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2012的这一天,末世毫无征兆地降临了,杀人阳光将一个个活人变成丧尸,丧尸又不断进化变得更强大、不断吞噬着幸存者的生存空间。这是一场全人类共同的浩劫,人世间所有的一切法律、道德、规则,都在面临丧尸威胁和生存危机的时候,荡然无存,这是一个悲惨的世界。

    希望各位读者能去推荐收藏支持一下,章鱼不胜感谢!

    王广正再次来到客厅里的时候,看到张扬准备出门了,他有些急了,在这么下去,他肯定要被瘙痒折磨疯了。徐光胜趁着张扬没注意,悄悄王广正使了个眼色。

    王广正鼓足勇气准备把自己的难言之隐说出来,可话到唇边又觉着难以启齿。

    张扬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微笑道:“王市长好像有话要说?”

    王广正摇了摇头,可马上又道:“嗯有点小事!”

    张扬道:“说出来听听,也许我能够帮的上忙!”

    王广正道:“我今晚想在这里住,徐主任也住这儿”

    张扬笑道:“本来这别墅就是咱们两人住,房间又多得是,根本不用征求我意见!”他起身道:“不耽误你们老同学叙旧了,我去海边转转!”

    王广正看他真的要走,酝酿老半天的话终于脱口而出:“张市长听说你医术高明,我我得了怪病”

    “哦?”张扬装出吃惊的样子转过脸来。

    既然把话说出来了,王广正也就顾不上这么多了,当领导的,怎么都得有点魄力,王广正道:“我也不瞒你,我今天中午开始,下面就痒得厉害,偏偏摊上这么个部位,我羞于启齿,也不敢去静海本地医院,我害怕别人知道后会风言风语。”

    张扬不无嘲讽道:“王市长也害怕别人说闲话啊!”

    王广正听到这一句,已经明白了几分,看来自己和荣长志的那些对话,十有传到张扬耳朵里了,他当然不会认为张扬能够听见,他以为是有人故意传给张扬的。

    徐光胜看到王广正为难的样子也觉着于心不忍,他替老同学解释道:“活在这个世上谁不怕别人说闲话啊!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更害怕!”

    张扬微笑道:“谣言止于智者,党员干部连这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那就是不称职!对了,王市长,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王广正眼巴巴的看着徐光胜,真到了说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徐光胜道:“广正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下面痒的厉害,今天专门到我们医院看病,什么检查都做了,就是查不出毛病。”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下面痒的厉害,脚气吗?”

    王广正就快哭出来了:“不是脚气,是我小便的地方,痒得我受不了,上面起满了红疙瘩!”

    张扬道:“哦,让我看看!”

    王广正今儿算是豁出这张老脸了,他解开裤带,献宝似的将身体展示给张扬看。

    张扬皱了皱眉头:“太小了,看不清!”

    若是在平时王广正一定会怒发冲冠,搁哪个男人身上也不能忍啊,可现在他有求于人,自然要忍气吞声,王广正向前凑了凑。

    张扬慌忙摆手道:“你站住,我是说疙瘩太小了,没攻击你的意思啊。”

    徐光胜算是看出来了,人家消遣王广正呢,他不禁有些同情王广正,虽然是县级市的副市长,可怎么也是副市长,被一个年轻人折腾成这幅模样真是惨透了,因此也对张扬产生了一些看法,士可杀不可辱,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张扬道:“怎么发紫了?”

    王广正哭丧着脸道:“冻得,徐主任让我用冰敷,可冰袋一拿开,又开始痒了!”

    张扬装模作样的嗯了一声:“倒是有个办法!”

    王广正道:“什么办法?”

    徐光胜也侧耳倾听,主要是他大哥对张扬的医术过于神化,徐光胜也存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张扬道:“你找一冷库进去呆着呗!”

    王广正叫苦不迭道:“不成了,在这样下去,我只怕要成太监了,张市长,你帮忙想想办法!”

    张扬道:“王市长,你在外面是不是做了啥”

    王广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我发誓,我都一个月没做过那事了!”

    “很多疾病都是有潜伏期的!”

    王广正苦笑道:“有啥潜伏期?我从来没有过生活作风问题!”

    张扬道:“咱们这些当干部的,就算没有作风问题,别人也能制造出来,我来静海没多久,就听说有人给我制造生活作风问题。”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看着王广正的眼睛。

    王广正内心一阵慌乱,嘴上却道:“谁这么无耻?我要是查到是谁,绝不会放过他!”

