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笑道:“以后吃不到你烤的串儿了。”

    冯璐道:“有机会的。”

    张扬道:“是有机会,等我去京城的时候,抽空去看你!”

    冯璐美眸一亮,轻声道:“张市长说话要算话啊!”

    冯天瑜送烤青椒过来,刚巧听到,不由得呵斥道:“你这丫头,什么话,目无尊长!”

    张扬哈哈笑道:“不妨事,不妨事,冯璐这样说话才好,为人处世就该坦坦荡荡的,别什么事都掖着藏着。”

    冯天瑜把东西放下,掏出烟来给他们上烟,张扬不抽,可程焱东和丘金柱都是烟民,两人接过香烟点上,张扬招呼道:“冯老师坐下喝两杯吧。”他只是客气,过去也常常这么招呼,可冯天瑜这次居然拉了个马扎坐下了,倒了杯啤酒陪他们喝了一杯,低声道:“张市长,我听说咱们丰泽一中被私人买下了?”

    张扬被他问得微微一怔,随即又明白了,冯天瑜所说的是安语晨注资丰泽一中开分校的事情,张扬笑道:“不是私人买下,而是私人注资,搞活教育,目的是为了把丰泽一中越办越好,你放心吧,以后你们的待遇只会越来越好,收入会越来越高。”

    冯天瑜听张扬这么说也松了口气,他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还以为以后要给私人老板打工呢。”

    张扬道:“两回事,主要是办了分校,扩大招生范围,壮大丰泽一中的实力,让更多的孩子可以得到良好的教育,以后这种模式我们还会向社会上推广。”

    程焱东道:“冯老师的两个女儿真是优秀,我看你应该搞一个教育经验讲座,向大家讲讲你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冯天瑜谦虚笑道:“孩子们自己懂事,我没帮她们什么。”这时候,又有顾客过来,冯天瑜慌忙起身去招呼。

    来得却是熟人,建筑商谢德标的妹妹谢君绰,谢君绰看到张扬他们也惊喜道:“张市长、程局,你们也来到这儿吃烧烤!”

    张扬他们这才认出是谢君绰,张扬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谢君绰本来想买些羊肉串就走的,看到张扬他们马上又转变了念头,她向冯天瑜道:“冯老师,今晚算我的。”

    她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微笑道:“欢不欢迎我加入?”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欢迎之至。”

    谢君绰新剪了短发,T恤衫,牛仔裤,显得十分干练,T恤衫上还沾了几点油漆,谢君绰解释道:“我刚从工地回来,脏死了。”自从她哥谢德标入狱之后,谢君绰承担了管理建筑公司的责任,她是个要强的女孩子,任何事都不轻易服输,在她的努力下,建筑公司的管理也逐渐走向正轨,生意红红火火,比起谢德标在的时候还要兴旺。

    谢君绰喝了几杯啤酒,她向张扬道:“张市长,恭喜你荣升!”

    张扬不禁笑道:“你哪得来的消息?”

    谢君绰道:“张市长别忘了,我现在是建筑商,最关注的就是这方面的消息!”她端起酒杯道:“张市长,我敬你,新机场项目启动之后,你身为丰泽副市长,一定要关照我们丰泽地方企业,大工程我们干不了,可拉围墙,挖排水这样的小活我们可是绰绰有余。”

    张扬哈哈笑道:“好嘛,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请我吃烧烤,目的就是拉生意啊!”

    谢君绰的俏脸红了起来,她慌忙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我请你们吃烧烤和生意是两码事。”

    程焱东和丘金柱都笑了起来。

    谢君绰撅起嘴唇,显得颇为可爱,她埋怨道:“张市长总是喜欢误会别人的意思,那好,以后啊,我见到你就躲着走。”

    张扬对谢君绰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丫头年龄虽然不大,可是头脑十分的灵活,做起事情来周密果断,张扬仍然记得他们初次相见之时,谢君绰为了救她哥哥谢德标,设了个圈套想逼自己就范,想到这里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

    谢君绰从张扬的笑容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每次见到张扬的时候,她也情不自禁想起自己首次去见他的情景,每想起那件事,谢君绰就有些害羞。

    张扬道:“倒是有个工程,首先要建设的就是机场现场指挥部,你要是有兴趣就交给你们来做。”

    谢君绰惊喜道:“真的?”

