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广凌空前往岚山市第人民医院探望张扬的时候。张扬凰惯竹出院,虽然院方试图阻止他,可张大官人撂下话来:“你们硬让我住,回头我就偷跑!”外科主任陈义军也拿他没辙,张扬的体检结果一切正常,留他在医院也没什么意思,于是让床个医生给张扬开了出院。

    张扬的左肩还不能活动自如,不过现在已经不疼了,见到常凌空进来,张扬不禁笑道:“常市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他向常凌空伸出手去。

    常凌空和他握了握手,微笑道:“看起来还不错,我以为你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呢。”

    张扬道:“咱们员都是铁打的意志,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上什么。”

    常凌空看到一旁的行李道:“准备出门?”

    张扬点了点头道:“刚办好了出院手续,我这人最怕在医院呆着,气闷得很,本来没病也要呆出病来了。”

    常凌空道:“打算回静海还是打算留在岚山?”

    张扬道:“准备在岚山呆几天,好好休养休养,我现在回静海,只怕不太受欢迎。”常凌空笑道:“什么话,你帮我们南锡挖出了一条蛀虫,我们南锡所有的领导都很感谢你。”

    张扬道:“您这句话有点违心,这次唐兴生的事情我没跟你们南锡市领导打招呼,直接绕了过去,的确是在礼节上有所不周,常市长要是怪我,我也无话可说。”

    常凌空道:“张扬,我们当然希望你能够将这件事先知会南锡方面,可你既然不说,就有你不说的理由,听说省里直接给你下了命令,南锡再大也大不过平海。”他的言外之意是他们这帮南锡的官员再大,也比不上省长宋怀明。有了宋怀明撑腰,张扬自然不用向他们解释。

    张扬不好意识的笑了笑,他向常凌空道:“中午一起吃饭,翠云湖水上人家,我介绍几位朋友给你认识。”

    常凌空笑着点头答应。

    这次水上人家的饭局是老板彰军祥做东,他听说张扬受伤了,特地为他设宴压惊。

    彭军祥这次还请了常海龙常海心兄妹、飞捷公司的蒋奇伟,他也通过常海心邀请了秦清,不过秦清推说有事。并没有到场。

    看到张扬和常凌空一起到来,常海龙笑道:“常市长什么时候来得岚山?”常凌空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曾经去他们家里去过,常颂还笑称和常凌空之间有亲戚,其实两人只不过都姓常,凑巧又是两个临市的市长罢了。

    常凌空道:“刚刚才到,我是代表南锡市委市政府的所有领导前来探望张副市长的。”

    彭军祥慌忙安排他们就坐,张扬悄悄向常海心道:“秦副市长怎么没来?”

    常海心道:“最近市里在创建全国卫生城,忙得很,我都差点没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再忙也得吃饭不是?”

    彭军祥带着他们到房间里坐了,微笑着推介道:“我们水上人家最近搞了个农家土菜系列,土菜精做,食材全都是纯天然,再加上我们厨师的一流厨艺,绝对会带给你们不同的享受。”

    张扬笑道:“一阵子没见,你是越来越会做广告了,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赶紧上喜是正本。”

    彭军祥笑道:“就来了,就来了!”服务员开始上菜。

    服务员要给张扬倒酒的时候,常海心道:“你伤势还没有疮愈,别喝了。”

    张扬道:“没事儿,见到这么多老朋友。常市长又亲自从南锡来看我,我不喝怎么成,这么着吧。我少喝一点,酒能活血,对伤口愈合有好处。

    ”

    常海心当然不相信他的这番歪理谬论。不过张扬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也就不好阻止,让服务员给张扬少倒了一些。

    张扬端起小酒杯道:“谢谢各位关心。我谨以这杯薄酒表达我真挚谢意。”

    所有人一起响应,陪着张扬同干了这一杯,蒋奇伟道:“张市长,我看你是大富大贵的命,无论遇到什么危险总能逢凶化吉。”

    彭军祥道:“这就叫洪福齐天。”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彰老板别乱说话,这句话搁在大隋朝那会儿就是欺君犯上,是要砍头的。”

    彭军祥笑道:“所以还是咱们社会主义好。”

    张扬主动跟常海心碰了一杯,常海心没好气道:“你倒是自在,赵院长把我好好埋怨了一通,昨天手术今天出院,你一个国家干部居然这么自由散漫。”

    张扬赔着笑道:“我真是呆不下去了。闻到那股来苏儿的味道我就想吐,现在连打酒嗝都是来苏儿的味道,茅台酒喝下去也不香了。”

    彭军祥道:“张市长是在责怪我的酒不好吗?”

