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当晚的酒宴散了之后,张扬和胡茵茹一前一后返回南湖木屋别墅,两人进了门之后,胡茵茹挽着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柔声道:“累了吧,我去准备热水,好好洗个澡。”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急,先说说话

    胡茵茹起身去给他冲了杯咖啡端了过来。

    张扬喝了口咖啡道:这两天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乱成一团,今天姜亮的那番话提醒我了,新机场项目到底有什么吸引力?我都没有想过。

    胡茵茹道:是不是很缺钱?

    张扬道:不是钱的问题,是我觉着有些乱。

    胡茵茹笑道:你啊!新机场为什么要搞,你肯定知道。

    张扬道:是个人都知道。

    胡茵茹道:机场搞好之后,会成为平海北部最大的机场,而且临近的北原省西部城市,荆山、楚梁的旅客全部都会来这个机场,江城的区域中心优势会变得越发的明显,这不仅仅是提升城市形象的问题,还会让江城的经济得到飞跃和发展。

    张扬道:你说的我全都明白,可是我怎么能说动别人,投资机场是一件回报丰厚的大好事呢?这些商人、企业家、银行家,谁的钱都不是白来的,人家拿出钱来就是想见到效益,我怎么说动他们?最好的方法是用利益去打动他们,可我也搞不清他们投资对他们会有什么好处?

    胡茵茹笑道:其实这根本不用你去操心,有眼光的商人,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江城的财政也不会永远困难,如果你把江城看成一只股票,那么这支股票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十倍二十倍甚至百倍的升值空间,在现在投资江城,以后的回报必然会是丰厚的,在新机场这个大好机会面前,瞻前顾后的商人才是最愚蠢的。我敢断言,不用太久的时间,有些人就会因为错过这次机会而后悔。

    张扬抚摸着胡茵茹的秀发,深情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原来我用不着去求别人,敢情我捧着一个聚宝盆,别人不往里投钱是他们的损失!

    胡茵茹咯咯笑道:可以这么说,对了,我帮你联系一下周叔,看看他有没有兴趣。

    张扬摇了摇头道:免了,他底子不干净,这件事性太强,不能让他跟着掺和。

    胡茵茹也清楚官场上处处都是陷阱,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别人抓到把柄,周云帆的确如张扬所说,底子不干净,用了他的钱,难保以后会不出事。张扬随着在官场上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他的警觉性也随之提升了不少。

    把柄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给别人的,这次新机场工程是江城瞩目的焦点,他必须要做到小心谨慎,这不仅仅关系到他的前途命运,也关系到杜天野的前途,马虎不得。

    胡茵茹道:新机场建设项目不要将目光局限于江城,你应该放眼平海,放眼全国,甚至可以考虑吸引海外投资,这个世界上不乏有眼光的商人存在,放着这么一块蛋糕,他们不可能视若无睹的。

    张扬道:守着梧桐树不愁引不来金凤凰!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何长安打来的,他开门见山道:张扬,我是何长安,听说你们江城正在筹建新机场项目,我很有兴趣!

    这个电话对张扬来说可谓是及时雨,何长安什么经济实力,只要他想见如,根本不用其他人插手,这机场项目就能建起来,张扬心中这个乐啊,可嘴上却道:何叔叔,你知道的,新机场建设是江城市政府的重点工程,对引进私人资本还是采取保守的态度,这件事我得跟市里面商量。

    何长安哈哈笑道:张扬,你大概不了解我做生意的习惯,我做任何事之前,必须要经过周密的调查,确信这件事有可行性,我才会去做,冲着咱们的私交,我也不瞒你,江城新机场项目我盯了很久了,我也知道你缺少启动资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的确很有能力,可再有本事也不能凭空将一座新机场建起来,这方面我有经验,就算你聘请国内的建筑公司,也很难保证他们能够高效高质的完成任务,知道为什么吗?我了解了这次投标的有关公司,就拿梁成龙的丰裕集团来说,他有过承建机场的经验吗?就算他能够确保施工质量,在没有专业人员知道的前提下,他能够把飞机跑道修好吗?我在这方面拥有别人没有的优势,我有资金,还会聘请国外的设计管理团队,你们想在97年7月1日之前完工,也只有我才能够做到。

    何长安的这番话充分表明他已经对江城新机场的项目有了足够了解,和轻易不出手,出售就要将这个项目拿下,这就是何长安的做事风格。

    张扬道:这件事还得请示,我这边问题不大!