    张扬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谢谢张市长!”谢君绰端起酒杯敬他。

    张扬很爽快的喝完这杯酒,他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咱们都该回去休息了,冯老师,给我们下几碗手擀面。”

    沈庆华的心情不好,常委会上,所有常委都从沈书记阴沉的脸色看出了什么,市里决定在丰泽修建机场是件好事,可新机场的指挥调度权落在了张扬手里,张扬目前正在积极筹备指挥部的事情,孙东强受邀加入了机场建设指挥部,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接到了邀请,甚至连副市长金磊都被邀请了。自己这个丰泽的一把手,丰泽市委书记竟然被张扬无视,他甚至连邀请都没给自己发过一个,沈庆华内心的沮丧和愤怒可以想象。他认为张扬是在故意利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可以预见,以后的几年,新机场项目都将成为丰泽、乃至整个江城关注的中心,而他却被摒弃在外,作为地主,这是让沈庆华难以容忍的。

    沈庆华对张扬的反感延伸到对新机场工程的排斥上,他在概括最近丰泽的工作重点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将新机场建设工程略去不提。

    沈庆华不提,孙东强却不能不提,当沈庆华发完言之后,常规型的问道:“各位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孙东强道:“我来说两句。”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这厮越来越喜欢出风头,自从张扬来到丰泽之后,孙东强仿佛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了起来,在立场上明确选择和自己对立,沈庆华甚至感觉到,他和张扬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攻守同盟,在沈庆华的眼中,孙东强和张扬是两个外来者,他们闯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闯入了自己的家园,现在正一步步蚕食着自己的权利和地盘。

    孙东强道:“沈书记刚才说了我们丰泽最近的工作要点,但是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不但是丰泽的大事,也是整个江城的大事,我想大家应该已经猜到,这就是新机场建设工程。”

    常委们都没有说话,谁都看出孙东强是在当面给沈庆华难堪,可谁都清楚,沈庆华刚才的做法有欠考虑,就算他对新机场项目不满,也不该将这么大的事情给忽略了,近期工作重点对新机场项目只字不提,真是笑话,这是主动将把柄送给别人去抓,一向老谋深算的沈书记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沈庆华道:“新机场工程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孙东强的话。

    孙东强道:“为什么要以后呢?难道新机场工程和丰泽没有关系吗?”

    沈庆华道:“上级领导对新机场项目已经有了统筹安排,我们地方政府只是起到协助作用,我们要分清自己的职责。”

    孙东强道:“沈书记,我觉着你对新机场的建设态度并不积极。”当着所有常委的面,孙东强给沈庆华提起了意见。

    这在沈庆华的多年执政生涯中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沈庆华道:“东强同志,乱扣帽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还是那句话,新机场项目上头会统筹安排,需要我们地方政府配合的,我们会尽力配合,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丰泽市长,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搞好丰泽的市政工作,至于新机场建设,市里已经任命了一套专门的领导班子,我们不好去插手吧?”

    孙东强冷笑道:“沈书记的意思是,我们只当新机场项目没发生过?”

    沈庆华有些愤怒了,他大声道:“我有这样说过吗?我的意思是明确自身的权力职责,新机场项目发生在丰泽不错,可是要服从上级的统一领导安排,赵主任是机场项目的副总指挥,可这并不代表着你加入了机场项目的管理层。”沈庆华这句话有些过了,直接点明了赵洋林和孙东强的关系,意思是你孙东强别仗着老岳父的那点势头耀武扬威。

    孙东强的脸有些发红,他最为忌讳的就是人家拿他岳父说事儿,人都是有底线的,沈庆华无疑已经触及了孙东强的底线,孙东强道:“沈书记,我已经接到新机场方面的聘任,现在是机场建设组委会成员之一,陈副市长也是,我们都加入了机场项目的管理层。”