    张扬笑道:“谁想说谁去说吧,反正我也不在乎!”心中暗骂王广正,你他装吧,都到这种份上了,你还不向我老老实实承认错误。

    徐光胜旁敲侧击道:“张市长,你看王市长是什么病?”

    张扬道:“性病!”

    一句话让王广正差点没气晕过去,老子忍气吞声的听你寒碜了半天,你居然说我是性病。徐光胜也暗自摇头,什么神医,也不过如此。

    张扬笑道:“普通的男性病罢了!”这句话又让两人缓了口气。

    徐光胜道:“愿闻其详!”

    张扬指着王广正的下面道:“精满自溢,水满自流,王市长刚刚自己都说了,一个月都没过那种事,王市长今年四十一吧?”

    王广正连连点头。

    张扬道:“正值壮年啊!你虚火太旺,所以才导致如此症状,想治这种病好办,你回趟家就行了。”

    王广正明白张扬的意思,可自己这副样子,老婆还不知道他什么毛病的,肯定不让他碰,再说了,他现在都成这样了,哪有做那事的心思,王广正恳求道:“张市长,不!张老弟,还有什么办法吗?”

    张扬道:“其实本来不用冰敷早就好了,你用冰一敷,表面上是降温了,可的虚火仍在,无处发泄,症状加倍严重,我看现在就是回家也不顶用了,再不治疗,可能会落下后遗症,或许终生会疲软不举。”

    徐光胜觉着张扬的话有几分道理,可仔细一想又似乎毫无道理,他虽然不是中医专业,可张扬实在有些危言耸听了。

    王广正却被张扬吓得六神无主,他颤声道:“张老弟你能看出我的病因,一定一定能够治好我”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也没有确然的把握,可咱们这么熟,又都是党员,看在同志的份上我也得出点力。”

    王广正连连点头。

    张扬道:“我给你开个方子!”

    王广正忙着要去拿纸笔。

    张扬道:“不用,这方子简单,我说出来你记下就行!”

    王广正和徐光胜都充满期待的看着张扬。

    张扬故意停顿了一会儿方才道:“朝天椒五颗!”

    “啊!”王广正和徐光胜同时失声惊呼。

    张扬道:“用研钵碾碎涂抹在患处,每隔两个小时可以涂抹一次,记住最多五次!”他说完转身就走了。只剩下王广正和徐光胜两人大眼对小眼的互望着。

    徐光胜望着关上的大门,喃喃道:“请恕我孤陋寡闻,我学医这么多年,这种治疗方法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王广正低声道:“你说他他该不是故意消遣我吧?”

    徐光胜道:“他好好的为什么要消遣你?”

    王广正后悔不迭道:“我今天和宣传部荣部长在背后议论了点他的事情,我怀疑有人听到后告诉了他”

    徐光胜叹了口气道:“你啊!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要在人背后议论他人是非,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如果真的被他知道,人家肯定要消遣你,说不定还会把你染病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传播出去。”

    王广正低头不语,他忽然仰起头:“不管了!”起身向门外走去。

    徐光胜道:“你去哪里?”

    “我去买朝天椒!”

    在徐光胜看来,现在的王广正已经朝着愚蠢的一面不断前进,可徐光胜并没有想到,当王广正按照张扬的方法敷上朝天椒之后,奇迹出现了,难忍的瘙痒感居然渐渐止住了。

    这一下午的折腾弄得王广正无比憔悴,他虚脱般靠倒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道:“舒服我才知道能健健康康的活着真好!”

    徐光胜有些不忍心的看了看他:“你疼不疼啊,朝天椒就这么抹上去,你受得了啊?”

    王广正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猛灌了几口:“他看来真是神医,舒服!找到病根了!”

    徐光胜真是匪夷所思,这种看病的方法他从没见过。

    王广正拿起电话,往前台服务打了电话,刚好有人退房,他让人清理一下和徐光胜晚上住过去。

    徐光胜不解道:“这里这么大,别麻烦了。”

    王广正道:“傅连胜和朱俏月死在这里,五年前南锡政法委书记朱向贵心脏病发死在这别墅里,他死后一个月他的秘书刘宇飞在这儿住了一晚,第二天就从明辉大厦33层跳了下去,你说这件事邪乎不邪乎?反正我是不敢住在这儿。”

    徐光胜听他这么说心里也有些发毛,起身道:“走吧,我也怕凶宅!”

