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先把这件事通知了程焱东,让他动用警方力量追查那盘录像带的下落。又让卫生局方面协助县医院做好准备,一旦犯人家属找上门来,务必要安抚对方的情绪,做好善后补救工作。

    这件事不仅仅是丰泽的问题,还涉及到荆山刺芒监狱,荆山市公安局局长谢志国和张扬是老交情了,他是楚镇南带出来的兵,张扬考虑了一下之后,给谢志国打了个电话。

    谢志国听张扬说完,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这件事我知道了,犯人家属已经找到了我们这里。”

    张扬关切道:“怎么说?要多少赔偿。“

    谢志国苦笑道:“人家不要赔偿,被取肾的死刑犯叫刘希明,他父亲刘金元,是荆山著名的企业家,私企老板,有的是钱,他要的是公道,说是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要把刺芒监狱和丰泽县医院告到底,给他儿子一个公道。”谢志国也是一筹莫展,身为荆山市公安局长,发生在他治下的事情,他也要承担责任,他和张扬顿时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张扬道:“这刺芒监狱也真是,这种缺德事也敢干!”

    谢志国道:“也不都是监狱的责任,市场是供求关系,有需求才有提供者,监狱有责任,医院也脱不开关系。”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问题,要想想怎样将这件事圆满解决。”

    谢志国道:“刘金元这个人不好对付,他铁了心要把这次的事情捅出来,我跟他刚刚见过面,感觉他好像掌握了一些证据。”

    张扬道:“录像带!”

    谢志国诧异道:“什么录像带?”

    张扬道:“医院方面把前往刑场取肾的过程制作了录像带,供院内医生学习观摩,那盘录像带被人偷走了。”

    谢志国闻言大惊失色,他大声道:“这医院的领导人有没有脑子?这种东西也能够随便录像吗?他们有没有想到过,这录像带如果流传到社会上去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如果传到国际上去,会给国家声誉带来怎样的影响?”

    张扬叹了口气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咱们得想如何补救,再埋怨也没用。”

    谢志国道:“你有什么办法?”

    张扬道:“我已经让丰泽警方追查录像带的下落,谢局,刘金元那边你得着重盯着,我看这录像带十有落在他手上了,咱们尽量还是和他多沟通,把这件事圆满解决,千万别把事情闹大了。”

    谢志国道:“我也想解决,不过,刘金元那个人我还是了解的,自从他儿子被判了死刑之后,这个人就仇视社会,这次刚好让他逮住了机会,事情只怕不好解决,张扬,咱们还是提前做好最坏的准备吧。”

    挂上电话,张扬的心情不由变得沉重起来,仔细考虑了一下之后,他先去了市政府,这件事绝不是小事,必须要通报上级,最近张扬和孙东强慢慢培养出了一点默契,主要原因是他们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对手,同仇敌忾容易让两个人迅速走近。

    孙东强见到张扬,很热情的起身过来迎接。

    他的秘书翟亮被张扬调教过几次后,现在也变得很乖,慌忙给张扬泡上茶,悄悄退了出去。

    孙东强笑道:“张扬,新机场的事情进行的还顺利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今天我不是为了新机场的事情来的,丰泽人民医院出了点事儿。”

    孙东强微笑道:“你才是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你看着处理就是。”

    张扬道:“我恐怕处理不了。”他这才将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

    孙东强听完,脸色也有些变了,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能够获得犯人家属的谅解,在经济上给予一些补偿,也许能压住这件事,可如果犯人家属不同意,执意要将这件事闹出来,只怕丰泽人民医院,甚至整个丰泽的名声都完了。他的手指不安的在桌面上敲击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有点麻烦。”

    张扬道:“我跟你说这件事的目的不是指望你能帮忙解决,荆山方面我已经联系过了,这个犯人的父亲决心要将这件事捅出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孙东强望着张扬,他的确不知应该怎么做,在应付这种突发事件的时候,孙东强欠缺主动性。

    张扬道:“梁方肯定要走人,冯春生也不能幸免,反正他是沈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借着这件事让他离开卫生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会辞去丰泽副市长的职务。”对张扬而言这个丰泽副市长早已成为可有可无的职位,杜天野之前就表示他应该暂时放下丰泽的工作,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机场建设中,可因为机场工程还没有正式奠基,所以这件事暂时搁置下来,没想到中途又出了这件事,但是现在这种形势下说出来就有了几分慷慨就义的感觉。

    孙东强不免有些感动,想不到张扬会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孙东强道:“这件事未必会像我们想象中这么严重,你不用辞职。”

    张扬微笑道:“责任总得有人站出来承担,文教卫生本来就是我的管辖范围,我不出来承担,这责任总不能让其他人来扛。”

    孙东强重重点了点头,他发现一旦换了另外一种角度去看问题,会从张扬的身上发现许多闪光和可爱之处。

    张扬道:“陈家年和金磊这两个人都是有想法的人,我的工作可以考虑让他们暂时代理。”这厮显得高风亮节,有点临阵托孤的味道。

    孙东强道:“张扬,其实事情未必会像你想得这么坏!”

