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孔源经她这么一提醒,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笑着晃了晃秦清的手,然后才放开。徐光然也看出来了,这位孔部长对秦清明显有些偏爱。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下意识的看了张扬一眼,他看张扬是有原因的,上次就因为他和荣长志背后议论张扬和秦清的关系,自己就被他整得死去活来,差点连命根子都废了,这孔源今天抓着秦清的手握了这么老半天,张扬不知作何感想?

    张扬现在的神态还算正常,脸上的表情风波不惊,正和身边的同学说话呢。

    座谈会的时候,孔源专门把秦清喊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对秦清的关爱已经不言自明。

    秦清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张扬也跟了出去,来到走廊处,秦清向他看了看,却见张扬一脸的愤懑,秦清笑道:“怎么,脸都绿了?”

    张大官人道:“脸绿了总比头顶发绿要强!”

    秦清啐道:“胡说什么?”

    张扬道:“那个老乌龟真不是东西,你瞧他那一脸的风骚样。”

    秦清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你可别胡说八道,他是组织部长,得罪了他,你可没好果子吃。”

    张扬不屑道:“我怕他吗?麻痹的什么东西,抓着你的手就不放,跟见到亲妈似的。”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可没有这么老的儿子。”她小声道:“你嫉妒了?”

    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嫉妒?他也配?”

    秦清道:“好了,消消气,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这世上绝不缺乏犯贱的人存在,无论地位高低,官职大小。当晚孔源留下来参加的会餐,会餐的时候,特地安排秦清坐在孔源的这座,秦清虽然不情愿,可想想在公共场合下,孔源也不至于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张大官人越发的不爽,看到孔源不时劝秦清饮酒,满脸猥琐的笑容,张扬暗骂,这种人居然也能够爬到这样的高位,官场之中什么样的角色都有,他坐不住了,站起身来。

    一直留意张扬动向的秦清内心一紧,她生怕张扬一时按捺不住冲上来把孔源打一顿,到时候可就热闹了。幸好张扬并没有朝这边走来,而是直接出了餐厅,张大官人现在的修为已经越来越深了,打人那是粗活儿,心中虽然不满,可不能利用这么简单暴力的方法,解决问题要分清对象,要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

    张扬呼吸着略带闲腥的空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带出来的那听可乐喝完,随手扔向前方的垃圾桶,或许是因为生气,大大影响了他的精准度,易拉罐砸在垃圾桶边缘,弹跳了一下落在旁边的地面上。

    收垃圾的中年妇女走过来麻利的把易拉罐拾起,瞪了张扬一眼道:“小伙子,你不能走近点?什么素质?”

    张扬觉着今儿特不顺,连收垃圾的也敢跟自己作对,他有些生气道:“我就这素质,还轮不到你管。”

    中年妇女叉腰道:“别觉着当个小官就不讲道理,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不是你们公款吃喝,贪污,哪有那么多下岗的?”

    张扬一听毛了,敢情又是个对社会不满的,他什么人都敢惹,可不敢惹泼妇,慌忙道:“大姐,对不起,对不起!”

    中年妇女显然是个厉害角色,又不依不饶的骂了两句。

    张扬却笑眯眯走了过去:“大姐,你看这是啥!”他掏出一千块在那中年妇女面前晃了晃。

    中年妇女看到钱一愣,然后望着张扬,目光中羞愤和恐惧交织:“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那种腌臜事儿我可不会做!”

    张大官人差点没晕倒,这他哪跟哪,这老娘们的想象力也太他丰富了,你不愿意,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张扬道:“大姐,您别误会,我是想请你帮我做点小事儿,这一千块是定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千块。”

    中年妇女两只眼睛瞪大了,这两千块她一年都挣不到,她虽然没多少文化,可也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半信半疑道:“你凭什么给我这么多钱?”

    张扬道:“我就让你去骂一个人,骂完之后你就走,明天上午十点你到门口的冷饮摊,我把剩下的一千块给你。”

    “两千块?”

    张扬还以为她觉着不够,当即慷慨的从钱包里又拿出五百:“三千,订金一千五。”

    中年妇女哆哆嗦嗦接过张扬递过来的那些钱,不忘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骂谁?”

    “一老,他骚扰我女朋友!”

    中年妇女气愤填膺道:“我最烦的就是老!”

    张扬道:“坐在餐厅最东边一号桌的,你认清楚,他叫孔源,旁边的那个女的就是我女朋友。”

    中年妇女道:“他骚扰你女朋友,你自己怎么不去?你还是个爷们吗?”

    张扬道:“他是我领导!”

    中年妇女道:“领导怎么了?领导也不能耍,好,放心吧,我马上过去,孔源是吧!好!三千块,说好了三千块。”

    张扬点了点头道:“骂得好,还有奖励,你要是敢给他一巴掌,我多给你一万块!”这厮可够阴的。

    交代清楚之后,张扬先回去了,他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修文县县长杨海亮和他同桌,举杯向他敬酒,张扬一边笑一边向门口张望着,过了十多分钟没见动静,张大官人有些吃不准了,难道那中年妇女改变了主意,带着自己给她的定金逃了,大爷的,这世上的人怎么都那么没信誉?