    沈庆华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冷冷看着孙东强,这厮也太猖狂了,什么意思?分明再说我被排除在外。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在现场,此时他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孙东强也是,他和沈书记有矛盾,干吗把自己给扯进去,沈书记的心胸陈家年是清楚的,他现在被摒弃在新机场项目之外,分明是张扬故意利用这件事孤立他,沈庆华是个注重面子的人,这次的事情对他意味着奇耻大辱。

    沈庆华道:“大家都知道,上级领导把新机场项目的现场指挥权交给了张扬张副市长,我们要全力配合张副市长的工作,为了让他更好的组织建设新机场工作,我提议他原来分管的工作暂时交给副市长娄光亮负责。”沈庆华已经出离愤怒了,不给这帮年轻人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真以为我老了,你们不是说我不支持新机场建设工作吗?我就来个顺水推舟,把张扬在丰泽的权力给剥夺的干干净净。

    市长孙东强出人意料的,他一字一句道:“我看娄光亮不行!”

    沈庆华道:“娄光亮同志是经受过党考验多年的老同志,我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的,娄光亮同志党性原则强,廉洁自律,工作经验丰富,上也颇为成熟。”

    纪委书记赵金芬道:“我赞同沈书记的意见。”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没表态,虽然他和娄光亮没什么矛盾,可沈庆华的做法明显是要剥夺张扬的权力,自己并不适合表态。他对沈庆华的做法并不认同,张扬岂是那么好惹的,沈庆华这么干根本是在树敌。

    孙东强道:“我不同意!”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市长孙东强现在的和初来丰泽时的低调已经判若两人。

    沈庆华道:“还是举手表决吧!”这是他的杀手锏,在常委中他拥有绝对的优势,只要举手表决,孙东强的反对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孙东强道:“在大家举手表决之前,我想先说一件事。”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盯住沈庆华。

    沈庆华从中找到了挑战和得意,内心不由得一惊,难道他真的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孙东强道:“前些日子,我接到了举报,举报内容是关于我们的某位副市长,在前往港澳参观学习期间,前往澳门赌场赌博的,其手笔之大,影响之恶劣实在令人发指。”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孙东强道:“我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这个人就是副市长娄光亮,也就是某些领导认为的党性原则强,廉洁自律,上颇为成熟的娄光亮。”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始终望着沈庆华。

    沈庆华的心头如同被人重重抽了一鞭子,他感到有些晕眩,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座椅的扶手,他无法相信,可孙东强说得如此斩钉截铁,肯定是把握了确然的证据,这厮真是沉得住气,娄光亮前往港澳参观学习是去年的事情,孙东强知道应该有不短的时间了,为什么要挑在这种时候说出来,他分明是要当众给自己难堪。

    沈庆华道:“东强同志,有些事必须要有确实的证据”

    孙东强道:“我已经说过,我掌握了确实的证据。”

    沈庆华已经失去了刚才的底气,他低声道:“这件事回头单独讨论一下,东强同志,你整理一下相关的证据,交给纪委处理。”

    孙东强道:“我会交给江城市纪委!”

    沈庆华怒视孙东强,孙东强平静望着沈庆华,两人的目光僵持了足有半分钟,还是沈庆华率先软化了下来,他无力道:“散会!”

    与会的常委一个个悄悄走出了会议室,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走得很近,两人心领神会的来到了齐国远的办公室,齐国远泡了两杯茶,他们端着茶杯站在窗前,从窗口望去,看到市长孙东强正大步走向市政府办公楼。

    齐国远叹了口气,陈家年很有默契的跟着也叹了口气。

    齐国远道:“娄光亮早晚都要出事,这个人太贪心!”

    陈家年道:“沈书记老了!”

