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杜天野又叫上了公安局长荣鹏飞,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带着杜天野来到南湖农家菜。

    荣鹏飞比他们早一步到达,已经站在那儿点菜了,看到杜天野和张扬并肩过来,荣鹏飞笑道:“今天我来请客!”

    张扬道:“说好了杜书记请客,你等下次!”

    杜天野笑道:“是啊,说好了我请就是我请。”

    张扬指着水池里的野生甲鱼道:“这只不小,就吃它!”

    杜天野咬牙切齿道:“小子,今儿是铁了心要宰我!”

    张大官人笑道:“一直甲鱼怎么够,还得来点其他的,大虾螃蟹一个不能少!”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你看着点,今天权当为你助威!”

    张扬点好菜,来到里面的包间坐下,发现荣鹏飞带来了一箱五粮液,不由得叹道:“当官就是好,有人抢着结账。”

    杜天野笑骂道:“你个混蛋东西不说风凉话能憋死?荣局马上就升官了,可不用这么巴结我。”

    荣鹏飞笑道:“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杜书记别取笑我了。”

    杜天野道:“怎么是八字没一撇呢?省里把你列为公安厅副厅长的第一人选,这件事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你就等着组织部过来考察吧。”

    张扬笑道:“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荣局占了头一件,恭喜恭喜!”

    荣鹏飞瞪了他一眼道:“你挖苦我是不?升官的是你!”

    张扬道:“说起来你得感谢我,你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唐兴生被我给弄下来了,是我帮你扫清了上的拦路虎,你得多敬我几杯。”

    杜天野道:“我就纳闷了,你小子怎么就从来都不知道谦虚?”

    张扬道:“做了好事不留名那是雷锋,我姓张叫张扬,做了好事当然要让人知道。”

    荣鹏飞和杜天野都笑了起来。

    服务员端上来一盘河虾,一盘螃蟹,一盘油炸小鱼,一盘白莲藕。

    杜天野道:“你倒是舍得点菜!”

    张扬道:“好不容易才等到你请吃饭,你是江城市委书记,请客的规格自然不能太低,要不然说出去也寒碜!”

    杜天野笑道:“狗撕羊皮,反正都是你的理儿!”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不能随便骂人啊!”他端起酒杯:“喝酒!”

    三人同干了一杯,张扬砸了砸嘴巴:“那啥书归正传,你到底给我多少钱啊?”

    杜天野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亿?”

    杜天野摇了摇头。

    “一千万?”张大官人的脸上透着失望。

    杜天野又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一百万?”

    杜天野终于点了点头。

    张扬气得把酒杯往桌上一顿:“我不玩了,咱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机场预算十个亿,你给我一百万,天大的笑话,一百万你修谁家的飞机场?我看你找人把市政府后院的草地平一平,改成机场得了,什么波音空客的你就别想了,专门停直升飞机,以后有飞机都往你眼皮底下扎。”

    杜天野今天的脾气真是好极了,听到这厮冷嘲热讽的还是笑眯眯不动声色。

    荣鹏飞虽然是个旁观者也觉着一百万太少了,预算的千分之一,这也太寒碜了。

    杜天野伸手去拿螃蟹,看中的那个却被张扬一把抢了过去,张大官人一边掰开螃蟹壳一边道:“铁公鸡还掉铁屑呢,你也忒抠了!”

    杜天野道:“市里的财政本来就很困难,一百万是给你当前期启动资金的。”

    张扬道:“一百万连指挥部都盖不起来,你让我启动个屁啊!”

    杜天野道:“你不是整天标榜自己有能力吗?想建成这么大的机场不靠融资是万万不能的,这一百万就是饵,有了这一百万就可以吸引外资注入,我相信你的能力,只要你踏踏实实去做这件事,一定能够做成。”

    张扬道:“你对我倒是有信心,可咱也不能这么抠门。”

    杜天野道:“市里用钱的地方多了,我不可能把钱都投入在机场建设上,这次让你担任机场建设现场指挥,不知有多少人在我的背后戳脊梁骨,我为什么要用你?不是因为咱们俩关系好,是因为你有能力,可能力不是我说你有你就有的,你要证明给大家看,你有这样的实力,你用这一百万可以吸引到几亿投资,这就是能力,你如果能够证明这一点,谁也不敢再说闲话。”

    杜天野的这句话倒是在理,张扬不说话了。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张扬,我敬你一杯,这机场建设的担子你得帮我挑起来,这是造福江城百姓子孙万代的大好事,困难是存在的,可遇到困难咱们要知难而上,这里没有外人,我给你交个底,新机场建设工程浩大,交给谁我都不放心,我知道你虽然有些小毛病,可你是个真心干事的人,这件事非你不可,拜托了!”

