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荣长志的表情很奇怪,他是看到王广正在车里所以想搭个顺风车,可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心中觉着十分可笑,但是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发笑。

    王广正充满警惕的看着荣长志,落下一点车窗:“荣部有事吗?”

    荣长志道:“没事就是想搭个顺风车”

    “对不起,我有急事!”王广正踩下油门,汽车一溜烟向宾馆外驶去。

    荣长志望着远去的汽车,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广正想来想去还是没敢去人民医院,他是静海副市长,一举一动都被别人关注,普通的病没什么可怕的,这次病得不是地方,他开车去了南锡,王广正有位老同学徐光盛在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两人相交莫逆,王广正之所以能够当上静海市副市长还通过徐光盛的关系,徐光盛的哥哥徐光然是南锡市市委书记。

    王广正有什么事情都会去找徐光盛,他认为这世上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就是徐光盛,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刚巧当天下午是徐光盛的专家门诊,徐光盛见到王广正不期而至也非常高兴,不过当时看专家门诊的病人很多,徐光盛让王广正先坐在一边等着。

    王广正痒得百爪挠心,在煎熬中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徐光盛方才将病人处理完,笑道:“老同学,你不是最近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王广正转身把房门关上,这才道:“我下面痒得受不了你帮我看看!”

    徐光盛愣了一下,他指了指屏风,王广正来到屏风后把裤子给脱了,在病魔面前人的羞耻感会降到最低点。

    徐光盛戴上一次性手套,仔细看了看,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广正道:“今天,从医院体检完身体就这个样子了,我痒死了这上面起了这么多的红疙瘩,我该不是染上了性病吧?”

    徐光盛道:“你有没有不洁性接触史?”

    王广正用力摇了摇头道:“光胜,你是了解我的,我生活作风向来严谨,除了卢琴,我外面根本没有女人,而且最近我们工作都忙,我有一个月都没跟她做过那事了!”

    徐光盛道:“有些病的传播途径很多,我先给你做几项化验,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王广正道:“你先帮我止痒,我就快疯了,这一路,我一边开车一边挠,差点出了交通事故!”

    徐光盛道:“我给你开点药膏先涂抹一下,你还是先去化验,结果没出来,我也不好说!”

    王广正拿着化验单蹒跚着出去了,他没办法不蹒跚,两条大腿内侧都被他抓得血糊糊的,每走一步都痛得难受,可偏偏还夹杂着钻心的奇痒,这滋味可真不是人受得。

    医院里有人办事也容易一些,王广正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血清免疫学试验和尿检化验全都正常,徐光盛也感到颇为费解,他低声道:“难道是过敏?”

    王广正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了,他一边抓挠着一边道:“我不管是什么病,你想个办法帮我止痒,那药膏根本不管用,再这么下去,我死的心都有了。”

    徐光盛也感到束手无策,他苦笑道:“我带你去皮肤科再看看!”

    王广正跟着徐光盛去了,他这会儿心理上安定了许多,化验结果证明他至少不是性病。可皮肤科专家看完之后也说不出是什么病,认为可能是一种不明原因的过敏。

    王广正实在受不了了,他叫苦道:“哪有过敏只局限在这部位的?”

    徐光盛颇为同情的看着他,轻声道:“先到我办公室里坐一会儿吧!”

    王广正没奈何跟着他回到办公室,他本来控制住自己不去抓挠,可一走入办公室又挠了起来。手拿出来的时候,指尖上都沾着血迹,皮肤都被他挠破了。

    徐光盛看到他可怜,去找了点冰块用纱布包起交给王广正,让他冰镇一下,这招还有些效果,可冰上去行,一拿开马上就痒了起来。

    王广正叹气道:“这样下去,痒没治好,我又要被冻阳痿了。”

    徐光盛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仔细想想,这部位到底接触过什么东西?”

    王广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道:“我上午做过一个尿检对了,就是尿检后没多久痒起来的,张扬帮我拿的试管,难道是”

    徐光盛道:“哪个张扬?”

    “丰泽市副市长就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

    徐光盛道:“原来是他啊!”

    王广正有些诧异道:“你也认识他?”

    徐光盛摇了摇头:“虽然不认识,不过我听说过他,他可是个奇人,我大哥的痛风病就是他给医好的!”

    王广正满脸的不能置信:“就他也会看病?”

    徐光盛道:“岚山国家级开发区挂牌的时候,我大哥去岚山参加仪式,通过岚山市市长常颂认识了张扬,张扬帮助我大哥开了张方子,后来那方子我拿来看,给几个中医专家看,他们都觉着这方子很普通,可偏偏就治好了我大哥的痛风病,如果只有我大哥一个人还可能是凑巧,常颂的痛风比我大哥还要严重,也是他给治好的。”

    王广正倒吸了口冷气,照徐光盛这么说,张扬非但懂医,而且还是个医国高手,王广正记得某本书上说过,医者可以解毒也可以用毒,可能是某本武侠小说上的,不过这会儿王广正痒得有点思维混乱,他居然联想到了这上面,王广正低声道:“难道是张扬害我?”

