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查晋北的投资计划书已经完成,通过邱凤仙转呈给了江城市领导层,而何长安一方也针对查晋北的介入,调整了他当初的投资条件,两份不同的投资计划书全都摆在了杜天野的桌面上。

    杜天野将投资计划书递给张扬,微笑道:“如我们预期的那样,何长安的条件不再像过去那样苛刻,他似乎对查晋北的条件有所了解,这次的调整明显是为了应对查晋北。”

    张扬道:“商场如战场,尔虞我诈无处不在。”

    杜天野道:“他们怎么竞争和我们没有关系,只要是对国家有利,对江城有利,我希望这种竞争越多越好。”

    张扬道:“计划书你都看过了,你倾向于哪一家?”

    杜天野笑道:“从条件上来说,目前不相伯仲,我还真拿不定主意。”

    张扬道:“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不喜欢何长安,这个人阴谋味道太浓。”

    杜天野道:“我们做事不能仅仅依靠个人好恶,查晋北条件不错,可他在过去并没有任何的建筑投资经验,更不用说新机场这么大的项目,何长安虽然在一开始有利用投资要挟我们的嫌疑,不过他却是从建筑起家,在国内建筑界拥有着相当的口碑,这两人各有个的长处。”

    张扬笑道:“拿不定主意?”

    杜天野点了点头:“这些商人无非是逐利而来,而我们也是为了利益,所不同的是,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我们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新机场的土地是国家的,钱也是国家的,能省则省,绝不浪费。”

    张扬道:“没钱!”这厮生怕杜天野听不懂,又补充道:“总共就给了我那点钱,其他钱都指望着我去东挪西借,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动不动就是钱,你好歹也是一员,也是一国家干部,开口闭口都是钱,俗不俗?这么看重钱,你干脆别在体制里混了,下海做生意多好?”

    张扬道:“冷嘲热讽对我没用,我要是真去做生意,那是党的损失,那是国家的损失,更是你杜书记的损失。”

    杜天野笑道:“我就欣赏你这种怎么都打击不倒的厚脸皮劲儿。”

    张扬道:“我这叫过硬的心理素质,乐观主义精神,拥有我这种素质的干部太少了。”

    杜天野道:“马不知脸长!”话刚说完,他的秘书江乐敲门走了进来,提醒他待会儿还有常委会要开。

    张扬收起那两份投资计划书道:“回头我好好审一审他们的计划书,看看究竟谁的条件更优厚一些,然后继续给他们上点眼药,让他们两家斗得更激烈一些。”

    杜天野笑道:“够坏的你!”

    张扬道:“还不是跟你杜书记学的。”

    杜天野道:“我可没收过你这样的徒弟。”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听说常颂的女儿在于子良的医院接受治疗?”

    张扬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杜天野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知道,虽然常海心前来治疗是私人性质,不过常颂的面子我们还要照顾到的,考虑到病人的情绪,我现在就不去了,你代表咱们市委市政府买些东西问候一下,把我的慰问一定要转达到,等常海心恢复之后,我再去看她。”

    张扬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慰问品你给报销吗?”因为杜天野让他代表的是江城市委市政府,这句话问得还是很有必要的。

    杜天野很不满的瞪了张扬一眼:“报销,你小子可不许中饱私囊啊!”

    张大官人不屑道:“充其量也就是一两千块钱的东西,我至于这么干吗?”

    杜天野提醒张扬道:“儿女私情重要,可咱们事业更重要,马上就要公开招标了,你小子最好给我认真点,搞砸了招标会,我随时都可能撤你的职。”

    常海心的情绪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接连经历了两次手术的痛苦,她明显消瘦了许多,张扬的药膏止疼效果很好,可究竟能不能生肌换肤,谁也不能肯定的告诉她,就连张扬自己也只是说,情况绝不会变得更坏。

    疗伤的过程不仅仅是针对身体方面,心理上的创伤同样需要治疗。

    周秀丽虽然在一开始对张扬的治疗方案表示抗拒,可在她为常海心施行第二次手术之后,惊奇的发现新生的那层白膜下,组织已经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再生,术后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并发症,这让周秀丽开始对张扬的神奇有了一些信心。但是她仍然无法相信,仅凭这些绿色的药膏就能够让常海心的肌肤恢复如初,要知道那可是三度烧伤啊。

    常海心轻声道:“周博士,可以给我一面镜子吗?”治疗期间,应袁芝青的要求,病房内所有和镜子有关的东西全都被移除,这是为了避免常海心看到自己的样子受到刺激。

    周秀丽微笑道:“海心,还不到时候,按照你目前的恢复速度,再有一周,就应该可以取下纱布了。”一周只是张扬给出的时间,在周秀丽看来,也许时间需要的更长一些。

    常海心点了点头,她小声道:“这两天,我脸上痒得厉害。”

    周秀丽道:“痒是好事,证明你的神经在重新生长,如果失去知觉,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呢。”

    这时候张扬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了进来,周秀丽起身道:“好漂亮的花!”

    张扬笑道:“还有一束放在你办公室了!”

    周秀丽惊喜道:“我也有份?”