    张大官人听到杜天野的这番话,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士为知己者死,杜天野对自己这么信任,自己要是再想撂挑子就不够仗义了。张扬跟杜天野碰了碰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大声道:“这坑我跳了!”

    杜天野道:“一百万是启动资金,等到机场建设正式启动,我会尽量给你筹备一笔钱,不过你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最多不会超过两个亿。”他又给张扬吃了颗定心丸。

    张扬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杜天野道:“资金方面能够筹集的越多越好,我认为机场项目还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的,你一定要抓紧这方面的进度,力求在97之前竣工,作为香港回归的贺礼。”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既然接了你的招就会干好。”

    杜天野微笑道:“你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新机场建设,丰泽那边的事情可以放一放。”

    张扬道:“没事儿,丰泽那边我还得占着,让人叫市长的感觉,还是蛮爽的。”

    杜天野和荣鹏飞又笑了起来,这厮处处透露着官迷本色。

    杜天野道:“只要新机场你给我顺利建成,我保证你在上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

    张扬道:“这种话我听多了,可现在还是原地踏步,新机场建设现场指挥居然只是一个副处,全中国都没有这样的吧?”

    杜天野只当没听见,端起酒杯道:“说到升官,咱们得提前恭喜一下荣局。”

    荣鹏飞道:“平常心,平常心,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不过,这酒我喝了!”

    有了一百万的启动资金,张大官人首先就办了一个酒会,酒会宴请的都是江城的企业家和银行老总,目的就是融资,酒会在市政府第二招待所举行,张扬把秘书傅长征给调到了机场指挥部,理由很简单,傅长征是他的专用秘书,自己去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

    酒会开始之前,傅长征悄悄向张扬道:“这次酒会的用酒是江城酒厂赞助的,我们只要跟宾馆方面结算菜钱和场地费,大概一共需要三万六千块。”

    张扬道:“先欠着!”

    傅长征苦着脸道:“恐怕他们不愿意。”

    张扬道:“不愿意咱们这就换地方,你跟他经理说,这是任务,就得欠着,他要是跟着要钱就是扯新机场项目的后腿。”

    傅长征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跟在张扬身边当秘书,这脸皮不厚都不行。

    酒会开始之前,张扬请人大主任赵洋林上去讲话,赵洋林是新机场建设项目的副总指挥,张扬现在只要有重大活动就把他给拽上,赵洋林也明白,这厮是抓着自己陪绑来了,可自己挂着这个头衔总不能不干事,陪绑就陪绑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赵洋林的讲话冗长无趣,虽然经过他压缩再压缩,精简再精简,还是讲了二十多分钟,前来嘉宾都是站着听得,腿肚子都酸了,没办法,老领导都是这个习惯,大家都不想听,也得硬撑着。

    赵洋林结束发言之后,现场还是响起了很热烈的掌声,这掌声绝不是为了他的讲话内容,而是为他的讲话终于结束而庆贺。

    张扬上台了,他讲话很利索,笑道:“怎么大家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防备啊!”

    酒厂厂长刘金城下面配合道:“没有啊!”

    张扬指着工程机械厂厂长兼党委书记曹正阳道:“曹厂长就不敢正眼看我!”

    曹正阳大声道:“哪有啊!”

    张扬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怕我们机场建设开工不用你的工程机械!”

    曹正阳道:“有什么好怕的,我们的工程机械质量过得硬,有口皆碑,您要是不用,那不单是您的损失,也是江城人民的损失。”

    全场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话可是你说的,工程机械我就用你的,不过你身为江城一份子,最好赞助一部分。”

    曹正阳笑得开始勉强了,妈啊!果然是宴无好宴,这厮开始张嘴要东西了。

    张扬笑眯眯摆了摆手道:“大家都坐下吧,咱们边吃边谈!”

