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江城市常委会上,杜天野高度肯定了全市干部在这场疫情中表现的领导能力和带头作用,至于背后付出努力的张大官人,很不幸的再次成为了无名英雄。

    杜天野在当天的会议上宣布了一个好消息,江城新机场的申请已经被国家有关方面批准,杜天野道:“机场设施的落后严重制约了江城的经济发展,这次我们的新机场方案得到批准,我们要在短期内尽快完成机场工程的招标,要建成江城一流,平海一流,国家一流的机场。”

    所有常委都被这个消息鼓舞着,市长左援朝道:“关于机场的建设市政府早就有了一个完整的方案,过去这个方案一直都由肖鸣同志负责,我提议由肖鸣同志担任机场的现场指挥,负责具体工程的指挥和领导工作。”最近肖鸣和左援朝走得很近,左援朝提议他来担任这个重要工作并不意外。

    肖鸣谦虚的笑道:“谢谢领导们的看重,我”

    杜天野却打断他的话道:“肖鸣同志还有更重要的工作,江城开发区的发展离不开他,新机场的建设和指挥工作极其复杂繁重,我看肖鸣同志并不适合。”杜天野当场就把肖鸣给否决了。

    肖鸣神情尴尬,一句话只说了半截,就被杜天野毫不留情的打脸,看来杜天野对他十分的不爽。他求助般的望向左援朝,左援朝也没有马上说话,毕竟杜天野才是江城的第一领导人,常委会是人家的舞台。

    杜天野道:“我们的新机场选址在丰泽,应该有一位了解丰泽当地情况的干部来主持工作。我看张扬就不错,年轻,有冲劲,而且方方面面都有些关系,这样的脏活累活就该交给年轻的干部来负担。”

    在场的多数常委都知道,杜天野这是任人唯亲,不过他们也不否认杜天野对张扬的评价,张扬的确年轻有冲劲,而且还有上层关系,可这并不代表着他有负担这么重要工作的资格。市长左援朝率先反对道:“我看张扬并不适合这样的工作,他太年轻,缺乏经验,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他负责并不合适。”

    杜天野微笑道:“左市长等我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好吗?”最近一段时间,杜天野对左援朝越发的不爽,从他得到的消息,左援朝不知怎么攀上了乔振梁的高枝,已经成为常委中和自己唱反调的中心人物,赵洋林一帮人团结在他的周围,经常在施政方针上跟自己唱反调,其实新机场方案交给肖鸣也没什么不妥,可杜天野不能让左援朝如愿,杜天野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可在上绝不可以轻易让步,新机场项目是一个巨大的政绩,自己要是退让,等于将这一政绩拱手想让,上的退让,只会助长他人的气焰,杜天野绝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杜天野道:“新机场首先面临的是巨大的资金缺口,作为项目的负责人首先要拥有相当的融资能力,我想问一问,目前江城的年轻干部中,还有谁在这方面的能力可以超过张扬?”

    这句话问得所有人都哑口无言,张扬虽然,可招商能力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他在春阳玩得转,到江城玩得转,现在去了丰泽,一样把招商工作搞得风生水起,成绩摆在那里,由不得你去否认。

    杜天野又道:“他是丰泽副市长,对丰泽的情况比较熟悉,在动迁方面也会有相当的优势。”

    人大主任赵洋林没说话,在他看来张扬担任机场建设总指挥未尝不是好事,机场等于在丰泽埋下了一个地雷,划出了一个特区,以后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势必会在摩擦中激化,赵洋林所想的是自己的女婿孙东强,斗争,只有在斗争中才可以找到机会。

    左援朝道:“能力重要,可是领导经验同样重要。”

    杜天野微笑道:“我都说了话还没有说完,援朝同志什么时候变成了急性子?”

    左援朝老脸发热,杜天野当着这么多人没怎么给他面子。

    杜天野道:“任何领导工作都需要一个合理的配备,也就是咱们常说的搭班子,张扬的确欠缺经验,所以我提议他担任现场指挥,总指挥由我亲自担任,当然,我只是挂名。由赵主任担任副总指挥,赵主任您同意吗?”

    赵洋林怎么都没有想到杜天野会把皮球踢到自己的头上,一时间有些愣了,他和杜天野唱反调由来已久,杜天野没理由用自己啊?赵洋林凭着多年的经验马上就分析出,杜天野这一招是在搞内部分化,意在瓦解他和左援朝之间的默契,自己这个副总指挥,上有杜天野,下有张扬,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杜天野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做样子,用他来堵住其他人的嘴巴。可赵洋林偏偏不能推辞,他笑道:“既然杜书记这么信任我,我就发挥一下余热。”

    杜天野笑道:“新老搭配,要经验有经验,要能力有能力,我看这样的配备比较合理,有赵主任保驾护航,张扬一定会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他着重强调了保驾护航这四个字,暗示赵洋林的作用就是保驾护航,主要工作轮不到他管。

    左援朝哑然无语,他发现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在手段上开始变得和老道,而且让左援朝心惊的是,人家已经看出了他们几位常委间的默契,有抑有扬,这一手很漂亮。

    会议结束之后,杜天野特地将组织部长徐彪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让徐彪尽快将任命落实。

    徐彪道:“张扬的正处应该可以解决了。”

    杜天野微笑道:“不急,他如果能漂漂亮亮的完成新机场项目,就给他解决正处的问题。”

    徐彪明白杜天野的意思,不禁笑了起来:“你小心落埋怨啊!”

