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在场的人都愣了,丘金柱虽然知道张扬能打,可这里是梁家坪,丰泽武术之乡,这村里男女老少没有不会武功的,近十年来,市级、省级武术比赛上都有不少人拿过名次,江城一有大型活动还请梁家坪的武术队去做武术表演,这村的人全都是练家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梁家坪这边的代表都愤怒的看着张扬,这位副市长说话也忒大了,一个人单挑他们村五十个,这不是羞辱他们吗?梁百山也很愤怒,心说你觉着你是副市长,我们这些老百姓不敢跟你动手是吧?梁百山不禁是梁家坪的党支书,还是梁家坪公认的第一高手,他低声道:“张市长,不用这么多人,你要是真想这么做,我陪你伸伸手就是!”

    张扬摇了摇头道:“别介,我说过让你们挑五十人,就挑五十人出来,说出的话总不能不算数,你们准备一下,我去外面空地等你们!”说完,张大官人闲庭信步般走了出去。

    陈家年和丘金柱都跟了出来,陈家年赶上张扬的步伐道:“小张,要注意工作方法。”

    张扬微笑道:“人家都说了,谁的拳头大听谁的,咱们道理也讲了,可讲不通,只能比拳头。”

    丘金柱好心提醒张扬道:“张市长,梁家坪卧虎藏龙,民间高手如云,你要对付他们五十个,不可能啊!”

    张扬道:“这事儿是我的问题,你们在旁边帮我擂鼓助威就是!”

    梁家坪一方回到自己的阵营里,梁千里老爷子气得白胡子都翘了起来:“市长咋地?他吹什么?一个打我们五十个,欺负我们梁家坪没人?”

    梁家坪的这帮村民听说了这件事全都义愤填膺,梁家坪人一贯尚武,在他们心中,梁家坪人打遍丰泽,甚至打遍江城都没有对手,随便哪条汉子走出去不是响当当的角色,就说现在江城形意拳协会主席梁百川就是他们梁家坪走出去的。现在被人如此看低,谁能负气。

    梁千焕道:“我要是再年轻两岁,我捶扁他!”这话是大话,也是实话,人的年龄和体力是呈反比的。

    一群人都看着梁百山,他才是梁家坪的真正主心骨,今天这一战是梁家坪的荣誉之战,不但关系到梁家坪的利益,更关系到梁家坪的面子。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容不得他们退后。

    梁千里大声道:“打就打,咱们梁家坪人怕过谁?”

    梁百山沉声道:“小栓子!”小栓子是他的亲侄子,也是梁家坪年轻一代中涌现出的第一高手,在江城市形意拳比赛中多次获得冠军,平时他都在东江协助伯父梁百川开武馆,这两天刚巧回来探亲。

    小栓子道:“五叔!”

    梁百山道:“你先去摸摸他的底!”

    小栓子点了点头道:“用不着其他人出手,我一个人就把他打趴下。”

    梁百山将小栓子拽到一边,低声道:“出手要留些分寸,他虽然年轻,可毕竟是咱们丰泽副市长,如果伤了他,肯定麻烦。”

    小栓子道:“五叔放心,我有分寸!”

    张扬此时脱掉他的白衬衣,里面穿着白色紧身背心,健美的体魄显露无疑,这厮最近勤于修炼,肌肉线条是越发的完美,他在皮卡车内备有运动服,在车里换了条运动裤,黑色圆口布鞋,看上去的确有几分高手风范。

    小栓子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八十斤,在体格上完胜,他从小习武,根底自然不凡,他向张扬抱了抱拳道:“梁小栓,张市长请了!”

    张扬笑道:“我在电视上看过你比赛,挺厉害。”

    小栓子道:“请张市长指点!”话说完之后,左脚前跨,朝着张扬当胸一拳,这一拳用上了腰胯之力,打得虎虎生风,力量着实不同寻常。

    张扬左手一个拆挡,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一格,却恰到好处的将小栓子来拳的力量带向一边,手腕旋转,手掌已经搭在小栓子粗壮的手臂之上,随即向下一压一带,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小栓子也非等闲之辈,他顺着张扬的力量手腕也是一拧,试图反拿住张扬的手臂,与此同时他的左手自下而上向张扬的下颌拿去。右腿继续前探切入张扬双腿之间,梁百山的提醒还是有用的,换成别人小栓子早就一拳打过去了,对张扬这位丰泽副市长他还是留了几分情面,只想拿住他,让他知难而退。

    张扬淡然一笑,右肘微屈,顶在小栓子的左臂之上。小栓子右腿想要别倒张扬,猛然发力,却感觉到对方的两条腿宛如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此时张扬已经沉肩向他当胸撞去,小栓子避之不及,只觉着身体被一股巨力弹开,他踉踉跄跄向后退了数步,小栓子站定之后,感觉到一阵气血虚浮,他有些愕然的望向张扬,此时方才意识到,这位副市长绝对是一个高手。

    梁家坪的几位长者都在一边旁观,梁千里看出有些不妙,他转向梁百山,发现梁百山的表情同样不安,梁千里低声道:“百山,多挑选几个!”他已经看出情况不容乐观了,提前让梁百山做好准备。

    梁百山本以为小栓子出马就能够摆平这件事的,可没想到张扬这么厉害,此时场上的局面又有变化。

    小栓子被张扬激起了斗志,他大吼一声再度冲上,他以为自己之所以开始落在下风,是因为他忌惮张扬的身份,对他手下留情,这次小栓子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拳脚宛如暴风骤雨一般攻向张扬。

    丘金柱一看好嘛,官逼民反啊!张扬啊张扬,你也太托大了,人家可是真正的高手啊。

    陈家年看得暗暗摇头,心说张扬是自找难看,真要是被一平头老百姓给打了,以后这张脸往哪儿搁?