    何长安笑道:好,明天上午我到江城,咱们见面详谈。

    张扬放下电话,乐的孩子一样的抱起胡茵茹原地转了三圈。

    胡茵茹笑道:瞧你开心的样子,怎么?问题解决了?

    张扬喜形于色的点了点头道:何长安要拿下新机场的项目,资金技术他全部提供,明天上午来江城我面谈。

    胡茵茹欣喜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茵茹,你真是我的吉祥物。

    胡茵茹对这厮的形容词感到说不出的别扭:怎么说话呢?

    张扬笑道:亚运那叫盼盼,你是我的办办!

    胡茵茹咬着樱唇,红着脸儿啐道:又开始耍了是不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的心情因为何长安的这个电话顿时豁然开朗,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杜天野。

    杜天野对何长安还是有所了解的,何长安在京城生意圈里的名气很大,这个人不但有钱而且和中央部委的很多领导关系都很不错,杜天野和他见过几次,都是通过文国权夫妇,不过他跟何长安之间没有深交。杜天野道:他的确有这个实力,可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他注资新机场项目必有所图。

    张扬道:我最烦你们当领导的这个样子,没钱的时候,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压力全都转嫁给我,现在有人愿意出钱了,你有瞻前顾后的,怀疑人家有谜底,这些生意人,投资必然想要回报,你当人家傻啊,没事就把钱往江城扔着玩?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脾气见长啊!新机场项目是政府重点工程,事关重大,搞好了,不但促进江城的经济发展,提升城市形象,也能为我们的成绩争光添彩,可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你,就连我也要跟着倒霉。

    张扬道:改革就得大胆,没钱想融资就得承担一定的风险性,什么事都瞻前顾后的,那就什么事都办不成,杜书记,我也是没别的办法了,何长安是目前遇到的最好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上哪给你弄十几亿去?

    杜天野也知道张扬所说的的确是事情,他点了点头道:这样吧,你跟他先谈一谈,这两天合适的机会安排我们见见面,你要时刻谨记自己的党性原则,千万不能让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受到损害。

    张扬听得头大:得!干脆我把他带来,你亲自跟他谈。

    杜天野笑道:你掌管具体的事务,我负责统筹,这种小事我还是别干涉了。

    张扬有些郁闷道:老杜,我感觉你变了。

    杜天野笑道:哪儿变了?

    你变得越来越滑头了!

    杜天野哈哈笑道:知道滑头在上的名称吗?

    张扬摇了摇头。

    那叫成熟!

    张扬想来想去,还是安排何长安去吃南湖农家菜,何长安什么场面没见过,你请他吃大酒店,放眼江城,最高的也不过是个四星,那套菜没啥吃头,请他去南湖,弄了艘机动木船,桌椅饭凳都摆在穿上,上菜之后,沿湖形式,欣赏一下南湖风光,喝酒品菜,不亦乐乎。

    何长安对张扬的安排表示免疫,何长安方面带来了一位助力,张扬这边把常凌峰带上了,因为是谈正经事,饮酒方面知识浅尝辄止。

    何长安一身灰色的中式打扮,这个人到哪里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平和很随意,看来做生意和修炼武功也没有多大的分别,最高境界都会返璞归真。

    张扬端着酒杯道:欢迎何先生到江城来做客!

    私下里张扬尊他一声何叔叔,可在这种正经场合还是叫何先生。

    何长安笑道:谢谢张市长盛情,我这次来江城可不仅仅是为了做客,我准备扎根江城,至少要得到一个荣誉市民再走。

    张扬笑道:要是这次的谈判成功,新机场建成之后,你的荣誉市民包在我身上。

    何长安微笑道:一言为定,我的记性很好,你千万不要忘了。

    张扬点了点头。

    何长安道:根据我的了解,建成这样规模的机场,将物价建材上涨因素计算在内,估计要十二亿道十三亿之间,请问张市长,你们现在的资金筹备情况如何?

