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在和何长安分手之后,他们各自上了自己的汽车,张扬对常凌峰今天的表现很是不解,他不禁道:“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叫你来就是让你帮我敲敲边鼓的,可你倒好,整一个闷葫芦。”

    常凌峰微笑道:“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原则上的事情退让不得,你有句话说的很对,他投资飞机场就想要机场建设的管理权,他要是投资兴建市政府,难不成要把市委书记让给他?他没搞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他是一个商人,咱们搞得是政府工程,政府不是请求他援助的,而是政府可以给他挣钱的机会,他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强势,就是因为他号准了我们的脉,他以为我们现在无钱可用,所以想争取最大的利益最优惠的条件。”

    张扬道:“什么都从了他,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可咱们现在手里的确没有这么多钱可用。”

    常凌峰笑道:“急什么,走一步是一步,咱们大方向不变,招标会照搞不误,何长安说自己有钱,说他可以请来先进的管理团队,钱我们目前的确没有这么多,可有经验有效率的管理团队我们一样可以请来,我有位老同学叫龟田浩二,一直都在从事建筑管理方面的工作,曾经在多个国家参加过机场建设工程,负责工地指挥工作。”

    “日本人啊?”张大官人从名字上就判断出来了,这也难怪,常凌峰就是从日本留学过来的,他同学之中当然日本人居多。张扬道:“我听说日本人工贵,你让他过来,薪酬恐怕不菲吧?”

    常凌峰笑道:“有些钱是必须要花的,把钱花在刀刃上,方能无往不利。”

    “日本人也是以工头,得多少钱啊?”

    常凌峰道:“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抠门了。”

    张扬道:“没法不抠门,咱们可用的资金就这么多,都是求爷爷告奶奶才弄来的,钱到用时方恨少。”

    常凌峰笑了起来。

    张扬又道:“你说我们要是请一日本工头,该不会给有心人落下话柄吧?”

    常凌峰道:“你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啊,你过去做事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骂我呢?”

    常凌峰笑道:“你是我领导,我就是骂你也得在背着你的时候。”

    张扬指着常凌峰道:“学坏了,不用问,全都是跟章睿融学得。”

    常凌峰道:“别把她扯进来,她跟这件事可没关系。”

    张扬道:“怎么没关系,你的蜕变就是从她身上开始的。”

    常凌峰可不敢跟他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岔开话题道:“学校就要开学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得去丰泽,筹备的事情,我只能帮你物色幕僚组建团队,至于资金方面,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张扬道:“看来我要跟何长安这只老狐狸好好周旋一番了。”

    张扬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何长安当成单纯的商人看待,何长安的手腕和能力他是清楚的,张扬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何长安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的。张扬不想放弃管理权,可是他还惦记着何长安手里的钱,这两件事还是很有些矛盾的。

    江城市最高领导层也因为何长安的出现而分成了两派,其中一派是以左援朝为首的支持派,他们支持的不是张扬,而是何长安。

    常委会上,左援朝代表这一团体提出了他的观点,左援朝道:“我觉着何长安愿意出资是一件大好事,人家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修建新机场,给人家管理权和话语权也是应该的,我们做领导的,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看问题的时候要站得高一些。”

    组织部长徐彪道:“那也不能不顾党性原则,什么都是他说了算,我们政府的颜面何在?”

    左援朝微笑道:“老徐,你是觉着颜面重要还是老百姓实打实获得利益重要?”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左市长说的话我赞同,何长安是国内有数的富商,他拥有丰厚的资金,有了他的资金注入,我们建设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就能够迎刃而解,我们这些领导干部,都是老百姓的公仆,要时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荣鹏飞道:“有件事我需要提醒各位常委,何长安是个商人,将新机场的建设管理权交给他,谁能保证他会将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马益民道:“商人之中也有爱国商人,据我说知何长安是个慈善家,就算他打算从这一项目中获得利益,可我们现在缺少资金,单靠政府财政,根本负担不起这么大的项目,机场建设指挥部也筹备了一段时间,可除了几家银行的贷款以外,我没看到太多的进展,资金方面还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口。何长安愿意出钱,我们可以本着互利互惠的原则跟他合作,其实我们的眼光不要只看眼前,新机场项目代表江城市的形象不假,可是如果建不起来,永远只能是空中楼阁,望而兴叹。杜书记多次强调要将新机场项目作为向香港回归致敬的贺礼,可工程到现在还没有启动,资金迟迟不能到位,那些想法只能是空谈,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没理由错过。”

    杜天野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将目光投向李长宇,是希望李长宇在这种时候说话,提出一些他的意见。可李长宇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左援朝道:“我看是好事,改革开放首先要求我们这些干部要开拓自己的思维,眼光远一点,胆子大一点,前怕狼后怕虎是干不好工作的。新机场建在咱们江城的地盘上,不怕他何长安搞花样,就算将管理权交给他,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一样可以起到监督作用嘛!”

