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罗慧宁道:“我就在静海,岚山市副市长秦清是我干女儿,你们家老孔有点热情过度,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作为老同学,我说句不中听的,你好好管管他,一个党培养多年老干部,就算不顾及国家的形象,也要多顾及自身的前程,也要多顾及自己的家庭。”

    李金彩羞得无地自容,一个劲的道歉,罗慧宁可不想听她的道歉,马上就挂上了电话,微笑道:“你们知道吗?孔源的老婆那可是出了名的泼辣。”

    张扬笑道:“我算是明白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老婆越是泼辣,这男人越是不老实。”

    罗慧宁淡然笑道:“孔源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这方面,否则他现在的级别不至于此。”

    孔源换好衣服之后,在羞愤之中离开了静海,虽然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一个劲的向他赔不是,可孔源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以他的身份竟然当众被一个泼妇打耳光,什么面子都丢尽了。孔源当然清楚自己和那个中年妇女不可能有任何的关系,可别人会怎么想?就算别人也相信他,这一巴掌却成为了事实,以后所有人都会拿这件事当成笑柄。

    汽车刚刚离开,孔源的电话就响了,他本不想接,可看到是家里的电话,不得不接通了电话,低声道:“喂”他的声音再也没有初来静海时候的意气风发,透着一股颓废和沮丧。

    妻子李金彩尖利的声音响起:“孔源,你这么大人难道不懂得廉耻?没事骚扰人家女孩子干什么?”

    孔源气不打一处来:“你胡说什么?”

    李金彩怒道:“你少跟我装蒜,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告诉你,秦清是文夫人的干女儿,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李金彩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孔源听完这番话,一股冷气从心底窜升上来,他感觉到手足冰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美女谁没点想法,可他压根没想到秦清会是罗慧宁的干女儿,这次算是撞到枪口上了,如果早一点知道这层关系,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秦清这样,不过仔细想想,孔源又觉着愿望,自己好像也没对秦清怎么样,那个中年泼妇为什么会跑过来羞辱他?这背后究竟是谁在指使?孔源在体制中混了这么久的时间,他虽然为人好色了一点,可是头脑却是十分清醒的。素养摆在那里,一旦冷静下来,就开始仔细的分析这件事。罗慧宁直接找他老婆兴师问罪,显然是有人向她告状,秦清?不像,自己也没怎么着她。那会是谁?孔源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了张扬身上,这小子是文浩南夫妇的干儿子,这件事广为人知,难道是他?

    辱骂殴打省组织部长的事情交给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处理,常凌空当晚也没离开静海,他多方询问,最后才从一名服务员嘴里问出,侮辱孔源的中年妇女是在一招收垃圾的,这些收垃圾的保洁员流动性很大,虽然问出了名字,可谁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常凌空也只是问问情况,他没打算真的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真查出来又能怎样?这样的社会底层小人物,你最多拘留她几天,明眼人都知道她背后一定有人指使,如果刨根问底,这件事会越搞越复杂。

    常凌空回房后不久,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前来拜会他,从王广正的神情来看,他应该有事情。

    常凌空请王广正坐下,微笑道:“广正同志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王广正道:“常市长,我是来向您承认错误的,静海是这次的承办方,我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出了这么大的纰漏,闹出了这么严重的事件,我难辞其咎,请常市长批评我吧。”

    常凌空道:“谁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静海一招也不是封闭式管理,有些事是难以避免的。”

    王广正欲言又止。

    常凌空看出他的犹豫,低声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王广正鼓足勇气道:“刚才有人向我反映了一些事,我本不想说,可仔细想想,如果不说也不好。常市长,那个女保洁工冲入饭厅之前,在门口和的一位年轻干部说了好一会儿话。”

    “谁?”

    “张扬!”

    常凌空眉峰一动,他的手指轻轻在茶几上敲击着,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就这样吧,广正同志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广正明白了,常凌空显然不想继续追究这件事,他留下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查清问题,而是想摁住这件事,就算有什么发现,也不要将影响扩大化,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广正点了点头道:“常市长,你放心吧,我会保密,我什么都不会说。”

    常凌空意味深长道:“有些时候,越查的明白,事情反而会越乱。”

    罗慧宁和张扬秦清一起来到临近的渔村,在距离海岸不远处,附近的渔家开了一间间的海鲜酒家,这里就是静海的海鲜一条街。

    每个渔家的门面并不大,可是所卖海鲜的种类很全,罗慧宁拣爱吃的点了几样,秦清今天心情受到了一些影响并没有点菜,张大官人倒是兴高采烈,点了不少的好吃的,他把老徐也叫了过来,四个人坐下喝酒。

    老徐按例是不喝酒的,要了碗海鲜面,吃完就回车里等着去了。

    张扬将带来的茅台打开,给罗慧宁倒了一杯,又给秦清满上,他笑眯眯道:“吃海鲜必须得喝点白酒,不然容易得痛风病。”

    罗慧宁道:“什么病你都能治好,自己想喝酒找理由罢了。”

    秦清道:“他的理由最多,只要想干的事情总是能找出理由。”

    罗慧宁笑道:“国家干部就得师出有名,不然那就是没有原则性。”

    张扬喝了一大口酒,剥了一只虾塞入嘴里:“我最不缺的就是原则性。”

    秦清道:“你有什么原则性?”