    张扬道:“哪里哪里,你的酒很正,我的味觉被医院给破坏了。”

    常凌空笑道:“我也不喜欢去医院,总觉着到了医院,自己的命运全都交给别人掌控了,什么事都由不得自己。”

    此时服务员端上来一盆杂头鱼,也就是各种淡水鱼类混烧在一起,有黑鱼、泥鳅、鳄鱼、虎头鲨、昂刺鱼、草鱼,彭军祥介绍道:“这道菜是我们从丰泽湖农家菜学来的,大伙儿尝尝。”

    张扬夹了个虎头鲨放在碗里。一边吃一边道:“味道不错,我在丰泽干了这么久,怎么没吃过这道菜?”

    彭军祥笑道:“那是因为张市长很少深入基层。”

    张扬道:“你是说我工作不力吗?”

    彭军祥慌忙解释道:“我可没那意思。我是说张市长也不可能到过丰泽所有的地方。”他越解释越乱,有些尴尬的端起酒道:“我说错话了,自罚一杯。”

    张扬笑道:“认罚好啊,其实我也是人,是人就得有缺点毛病,我这人的缺点还不少,幸亏彰老板给我指出了。”

    常凌空打趣道:“你的缺点就是没吃过这道菜?”

    张扬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到丰泽这么久,居然没吃过杂头鱼,惭愧啊,惭愧!”

    午宴之后,常凌空马上返回南锡,他下午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开,必须尽快回去。常海龙、常海心、蒋奇伟他们也各有各的事情,也随后告辞离去,张扬本想走,可彭军祥非得把他留下喝茶。

    弄了艘画艘,带着四名美女服务员荡舟翠云湖上,湖风送来阵阵清凉,品着清茶香幕,望着满湖秀色,张大官人紧绷了多日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张大官人望着彰军祥,目光十分的复杂。

    彭军祥被张扬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搞得我跟做贼似的。”

    张扬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今儿又是给我压惊又是请我喝茶,是不是遇上什么难题了?”

    彭军祥被张扬说中了心事,他呵呵笑道:“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你,张市长英明啊!”

    “你少给我戴高帽,有什么事只管明说。”

    彭军祥清了清嗓子道:“张市长,自从你去了丰泽,我们江城水上人家的生意是每况愈下啊。”

    张扬笑道:“这什事你应该找顾佳彤商量,我在水上人家又没有股份,懒得帮你操这份心。

    ”

    彭军样苦着脸道:“顾小姐根本没把这饭店当成一回事儿,她药厂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别说水上人家就是不赚钱,就算是赔钱,她一样不会在乎。”

    张扬明白了,顾佳彤对经营饭店的兴趣并不大,在北京开农家院如此,在江城开水上人家亦如此,过去她有蓝海,现在她有江城制药厂,如今的江城制药厂在顾佳彤的经营下实力规模不断壮大,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成为平海制药行业的领头羊,利润又岂是几间饭店可比的?看着彰军样一脸的苦闷,张扬也有些歉意,当初是他把彭军样给弄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开水上人家和乔梦援的新帝豪对抗,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水上人家占优,市里的达官显贵吃饭的首选地点都是水上人家,可后来随着乔振梁入主平海,风向顿时变了,所有人一窝蜂的前往新帝豪,这些人心明眼亮,都知道新帝豪的老板是谁,都想借着这个机会结识省委书记的女儿。虽然真正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乔梦接的没有几个,不过两边的生意却完全掉了个个儿。在当今的时代,公款吃喝还很盛行,老百姓舍得自己掏腰包去这种高档饭店消费的并不多,江城的高端餐饮业本来就这么几家,水上人家和新帝豪又是隔岸相望,进入今年以来,生意滑坡很大,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下去,很快就要入不敷出了。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彭军祥笑道:“我想把水上人家的股份转出去,又不知怎么跟顾小小姐开口,所以先找你商量一下。”

    张扬笑骂道:“彰军祥啊彭军祥,你真是个滑头,当初觉着有利可图,削尖脑袋往江城钻,这会儿觉着生意不好了,又想抽身离开。你们这帮生意人啊,真是没义气。”