    两人说得不是一个人,心中想得却是同一件事。

    齐国远抿了口茶道:“孙市长很会挑时候啊,选在这个时候把娄光亮的事情爆出来,等于当众打沈书记的脸。”

    陈家年苦笑道:“沈书记在新机场的处理上并不明智,丰泽再大大不过江城,江城定下来的事情,就算是敷衍也要在常委会上重点提一下,他对新机场的事情只字不提,等于将把柄送到别人的手里。”

    齐国远道:“人不能生气,生气就容易出昏招,张扬请了这么多人加入机场筹建组委会,单单不请沈书记,其目的就是想惹沈书记生气。”

    陈家年道:“沈书记生气是难免的,可要把张扬的分管权剥夺却落了下乘。”

    齐国远也是如是想,他感叹道:“张扬只是一个过客,丰泽这块浅滩是困不住他这条蛟龙的,孙东强才是丰泽未来的掌门人。”

    陈家年道:“咱们这丰泽以后是没有太平日子了。”

    娄光亮当天就被执行了双规,这件事对娄光亮来说极其突然,他根本没有想到去年在澳门赌博的事情会东窗事发,在证据面前,娄光亮欲哭无泪,唯有俯首认罪。

    这件事在丰泽的影响很大,娄光亮是近年来丰泽下马的最大干部,在此前公安局长赵国栋、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教育局局长刘强都先后出了问题,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全都是市委书记沈庆华提拔起来的干部,这就让沈庆华的公信力得到了质疑。

    过去沈庆华一直标榜丰泽没有贪污现象存在,可是娄光亮的落马让他的那些话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在娄光亮看似清贫的家里,搜出了一百一十万现金,这一事件震惊了江城领导层,市委书记杜天野针对这件事毫不留情的把沈庆华批评了一通。

    一个说法悄然在民间传播开来,张扬到了哪里,哪里就得有干部下马,这事儿越穿越邪乎。

    张扬这阵子忙于在江城和丰泽两地奔波,为的是筹备新机场建设的事情,招标方案已经基本敲定了,杜天野虽然是机场建设总指挥,可他只是个摆设,实际工作肯定不会过问的。

    人大主任赵洋林是副总指挥,他明白杜天野之所以把他拉进来,其目的是用来分化他和左援朝的,赵洋林眼看就要退休的人了,事情看得很透,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女婿孙东强能够登上丰泽市委书记的位子,把这件事视为自己生命的延续。至于左援朝和杜天野的斗争,他没多少兴趣,虽然当初矛盾的挑起者是他,可事情是在不断变化的,赵洋林要利用这不多的时间,尽可能的为女婿创造最大的便利,捞取最大的利益。这样的心理,在新机场建设上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帮助。最大的收获,却是通过这件事,他和张扬的关系改善了许多。

    张扬对老同志还是很尊敬的,每当一个方案确立,他就会过来向赵洋林汇报,征求赵洋林的意见。

    赵洋林笑道:“小张,你不用问我,市里给我的任务就是为你保驾护航,具体的事情还得你来干,我都是要退休的人了,现在能够做得就是当当顾问,具体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就是赵洋林的高明之处,想要和张扬少发生矛盾,就要放权,该放就放,这是一个领导最起码的境界。

    张扬笑道:“赵主任,我这人野惯了,没有您掌舵,我害怕跑得太远太快,到时候又要犯错误了。”

    赵洋林哈哈大笑道:“如今的时代,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跑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说话的时候,他浏览了一下张扬递过来的建设组委会名单,发现女婿孙东强的名字在很醒目的地方,心中感到一暖,张扬还是很会做事的。不过赵洋林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组委会名单里没有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连顾问组名单里也没有他,张扬这是在耍手段啊。赵洋林明知故问道:“为什么没有沈书记的名字?”

    张扬道:“我不喜欢这个人,太专权,管理手段落后,在丰泽大搞家长制,还自以为清廉,他清不清廉,我不知道,可他提拔起来的这帮官吏没多少称职的。”

    赵洋林不无感慨道:“人年纪大了,脑筋就会变得僵化,眼光自然而然的会变得狭隘,混淆了公家和自家的概念,大搞家长制可不好!”他微笑道:“现在都说你是贪官的克星,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官员下马。”

    张扬笑道:“赵主任,您别抬举我了,这次娄光亮下马跟我可没关系,是孙市长的功劳。”