    张大官人站在原地,小栓子出拳很快可是他的拆挡速度也很快,两人以快打快,看得周围人们眼花缭乱,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梁家坪一方的几位高手都看出情况不妙,小栓子围绕张扬步法移动,不停变换身法,张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脚下的那块地方,双方相比,高下立判。

    梁千里紧张的手捻胡须,难怪人家敢说出让他们挑选五十人一起上的大话,这年轻人果然拥有这样的实力。

    小栓子经过一轮狂攻,气力明显有些下降,看准破绽,张扬隔开他的来拳,右手探伸出去锁住他的咽喉,右腿格在他的双腿之后,小栓子失去平衡,仰身就倒,张扬左手牵拉住他的手臂,将他轻轻拉起,微笑道:“承让!”

    小栓子一张面孔涨得通红,他自习武以来还从没受过这样的挫败。

    身后丘金柱已经率先叫起好来,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是拼命鼓掌,谢君绰更是兴奋的美眸生光,大声给张扬加油助威。

    张扬目光望向梁千里,笑眯眯道:“老爷子,你们还剩下四十九个,一起来吧!我中午还得回江城,赶时间!”

    梁家坪那边顿时嚷嚷了起来,这厮也太狂妄了,分明是不把他们梁家坪的人放在眼里。梁千里点了点头道:“好!用不了这么多人,舞龙队的上!”

    梁家坪舞龙队共有二十人,这二十人全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从小在一起练习武功,都是师兄弟关系,彼此的默契程度很高,在长期的舞龙之中,也研究出了不少配合的方法,可以说这二十人联手,寻常三五百个人都不会放在眼里,其战斗力之强悍可见一斑。

    二十名汉子身穿清一色的红背心,绿军裤,回力鞋,宛如一条首尾呼应的长龙一般将张扬围绕在正中心。

    丘金柱大声道:“不公平,以多打少,这还是武林规矩吗?”

    梁千里道:“张市长的要求我们不好违背!”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什么风浪没见过,从张扬和小栓子的对战之中已经看出,这位副市长绝对是个高手,论到单打独斗,恐怕整个梁家坪也挑不出一个对手,现在只能用这种方法,依多为胜,就算胜之不武,也能够保存一些颜面,谁让张扬自己说大话的。

    张扬笑道:“人太少了,还差二十九个!”

    梁家坪党支书梁百山缓步走了过去,沉声道:“我代表那二十九个,如果我们都输了,梁家坪无条件拆迁,再不给政府提任何的要求。”画龙点睛,梁百山就是那点睛之笔,他出现在舞龙队之中,舞龙队的战斗力又要增加一倍,这二十名舞龙汉子全都是梁百山的弟子,梁百山对每个人的优点和弱点都了如指掌。

    张扬道:“舞龙队?虽然没有龙,可是手中应该有根棍子吧?不然你们的实力怎么能够展现出来?”

    梁百山不禁暗骂这厮的狂妄,可张扬刚才展示出实力之后,梁百山不敢掉以轻心,他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既然有要求,我们答应就是!”这句话充分体现出梁百山的狡猾。

    陈家年看着那二十名壮汉,现在每人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白蜡杆,心中暗暗为张扬捏了一把汗,张扬啊张扬,你挺聪明一个人怎么干傻事呢,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梁百山站在圈外,大声道:“起!”

    二十名汉子手握白蜡杆,同生大喝:“吼!”

    雄浑的声音震得围观人群耳膜嗡嗡作响,包围圈骤然向中间收缩,二十条白蜡杆划出二十道凌厉的白色轨迹,一起向张扬的身上招呼过来,张扬腾空跃起,那些汉子迅速向中心收缩,手中白蜡杆变换方向,直立戳向空中。

    丘金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亏的是白蜡杆,如果全都是红缨枪,张扬的身上不知要穿出多少透明窟窿。

    可场中的形势却并非他想象中那样。

    张大官人足尖在白蜡杆上轻轻一点,身体如大鸟般飞了出去,跳出二十人的包围圈,直奔圈外的梁百山,凌空踢向梁百山。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梁百山想当龙睛,我先把你给制服。

    梁百山没想到张扬的身法这么漂亮,轻易就逃脱了二十人的包围圈,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张扬已经来到眼前,梁百山双拳交叉护在胸前,硬生生承受了张扬的一脚,张扬一脚踢在他的手臂之上,梁百山双足钉在地上,却无法完全抵抗住张扬的力量,一双脚掌向后滑动了一米有余,在地面上印下两条深深地轨迹。

    【奔忙一天,刚刚到家,先送上一章最新章节以餐读者,晚上还会有一章更新,章鱼如此敬业,大家手里的保底月票千万不要吝惜,全都投给医道吧!】(!)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二章 出尔反尔(下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五章 风吹草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