    徐光盛颇为不解的看着王广正,不知这位老同学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推断?他问道:“你得罪他了?”

    王广正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除了向他问秦清的去向并没有干其他出格的事情,就算他和荣长志在背后议论了这厮和秦清一通,可那都是背着人,他应该听不到啊!王广正摇了摇头。

    徐光盛道:“姑且不论他到底有没有害你,不过你现在的情况要么去省皮肤病医院找专家看看,要么去找张扬,这个人对疑难杂症肯定有些办法。”

    王广正有些犹豫,可他已经将疑点锁定在张扬身上,认为可能是张扬捣鬼,不过他没有任何证据,省皮肤病医院的水准比起南锡也强不了多少,南锡看不了的病,到了省里估计也没什么好办法。

    徐光盛看出他在犹豫,建议道:“现在就快下班了,你就算赶到东江也找不到专家看病了,要不,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说?”

    王广正道:“我还是先回去吧,这会儿感觉好了一些,给我再准备两个冰袋,天热,这玩意儿化的快!”

    徐光盛笑道:“也许是过敏,远离过敏源之后,等会儿就好了呢!”

    王广正点了点头,他向徐光盛告辞离去,徐光盛看到他走路艰难,害怕他路上出了交通事故,主动请缨送他返回静海,明天再回来。

    两人回到静海的时候刚刚是晚上六点半,王广正现在这幅模样当然不敢回家,他老婆又打电话过来,这次徐光盛过来了,他刚好有了不回家的借口。

    王广正打算今晚在33号别墅住一晚,徐光盛也想认识一下张扬,跟着王广正一起来到33号别墅。

    来到别墅的时候,张扬穿着白色圆领衫,大花裤衩,蹬着一双沙滩鞋,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王广正回来,张扬笑眯眯招呼道:“王市长回来了!”他不认识徐光盛,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王广正道:“张市长你你没出去吃烧烤啊?”他倒还记得张扬邀请自己晚上吃烧烤的事情呢。

    张扬道:“你不去,我能有什么号召力?刚随便吃了点,看会儿电视睡觉。”

    王广正将徐光盛介绍给张扬:“张市长,这位是我们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徐光盛,也是我的老同学!”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和徐光盛礼貌的握了握手道:“徐主任,幸会,幸会!”

    徐光胜笑道:“久仰久仰!”

    张扬心里暗暗发笑,心说你久仰什么?你是搞医疗的,充其量也就是一市级医院的科室主任,我是混体制的,咱们俩之间能有什么交集?不过张扬还是很客气的:“过去咱们见过吗?”

    徐光胜道:“张市长虽然不认识我,可是家兄在我面前提起你多次,对张市长推崇的很!”

    张扬道:“请问令兄是?”

    徐光胜微微一笑:“徐光然!”

    张扬真是没想到徐光胜竟然是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弟弟,他忽然想起了左援朝和左拥军兄弟俩,都是界和医疗界的组合,不过徐家兄弟是哥哥更为耀眼,而左家兄弟是弟弟更为夺目。

    徐光胜道:“多谢张市长帮忙治好了我大哥的痛风病,为了他的病,我请教了不少专家,全都束手无策,想不到你帮着解决了!”

    张扬笑道:“小意思!”心中却对徐光然颇为腹诽,当初帮他治病的时候要求他严守秘密,可现在看来想让这帮家保守秘密根本是不可能的。

    张扬和徐光胜谈话的功夫,王广正又痒得受不了了,他钻入了洗手间内。至于干什么,张扬和徐光胜都很清楚,可是两人都不说出来。

    张扬邀请徐光胜坐下,给他拿了杯碳酸饮料。

    徐光胜道:“你们这些政府官员平时日理万机,能够有个学习休闲的机会真是难得!”

    张扬道:“平时忙惯了,猛一闲下来,反而觉着有些不适应。徐主任,你们当医生的也应该很忙,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静海呢?”

    徐光胜道:“南锡和静海距离并不远,平时我一有时间就会到这里玩。”

    王广正在洗手间舒坦了两下,又出来了,刚巧听到张扬道:“徐主任,你们泌尿科是看性病的吧?”,听到这话王广正打心底激灵了一下。这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的事情当真是他搞出来的?王广正现在是心虚,别人说什么他都觉着是说自己。

    徐光胜道:“也看,不过现在这种病主要是在皮肤科。”

    张扬道:“现在这社会风气真是不好,得这种病的是越来越多了。如果任由资产阶级腐朽的东西发展下去,肯定会危及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危及全社会的长治久安。”

    王广正一旁听着,越听越不是滋味。

    徐光胜也听出张扬好像话里有话,他笑道:“物质文明发展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必须跟上。”

    张扬道:“徐主任,到底是徐书记的弟弟,觉悟就是高啊!所以省里组织的这个精神文明建设十分重要,我们这些国家干部要珍惜这次机会,认真学习党的政策,王市长,你说对不对啊?”

    王广正怎样的难受,张扬说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起身道:“坏了,我肚子又痛了!”

    【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上)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四章 朝天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