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查晋北想要插手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何长安的耳朵里,何长安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正在清台山春熙谷温泉度假,坐在观山亭内,望着远处山腰萦绕的云雾,何长安双目之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他投资新机场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而查晋北半路杀出,其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而嗅到了新机场巨大的商机,何长安对查晋北的了解虽然不多,可是他坚信一个如查晋北这么成熟的商人,绝不可能犯意气用事的错误。

    查晋北的出现让本来乐观的局势瞬间发生了变化,虽然查晋北没有拿出具体的投资计划,可何长安知道,查晋北的背后有不少财团在支持,更何况,查家的背景摆在那里,如果和他正面交锋,连何长安也没有确然的胜算。

    黎姗姗穿着泳衣,披着浴巾走了过来,看到何长安的表情,她不敢轻易打扰,在何长安的旁边坐了,给何长安到了一杯茶。

    何长安低声道:“我错过了一次机会!”

    黎姗姗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何长安道:“一旦看到商机,很快就会有商人蜂拥而至。”

    何长安所说的错过机会,就是他错过了和江城谈判的最好机会,过于苛刻的条件让江城对他产生了警惕,何长安本以为别人不会看中江城这块地方,可他没想到,查晋北会插手这件事,他们的竞争已经从珠宝业转移到机场建设,不同的是,上次挑起战争的是何长安,而这次是查晋北。

    何长安担心的不仅仅是查晋北,查晋北这次过来搅局,会引起越来越多商人注意到这块地方。

    张扬来到指挥部工地的时候,其中一座板房楼已经搭起,他在现场看了看,对工程的进度表示满意。

    谢君绰听说他回来,过来跟他见面。

    张扬道:“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梁家坪的人还有没有过来挑事?”

    谢君绰眉开眼笑道:“他们可能都被你打怕了,今天都没有村民敢靠近工地。”

    张扬笑了笑:“哪有这么夸张,这证明梁家坪的人信守承诺。”想起谢君绰拜托他的事情,张扬道:“你大哥那边的事情我跟农场的管理人员打过招呼了,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

    谢君绰小声道:“谢谢!”

    张扬本想说不用客气,可他的目光却被远处驶来的一辆宝马车所吸引,从车牌号,他已经认出,那辆车是梁成龙的座驾,汽车直接驶入了工地,梁成龙推开车门走了出来,他带着墨镜西装革履的,倒也风度翩翩,看到了站在二楼的张扬,梁成龙向他挥了挥手道:“张市长,老朋友来了,你也不亲自接待吗?”

    张扬乐呵呵走下楼去,来到梁成龙面前,在他肩头捶了一记:“你小子过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给我玩突然袭击啊?”

    梁成龙笑道:“我没打算给你准备时间,就是要杀你个措手不及。”其实他今天一早就来到了新机场工地现场,考察了一下环境,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丰裕集团的一位工程师。

    现场指挥部还没有建好,张扬没地方接待梁成龙,他向梁成龙道:“跟我回丰泽吧,有什么话到那里谈。”

    梁成龙点了点头,他上了张扬的皮卡车,随行的司机开着他的宝马在后面跟着。

    梁成龙和张扬的关系没必要拐弯抹角,他直截了当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新机场招标项目的,一是来看看现场情况,而是了解一下招标的具体要求,把标书领了,这江城新机场的工程,我们丰裕集团志在必得。”

    张扬笑道:“是凡来竞标的公司全都志在必得,光有决心不行,最后胜出还得靠综合实力。”

    梁成龙道:“我说哥们,你能不能别跟我摆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臭脸,我们丰裕集团是省内规模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要口碑有口碑,要实力有实力。”

    张扬道:“你们有建设机场的经验吗?”

    梁成龙道:“机场没建过,不过只要给出标准,我们就能干,我这次的目标也不是整个机场工程,这么大的工程,我就算想,也没有胃口吃下。”

    张扬道:“你对哪部分有兴趣?”

    “候机楼!”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作为朋友我得提醒你,我们江城财政紧张,你就算竞标成功,也得做好垫资的准备。”

    梁成龙笑道:“别吓唬我,我既然来了就准备赢得投标。”

    张扬刚刚来到丰泽,就接到丰泽人民医院院长梁方的电话,他显得非常紧张,低声道:“张市长,不好了”

    张扬最烦人家说话只说一半,大声道:“梁院长,有什么话你只管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梁方道:“出大事了我们医院肾移植手术出问题了。”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看来十有肾移植手术死人了,医院整天都会遇到这种事情,梁方就算处理不了也应该先找卫生局协助解决,他居然直接找上了自己,张扬对此感到甚为不解。

    梁方道:“张市长,你在哪里,我必须要见面跟你说。”

    张扬向外面看了看,这里距离丰泽县人民医院已经不远,他低声道:“我马上就经过你们医院了,要不,我去院长办公室找你。”

    梁方道:“好,我哪儿都不去。”

    张扬让梁成龙先去白鹭宾馆休息,他驱车来到县人民医院。

    丰泽县人民医院院长梁方坐在院长办公室内,里面烟雾缭绕,看来梁方抽了不少的烟。

    张扬来到房内,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梁方慌忙把窗户打开,让室内的烟雾散去,凑着这个功夫,梁方给张扬泡了杯茶,送到张扬手中,张扬道:“你这么急找我究竟为了什么?”