    张扬和赵洋林同桌,他们这一桌坐得全都是江城各大银行的老总,几个老总表现的都很拘谨,没法不拘谨,谁都清楚这顿饭不是白吃的,来此之前,他们都做好了准备,款肯定是要放的,就是多少的问题,机场项目十几个亿,贷给市政府,这笔钱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还上呢,可不贷也不行,谁让自己在人家的地面上呢。

    张扬端着酒杯笑眯眯道:“来,我敬各位财神爷一杯。”

    几位银行的老总都慌忙举杯响应,喝完这杯酒之后,张扬悄悄在桌下捣了捣赵洋林的腰,对付银行这帮家伙,还是让老赵先说话。

    赵洋林清了清嗓子道:“在座的都是各大银行的领导,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想请你们为江城新机场建设出一份力量,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要建设新机场,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我们机场建设的预算是十个亿,我说话从来都不喜欢转弯抹角,你们商量商量,看看能贷多少?”

    几家银行老总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想先说话。

    赵洋林今天扮演的是白脸,张扬负责唱红脸,他笑眯眯望着工商银行行长贺长均道:“贺行长先表个态吧!”,过去他跟贺长均打过交道,因为江城酒厂贷款的事情,贺长均答应不利索,张扬动用中企局去查他的账目,逼得贺长均乖乖就范,贺长均吃过他的苦头,自然不敢得罪这位大爷。

    贺长均硬着头皮道:“我们可以提供三千万的贷款!”

    张扬不屑笑道:“三千万?贺行长,您打发叫花子呢?”

    贺长均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人家不满意,他考虑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五千万,赵主任、张主任,这是我能够提供的最大额度了。”

    张扬和赵洋林交递了一下眼神,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赵洋林不等其他银行的老总说话,就拍板定案道:“这么办吧,农行、工行、建行、交行、市郊信用联社每家提供五千万贷款。”

    几家银行的老总表情各异,可没一个开心的,都在埋怨贺长均起点太高,可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张扬还是很满意的,银行方面就解决了2.5个亿,前期开工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他端着酒杯来到企业家那桌敬酒,江城第一服装厂厂长薛明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他笑道:“张市长,我刚才和董事长通过电话,她不能亲自过来,不过她通过我转达一件事情,这次新机场建设工作人员的服装,由我们赞助,也算是我们地方企业为江城奉献一份力量。”

    酒厂厂长刘金城也不甘落后,他大声道:“新机场项目的用酒我们酒厂全都承包了!”

    汇通集团老总乔梦媛微笑道:“大家都这么踊跃,我们汇通也不能落后,我们会为机场项目提供价值一千万的微机!”

    张扬笑道:“那就谢谢乔总了!”这么多人捐东西,他单单感谢乔梦媛,明显有些厚此薄彼。

    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曹正阳没敢表态,现场有送衣服的,有送酒的,还有送计算机的,可他生产的是工程机械,这玩意儿可不能跟其他人相比,随便一台就是几十上百万,他可没有这样的气魄。

    张扬当然不会放过他,端着酒杯找上了他:“曹总,你送点什么?”这厮的脸皮真是够厚,直接要到了门上。

    曹正阳咬了咬牙,低声道:“我送五台装载机!”

    张扬笑道:“看你费尽思量的样子还以为要送五十台呢,五台够干啥的,我们机场项目这么大,需要的工程机械肯定很多,你还想不想做我们的生意?”

    曹正阳心说孙子才想做呢?工程机械厂自从和海德集团联营之后,生意火爆,进货的客商都排长队,根本不差你们那点业务,曹正阳很狡猾的笑道:“这么着吧,等开工后再具体决定。”

    张扬道:“放心吧,我们会优先照顾地方企业的,这次建设新机场所用的工程机械,尽量全部用你们的。”

    曹正阳这个郁闷啊,心说东西给你们,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拿到钱,可他也不敢拒绝张扬,这事儿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这次的酒会还是卓有成效的,从各大银行拿到了2.5亿的资金,各大企业杂七杂八的捐款捐物也达到一亿多。酒会过后,张扬送诸位贵宾离去,送乔梦媛上车的时候,乔梦媛停下脚步道:“是不是资金方面还有很大的缺口?”

