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1楼

    张扬当晚宴请王华昭多少有表达歉意的意思,在换肾风波中,王华昭无疑替他背了黑锅,眼看人家就要走了,张扬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表达一下。www..com

    当晚六点张扬在八珍居宴请王华昭,说是为曾丽萍接风洗尘,老板耿六专门为张扬准备了最大的包间,张大官人为了表示诚意,也提前来到了这里。王华昭已经事先说过尽量不要有外人,所以张扬也是单身赴宴。

    王华昭当然不是一个人,不过除了他的未婚妻曾丽萍之外,连他岳父岳母一起都过来了。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王华昭的未来岳父竟然是省纪委书记普来州。

    曾来州走入房内,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张扬,听说你请客吃饭,所以我也来蹭顿白饭吃,你不会不欢迎吧!”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双手握住曾来州的手道:“曾书记,您能大驾光临走我的荣幸,是整个江城老百姓的荣幸,也是江城很多干部的不牵。”

    曾来州两口子都笑了起来,曾来州拍了拍张扬的手道:“放心,我这次过来是以私人形式,不是为了纪委工作。”

    张扬邀请曾来州两口子上座,指着王华昭的鼻子道:“阴险啊,阴险,这一层关系你藏了这么久,咱们江城竟然没有人知道。”

    王华昭微笑道:“我就是一个来挂职的普通干部,不敢借长辈的威风。”

    张扬向曾丽萍笑道:“曾小姐找了个低调的好男人。”

    曾丽萍笑了笑,当着父母的面显得文雅而腼腆,张大官人却知道曾丽萍温文尔雅的背后蕴藏着极大地爆发力,自己初来丰泽的那个晚上,她叫得那个凄艳哀婉,把张大官人的心头火全都给叫出来了。

    这种事自然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

    几个人坐下之后,耿六很快就让人把凉菜上来,张扬让服务员开了飞天茅台给所有人倒上。

    曾来州已经知道未来女婿为张扬背黑锅的事情,在他看来,丰泽发生的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件小事,王华昭就算背了黑锅,这个党内警告处分也不会影响到他的仕途发展,反而是这件事让张扬欠了王华昭一个人情,从今晚张扬的表现来看,这小子还是心知肚明的,明白人才懂得感恩。

    张扬端起酒杯道:“曾书记,王市长,今天我是把接风和送行宴合而为一了,这可不是我小气啊,以后你们什么时候来江城,我什么时候招待,一定要让你们满意。”

    曾来州笑道:“小张一看就是个爽快人!”他率先把酒喝了。

    张扬拿起酒瓶亲自给曾来州满上,轻声道:“曾书记这次打算在江城呆几天?”

    曾来州道:“三天吧,我和你李阿姨打算去江城南林寺参拜一下佛祖舍利,然后再去清台山看一看,游览之后和华昭一起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来到江城这两个地方是必须要去的,曾书记好不容易来我们江城一趟,这些事我来安排。”

    曾来州道:“不用!”

    张扬笑道:“南林寺的第一柱香可是很灵验的,清台山那边我很熟悉,作为地主,我来安排,王市长来丰泽这两年,还没有好好游览过江城的景色,这次刚好陪着你们一起玩玩。”张扬说完,马上就拿起手机给三宝和尚打了一个电话,张大官人做事的风格向来都是雷厉风行,这可不是为了巴结省纪委书记曾来州,曾来州也是要退二线的人了,省里基本已经定下来由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接替他的位置。张扬之所以如此殷勤,一是为了表达对省领导的尊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借此补偿一下王华昭,咱可不喜欢欠人情。

    张扬安排好明晨第一柱香的事情之后,马上又联系了清台山春熙谷温泉度假村,让度假村经理康强安排曾来州一家人的旅游事宜。

    曾来州这种老将何等的眼界,从张扬的表现中就已经看出,这小子正在通过这种方式补偿王华昭,曾来州笑道:“华昭啊,以后你得跟小张好好学一学,小张的社会活动能力很强啊!”

    王华昭谦虚笑道:“张扬的身上有很多优点值得我学习。”

    张扬道:“我最怕别人夸我,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我这个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毛病,不过好在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对我都很包容,这也算我的运气比较好吧。”他端起酒杯向王华昭道:“王市长,谢谢你!”

    王华昭也爽快的端起酒杯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从你身上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张扬道:“你在丰泽任职的时候,咱们缺少交流,我也不知道你和曾书记的这层关系,以后咱们见面机会少了,可联系不能断,无论有什么事,只要兄弟我能够帮的上忙的,你一个电话就行。”

    曾来州笑眯眯望着这两今年轻人,他觉着很有意思,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中国的社会讲究的是关系网,上尤其如此,只有将这张网越铺越大,在仕途上才能越走越远。他对这个未来女婿并没有太大的期望,王华昭的性情就是这样,随遇而安,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这样的性格是不可能在仕途上有太大作为的,可在体制中,你不去惹别人,并不代表着别人不会来招惹你,所以多有几个朋友未尝不是好事。

    张扬和王华昭同干了这杯酒,张扬向曾丽萍道:“嫂子,你也喝一杯吧!”这厮从来都是敢说敢做的性子,一句话把曾丽萍羞得脸红,别看她和王华昭私下什么都有了,可在父母面前还得维护乖乖女的形象。