    杜天野呵呵笑道:“他不敢!”

    张扬听说市里把新机场项目交给了自己负责,的确开心了那么一会儿,可马上他就冷静了下来,几年的生涯下来,他明白了很多事,这天上不会平白无故的掉馅饼,杜天野虽然是他的好哥们,可在上不会讲究太多的情面,杜天野把他放在这个项目里,主要是觉着他可用。

    徐彪负责向张扬转达这次的任命,他看出张扬的表情变化,微笑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张扬跟徐彪的关系很好,他也没有隐瞒:“徐部长,这是不是个坑啊?”

    徐彪笑道:“这话怎么说的?升官是好事儿!”

    张扬道:“当现场指挥,正处给我解决不?”

    徐彪摇了摇头道:“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啊!”

    张扬道:“我还是副处,级别还是那个级别,就是活要多干一些。”

    徐彪道:“年轻干部就该不怕苦不怕累。”

    张扬道:“据我所知市里财政很困难,资金上缺口很大,过去是想改建,现在是要新建,这差别大了,需要的资金量更多,是不是想让我空手套白狼啊?”

    徐彪道:“你过去不是一直都做招商工作吗?招商引资刚好是你的强项。”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来说去还是一坑,你们挖好了等我跳进去。”

    徐彪道:“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左市长提议肖鸣担任这个工作,人家什么级别?是杜书记力排众议,让你来负责这件事,你一个副处级干部,负责这么大的工程,在江城历史上都没有过。做成这件事,可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好事,江城的历史会铭记你,江城老百姓会记住你”

    张大官人讨饶道:“徐部,您就别诅咒我了,再说就该缅怀了。”

    徐彪笑道:“反正我觉着是好事儿,机场建成你就有了政绩,有了政绩,你的级别自然就能够得到提升,搞不好能直接进常委会。”

    张扬道:“借你吉言,这坑我跳了!”

    沈庆华没想到张扬杀了个回马枪,出去学习没几天就回来了,不但回来,还得到了提升,现在已经是江城新机场建设现场指挥。这可是个手握实权的职位,一个副处级干部,得到这么重要的任用,足见这厮的上层关系不是一般的。

    市里在丰泽湖北面的梁家坪选定了新机场的地址,这儿距离江城市中心38公里,距离丰泽31公里,紧邻国道,建成之后将成为江城北部,北原东部最大的机场,张扬首先面临的就是动迁和资金问题。

    动迁的难度并不大,原址上只有一个村子,只要做好老百姓的思想工作,给他们划拨一块更为肥沃的土地,人往高处走,老百姓没理由不同意。

    张扬再次返回丰泽市委大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新机场项目总指挥是市委书记,张扬负责现场指挥,可谓是手握重权,新机场项目是江城市当前的重点,地方政府也要为新机场项目让路。

    沈庆华本身对新机场项目是支持的,可他没想到项目的指挥权会落在张扬的头上,内心感觉顿时有些不爽了,这等于在丰泽内建设了一个特区,张扬的职权瞬间提升到和自己等同的位置,丰泽他说了算,可在机场项目的一亩三分地里,张扬才是大爷。

    张扬向沈庆华通报了新机场项目的一些情况,微笑道:“沈书记,市里让我负责新机场项目,机场修在丰泽,以后你可要多多支持我的工作。”这厮的语气充满了得意。

    沈庆华不觉有些郁闷,心说你小子在向我炫耀吗?不过沈庆华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满,淡然笑道:“新机场项目是江城建设的重中之重,以后我们丰泽市政府上上下下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市里的工作,你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张扬明白了,人家这就要剥夺自己在丰泽的权力,张大官人可不能听之任之,微笑道:“新机场真正开始建设还得一段时间,现在是招商筹备,我忙得过来。”

    沈庆华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坚持把他的工作给拿下,咳嗽了一声道:“在静海的学习怎么样?”静海还没结束呢,这厮就跑了回来,算得上是中途翘课。

    张扬道:“管理很松,说穿了这次学习就是一场疗养,我隔三岔五的去几趟就行,就算不去,等结业的时候过去也是一样。”

    沈庆华道:“精神文明建设很重要,小张啊,你这个态度我可要批评你的。”

    张扬心中暗骂,批评你妈,当初你让我去学习还不是变着法的将我流放,张扬道:“您要是真觉着重要,我就把学到的东西跟您传达传达。”(!)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六章 血总是热的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新的挑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