    彭军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办法。手下这么员工等着吃饭,今年我扩展了两家分店,生意都还不错,资金方面却有些紧张,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这话我跟她说。”

    彭军样连连称谢。

    张大官人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当即就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顾佳彤听说是这件事,不由得笑了起来,她和彰军样是老同学,彭军样绕了一圈通过张扬递话,明显是心虚,顾佳彤把事情看得很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父亲已经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自然不会有这么多人买账,彭军祥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倒也无可厚非,她很爽快的答应,自己出钱收购彰军祥手头的股份,她也有打算,将水上人家并入制药厂的三产,全都交给常海天经营。

    电话中张扬又问候了顾允知的身体,顾佳彤告诉张扬,父亲的身体好的很,暑假期间,父女三人在京城周圈自驾旅游,马上顾明健就要出狱了,所以他们暂时不会回平海,留在京城准备迎接顾明健重获新生。他的那辆皮卡车,却发现有一个人远远向他鬼鬼祟祟的看着,张扬警惕的转过身去,认出那人是何卓成,何敌颜的父亲。

    张扬虽然打心底不待见这人。可毕竟他是何饮颜的父亲,冲着何饮颜的关系他也不能装出不山只,更何况何卓成已经笑着冲着他走过来了,乐呵呵道:“张扬!我差点没敢认,你过去不是开吉普吗?怎么换了辆皮卡?”

    张扬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那玩意儿太费油,所以换辆车开。”

    何卓成道:“皮卡也不省油,还是我那辆夏利好,百公里还不到六个。”他指了指远处的一辆红色夏利车,张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车内还坐着一位打扮妖冶的女郎。那女的正在车内化妆。眼皮都不向外翻一下。

    张扬心中暗笑,何卓成倒是风流,这么大年纪还整天骗小姑娘。

    何卓成道:“最近见到敌颜没有?”

    张扬道:“她去塞班岛拍广告了,回来可能要十月份了。”

    何卓成道:“这孩子出息了小没辜负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培养。”

    这话张扬可不爱听,何敌颜能有今天全都靠她自己的勤奋和自强,跟何卓成这个不称职的父亲关系并不大。他看了看手表:“何先生,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何卓成道:”

    张扬有些不耐烦了:“你说!”

    何卓成道:“能不能把歃颜的电话给我?”

    张扬知道他找何敌颜肯定没好事,故意叹了口气道:“真不好意思,她不让我给你,敌颜的脾气你也知道。要是我把她电话给了你。她肯定跟我翻脸。”

    何卓成笑道:“你看你这话说的,她跟你什么关系,怎么可能跟你翻脸。”

    张扬对何卓成真是说不出的讨厌,他笑道:“我们俩什么关系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可这电话我不能给你,男人总得信守承诺对不对?”

    何卓成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

    张扬道:“何先生,有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敌颜长这么大,你这个当父亲的究竟给过她多少关心?生儿育女绝非是为了索取回报。歌颜虽然表面上对你冷淡,可她对你又何尝真正的绝情?你自己冷静的想一想,你做过的那些事对得起自己的女儿吗?”

    何卓成道:“我只不过是想要女儿的电话,我又不是有什么目的?”

    张扬道:“何先生,我在社会上也见过不少人,有些人有些事我一眼就能看穿。”

    何卓成老脸一红。

    张扬又道:“汪东来有没有再找你的麻烦?”

    何卓成摇了摇头道:“汪东来出事了,他夜总会有人吸毒死了,毒品是他提供的,所以被公安给抓进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

    张扬道:“那种垃圾,死有余辜!”

    何卓成道:“我新近开了家广告公司。承接了一些灯箱广告所以想和敌颜联系一下,看看她愿不愿意帮我。”

    张扬笑道:“你知道现在敌颜的代言价格是多少吗?你的广告公司请得起她吗?”

    何卓成道:“我这不是想想嘛!”

    张扬道:“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最好,其实我觉着你还是靠自己的本事做出点成绩,让敌颜看看,你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样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说完这番话张扬就上了皮卡车,自己想想都好笑,何卓成明明是自己的长辈,反而被自己教了一通。不过张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他落下车窗道:“你的广告公司叫什么?”

