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一共有五十人,实到四十九人,像秦清这种有工作在身的干部又占去了十几个,真正能够全天候守在静海的也不过就是三十个左右。

    大家都把这次的学习当成是忙里偷闲,每年八月正是静海的旅游旺季,静海市政府除了给这些干部安排吃住旅游,还特地安排了一次全面身体检查。

    张扬在开始的时候还算老实,毕竟秦清也在这儿,刚开始课程也的确排得很密,张扬感受着秦副市长的温柔滋味,笑看潮起潮落,感受阳光海浪仙人掌的同时,还抽空学会了一首歌,正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校园民谣,同桌的你,每当他唱到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秦清就会挽住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轻声告诉他,这辈子谁也没那福分,秦清倒是差一点嫁出去了,可最终还是变成了寡妇清,不过她现在是甜蜜而幸福的,这幸福是因为张扬,这甜蜜也是因为他。

    秦清虽然被这蜜月般的时光深深陶醉着,可是她仍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在静海呆了四天之后,秦清就返回岚山去处理政务,连静海安排的干部体检都没参加。

    体检安排在静海人民医院,这帮领导干部得到了最高规格的待遇,静海人民医院院长全程陪护,王广正也是在统计人员名单的时候发现秦清已经回岚山了,这次培训班有六名副厅级干部,秦清是其中之一,王广正只不过是处级别,秦清当然用不着给他请假。

    不过王广正还是找到张扬去问了一下。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知道,秦市长走了吗?”其实秦清昨天离去的时候,去33号别墅里跟他请假来着,张大官人也明白工作应该放在第一位,儿女私情往后靠一靠,毕竟秦清只是回去几天,他们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相处的机会多了。

    王广正笑道:“秦市长没跟你说啊?”王广正也是多嘴,没事多说了这一句,这帮领导干部来自平海各个地方, 里面不乏消息灵通人士,有人已经将秦清和张扬过去的那点绯闻透露了出来,虽然张扬和秦清在静海一直都掩饰的很好,可这次学习休闲所占的比例太大了,人闲极无聊了喜欢干什么?喜欢聊天,聊天最喜欢八卦,什么八卦最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自然是男女之间绯闻,其实体制内绯闻之精彩纷呈一点也不比演艺圈逊色。张扬和秦清在尚未知情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悄然炒作他们过去的那点绯闻,当然张扬只是被附带着提起,在这次的中,秦清无疑是最吸引别人目光的。

    男人成堆的地方喜欢谈论女人,男性干部也是一样,他们喜欢谈论女干部,尤其是秦清这样的美女市长,于是张扬被捎进去了,当然张扬只是他们谈论秦清情史的一部分。

    张扬听到王广正的这句话有些不爽,他反问道:“我是个副处级,人家是副厅级,难道人家秦市长要倒着找我请假?”他对王广正也没什么意见,可这厮说话挺刺耳的。

    王广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嘿嘿笑道:“张市长,我不是觉着你们熟嘛!”

    张扬点了点头:“我在她手下干过招商办,秦市长是我老领导!”

    王广正笑了笑,没多说话,张扬的难搞他也是听说过几次的,不过王广正认为,张扬的很多传奇都是人为添加夸大的,他的这种想法其实代表了多数人,没有亲自领教过谁都不会相信这个二十出头的副处级干部能有多大能量,认为他不过是靠着有一个当省长的未来岳父,才能爬到现在的位置。王广正心里看不起张扬,可嘴上并没多说什么,他把体检表发给张扬之后,就去忙其他人了。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张扬肯定会息事宁人。

    可王广正千不该万不该给静海市委宣传部部长荣长志发体检表的时候多说了一句话,其实他离开张扬已经足够远,把表递给荣长志的时候,荣长志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小白脸得罪你了?”他的声音也很小。

    王广正低声笑了笑:“此地无银三百两,只是问了他一句秦清怎么没来?他就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过去的那点烂事。”

    荣长志嘿嘿笑了起来:“广正,你也多事,你问他干吗?”

    王广正道:“真是想不通,寡妇清看上了他哪点?”

    荣长志一脸暧昧道:“男人只要一点厉害就够了!人家年轻力壮,肯定比你厉害!”

    王广正低声道:“那倒未必,银样镴枪头多了,我虽然年纪大了点,可某些方面还是经验丰富”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他们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别人都听不到,可谁都想不到,张大官人何许人也,他那双耳朵修炼到何等地步。

    张扬听完两人的对话,心头的火蹭地就蹿升起来,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肯定要冲上去将两人痛殴一番,方解心头之恨,张大官人现在毕竟是丰泽副市长,这里是静海人民医院体检中心,的成员是来自平海各地的处级以上干部,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王广正和荣长志打了,张扬就算有理也变得寸步难行了。

    张扬压住心头火,想做点大事怎么都要忍一时之气,王广正和荣长志虽然说话很难听,可这还是给张扬提了个醒,自己和秦清之间的来往很多人都看在眼里,他们过去绯闻也早已传遍了。

    张扬表面上还是谈笑风生,这笔帐先给他们两人记下了。

    张大官人的心胸并不狭隘,别人侮辱他能忍,可侮辱秦清,他就不能忍了,一时之气,在张扬的概念里就是一个小时,他忍了一个小时的怒气,尿检的时候,他和王广正一起来到厕所,每人手里都拿着尿杯和一根试管,按照程序,是自己往尿杯里尿,尿完之后再倒在试管里,贴好标签放在规定的试管架上。可手里又拿着尿杯又拿着试管,毕竟有些不方便,大家都很自觉地相互帮助。

    张扬朝王广正笑了笑,很殷勤的说道:“王市长,我帮你拿着试管吧!”