    张大官人道:“反正是市里掏钱,我就假公济私了一把。”

    周秀丽格格笑了起来,她向张扬道:“你们聊,我还得去查房。”离开房间之前,她又道:“对了,海心这两天伤口痒得厉害,你看看能不能帮到她。”

    周秀丽走后,张扬笑着将一千块放在常海心床头柜上。常海心诧异道:“好好的你拿钱来做什么?”

    张扬道:“市里让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过来探望探望你,现在市面上的营养品啥的全都是扯淡,我也不知该买点什么,干脆直接把钱给你,等你伤好了,拿出这笔钱请我吃饭,我顺便把市领导喊上,也算是礼尚往来,你说行吗?”

    常海心道:“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康复。”

    张扬道:“当着医生的面说这句话,你不是打我脸吗?”

    常海心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安慰我,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情况。”

    张扬笑道:“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你妈他们呢?”

    常海心道:“我让他们走了,自己想冷静冷静,再说这两天我妈也太累了,我让大哥陪他好好休息休息。”

    张扬道:“伤口发痒是正常情况,从今天起,我得为你进行针灸,促进你面部神经的重生。”

    常海心道:“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这番话透着一股淡淡的悲观味道。

    张扬知道常海心在病程中表现出这样的心理也属于正常现象,他取出针盒,在常海心的头面部开始行针,金针分别刺入、五处、当阳、阳白、鱼腰、睛明、四白、上迎香、丝竹空几处穴道,金针的尾部系有天蚕丝,刺穴之后,张扬将丝线捉住,内力沿着丝线注入金针弥散到常海心的面部肌肤之中,他低声道:“会有些疼痛,你一定要坚持住。”

    常海心点了点头,患处变得越来越冷,到最后竟然变得冰冷刺骨,半边面庞宛如被冰凝结,寒冷从骨缝中渗入她的颅脑之中,常海心痛得双手紧紧抓住张扬的手臂,指尖深深掐入张扬的肌肤之中。

    张扬利用这种方式行针并非第一次,可是注入常海心面部的内息却和过去不同,他配制的药膏可以促进肌肉和皮肤快速生长,可无法控制增长的程度,过犹不及,任何事情都存在这个道理,张扬必须利用这种方式控制常海心面部肌肉生长的速度,而普通的内力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张扬想来想去,想起了阴煞修罗掌,唯有利用这种阴寒的功力方才能起到控制的作用。

    张扬过去曾经因为修炼这种功力而险些走火入魔,可为了常海心他不得不选择再次冒险。

    虽然针灸的过程不过是短短的十五分钟,无论对常海心还是对张扬而言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张扬修炼的内力和阴煞修罗掌迥异,每次强行运功之后,经脉就会经历一次撕裂般的痛苦,张大官人的毅力无疑是坚强的,行功之后,他仍然能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病房会到自己的皮卡车内。

    可进入车厢内之后,张大官人就会躺倒在坐椅之上,虚汗不停流淌,至少要半个小时才能恢复过来,每次行功对他而言都如同大病一场。

    如果不是于子良发现这一状况,张大官人会永久隐瞒下去,可于子良恰巧在张大官人最惨的时候经过了他的皮卡车,又好奇的凑上来看看车子里有没有人,看到了躺在汽车后座上不停发抖的张扬,他大吃一惊,想拉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反锁了,于子良为了救人,不得不把车窗给砸了,还兴师动众的叫来了担架,把张扬给抬到了抢救室。

    当医护人员把张扬送到抢救室的病床上,这厮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慢慢坐起,哭笑不得的望着于子良道:“于博士,你搞什么?我喝多了,在车里睡一会儿不行啊?你又是砸车,又是抢救的,搞这么隆重干什么?”

    于子良当然不相信张扬的解释,他摆了摆手,让其他医护人员退去,来到张扬身边坐下,低声道:“你不用骗我,刚才你明明在给常海心针灸,哪有功夫去喝酒?”

    张扬笑道:“可能是最近又忙工作,又忙着帮她治病累了一些。”

    于子良摇了摇头道:“你究竟做了什么?张扬,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也很关心常海心,可是作为你的朋友,我不想你冒太大的风险,如果必须冒险的话,可不可以让我知道一些你的事情,我至少可以帮助你。”

    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道:“药膏虽然很灵验,可是无法将受损组织的生长控制的恰到好处。所以我必须要用针灸的方法控制受损组织的生长速度。”

    于子良听得目瞪口呆,张扬所说的一切对他而言实在是匪夷所思,他低声道:“用针灸的方法控制肌肉的生长速度,这不可能啊,根本没有任何的理论依据。”

    张扬道:“我早就说过,很多事是根本无法用理论来解释的。”

    于子良道:“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可仅仅是针灸就让你如此疲惫?”

    张扬道:“想不到你的好奇心还真的挺重!”

    于子良道:“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我的好奇心比普通人还要重一些。”

    张扬道:“知道内功吗?”

    于子良点了点头:“可那都是武侠小说上才有的事情”他忽然想起张扬为秦欢手术时神奇的止血方法,这才意识到在张扬的身上,有可能发生任何的奇迹。于子良道:“无论你有多厉害,我始终认为你现在正在做着一件冒险的事情,张扬,听我一句劝,让我帮助你好不好?”

    张大官人终于点了点头。(!)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五章 科学依据(上) 下一篇:第四百四十六章 官场小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