    曾丽萍小声道:“我和华昭还没结婚呢。”

    张扬道:“早晚的事儿,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王华昭道:“十月中旬。”

    张扬道:“到时候一定不要忘了给我发帖子,我一准到场喝杯喜酒。”他想起十月也是秦白的婚期,想不到今年赶在十月结婚的还真不少。

    晚宴进行的很愉快,纪委书记曾来州也破例多喝了几杯,人喝多酒之后,话容易多,纪委书记也不例外,曾来州道:“张扬,你这次再南锡闹出的动静可不小。”

    张扬道:“可惜收效不大,让唐兴生给跑了。”

    曾来州道:“据说唐兴生去了加拿大,警方通过调查,已经初步认定,朱俏月死于他杀,应该是傅连胜杀死了她,然后傅连胜又被人所杀,有人制造了两人殉情的现场,真凶基本上锁定是唐兴生。”

    张扬道:“唐兴生真够阴险的,对了好像朱俏月还有一个男朋友叫小庄的”

    曾来州点了点头道:“庄伟,尸体已经找到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公安队伍的,省里还一度想提升他当公安厅副厅长。”

    曾来州道:“副厅长已经确定了。”

    张扬心中一动,他轻声道:“谁啊?”心说这副厅长肯定是荣鹏飞的囊中之物。

    曾来州道:“高仲和,从云安省调来的,过去是南武市公安局局长,是乔书记的老部下了。”

    张扬对这个消息相当的愕然,他怎么都没想到乔振梁还是从云安弄来了一个亲信,此前呼声很高的荣鹏飞终究还是落选了,果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合理性,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往往会朝着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在关键的时刻还是要靠最稳妥的百度贴吧——————

    晚饭吃完之后,曾来州一家人向张扬告退,临别之时,他还专门交代张扬,一定不要把自己前来丰泽的消息泄露出去,曾来州这次的确是私人性质的来访,他不想惊动地方上的官员。

    张扬满口答应。

    曾来州上了汽车,向车外的张扬挥了挥手,关上车窗之后,向司机道:“去江城,今晚我们在江城住!”

    王华昭微微一怔:“曾叔叔,我已经安徘好了。”

    曾来州笑道:“想赶得及烧第一柱香,我们还是早点动身为好,我们去江城住。”

    曾丽萍小声道:“爸,你为什么对张扬那么好,我看他显得很狡猾,不像个老实人。”曾丽萍对张扬还是有些反感的,毕竟未婚夫因为他而背了黑锅。

    曾来州笑道:“要学会看别人的优点,尽量的多看别人的优点,那么你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多,如果你只看到别人的缺点,那么你很快就会发现,你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这一点华昭做得还不错。”

    王华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曾来州道:“在官场之上想找到朋友,太难了!”

    张扬等曾来州一家走后,回到饭店结账,耿六说什么都不愿意收钱,他知道张扬是新机场项目的现场总指挥,在丰泽,乃至在江城都是当红炸子鸡,别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他又怎会错过这个巴结张扬的机会。

    在张扬的坚持下,耿六不得不象征性的收了一百块钱,他笑道:“张市长,我听说新机场开工之后会有大批工人进驻工地,要是兴建机场食堂什么的,可以优先考虑我一下。”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有这个实力,可以努力一下,等招标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张大官人必须要把一碗水端平了,越是做大事,越不能掺杂太多的人情因素在内。

    耿六还想跟他套两句近乎,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此乃小猪的分割线——————

    张扬打开电话,却听见一个急促的声音道:“小张,你来我家一趟,我妈中邪了!”

    张扬愣了一下方才听出这个紧张的已经变了腔调的声音竟然是市委书记沈庆华,他下午刚到跟沈庆华说过刘老太太的病情,想不到晚上就发作了,张扬道:“沈书记,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沈庆华道:“我妈吃晚饭,本来我陪她说这话,可突然就浑身颤抖,脸色铁青,这会儿连知觉都没了,我在人民医院,沈庆华已经到了丰泽人民医院,老太太正在急诊室抢救,医生刚刚告诉他,只怕刘老太是不行了,让他赶紧准备后事,沈庆华绝望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张扬,下午张扬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件事,他慌忙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其实他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想尽人事听天命。

    张扬道:“医生没有办法?”

    沈庆华道:“让我准备后事了。”

    张扬道:“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张扬来到丰泽人民医院急诊室的时候,抢救室内医生护士正忙碌着,气管切开术也做过了,看到老太太呼吸渐弱,医生们什么手段都采用过了,情况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善,可因为刘老太是市委书记的母亲,谁也不敢做主停止治疗,所有能想到的法子都用上了。

    沈庆华双手扶着头,痛苦的坐在急诊室外的走廊里,新任院长李英明在一旁陪着她,另外一边坐着刘老太太的干儿子,前丰泽中学校长孟宗贵。

    孟宗贵红着眼睛在一旁抹眼泪,他对这个干娘是真有感情。

    张扬来到沈庆华面前,低声道:“沈书记!”

    沈庆华抬起头,他的眼圈也红了,脸色苍白,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沈庆华低声道:“医生说没希望了”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八章 背黑锅(上)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九章 解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