    就在张扬犯嘀咕的时候,看到那位中年妇女悄悄溜了进来,张扬看得真切,她手上还拿了个玻璃杯,里面装着褐色的液体,张大官人心中一怔,居然还带道具来了,里面该不是盛了硫酸吧?这大姐可千万别玩太大啊!

    孔源喝了两杯,毛病又犯了,和秦清说话的时候,伸手拍了拍秦清的肩膀:“小秦,我很看好你噢!”

    秦清打心底对这个新来的省委组织部长产生了反感,正考虑是不是起身告退,忽然听到一个尖利愤怒的声音:“姓孔的!”

    所有人都是一怔,孔源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脸上一凉,被人浇了一脸的可乐,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那中年妇女没命的冲了上来,抓住孔源的衣领,轮圆了手臂,啪!地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这巴掌打得那个清脆响亮,将整个大厅内谈话的声音全都镇了下去,所有人都愣了,这谁啊?居然这么大胆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搧省组织部长的耳光。

    中年妇女指着孔源的鼻子骂道:“孔源,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烧成灰我都认识你,当年你怎么骗我的?自己发达了,就把我们娘几个扔下不管,你这个老,你这个陈世美,你这个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

    中年妇女一边骂一边计算着,这一巴掌一万,不算额外奖金,今天赚了一万三。打孔源之前,中年妇女也想好了,看情形这个姓孔的是个大官,可大官又怎么了?咱光脚从来都不怕穿鞋的。

    孔源先被泼可乐,又挨了一记耳光,然后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他气得差点没昏死过去。

    中年妇女的出现太突然,孔源同桌的徐光然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了。于是才有人冲上去保护孔源,有人上前去制止那名中年妇女。酒店保安也冲了上来,可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张大官人悄悄探出脚去,那名率先冲到的保安脚下一绊,摔了一个狗吃屎。

    张扬这会儿也冲了上去,他大声道:“保护孔部长!”

    中年妇女脑筋倒是灵活,趁着混乱,这会儿已经撒开腿向洗手间跑去,男同志不好意思追进去,女的不敢追,最后总算有人进去看了看,却发现那名中年妇女已经从厕所跳窗逃走了,人家早观察好地形了。

    孔源气得脸色铁青,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陪着他去休息,一个劲的赔不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峰气得把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臭骂了一顿,会议是他组织的,闹出这么大的漏子,当然要骂他。

    现场乱成一团,其中看热闹的居多,心中最畅快的就是张扬,他笑眯眯看着在众人簇拥下狼狈离去的孔源,只怕明天孔源被人大耳光的事情就要传遍整个平海大地,孔部长这脸算是丢大发了。

    秦清从张扬得意的表情就已经将这件事猜出了七八分,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厮还真够损的,什么阴招儿都能够想出来。

    当晚的宴会就在这种乱糟糟的气氛下结束。

    张扬看了看时间,刚好七点半,他和秦清约好了八点钟去颐尚海洋花园酒店去见罗慧宁。

    前往酒店的路上,张扬装得若无其事。秦清也能沉得住气,根本不去问他。

    罗慧宁下午由老徐陪同去西岛游玩,七点钟方才回到酒店,这会儿刚刚洗完澡,在房间内看电视呢。看到张扬和秦清来了,她笑道:“我回来晚了,到现在都没吃饭,等会儿我们出去吃。”

    张扬道:“我也没吃饱,咱们回头去渔村吃饭,那边有海鲜一条街。”

    罗慧宁道:“下午的座谈会怎么样?”

    秦清笑笑没有说话。

    张扬道:“孔源真不是个东西。”

    罗慧宁听他这样说,轻声道:“怎么?他得罪你了?”

    秦清本不想张扬提起这件事,可转念一想,这孔源也实在可恶,张扬向他干妈告状也实属正常。

    张扬道:“老色狼一个,抓住清姐的手,跟遇到亲妈似的。”

    秦清啐道:“你就会胡说。”

    罗慧宁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肯定是孔源看到秦清貌美,动了歪心思,罗慧宁对孔源这个人是知道的,她轻声道:“孔源在中组部的时候名声就不怎么样,这次不知走了谁的关系才来到平海担任组织部长。”

    张扬道:“这种货色纯粹是给咱们的党旗抹黑。”

    罗慧宁找出通讯录,当着张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打给孔源老婆的,孔源的老婆李金彩和罗慧宁是大学同学,罗慧宁这一招也够狠,直接找他老婆兴师问罪。

    李金彩接到罗慧宁的电话也很突然,她虽然和罗慧宁是老同学,可是关系一般,这倒不是因为李金彩不愿意和人家相处。人家贵为总理夫人,地位身份摆在那里,李金彩也明白彼此间的差距,可平时每到年节,问候是必须的,今天并非年节,也不是什么重要日子,所以罗慧宁的这个电话就有些突然了。

    罗慧宁直截了当道:“金彩啊,你们家老孔来平海担任组织部长了。”

    李金彩道:“是啊,正想请你过来平海玩呢。”

    罗慧宁道:“老孔很热情啊,今天去静海参加干部座谈会,对年轻女干部很关照啊!”

    【最近忙装修,跑了一天材料,刚刚回家,更新稍晚,字数不会少,第一更奉上,继续求推荐票!】(!)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犯贱(下)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四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