    张扬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罗慧宁道:“当干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搞斗争,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为老百姓谋福祉。”

    张扬笑道:“干妈,大道理我都懂,可人家欺负到头顶了,我总不能无动于衷?斗争是必要的,别人的斗争是为了争权夺利,我的斗争是为了把干部队伍中的垃圾清理出去,只有清理走这些垃圾,才能保证我们党的纯洁性,才能保证我们干部队伍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才能更好的带领老百姓实现改革开放的大业。”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小子,什么都是你的理儿!”不过张扬说的也的确有几分道理。

    张扬道:“我看这个精神文明建设也没有什么必要,组织部长都这个鸟样,我们学习又有什么用?”

    罗慧宁道:“好了,少发牢骚,你学习是为了给老百姓工作,而不是为了给领导们工作,年纪轻轻的不要有这么大的怨气。”

    张扬笑道:“我也想通了,这静海也玩腻了,明天我就陪您去清台山转转,现在的清台山是最美的时候。”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不去了,明天我准备返回京城了。”

    秦清诧异道:“这么急?”

    罗慧宁道:“本想出来几天好好静一静,可出来之后方才发现,我到哪里也静不下来,在家里的时候,总是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烦恼,出来之后,却又要想着家里,我算明白了,自己生来就是操心的命。”

    张扬道:“是不是浩南有事?”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不是,他挺好的,你干爸身边需要人照顾,还有小玲那边我也放心不下。”

    提起文玲,张扬沉默了下去,文玲现在的下场虽然是咎由自取,可当初毕竟是因为自己的追逐才让她在惊慌中撞在了汽车之上,张扬并非是对文玲内疚,而是因为他面对干妈罗慧宁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罗慧宁在这件事上是豁达的,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责怪张扬,文玲苏醒后的所作所为她都很清楚,女儿现在的下场被她归于报应。

    秦清道:“我还想请您去岚山玩两天呢。”

    罗慧宁笑道:“明天我跟你去岚山,白天你陪我逛逛,我坐晚上的飞机走。”

    秦清道:“好,明天咱们一早去岚山,我让人把机票提前订好。”

    张扬道:“我也去岚山,车还在岚山维修呢,这次刚好开回来。”

    罗慧宁道:“明天就不用你陪我了,我和秦清一起逛逛。”她考虑的比较周到,到了岚山,秦清是那里的副市长,如果张扬跟着,肯定会遭人说三道四,这是为秦清考虑。

    秦清暗暗佩服,罗慧宁毕竟是总理夫人,考虑问题果然周到全面。

    张扬回到静海一招33号别墅的时候,已经就快十一点钟了,他还没有来及洗澡,南锡常务副市长常凌空过来拜访。

    张扬把常凌空请进房内,笑道:“这么晚了,常市长还没睡?”

    常凌空笑道:“我晚上都有散步的习惯,刚才经过你住的地方,看到灯亮着,知道你没睡,所以过来跟你聊两句。”他顿了下又道:“不耽误你休息吧?”

    张扬笑道:“不耽误,不耽误,快请坐!”他请常凌空坐下,给常凌空泡了杯茶。

    茶叶正是常凌空送给他的龙舌。

    常凌空嗅了嗅茶香,品了口茶道:“这茶喝着怎么样?”

    张扬道:“好茶,我都喝上瘾了。”

    常凌空笑道:“喜欢喝,以后每到春茶出来,我就给你寄过去。”

    张扬笑道:“常市长太客气了,对了,您今天怎么没跟着视察团一起回去?”

    常凌空故意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今天晚上的事情给闹的,孔部长被当场羞辱,领导们派我留下来,负责查清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我也纳闷,咱们孔部长什么身份,那中年妇女什么身份?他们两个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孽缘吧?”

    常凌空道:“怎么可能!那中年妇女的身份已经查出来了,就是在一招收垃圾的保洁工,孔部长怎么可能认识她。”

    张扬道:“说不定啊,咱们孔部长认识的人多,搞不好年轻的时候认识人家,现在年纪大了把人家给忘了。”

    常凌空听到张扬说风凉话,心中越发断定今晚的事情就是他搞出来的,他缓缓落下茶杯道:“今晚我出来去洗手间的时候,好像看到你跟那名中年妇女站在一起说话。”常凌空当然不可能看到,他这样说是故意诈张扬。

    张扬笑道:“有吗?我倒是真想认识认识她,敢当众打省组织部长耳光的人并不多见,单单这份勇气,就不是普通人。”

    常凌空低声道:“你这话可千万别让其他人听到,如果传到别人耳朵里,他们还以为今晚的事情跟你有关呢。”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我倒是想,说真的,我觉着孔源这老东西特不正经,你觉着呢?”

    【求推荐票,争取能够继续站在首页推荐榜上,发书以来第一次上周推,希望大家多多帮忙!感谢!】(!)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四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上)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乐与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