    张扬点了点头道:“缺钱,预算十个亿呢,我估摸着还得超,工期这么长,建材肯定每年都会涨价,最后十二亿能够拿下来就算不错了。”

    乔梦媛道:“机场的通讯工程方面我们汇通可以来做,结算我可以宽松一些。”

    张大官人望着乔梦媛,脸上作感动状,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梦媛,你对我真好!”

    乔梦媛压根没想到这厮会蹦出这句话来,俏脸一时间羞得通红,匆匆转身逃上了汽车。

    望着乔梦媛驱车远去,张扬的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常凌峰来到他的身边,意味深长道:“跟乔总聊什么?这么神秘?”

    张扬道:“她答应接下机场的通讯工程,钱可以先欠着。”

    常凌峰笑道:“好事啊!机场的通讯工程可是一笔不小的工程。”

    张扬抱怨道:“建成这个新机场,我这张脸也要舍光了,市里不给钱,我整天厚着脸皮要钱,别人见我都躲着我。”

    常凌峰哈哈大笑道:“有长远眼光的企业家都会把新机场建设当成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只有目光短浅的人才会避之不及,放心吧,机场项目一定会顺利启动的。”

    常凌峰说得不错,对新机场项目最上心的就是建筑商们,江城本地的建筑商开始找上了张扬,省内其他有实力的建筑商也登门造访,梁成龙就是其中之一,他直接给张扬打了电话,表示要接下新机场项目。

    张扬说的也很明白,这次的新机场项目非同小可,必须要经过正式招标,让梁成龙尽早进行准备,到时候参加统一招标,必须要合乎条件才能入围。

    忙完一天的工作,返回南湖木屋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张扬发现别墅内亮着灯光,却是胡茵茹回来了。

    胡茵茹听到外面的汽车声就已经过来开门。

    张扬一把就将胡茵茹抱起,胡茵茹发出一声娇呼,捧住他的面颊,在他唇上亲吻了一记,柔声道:“我熬了点粥等你回来吃。”

    张扬笑道:“我就是想吃你!”

    胡茵茹娇声道:“去冲澡,乖!”

    张扬洗完澡出来,胡茵茹已经将粥凉好,送到他手中,张扬一边喝粥一边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茵茹道:“下午到的,走出机场的时候就听说你已经当上了新机场建设总指挥。”

    张扬笑道:“我是现场指挥,总指挥是杜天野,赵洋林是副总指挥,我是第三把手。”

    胡茵茹趴在他的肩头道:“还不是你说了算!”

    张扬道:“是我说了算,市里就给了我一百万,让我空手套白狼,融资十个亿,我这两天正愁这件事呢。”

    胡茵茹格格笑道:“十个亿就能把你难倒了?我才不信!”

    张扬喝完,胡茵茹接过空碗去刷。

    出来的时候,又端了泡好的红茶。

    张扬微笑道:“真是一贤妻良母,入得厅堂,下得厨房!”

    胡茵茹被夸得眉开眼笑,端了杯红茶送到张扬手中,柔声道:“相公,请用茶!”

    张大官人接过茶杯,伸手拉着胡茵茹坐在自己腿上,喝了口红茶,大手轻轻抚摸着胡茵茹的丰臀道:“真是个好女人!”

    胡茵茹笑道:“今儿怎么转了性,可着劲的夸我?”

    张扬道:“一阵子没见了,真是想得慌!”

    胡茵茹笑道:“广告公司今年业务繁忙,这不,马上又要给林清红的天骄拍秋装系列的广告,准备去埃及!”

    张扬道:“看看有没有大客户,帮我拉点投资回来。”

    胡茵茹道:“知道,你的事情我一定会上心。”

    张扬道:“等机场建好之后,停机坪和候机厅的广告就交给你们去操作!”损公肥私的事情张大官人不会去干,可是在不影响原则的情况下,他还是要为自己人提供便利的。

    胡茵茹道:“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张扬道:“说什么闲话,走正式手续呗,我们又不存在什么不正当交易。”

    胡茵茹啐道:“想到哪里去了!”