    杜天野缓缓落下茶杯道:“赵主任,你是新机场项目的副总指挥,你说说自己的意见。”

    赵洋林本不想说话,可杜天野既然点了他的名,他也只好说说,赵洋林咳嗽了一声道:“我觉着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开拓思路吸引投资是对的,可坚持党性原则,照顾政府形象也是对的,我在想怎么才能将两者更好的结合起来,做到两全齐美。”

    左援朝心中暗骂,赵洋林已经完全成了个和稀泥的,这老头子现在只想着为他女婿争取最大的利益,根本不敢得罪杜天野了。

    徐彪也不爽,他心直口快:“自古以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两头讨好根本是不可能的。”他这句话明着是在说会议讨论的事情,可所有人都听出他连带着讽刺了赵洋林的立场,一个个心里都暗暗发笑。

    赵洋林却依然不动声色,他微笑道:“总能想出办法的,大家发挥集体智慧,求同存异,想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嘛!”老油条的本色表露无遗。

    从开会到现在始终没有说话的李长宇终于发言了,他平静道:“大家忽略了一件事,何长安有钱不错,可是他利用手里的这一优势,正在向我们江城施压,他想得到新机场建设管理权,其背后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新机场建设上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我们要是答应了他的条件就是屈服!”李长宇笑道:“我还没见到过这么厉害的商人,他居然敢利用财势来威胁政府。”

    马益民道:“小题大做,哪有那么严重!”

    荣鹏飞道:“我倒觉着李副市长说得不错,何长安在用商业的手法跟我们政府做生意谈条件。”

    左援朝道:“那你们什么意思?放着一大笔投资,放着建设新机场最好的机会不要,咱们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溜走?改革同样需要变通!党性原则我们不能忘,可是管理城市本身就是一种经营,我们考虑的是在不违反党性原则的情况下让老百姓获得最大的利益。”

    杜天野笑了起来,所有常委都对他的笑感到莫名其妙,一个个都盯住杜天野的面孔,等待着他的解释。

    杜天野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件事轮不到我们操心,张扬既然拒绝了何长安,就有他自己的理由,是我把新机场项目交给张扬去做的,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我对张扬拥有足够的信心,你们讨论这件事我欢迎,可是谁要是否定张扬,就是否定我,就是不相信我的眼光,我说过,新机场的建设管理权现在属于张扬,这件事没有讨论的必要,长宇同志的一句话说得好,我也没见到过这么厉害的商人,敢用财势威胁政府,一个对江城政府不尊重的商人,是不可能考虑到江城老百姓利益的,他再有钱,又能有多少钱,富可敌国?那只是传说中的字眼,我们江城的财政虽然紧张,可是还没到看别人脸色的地步,我相信,我们就算不用他的钱一样可以将机场建起来。”

    会场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左援朝暗自叹了一口气。

    杜天野又道:“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志,没有彼此的信任,我们的团队就谈不上真正的凝聚力。”

    马益民道:“杜书记,我还是觉着这次的机会很难得,错过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杜天野笑眯眯道:“马主席,你做政协工作的,不懂经济!”

    这句话说得丝毫没有给马益民面子,说得马益民老脸通红,恨不能冲上去抓住杜天野的衣领理论,可他不敢,杜天野才是江城的第一领导人,抛开职位不言,杜天野的体格也比他健壮多了,方方面面都要胜出自己许多,如果跟人家硬碰硬,那纯属自找难看。

    赵洋林有些同情的看着马益民,马益民今天表现的实在有些太过激进了,赵洋林忽然明白,正是自己在立场上突然采取了中庸之道,才让左援朝、马益民这个团队出现了慌乱,他们少了一个主心骨,赵洋林不免有些得意,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重要性,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玩游戏了,女婿孙东强的前途命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新机场上他所采取的妥协态度,正是他和杜天野之间利益的交换。

    左援朝看了看马益民,又看了看赵洋林,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不满,赵洋林这只老狐狸已经彻底不能指望了,此消彼长,杜天野最近的风头已经变得越来越劲,这样发展下去,以后的江城再也没有他说话的权力,他决不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马益民还没从尴尬中恢复过来,杜天野已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散会!”

    【不好意思,这章这么晚才发,章鱼求三月保底月票,这个月的目标依然前十!】(!)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章 政治利益(上)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一章 信仰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