    张扬将早已写好的辞职报告递给了孙东强:“先做好准备,自己辞职总比别人把我给免掉要好的多。”

    事实证明,张扬是有远见的。当天下午丰泽市常委就召开了紧急常委会,丰泽人民医院换肾一事已经被刘金元告到了省里,那盘录像带果然落在了他的手里,其实在卫生系统内,不少医院利用同样的方法得到肾源,可人家没出事,有些事如果盖住永远都是行业内的潜规则,谁都不会去谴责谁,可一旦事情败露,你就会被推向风口浪尖,成为千夫所指,一时间丰泽人民医院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市委书记沈庆华的脸色是阴沉的,表情是愤怒的,他用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成语:“令人发指!”说完之后沈庆华停顿了半分钟左右,然后加重语气道:“我很痛心,无比痛心,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丰泽,发生在我们丰泽人民医院,我不知道我们的一些干部脑子里究竟有没有准绳?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他们不懂?无论他们出于怎样的目的,这种事都是不可原谅的,因为某些人的行为,给丰泽的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让丰泽的形象被严重抹黑,这一次我一定要追究到底,让相关人员负起相应的责任。”

    全体常委鸦雀无声,这种时候谁都不想开口说话,谁都能够看出沈书记是真火了,省里已经问责下来,他这个市委书记的脸上很不好看。

    沈庆华道:“今年是非不断,教育口高考舞弊,医疗口又弄出了个换肾事件,这都是在全省范围内造成恶劣影响的事情,我想问一问,主管领导是干什么吃的?”

    没人搭茬,文教卫生的主管领导是张扬,张扬还没资格参加常委会。

    沈庆华道:“这次一定要严格处理,绝不姑息!”

    市长孙东强这时候开口说话了,他将一份辞职报告放在桌上,平静道:“鉴于卫生系统出现的这次恶劣事件,主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市长张扬同志,已经引咎辞职,相关报告已经送往市里,张扬同志表示,他原以为这次卫生系统发生的事情负责。”

    沈庆华有些愣了,他没想到张扬的反应会如此及时,自己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机会,正准备狠狠给他一脚,可没等他踢到,人家先逃了,这一脚踢空了,沈庆华内心中的失落感别提多大了。

    孙东强望着沈庆华,他的表情虽然平静,可眼神充满了挑衅:“这次换肾事件,丰泽人民医院方面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可是他们欠缺考虑,并没有想到犯人方面的感受,忽略了人道二字,所以医院方面在这起事件上要负有第一责任,我提议免去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的一切行政职务。”

    沈庆华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当初的打算。

    孙东强的话却没有到此结束,他继续道:“沈书记说过,我们要追究到底,让所有相关人员负起相应的责任。医院有责任,作为医院监管部门的卫生局也难辞其咎,我提议免去冯春生同志的行政职务!”

    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沈庆华,谁都知道冯春生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是他的老部下之一,孙东强这么干是在硬掠虎须啊!

    沈庆华看着孙东强,目光中几乎就要迸出火来,明明知道孙东强是借着这个机会剪除他身边的力量,可张扬都已经辞职了,身为卫生局长的冯春生不可能不承担责任。

    沈庆华明白了,人家这招叫自损一万,也要杀敌五千,张扬和孙东强明摆着是穿一条裤子,两人玩壮士断腕这一招,牺牲张扬,把这件事给平息下去,然后还得从他的身边拉垫背的过去。沈庆华心里觉着窝囊,张扬这个副市长原本就可有可无,他现在已经有了新机场现场总指挥这个职位,一旦新机场建设正式开始,丰泽这边的事情肯定要放下,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因为他,冯春生牺牲的有点冤枉。可事情弄到这份上了,他不表态还不行,沈庆华唯有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点了点头道:“我同意孙市长的提议!”

    张扬辞职在丰泽引起的震动是相当大的,消息传出之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几乎要将他的手机打爆,张扬不胜其烦,干脆把手机关了,整个下午都在和梁成龙一起在白鹭宾馆新开的浴场内泡桑拿。

    蒸完桑拿,两人坐在贵宾休息厅的阳光房内,梁成龙点燃一支烟,美美的抽了一口道:“哥们,对不住啊,我发现自己是一扫把星,我才到丰泽,你的副市长就玩完了。”

    【肾移植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手术,九十年代初,已经广泛开展了,县医院请个专家指导指导就做了,这方面,章鱼没有信口胡诌。】(!)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六章 以诚相待(下)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勇于承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