    何卓成道:“欢颜广告公司!主要做灯箱广告的。”

    张扬道:“你去找飞捷公司的蒋奇伟,我回头跟他打个招呼。让他帮你联系一些小活。

    ”

    何卓成笑逐颜开道:“谢谢。谢谢啊!”

    张扬关上车窗驱车离去,常海心已经帮他安排好了住处,就在岚让市一招,张扬来到自己房间内检查了一下伤口,又换上了自己配制的金创药。介入南锡市的事情纯属偶然,如果不是住进了绍号别墅,如果不是遇到了朱俏云,这次的精神文明学习班肯定是疗养之旅,可事情随着朱俏云的出现改变了,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卷入了南锡市的政局,同时也卷入了宋怀明和乔振梁两位大佬之间的明争暗斗之中。

    在感情上,张扬无疑要和宋怀明更为亲近一些,可他并不想在宋怀明和乔振梁之间选择阵营,因为他认为自己现在的级别还不够资格掺和高层的博弈。

    唐兴生的事情并不会就此结束,他想杀张扬和朱俏云灭口,试图将罪行掩盖,当他意识到一切都无法扭转的时候,唐兴生选择了逃亡,围绕他的种种事情也随着他的逃亡暂时终结,其中还剩下不少的问题,朱俏月到底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唐兴生贪赃枉法的背后还有多少人跟他有牵扯。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是斩不断理还乱,张扬从常凌空无意中流露出的口风中可以看出,因为唐兴生的事情。南锡市领导层对自己产生了一些看法,他们虽然不说,可每人心里都存在着那么些不爽,张扬毕竟是一个外人,他插手南锡的事情,让南锡的这帮市领导很尴尬。想到这一层,张扬打算暂时把唐兴生的事情放一放,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省纪委和公安厅联合工作组已经全面介入这件事,用不上他帮忙了。

    下午的时候,罗慧宁打来了电话,她将在明晚抵达东江,这次罗慧宁是乘火车过来的,张扬马上表示明天会准时前往东江火车站接站。

    这边刚刚放下电话,门铃想了,张扬因为穿衣服太麻烦,索性光着上身开了门,能找到这里的肯定是熟人。他连猫眼也懒得看,开门一看,却是秦清和常海心站在门外。张扬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啊,失礼了,失礼了!”

    秦清不无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不过当着常海心的面,光着膀子总是有欠风度。

    常海心俏脸一热,目光不敢直视张扬,轻声道:“这里的条件怎样?还住得惯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挺好的。住得惯!”秦清向张扬的肩头看了看,发现他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她对张扬的医术很有信心,这点小伤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

    秦清道:“下周四省组织部部长孔源要去静海检查学习班的学习情况,到时候你应该伤好了,尽量不要缺席。”

    张扬道:“孔源?组织部长什么时候姓孔了?”

    秦清笑道:“你也是国家干部,省组织部这么大的变动你都不清先”

    张扬道:“孔源是哪儿调来的?”

    秦清道:“京城派下来的!”

    张扬道:“空降啊,我本来还以为李满堂接班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啊!”

    秦清道:“政治上的事情谁也看不清楚。高层的用意谁都猜不到。”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衣服,默不作声的拿起来去洗手间洗了,当着秦清的面,张扬有些不好意思:“那啥”海心,回头我自己洗吧。”

    常海心笑道:“过去在党校你也没那么客气过,现在受伤了,反到学会客气了。”

    秦有。用辰扬,目米中充满了耐人寻味的含义,向洗弄间的方向憾。”然后点了点头。

    张扬也学着她的样子向洗手间内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

    常海心从洗手间内出来了:“你们先聊着,我去买包洗衣粉回来,衣服上沾的血迹怎么都洗不干净。”

    张扬道:“别麻烦了,真要是洗不掉就扔了呗。”

    常海心一本正经道:“张扬同志,铺张浪费要不得,你是个国家干部。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懂?”

    张扬笑了笑,只能由她。

    常海心刚一出门,秦清就问道:“你摇头做什么?”

    张扬笑眯眯道:“你点头又是什么意思?”

    秦清小声道:“我看小常和你苗头有点不对。”

    张扬道:“我摇头是说,我们之间清清白白,啥关系都没有。”

    秦清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们是同窗好友啊!”

    张扬被秦清的强调逗笑了,他向秦清的面前凑了凑:“那也比不上咱们,咱俩是同床好友!”