    王广正道:“那怎么好意思?”

    张扬笑道:“互相帮助,等你尿完,再帮我拿着!”

    王广正也没跟他客气,把试管交给张扬拿着,自己拉开裤门朝尿杯里小便,可他发现张扬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下面,王广正虽然是个老爷们,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小张,你能不能转过身去,这样,我尿不出来!”

    张扬嘿嘿笑道:“王市长居然还不好意思!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倒也配合,转过身去。

    王广正准备了将近一分钟这才尿了出来,他从张扬手中接过试管的时候,笑道:“谢谢啊!”

    张扬道:“小心点倒,别弄洒了,量本来就不多!”

    王广正听着有些刺耳,可也不好说什么反驳的话,他把试管倒好了,也帮助张扬去拿试管。

    张扬也来了句谢谢啊。

    他往尿杯里尿的时候,王广正往他那儿看,王广正是抱着还债的心理看的,你他能看我,我也能看你,让你感受感受别人盯着你放水的滋味,可他看到张扬的,马上有点自惭形秽,人家的哪一点至少尺寸上比自己厉害,而且张扬心理素质超强,无需等待,很顺畅的把尿杯给尿满了,还不忘向王广正道:“王市长,年龄不大啊,怎么尿等待尿滴沥,八成前列腺有问题啊,回头做个超声波好好看看,是不是前列腺增生啊?”

    王广正道:“我好的很,就是不习惯有人盯着我放水!”

    张扬笑道:“我也不习惯,不过是害怕女人站旁边!”

    王广正干笑了两声,把试管递给他。这厮却不急着接,舒服的抖了抖,这才耀武扬威的收了起来:“尿完尿真舒服,谢谢王市长给我拿了这么久!”他说这话的时候洗手间内有五名干部都在那儿准备尿样,都听到了,搞得跟王广正巴结他似的,王广正心中不是滋味,把试管递给他之后,匆匆离开了洗手间。

    张扬望着王广正的背影,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

    体检结果要在三天后出来,可当天下午王广正就觉着不舒服,下面瘙痒,王广正开始的时候还觉着并不是什么大事,可约挠越痒,痒得王广正坐卧不宁,下午的集体观看录像,他也没有参加,不过他也没走远,进了33号别墅,全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可越洗干越痒,其他地方都好,偏偏集中在局部,两腿内侧的皮肤都挠出了一道道的血痕,痒得王广正恨不能拿起小刀将它一切了之,让王广正害怕的是,下面和双腿内侧的皮肤上长满了小疙瘩,王广正下定决心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他虽然不是医生,可对有些症状还是听说过的,自己难不成是得了什么脏病?

    王广正越想越是害怕,可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接触史啊?他正准备走的时候,张扬回来了,看来张扬心情还不错,吹着那首街头巷尾到处传唱的校园民谣走了进来。看到王广正有些惊喜道:“王市长,你怎么来了?”

    王广正双腿紧夹在一起,强忍住难捱的瘙痒道:“我住在这儿啊,我怎么不能来?”

    张扬笑道:“还洗澡了啊!你来得正好,我打算晚上约几个人去吃海鲜烧烤,王市长赏个面子吧!”

    王广正的嘴角歪了起来,他想做出微笑的动作,可表现在脸上却有些变形:“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扬道:“别介啊!我真心请你!”

    王广正痒得再也受不了了,他转身冲向洗手间,再次出来的时候,向张扬道:“我拉肚子,我得赶紧去医院”他生怕张扬再说出什么挽留自己的话来,拉开大门夺路而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停车场的方向狂奔而去。

    王广正来到汽车内,关上车门,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入裤裆里狠挠了两把,皮都挠破了,痛痒交织的滋味难以形容。

    他的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颤抖着手摸起了手机,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谁”

    电话是他老婆打来的,喊他今晚去母亲家里吃饭,王广正有些痛苦的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卢琴这里忙,我得在一招住两天”

    卢琴道:“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住宾馆了?家里住不开你啊?”

    王广正又把手伸进裤裆里了,一边挠一边道:“工作需要,对了,这两天我不能回家,你要多注意身体,有什么不好的,赶紧给我电话。”

    卢琴似乎听出了什么:“你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没没什么开会了,以后说!”(!)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二章 感谢党(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