    别人不清楚,赵洋林还能不清楚,孙东强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上瞒他,娄光亮贪污的资料是张扬给他的,在这件事上孙东强被张扬利用了,不过孙东强甘心被利用,因为这件事极高的提升了他在丰泽领导层内的威信,让他和沈庆华的交锋之中第一次占了上风,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孙东强迈向市委书记宝座的关键一步。

    赵洋林微笑道:“小张,和东强合作还愉快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孙市长和我的观点有很多共同之处,我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想把丰泽搞好,让丰泽的体制内充满公平公正,而不是一言堂。”

    赵洋林道:“我最欣赏你们年轻人的冲劲和闯劲,好好干吧,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这句话就是表态了。

    新机场的设计方案早就出来了,可设计的再好真正落实首要面临的问题就是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大官人就算有通天之能,也不能平地给变出一座飞机场来。张扬需要钱,要钱就得去找市委书记。

    杜天野见到张扬一脸春天般温暖的笑意。

    关上房门,张扬自然没有多少顾忌,这厮敞开天窗说亮话,直截了当道:“杜书记,我是来找你要钱的。”

    杜天野道:“你筹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有什么好筹备的?不就是把领导、专家弄在一起开开会,定定方案,机场的设计方案,都推敲了几百遍,早就定下来的事情,征地的事情交给丰泽方面了,你给我下了死命令,让我今年一定要筹备完毕,准时开工,招标方案我们也准备好了,可是钱呢?飞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十几个亿,你不能全指望我吧?”

    杜天野笑得很温暖。

    张扬道:“我说你能严肃点吗?咱们现在是在谈工作,钱!我要钱!”

    杜天野道:“小张同志啊,市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财政方面很紧张啊!”

    张扬道:“杜书记,你别跟我绕弯子,给句明白话吧,你能给我多少?你当初答应我的钱能兑现多少?从你宣布让我负责新机场开始,我干什么事都全凭着一张嘴皮子,到目前为止,我汽油钱还没着落呢。”

    杜天野道:“我说你有劲吗?整天就是钱钱钱,你还员呢,还国家干部呢,怎么境界这么低?”

    张扬道:“我境界低?你境界高那是因为你官大,要是咱俩换换位置,我境界一准比你高。”

    杜天野骂道:“放屁!就你那熊样,也配谈境界!”

    张扬道:“你少各应我,钱!今儿我就是来要钱的!”

    杜天野道:“财政方面具体由左市长负责,我是负责党政工作的,你找错地方了吧?”

    张扬道:“我说你有劲吗?跟我玩太极推手?你要是再用这种态度对待我,我就拍拍走人,新机场项目你爱找谁负责,就找谁。”

    杜天野今天的脾气出奇的好,笑眯眯来到张扬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张同志,别闹情绪嘛,我说过不给你钱吗?建新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市里一分钱不出,能盖得起来吗?咱俩这关系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啊!”

    张扬道:“人一当官就会变,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没底,就怕你把我卖了,我还傻乎乎帮你点钱。”

    杜天野笑道:“给你插根尾巴就是猴儿,我就是想卖也卖不动啊!”

    张扬道:“看看,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就是想卖我,我早看出来了,新机场项目就是一坑,你挖好了等我跳进去,你自从当上市委书记整个人就变了。”

    “我哪儿变了?”

    “你变得老奸巨猾,喜欢坑自己人了。”

    杜天野哈哈大笑,他看了看时间道:“走吧,我请你吃饭。”

    张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介啊,我现在是清楚了,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吃人家的嘴软,我不吃!”

    杜天野道:“你真不吃?”

    “真不吃!”

    “那新机场的启动资金你还要不要?”

    张大官人一听给钱顿时来了精神:“要,我当然要!”

    “要就老老实实跟我去吃饭!”

    “你给我多少啊!”

    “只要你今晚陪得我开心,陪得我高兴,我绝对让你满意!”

    张大官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到底多少,你先给我说个数!”

    “那得看你表现了!”杜天野已经举步出门。

    张扬跟在他身后叫道:“咱们可得说好了,陪酒行,陪睡我可宁死不从啊!”

    【八千更新,求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新的挑战(下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飞机起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