    梁方苦着脸道:“我们医院开展肾移植手术出事了。”

    张扬道:“我知道出事了,到底死了几个?”

    梁方道:“手术成功了,可是肾源方面除了点小差错。”

    张扬对梁方这种躲躲藏藏的说话方式有些反感,提醒他道:“有话你赶紧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梁方叹了口气道:“张市长,您知道这些用来移植的肾脏从哪儿来的吗?”

    张扬对医院的内幕情况并不太清楚,他喝了口茶道:“不是别人捐赠的吗?”

    梁方道:“的确有捐赠的情况,可仅仅靠捐赠我们根本等不到合适的肾源,所以我们我们就和荆山方面联系了一下。”

    张扬不解道:“荆山方面有肾源?”

    梁方咬了咬嘴唇,他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审慎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们的肾源全都来自于荆山刺芒监狱。”他生怕张扬不明白,又补充道:“那些死刑犯的身上。”

    张扬瞪大了双眼,这种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望着梁方道:“你能不能把事情说得清楚一点。”

    梁方道:“是这样,我们的肾源不足,需要换肾的患者又太多,所以我们到处去联系,悄悄和荆山刺芒监狱方面达成了协议,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些钱,他们在枪毙犯人之后,我们在拉着尸体从刑场返回的途中,在车内紧急取肾。”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们这么干是不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梁方道:“他们已经死了,可这些患者却还有生的希望,我们认为用这种方式,治疗更多的患者,让更多的人恢复健康,也是在帮他们做功德。”

    张扬道:“我不管你们的出发点是什么,那些犯人有没有在捐赠器官的意愿书上签字?”

    梁方摇了摇头。

    张扬明白了,事情原来出现在这里,看到梁方双目中惶恐的神情,张扬隐约猜到了什么,他低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梁方道:“我们的程序是这样,在这些死刑犯没有被枪毙之前,我们就会派人以健康检查的名义抽血,经过血型匹配,以及其他的化验室检查,最终确定合适的人选,枪响之后,犯人的尸体被拉入汽车内,我们会在这临时的手术室内进行取肾。因为犯人的特殊身份,所以这些尸体会被缝合之后,直接火化,到家人手里的时候就是骨灰,这种事是没有任何破绽的。”

    张扬冷笑道:“没有破绽?”

    梁方叹了口气道:“可有些事根本没办法预料,火化的时候,刚巧有一名犯人的亲戚是司炉工,他火化这名犯人的时候,多看了几眼,发现肚子上的刀口,他把这件事捅了出去。”

    张扬道:“火葬场方面没有相关保密政策吗?”

    梁方道:“如果单单是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司炉工的话没多少人会相信,可可我们医院专门留存了取肾过程的录像,昨晚昨晚档案室发生窃案,这些资料都被人给偷走了。”

    张扬听到这里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事情败露,这些事被传到社会上去,其造成的恶劣影响将会是巨大的,如果传到国外,甚至会对国家的形象造成影响。

    梁方喃喃道:“怎么办?丢失的那盘录像带中资料很详细,如果落在有心人的手里,丰泽县医院就完了。”

    张扬怒道:“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梁方道:“那些病人实在太可怜了,既然那些犯人反正都要死,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器官做点好事,也算是为他们过去的恶行恕罪,帮着他们行善积德。”

    张扬道:“梁院长,你知道什么是人权吗?身体肌肤毛发受之父母,无论你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去支配别人的器官,即使他们是犯人,你们的行为简直是给国家抹黑,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是要造成国际影响的。”

    梁方颤声道:“我知道,我个人受到处分没什么,我只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丰泽的形象,影响到江城的形象。”

    张扬道:“有没有人拿着录像带过来理论?”

    梁方道:“目前还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不过档案室这么多东西,他别的不动,单单把取肾录影带拿来了,分明是想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张扬道:“也许事情没那么严重。”

    梁方急得满头大汗:“张市长,除了您之外,我想不起应该找谁了,这件事要是捅出来,不亚于爆炸啊!”

    张扬冷静分析道:“现在既然没有人找上门来,证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从任何一点上来说,你们的做法都是见不得光的,都是错误的,如果犯人家属上门来理论,只要他们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你只管答应人家。”

    梁方叹了口气道:“到现在都没有人联系我,我总觉着这件事有些奇怪,他们该不是有什么预谋吧?”

    张扬道:“梁院长,无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我都要劝你一句,有违人道的事情还是少做!”

    【刚刚写完这章发上来了,还是旧事重提,月初的时候,月票极为重要,章鱼打个罗圈揖求剩下的月票来了,用完了也没关系,多投一张评价票,多投一张推荐票也是对章鱼的支持!】(!)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六章 以诚相待(上)求月票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勇于承担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