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杜天野下了红旗车,让司机先回去了,向张扬道:“别开车了,酒后驾驶不安全,咱们打车过去。”

    张扬转身看到刘金城还没走,向他拓了括手,刘金城这种级别是够不上杜天野的,他有些拘谨的走了过来,叫了声杜书记。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和刘金城不熟,但是知道刘金城是酒厂厂长。

    张扬道:“刘厂长,我和杜书记想接你的顺-风车行吗?”

    刘金城慌忙道:“行,没问题!”

    刘金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张扬和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关系,江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家两人想去干什么,轮不上他掺和,他将两人送到指定的路口。他们下车的时候,刘金城跟下来送行,又塞给张扬两瓶酒。

    张大官人也没推辞,笑眯眯点了点头,跟杜天野一起走了。

    张扬笑道:“这酒不错,你尝尝就知道了。”

    杜天野已经把他的无框眼镜给卡上了,张扬走在前面,他跟在张扬的身后,生怕别人认出他来,可走入汉江烧烤之后,杜天野发现,每位食客都专注着自己的事情,少有人会看他一眼,就算是店主李承乾也忙着招呼张扬,根本没有留意到他这个市委书记。

    张扬要了个小包,和杜夭野一起走了进去。

    凉菜上来之后,张扬准备开酒,杜天野道:“喝啤酒吧,今天有点气闷,喝白的太渴!”

    张扬自然尊重领导意见,让李承乾送了一桶扎啤,两人各自接了一扎,杜天野没说话,先灌了半扎啤酒,感叹道:“好久没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了。

    张扬笑道:“觉着闷得慌就去清台山,那儿保管没人能够认出你来。

    杜天野笑了笑:“陈雪放假都在那里,最近我没去。”说完他又补充道:“老爷子不让我过去。”

    张扬道:“事情都清楚了,何必瞒着她一个人?”

    杜天野道:“别说我的事儿,有件事得跟你说,有人向纪委举报你了,小南湖的那枯木屋别墅究竟是不是你的?”

    张扬听杜天野也提起这件事,不禁苦笑道:“这他妈都什么事儿,新机场项目还没奠基呢,这么多跳梁小丑都冲着我来了,想借题发样,举报我有经济问题吗?”

    杜天野道:“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老老实实告诉我,那栋别墅究竟是不是你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是,那别墅是胡茵茹的,跟我没任何关系。

    杜天野端起啤酒杯,将剩下的半扎啤酒喝完。

    张扬递给他一串羊肉,赔着笑道:“杜书记,别空肚子喝酒,伤身,吃点肉串先垫垫。”

    杜天野接过他递来的羊肉串道:“张扬,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我知道你不贪钱,可你敢说你不好色?我不担心你在经济上栽跟头,可是,我担心的是另一方面。”

    张大官人郑重纠正道:“老杜,你这话说得不对,我不是好色,我是重感情。”

    杜天野道:“就你也配重感情这三个字?”

    张扬点了点头道:“认准一个人一条路走到底的那种人叫重感情,可那要以铁石心驹为前提,我这人心软,看不得女孩子为我伤杜天野瞪大了双眼,这厮在嘲讽自己啊,杜天野道:“拉倒吧你,你心软,花心才对!”

    张扬道:“我说老杜,你刚说什么呢?怎么扯到我个人感情上来了。

    杜天野谴:“还不是你,想方设法把我往沟里带,话题都被你带偏了。

    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干我屁事,你自己扯的!”

    杜夭野道:“胡茵茹跟你关系不错啊!”兜了一个圉他果然回去了。

    张扬道:“拜托,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我和她熟就代表我和她有暧昧关系啊?你跟苏小红还很熟呢,难道你们俩也有暧昧?”

    杜天野听得心惊肉跳,第一反应就是,我和苏小红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可转念一想,这件事张扬根本不可能知道,只是随口说说罢了,难怪说做贼心虚。

    杜天野心跳节奏的变化并没有瞒过张大官人的耳朵,张扬原本只是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没有想到能够引起杜夭野这么激烈的心跳反应,张扬何等的聪明,他马上意识到杜天野和苏小红之间可能有问题「可越是如此,越不能往下继续这个话题了,杜天野虽然是他的好哥们,可同时人家也是江城市委书记,这种事是不能刨根问底的,更不能摆在桌面上说出来。

    杜天野道:“张扬,你最好把那件事说清楚,我真不希望你在这件事上栽跟头。”

    张扬道:“那栋别墅的地皮是肖鸣送给我的,当时他还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送给我地皮是为了做人情,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对,没要他的地皮,胡茵茹很喜欢那块地方,所以我把这块地皮让给了她,胡茵茹从购入地皮到盖别墅全都走了正规程序,包括购入地皮的价钱,也没有低于同类地区的均价,你明白了吗?”

