚的张大官人哪受得了这个,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时维感觉到这厮的局部变化,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一拳就砸在张扬右眼上,张扬刚刚苏醒,哪能想到这就乐极生悲,被时维一拳砸得眼冒金星,直挺挺躺倒在地上,惨叫道:“谋杀啊”

    时维抓了条毛巾被扔在他身上,张大官人很委屈的用毛巾被掩住自己赤luo的身体,作恐惧状:“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时维道:“你这副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淹死在浴缸里了,说出去丢人不?”

    【今天是3.15消费者权益日,先更四千字回报我的消费者,今晚还会有一章更新,我尽量早点写完贴出来】()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六章 官场小人(下) 下一篇:第四百四十七章 互不相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