    秦清红着脸啐道:“德性!”

    常海心随时都会回来,张扬也不敢放肆,他咳嗽了一声道:“明天我就要去东江!”

    秦清有些诧异的哦!了一声,她关切道:“这么急,你伤势还没有复原呢!”

    张扬这才把罗慧宁明晚抵达东江的事情说了,他笑道:“我的身体你是清楚的,明天我的伤势就基本上复原了。”

    秦清道:“人终究不是铁打的,你现在年轻或许不觉得什么,可如果不注意,以后年纪打了或许会落下病根。”

    张扬笑道:“知道你关心我,放心吧,这次我陪干妈也只是回修文看看,不会累的。”

    秦清道:“不可以开车”

    此时常海心买好洗衣粉回来。她笑道:“聊什么呢?”

    秦清道:“张扬明天要去东江,我正劝他不要乱跑呢。”

    常海心道:“那可不行。你还没拆线呢。”

    张扬道:“弄把剪刀自己就拆了,我懒得再回匡院。”

    秦清道:“既然一定要去,还是别开车,为了你自己的安全考虑,也为别人的安全考虑。

    ”

    常海心道:“一定要去的话。我让二哥把公司的奔驰商务借给你用,顺便让司机老徐跟着你一起过去。”

    秦清笑道:“这样安排最好不过。”

    张扬道:“我可能要借好几天!”

    常海心道:“没事儿,我二哥那辆奔驰商务平时都没什么用,说是为了迎接贵宾专用,平时也没见有多少贵宾去找他,为了这件事我爸把他狠骂了一顿,说他资产阶级思想作祟,说他铺张浪费。”

    想起常颂的脾气性子,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

    张扬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提前将罗慧宁来平海的事情告诉宋怀明,虽然宋怀明之前就表示想和罗慧宁见面,张扬会安排,不过现在罗慧宁刚到东江。她以私人名义到访。应该不喜欢太多人打扰。

    距离火车到站还有一个小时。张扬已经带着常海龙的司机老徐驱车来到车站停车场。老徐是个性情沉稳的老司机,驾龄快三十年了。最难得的是这么多年,老徐没有出过一次交通事故,要说缺点就是开车太慢,省道上限速他绝不会超过一点,张大官人习惯了开快车,乍一坐车,遇上老徐这个沉稳的司机。还真有点不适应。

    老徐话也不多,到了地方。推开车门。到外面点燃一支香烟,他烟瘾不可是开车的时候绝不抽烟,只有停车的时候,抽时间好好的享受一下。

    张扬道:“老徐,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接站!”“暖!”老徐应了一声,蹲在车旁用力抽烟,张扬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条中华扔给了老徐。

    老徐受宠若惊道:“张市长,那怎么好意思”

    张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推辞,举步走向接站口。他对东江火车站的情况很熟,买了张站台票,直接前往站台去迎接罗慧宁。

    张扬并没有想到罗慧宁这次是自己过来的,当身穿咖啡色套装的罗慧宁走出火车,张扬还往后张望着,看看后面是谁跟着过来了。

    罗慧宁拿着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道:“你这孩子,看什么?没有其他人来了,还不赶快帮我拿行李!”她只带了一个黑色皮箱。

    张扬走了过去,他身边跟着一个小工。这是他临时找来的,毕竟左肩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张大官人也要懂得保养身体。

    小工接过罗慧宁的箱子。

    张扬和罗慧宁跟在他后面走着,张扬道:“干妈,怎么这次你一个。人过来了?”

    罗慧宁道:“一个人出来清净,本来你干爸想让李伟跟着我过来,我没答应,就是回趟老家,搞这么大排场做什么?”

    张扬笑道:“干爸也是关心你的安全!”

    罗慧宁道:“在欧洲的时候,安全受到威胁是因为在别国的土地上,可这里是平海,是在咱们自己国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对章鱼的关心和支持,章鱼的感冒已经有所缓解,退烧了,头也不晕了,只是还有点咳嗽。不过这应该影响不到继续码字了。章鱼在这里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为了让大家安心过节,我写完这八千字马上更新出来,愿大家晚上玩的开心!还有月票的,顺手投给章鱼那么一张两张,作为办宵节礼物吧!,(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九章 吻合(下)八千字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有眼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