    杜天野当然明白,这件事虽然表面上没有毛病,可是细细一品就能够发现,张扬和胡茵茹之间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放着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为什么要让给胡茵茹?不过张扬的回答让杜天野也放下心来,至少张扬在经济上没有毛病,杜天野语重心长道:“老弟,建设新机场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向你强调了吧,越是遇到这种重大事件,我们越是要如履薄冰,千万不能出差错。”

    张扬道:“杜哥,我的亲哥哥,我够小心了,可你现在逼着我往前迈大步,我不是,你恨不能拿鞭子抽我。”

    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响效还需重锤擂,我不敲打你,你怎么扬名立万!你不是想升官吗?眼前新机场建设就是你最好的机会。张扬点了点头道:“亲哥哎,你对我真好,你要是拨给我五六个亿我还真相信,现在这种状况,你打死我我都不信!”

    杜天野端起满满一扎啤酒道:“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只要咱们兄弟齐心合力,这天下间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张扬端起啤酒杯响应,还没来得及喝酒,手机就响了,他接通电话,这电话却是何长安打来的,何长安的声音从来都是不急不缓,镇定冉如:“张扬啊,我的提议市里讨论了吗?”

    张大官人回答的很干脆:“何先生,市里不同意,要不您在考虑考虑!”他说完就果断挂上了电话,杜天野笑眯眯望着张扬道:“何长安打来的?”

    张扬道:“这老狐狸居然跟我们谈条件。”

    杜天野道:“和政府对抗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何长安并没有因为张扬挂断他的电话而生气,他放下电话,靠在床头,黎姗姗穿着粉色的睡裙爬到他的身边,偎依在他的肩头,纤手探入何长安的睡衣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何长安虽然已经年近五十,可肌肉依然饱满。

    何长安道:“张扬是个怎样的人?”

    黎姗姗臬声道:“年轻冲动,还有那么点暴力倾向!

    何长安哈哈笑了起来,轻轻抚摸了一下黎姗姗丰满挺翘的臀部,低声道:“我本来以为,我和他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可这小子似乎对我抱有一种敌意。”

    黎婉姗道:“他那人就那样,不过应该没什么坏心眼儿。”

    何长安满怀深意的看着黎姗姗,黎姗爆有些胆怯的解释道:“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

    何长安道:“一个能让我的女人为他说好话的男人,必然有其可取之处!”他闭上眼睛:“江城这一盘棋并不好下,我做生意不喜欢结仇,和气生财,拼得你死我活又有什么意思?不过这个张扬真让我有些摸不透,他缺少资金,而我恰恰拥有他所缺少的东西,可他偏偏要拒绝我的好意,你说他究竟是聪明,还是傻呢?”

    黎姗姗道:“这件事上他的确很傻。”何长安忽然睁开双眼逸:“难道他还有其他的资金来源?

    张扬和杜天野一直喝到晚上十二点,两人并肩走出汉江烧烤,杜天野本想让张扬跟他一起回去住,张扬却摇了摇头,这里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远,他步行走了,临走的时候,把车钥匙扔给杜天野,让杜天野明天把车给他开到市委,他上班后去取。

    虽然已经到了午夜,江城的大街小巷还是有不少的夜市摊点营业,多数都是烧烤路边摊,江城人好饮,而且有长时间奋战的习惯,张扬哼着小曲,徜徉在午夜的街头,闻着空气里飘飞的烧烤味道,这才是生活,他忽然发现自己压根就是一个俗人,不食人间烟火,修心养性都不属于他,真要是选择了那种生活,他也不会快乐,他就喜欢这样实实在在的活着,要生活在人群中,生活在社会中,他享受这种感觉。

    “我是个俗人!”张大官人自言自语道。

    回到自己的住处,倜洋洋躺在床上,胡茵茹下午已经前往埃及去了,张大官人今晚格外的寂寞难耐,他特别想有一位红颜知己偎依在自己的怀里陪他聊天,张扬发现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身边却连一个人都没有,他拿起了手机,脑子里一个个把爱人过了一遍,最后还是由回到了楚嫣然的身上,这么晚了打扰谁都不合适,楚嫣然在美国,现在那边正在艳阳高照吧。

    楚嫣然居然没有接他的电话,响了两声就给挂了。

    张大官人愣了,什么情况?小妮子居然敢挂我电话?于是张大官人执着的又打了过去,楚嫣然又给挂上了。

    张扬心里有些奇怪了,想想自己好像没得罪她啊!难道自己又有什么风流韵事被她知道了?做贼心虚,张大官人自己默默的盘算着并煎菽着,等了大约十五分钟,u网∏这厮准备什么都不想,去睡觉的时候,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电话是楚嫣然打来的,不等张扬开口说话,楚嫣然怯生生道:“对不起啊,刚才公司在开会,我不方便接电话。”

    张扬道:“我-估计就是!”这厮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压根没估计到,刚才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来着。

    楚嫣然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想你了!”

    楚嫣然沉默了一下,悄悄消化了一下张扬这句话带给她的温馨和幸福,小声道:“真的?”

    张扬道:“比真的还真!”这厮说得是实话,不过他想的不仅仅是楚嫣然一个。

    楚嫣然道:“睡不着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我吧?”

    张扬马上保证道:“就是因为你,我用我的良心保证。”

    “你那点良心早就让狗给吃完了!”楚嫣然才不会相信呢,这厮的这番话多少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张扬道:“还有一点,留着给你吃!”

    楚嫣然啐道:“你才是狗呢!”

    %文%字%阅%读%W%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五章 风吹草动(上)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六章 以诚相待(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