    张扬放下茶杯,大手探入胡茵茹的短裙内,胡茵茹红着俏脸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道:“我想把我的小飞机停在你的飞机场上。”这厮的手抚摸着胡茵茹峰峦起伏的娇躯,故意皱了皱眉头道:“山峦起伏,想安全降落需要很高的技巧啊。”

    胡茵茹被他抚摸的受不了,一双用力夹紧了他可恶的大手,娇嘘喘喘道:“难不住你,你是世界上最棒的飞行员”

    张大官人的小飞机一夜不知疲倦的起落多次,胡茵茹被折腾的有些吃不消了,清晨张扬起身去上班的时候,浑身酸软的胡茵茹都无力起来去给他做早餐。

    张大官人拍了拍胡茵茹的美臀,胡茵茹星眸半舒道:“被你折腾坏了,起不来了”

    张扬哈哈笑道:“那就多睡一会儿,我今天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

    胡茵茹撅着嘴唇道:“太累了,晚上我做好饭等你。”

    张扬笑道:“不用,苏小红晚上请客,咱们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饭。”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好吧!”

    张扬首先去杜天野那里将昨天动员酒会的情况进行了汇报,杜天野事情的进展还是很满意的,银行的2.5亿已经初步解决了机场建设启动问题,杜天野道:“新机场建设越快越好,争取九月份就奠基开工,一定要在97年7月1号之前完工,作为对香港回归的献礼。”

    张扬道:“现在很多建筑商都有意承建新机场项目,我们得尽快确定下来。”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还是我们过去定下来的方案,要面对全社会进行公开招标,务必要做到公开透明,公平公正。”

    张扬道:“放心吧,到时候我把纪委公证处的全都请过去,让他们监督招标的全过程,一定不会让人说闲话。”

    杜天野道:“我们不害怕闲话,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质量过得硬,技术成熟过关的建筑公司。”

    张扬道:“为了加快工程进度,我们初步打算进行分部招标,将机场建设工程划分成几部分,让几家建筑公司齐头并进,同步进行。”

    杜天野道:“好主意!”

    张扬道:“我还有事去左市长那里,财政局那一百万给的也不利索,到现在账目上只有五十万,我得找他要钱去。”

    杜天野笑道:“庞彬的手把得太紧,没办法,今年市政投入比较大,各方面都需要钱,我们的支出已经超出了全年预算,这还不到九月份呢。”

    张扬道:“再省也不能省我这块儿,我得找左市长掰吃掰吃,以后我用钱的地方多了,财政局老卡我,惹毛了我,我上门去揍庞彬一顿。”

    杜天野道:“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当干部要多用头脑。”

    左援朝看到张扬进来,马上就明白了他来得目的,左援朝道:“剩下的五十万我已经让庞彬划给你了,回头你让会计去查查。”

    张扬一在沙发上坐下:“左市长,这一百万是杜书记给我的,你还没表示呢!”

    左援朝哭笑不得道:“谁给还不是一样,都是市里的钱。”

    张扬道:“昨儿我办了场酒会,场地费加上酒水费就花去了三万六千块,现在物价不比从前,什么东西都贵了,一百万根本做不成几件事,我看这么着吧,杜书记给我一百万,你是市长,怎么着也得表现出对新机场项目的支持,你再给批八十万吧。”

    左援朝心说你倒是不客气,不过他也不好得罪张扬,微笑道:“张扬啊,市里财政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着吧,你开口了,我也不好回绝,我再给你批五十万,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再多就不可能了。”

    张扬暗忖,五十万就五十万,有聊胜于无,以后找机会再要就是,他点了点头道:“谢谢左市长,那个庞彬是不是对我又成见啊?”

    左援朝笑道:“这话怎么说的?庞彬对钱看得比较紧,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市里就这么多钱,他的任务就是帮我们守着,他要是守不住,咱们市里那点钱早就空了。”

    张扬道:“你跟他说说,以后对涉及到新机场的款子最好发利索一点,耽搁了机场建设,他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庞彬是左援朝提拔起来的干部,张扬这句话等于是在威胁。左援朝听在耳朵里,心里有些不爽,这厮越来越猖狂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种话,左援朝道:“都是为了工作,尽量多理解一下对方,年轻同志要做到多宽容。”

    张扬道:“我只宽容可以宽容的人,他要是再敢刁难我,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八千字,求兄弟姐妹们给力,把手里的月票全都投过来!】(!)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八章 筹备之初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章 政治利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