    王广正道:“明天我帮张扬调换房间。”他现在想着去讨好张扬了,冷静下来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得罪张扬的地方还真是不少,不但背后说他和秦清的闲话,还把这栋无人愿意入住的凶宅分配给了他。说不定张扬早就打听清楚,将这一笔笔的帐都给他记下了。

    张扬发现了一处名为搏浪滩的地方,这儿因为礁石林立,风高浪猛,兼之一面是高达二十米的悬崖,所以游人基本上不会来到这里,张扬从武侠小说中得到了灵感,利用这里的环境修炼升龙拳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夜色深沉,海风呼啸,在礁石中穿行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张扬立于礁石之上,迎着不断升腾的海浪,一拳击出,以他的右拳为中心,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周围辐射开来,只听到蓬!地一声巨响撞击在海浪之上,所及范围内的海浪宛如被炸裂开来,四散飞溅而去。

    自然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张大官人的目的并非是想征服自然,而是想通过和自然界对抗的方式,让自己的武功得到提升,海风海浪给了他一个难得的磨砺机会,一套升龙拳打完之后,张扬感觉到的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他似乎已经重返昔日生在大隋的巅峰状态。

    张扬盘膝坐在礁石之上,望着漆黑的海面,忽然想起了天池先生,先生在书法上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自己的风格和他不同,自己的书法带有的个人痕迹太过明显,也许这就是他的风格,在官场上,他也是个有着明显特征的人,特立独行,不拘一格,想想已经在体制中打拼了不短的时间,虽然他做事依然高调,可他比起过去多了几分沉稳和淡定,这就是成熟。

    两个月的学习期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调整机会,让他可以暂时从丰泽越来越激烈的斗争中抽身出来,冷眼旁观丰泽发生的一切,让他可以深思可以总结。

    张扬回到33号别墅的时候,发现别墅的灯已经熄了,王广正和徐光胜离开了别墅,茶几上留给他一张便笺,上面写着——张老弟,不耽误你休息了!

    张扬吸了吸鼻子,闻到室内有股子朝天椒的味道,不禁笑了起来,王广正明天还得受点罪,朝天椒是狠辣的哦!

    张扬将那张便笺揉成一团扔在字纸篓内,刚才王广正他们还说今晚要在这里住,可现在又改变了主意,看来这33号别墅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否则王广正也不会忌讳到这种地步。

    张扬前两天没好好研究这栋别墅,今天忽然被勾起了好奇心,他楼上楼下转了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张大官人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认为这些都是庸人自扰之,冲了个热水澡之后,回到房间内舒舒服服躺下,或许是因为在搏浪滩打升龙拳太累了,没多久张扬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张扬隐约听到耳边传来女子的哭泣声,这哭泣声被夜风吹得断断续续,虽然十分细微,可张扬听得真真切切,他霍然睁开双目,伸手去摸床头灯的开关,却发现室内居然停电了。

    张扬内心一怔,他看了看卧室的门窗都锁得好好的,空调停止了运转,透过窗口向外望去,整个招待所内也是一片漆黑。

    张扬从自己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了手电筒,他打开手电筒,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午夜两点半,张扬拉开了一条门缝,倾耳听去,外面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他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刚刚听错了,正当他准备回床去睡的时候,又听到哭泣声。

    张扬虽然艺高人胆大,这会儿也不禁有些心底发毛,我x!都说33号别墅是凶宅,今儿倒是邪乎了,真闹鬼了!

    张扬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推断,这世上哪会有鬼神存在啊?反正他活了两辈子,压根就没见过一次。张扬的耳力很好,他蹑手蹑脚的循着哭声找去,很快他就发现了哭声的来源。

    这哭声竟然是来自他的房顶,张扬悄悄来到二层平台之上,凌空飞跃而起,却见一个白衣女人正坐在屋檐之上低声啜泣,夜风吹起她的黑色长发,鬼魅一般骇人。

    张扬瞪大了双眼,他厉声道:“你是谁?”

    【再来五千字更新,今儿九千了,状态稳步恢复中,那啥,明天争取再接再厉,兄弟姐妹们,月票砸过来吧!】(!)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四章 朝天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