    张扬笑道:很顺利,社会各界都很支持我们。

    这句话分明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何长安道:张市长还是把我当成外人,咱俩都面对面坐在这里了,谁也别绕弯子了。我知道你们从江城物价银行贷到了2.5个亿,这笔钱可以应付启动了,但是你们的资金缺口还是很大,真要启动这么大的工程,手里有了2.5个亿就仓促开工,明显是对工程缺乏责任心,因为谁都无法预计到明天会发生什么,如果中途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工程就会面临停工。

    张扬充满欣赏的看着何长安,这个人果然非同凡响,他这次前来的确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大无把握之仗。张扬微笑道:何先生,现在你已经明白我们的情况了,可我对您的情况却仍然一无所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优势?

    何长安道:难道我在电话中阐述的还不够明白?你们缺钱,也缺乏相关的管理经验,而这两样我全都有。

    张扬道:何先生打算无偿援助江城?

    何长安笑道:你应该清楚,我是一个商人,商人以逐利为先,不过我和其他的商人不同,他们首先考虑到的是经济利益,而我考虑经济利益的同时,也考虑到良好的社会效益。我投资机场,当然不是白白投资,我不是雷锋,我做不出舍己救人不求回报的事情,我也有我的条件。

    张扬道:何先生请说

    何长安道:资金上的问题我来操作,但是我要在机场建设上拥有一定的权利,涉及到用钱的地方不用你们过问,但是在材料的使用,建筑机械的购入,在人员调配各个方面我都要有相应的权利。我要参加招标评审组,换句话来说,我要加入机场建设的管理层,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是出资方,我理当拥有这样的权利。

    张大官人坚决果断的摇了摇头道:不行!

    何长安愕然道:为什么不行?

    张扬道:你所说的这些权利都属于我的职权范围,我答应了你的要求,就等于把我权利双手奉送出去,你以为我会同意吗?

    何长安微笑道:你是个顾全大局的人,我相信你会同意。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得商量,你愿意投资我们双手欢迎,可是你要管理权,我不会同意,江城市委市政府方面也不会同意,新机场建设是江城重点工程,代表着江城市的政府形象,何先生,您想把政府的权利给夺了,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何长安叹了口气道:我出资,却没有话语权,你们觉着对我公平吗?

    张扬道:何先生,有一点我必须要向你说明,你来江城也不是为了跟我争争论公不公平的,你想投资新机场,就证明你对江城的经济前景十分看好,看好江城就要看好我们江城市委市政府,就要给予我们充分的信任,你的钱投资在江城,绝不会打了水漂。

    何长安道:这就是个相互信任的问题,你们也对我缺乏信任。

    张扬道:何先生,你要高清咱们的社会体制,按照你的逻辑,你投资兴建新机场,我们就要把新机场工程所有的管理权都交给你,那么我劝你去投资建设市政府,那么整个江城的权利就应该交给你。

    何长安焉能听不出张扬话里的嘲讽意味,他却没有生气,哈哈大笑起来,张扬比他想象中更加难以对付,他本以为资金问题严重困扰到张扬,可没想到他在工程指挥权上寸步不让。

    何长安知道任何合作都会以讨价还价开始,现在他和张扬之间就是,他不会退让,因为目前只有他才能够提供江城市政府想要的那笔资金,他坚信,张扬最终会向自己低头。

    张大官人对何长安的做事手法早有领教,刚才他的那番言论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到危及,而是他从江城市委市政府的方面来考虑,绝不可以牺牲政府的利益。

    何长安道:我很遗憾,骑士无论管理权在谁的手中,只要新机场建成,受益的不都是老百姓吗?

    张扬道:我们市委市政府来建机场是一件惠民工程,何先生能够抱有像我们一样的心理吗?我不信。

    何长安微笑道:为什么不信?

    张扬道:我们的信仰是党,你的信仰是钱!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一章 信仰(下)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二章 出尔反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