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时常有人形容沮丧的心态,说某某比死了亲爹还难过,袁国普前两天很难过,因为亲爹死了,可从昨天冲撞了罗慧宁的坐车,这厮真真正正体谅了一次什么叫比死了亲爹还难过。

    杨海亮本不想来,可袁国普硬拉着他,理由是他和张扬是同学,见了面好说话,杨海亮后悔今天没一早逃回静海上课,袁国普不是拉他露脸来了,分明是临死拉着一个垫背的。可杨海亮仔细想想,跟着过去也不算什么坏事儿,反正出殡的是袁国普,惹事的也是他,说到责任,自己根本不用承担什么。

    罗老太因为喜欢清静,平日家里很少会有访客,保姆很警惕的在门前盘问了一会儿,方才过来禀报。

    罗慧宁刚刚吃完早餐,正和姑母坐在花园中享受着清晨的阳光,刚刚生出的好兴致又被这帮地方官吏打断,她不想见这帮人,又担心他们的纠缠,自己是来探亲,可姑母却是长居于此,若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打扰她老人家的清净,自然不是什么好事,罗慧宁向保姆道:“秦妈,你去把张扬叫出来,让他去应付。”

    说话的时候,张扬穿着中式小褂,浅蓝色牛仔裤,蹬着一双白格运动鞋走了出来,笑道:“姑奶奶早,干妈早!”

    罗慧宁向他招了招手道:“修文的书记和县长都来了,你过去看看,跟他们所说,昨天的事情算了,让他们以后不要来打扰老人家的清静。”

    张扬笑道:“没问题!”

    罗慧宁又道:“别动不动就挥拳头,到哪儿都要搞出动静来。”

    张扬笑道:“我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不打我,我怎么都不会动拳头。”

    司机老徐也从楼下客房里走了出来,张扬向他道:“老徐,跟我一起去,我帮你要修车款去。”

    老徐应了一声,跟在张扬身后出了门。

    袁国普和杨海亮见到张扬他们出来,慌忙迎了过来,杨海亮满脸堆笑道:“老同学,是我啊!”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笑声中却没有多少亲近的含义,这并不是因为张扬目中无人,而是这帮人前来的动机,他已经很明白。

    杨海亮厚着脸皮凑了上去,低声道:“老同学,我们是特地登门道歉的。”

    张扬淡然笑道:“没那必要,事情都过去了,谁还老想着不开心的事情啊?”

    杨海亮将袁国普介绍给张扬道:“老同学,这位是我们县委袁书记。”

    袁国普慌忙伸出手来,张扬笑了笑没跟他握手,袁国普的手僵在那里,当着自己人的面好不尴尬。

    杨海亮道:“要不我们进去说话。”

    张扬道:“算了,老人家不喜欢外人打扰。”

    袁国普道:“张市长,平云社的早茶不错,咱们一起去喝茶吧。”

    张扬居然接受了他的这个邀请,老徐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平云社,青阳镇的这座小茶社已经开了几十年,前来喝茶的都是当地人,他们到的时候,店里没有多少人,袁国普因为父亲在青阳镇定居的缘故,对这间小茶社很熟悉,他抵达之后,茶社老板直接将他们引入了雅间,也是这茶社内唯一的一间。

    袁国普等张扬坐下了,方才跟着坐下,司机老徐有生以来第一次跟这么多的官员坐在一起,心中感到有些新鲜,又感到几许兴奋。

    茶水和点心上来之后,袁国普亲自起身给张扬到了一杯茶,然后端起来敬给张扬,他的举动让张扬也不禁为之一怔,这个袁国普不简单呐,身为修文的一把手,昨天当众向自己下跪还可以理解,毕竟是孝子身份,今天给自己倒茶认错,这种能屈能伸的人,心胸绝不寻常。

    张扬接过了他递来的茶盏。

    袁国普道:“张市长,昨天的事情实在太抱歉了,我正式向您道歉!”

    张扬淡然笑道:“袁书记客气了,你们修文的警察很厉害啊!”

    袁国普道:“我已经明令追究昨天几名肇事警察的责任,还请张市长不要放在心上。”

    张扬心中暗笑,这厮太小看罗慧宁的心胸了,昨天如果不是裘文胜惹事,这场冲突本来可以避免,张扬道:“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过那个姓裘的警察太嚣张了,国家给他那身警服并不是让他作威作福的。”

    袁国普连连点头,他恭敬道:“已经处理了。”

    老徐跟在张扬身边底气也足了不少,他大声道:“我们的车被砸了怎么办?”

    杨海亮笑道:“老师傅别生气,那辆车我们负责维修,所有修车的费用,我们都会承担。”

    张扬却道:“老杨啊,你这话我可不赞同,车子被砸了,的确让人恼火,可也不能用公款修车啊,公家的钱还不是老百姓纳税得来的,怎么可以动用公款呢?”

    杨海亮被他说了个老脸通红,尴尬道:“老同学,你误会了,不是用公款,修车让肇事者自己负责,从他们的工资奖金中扣除。”

    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那一棒子下去至少得好几千块,姓裘的一年能挣多少,这下要肉疼了。

    袁国普喝了口茶道:“昨天市委梁书记狠狠批评了我,说我大搞铺张浪费,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会让老百姓产生不好的看法。”他之所以提起梁天正是为了在张扬面前表露和梁天正之间的关系,希望张扬能看在梁天正的面子上既往不咎,放他一马。

    张扬道:“袁书记的孝心可嘉,可在这件事的处理上的确有欠考虑。”

    袁国普道:“张市长,其实当领导的也不容易,我自问做官清清白白,公正廉洁,从政以来,时刻严以律己,可有些事并非我能控制,拿我父亲出殡这件事来说,我只想着从简办理,也只通知了少数几位亲朋好友,可没想到昨天闻讯赶来的竟然这么多,或许是因为我这个县委书记的身份,属下基层干部们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在我面前有所表现,人家来了,我总不能赶他们走,至于警车开道,根本不是我的安排,我甚至都不知道,若是我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说得这番话大半都是实话,可也有谎话,警车开道他早就知道,不过也没反对。

    杨海亮道:“警车开道是我安排的,本意也不是开道,是看到当天来送殡的人太多,所以让警察过来帮忙维持秩序,以免影响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谁曾想他们越维持越乱,反而帮了倒忙。”

    张扬道:“算了,事情过去了就不要提了,我们也只是修文的过客,生老病死,谁都躲不过这道坎儿,袁书记身为人子,尽孝也是应该的,闹事的也是那些警察,事情说开了就好。”他这会儿表现的倒是大度,主要原因是罗慧宁已经说过不必继续追究,张扬也不能去违背干意思。

    袁国普也没想到今天张扬这么好说话,心中也踏实了许多,他对张扬倒是没有任何的恨意,因为他不敢恨,对方的身份背景又岂是他能够相比的。

    杨海亮又跟张扬套了几句近乎,张扬敷衍了几句,就起身告辞,几个人一起下楼,走出茶社的时候,张扬不忘叮嘱他们道:“昨天的事情大家只当没有发生过,罗老太太年事已高,喜欢清静独居,不喜外人骚扰,我的意思两位应该明白。”

    袁国普和杨海亮同时点头,人家是在告诉他们,不希望他们打扰老太太的宁静。临分手之前,袁国普和杨海亮很客气的跟老徐打招呼告辞。

    老徐跟着张扬打心底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自己活了一辈子还从没像这两天那么威风过。

    张扬看到老徐表情复杂,还以为他担心那辆奔驰商务车的维修费,笑着安慰他道:“老徐,车的事情不用你过问,我会向海龙解释。”

    老徐由衷道:“谢谢张市长。”

    两人走到罗老太的宅子前,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那辆奔驰商务车前,老徐现在的胆气壮了,大吼道:“什么人?”

    那人吓了一跳,转身想跑,可手里的皮包掉在了地上,他慌忙去捡皮包的时候,张扬和老徐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原来这人竟然是青阳镇派出所所长裘文胜。

    裘文胜鼻青脸肿,戴着墨镜,鼻梁上还贴着一块胶布,样子说不出的狼狈,看到张扬和老徐来到面前,他知道自己躲不掉,咧开嘴笑了笑,露出被张扬打豁的牙齿,说实话这笑比哭还难看。

    老徐怒道:“你又想干什么?想划车?”他担心车子,紧张的去检查车身。

    裘文胜摆了摆手道:“你们别误会,我我是来赔偿车钱的。”

    张扬不无嘲讽的笑道:“怎么今儿开窍了?”

    裘文胜道:“张市长,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刚刚找人看过了,这车连钣金带喷漆估计要两千多块,我带来了三千块,如果不够,我再补上。”他把皮包递了过去。

    张扬眼皮都没翻一下,转身就走,向老徐道:“老徐,你留着吧。”

    老徐才不跟他客气,一把将皮包接了过来。

    裘文胜还不忘道歉:“对不住了,徐师傅,谢谢啊,谢谢啊!”

    罗慧宁原本想在修文多呆两天,可心情被修文的这些地方官吏给扰乱了,仅仅呆了一天,就决定离开,张扬提议去陪她去静海散心,罗慧宁答应了下来。

    罗慧宁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女儿文玲始终不醒人事,儿子文浩南虽然在张扬的劝说下回到了家里,可和父母之间始终有一层隔阂。

    张扬看出罗慧宁情绪不高,微笑道:“干妈,怎么?还为了修文的事情生气?”

    罗慧宁笑道:“你这孩子,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张扬道:“浩南最近怎么样?”

    罗慧宁道:“好多了,表面上看似乎恢复了过去的样子,工作甚至比过去还要努力,根据上级领导的反应他表现还算出色。”

    “那您担心什么?”张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猜到罗慧宁担心的是什么,她担心的仍然是文浩南的感情归属。

    罗慧宁道:“十月萌萌会不会回来?”

    张扬摇了摇头:“不知道,嫣然没提过。”

    罗慧宁叹了口气,目光投向车窗外。

    张扬道:“上次我去京城跟浩南谈过,我觉着他还是一个很洒脱的人。”

    罗慧宁道:“或许是,不过在感情上他绝不像你能够拿得起放得下。”

    “干妈,您这是骂我吧?”

    罗慧宁笑道:“骂你做什么?我看到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围着你团团转,我这个做都为她们不值,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都看上了你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

    张扬笑道:“干妈,我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干部,您可别乱说话,影响我党的干部形象。”

    【下一章发布会稍晚,大概在零点前!继续求评价票!】(!)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路见不平一刀铲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犯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