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阎国涛一家人全都在家,梁成龙的来访他们并不意外。

    阎国涛表现的很和蔼,可他妻子孔珍就没这么好的脾气,孔珍道:“今儿是怎么了?刚才交警队的来过,现在你们又来问,都说过了,我们家小飞下午就没出门!跟他有什么关系?”

    梁成龙虽然心头火很大,可在阎国涛面前他不得不压着,梁成龙道:“阎叔叔、孔阿姨,我来是想问那辆车的情况,我也没说是阎飞肇事。”

    阎飞体育大学篮球专业毕业,目前分配到省体委工作,人长得高高大大,身高一米九二,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有些不耐烦道:“都说过了,那辆车是我借朋友的,早就还给人家了,你们找我干什么?我妈能作证,我今天一天都没出门!”

    梁成龙道:“我岳母被人撞了,肇事司机开得那辆凯迪拉克就是你过去开得那一辆。现在我岳母大腿骨折躺在医院,我做人女婿的怎么都要找出肇事者”

    阎飞道:“你岳母被撞干我什么事?”

    阎国涛沉下面孔道:“小飞!”

    阎飞道:“本来就是嘛,刚才交警来调查,我什么都说了,车又不是我开的,车也不是我的,你们找我干什么?是不是想讹我啊?”

    梁成龙也有些压不住火气了:“阎飞,你说车不是你的,可很多人都能证明那车一直都是你在开,我也没说是你肇事逃逸,我过来是想问问情况,看看你知道什么,能不能帮忙查到是谁做的!”

    孔珍道:“我说你们是警察吗?小飞都说过了,警察来的时候把知道情况都说了,你们应该去找警察!”

    阎国涛笑道:“不好意思啊,我看这件事还是应该交给警方处理,走正规程序吧!”

    梁成龙也无可奈何,他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张扬笑着站起身来,走到阎飞面前伸出手去:“不好意思打扰了!”

    阎飞也知道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人家伸出手来,总不好当面拒绝,于是跟他握了握,张扬在他肩头上拍了拍道:“真高啊,比我高出这么多!”然后又跟阎国涛握了握手。

    阎国涛对这两个小字辈也有些不耐烦了,嘴上却说:“真遗憾没能帮上你们,希望警察尽快能够查到肇事者。”

    张扬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梁成龙一言不发的站起身,他心里憋气,这个阎飞肯定有问题,可他又找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张扬和梁成龙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扑通一声,随即传来孔珍的惊呼声:“小飞,你怎么了?”

    张扬没有转身,唇角却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梁成龙转过身去,却见阎飞倒在地上手足不停抽搐,口吐白沫,双眼上翻,神情颇为骇人。

    阎国涛就这么一个儿子,也吓得脸色都变了,骇然道:“小飞!小飞!”两口子想扶起阎飞,可阎飞这么大的个子,他们根本做不到。

    孔珍也慌了神,尖叫道:“你们快来帮忙啊!”

    梁成龙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走了过去,帮忙把阎飞扶到沙发上。

    孔珍忙着去打电话。

    张扬道:“来不及了,还是赶紧送医院!”

    

    梁成龙道:“我去开车!”

    张扬道:“得,我来抱他吧!”阎飞一米九多的身高。近二百斤的体重,张大官人轻轻松松给抱了起来,阎飞虽然痛不欲生,可心里明白,张扬抱着他的时候,居然来了一句:“乖!听话啊!”分明把他当成孩子待了。

    好在他们开张扬的皮卡车过来的,阎飞这么大个只能放在拖斗里,阎国涛两口子在前面坐了,梁成龙开车,张扬主动要求在后面坐着照顾阎飞。

    其实阎飞这样子就是他给闹的,趁着握手拍肩的时候,张大官人就对他动了手脚,可别人不知道,只当是阎飞突然发病。

    张扬在后面陪着阎飞,这下可得到了机会,他笑眯眯看着阎飞,手指头却毫不留情的戳在阎飞的穴道上。

    阎国涛两口子也不放心儿子,转头从窗口向后面看,看到的是张扬搂着他儿子,很关心很关切的样子。两口子都有些感动,都认为这个张扬真不错,真是个热心肠。

    阎飞疼得百爪挠心,双眼看着张扬,他也不是傻子,猜到十有就是眼前这位笑面虎对自己动了手脚,张扬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阎飞,你想保住这条命就老老实实向我交代,那辆车藏到哪儿了?人是不是你撞的?”

    阎飞疼得就快闭过气去,可偏偏又差这么一道劲。不得不忍受这样的痛苦。他倒也硬朗,强忍疼痛,双目怒视张扬。

    张扬心中暗道:“看不出你还挺硬气,可惜你遇到了我,硬汉也要变成软蛋!”

    阎飞虽然痛不欲生,可偏偏一句话说不出口,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哑穴被张扬制住的缘故,耳边又响起张扬的声音:“告诉我,那辆车是不是你的?”

    阎飞终于扛不住疼痛,他点了点头。

    张扬继续追问道:“人是不是你撞的?”

    阎飞又摇了摇头,脸色都已经发青了,此时总算到了省人民医院急诊室,梁成龙停下车,阎国涛夫妻俩匆匆从车内出来。

    依然是张扬把阎飞从车上抱了下去,放在轮椅上。就势解开了阎飞的穴道,阎飞憋了老半天,这会儿才算能叫出声来,他惨叫道:“哎呦,疼死我了!”

    张扬推着轮椅把他往急诊室送,阎国涛两口子跟在两边,孔珍急得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阎飞道:“让他他们两个走开他们想害我”

    梁成龙也火了,反正将这厮送到了医院,心说你他当我们想救你啊?他向张扬道:“张扬。咱们走!”

    张扬笑道:“既然送过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听听医生怎么说!”

    反倒是阎国涛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没有梁成龙和张扬帮忙,他们也不能这么快把儿子送到医院。

    来到急诊室,医生赶到阎飞的面前,正准备给他触诊呢,阎飞蓬蓬放了两个响屁,熏得周围人都是鼻子一皱,张扬早有准备,拉着梁成龙提前闪到了窗口。

    说来奇怪。阎飞放完屁顿时觉着通体舒泰,刚才那种难捱的疼痛一扫而光。这小子站起身道:“我不疼了!”

    “不疼了?”阎国涛两口子同时诧异道。

    阎飞点了点头。

    那医生道:“我看也就是肠痉挛,一过性的,没什么!”

    阎国涛道:“稳妥起见,还是做个全面检查吧!”

    那医生看到他们态度坚决,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开检查单!”

    阎飞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无异常,目光落在不远处张扬的身上,他的目光迷惑和怨毒相互交织,刚才他虽然痛不欲生,可张扬的那番话他却听得清清楚楚。阎飞认定张扬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他向张扬走了过去。

    阎国涛两口子以为儿子要向张扬道谢呢,毕竟是张扬把他抱上抱下的,张扬的辛苦他们都看到了,他们并不知道,张大官人那些都只是表面功夫,事实上,张扬就是把阎飞害成刚才那副惨状的人。

    阎飞来到张扬面前,怒视张扬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张扬笑眯眯看着阎飞,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别人听不到,可阎飞听得清楚,张扬这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他说:“小子,就是我害你,你他敢怎么着?”

    阎飞听到这句话,怒从心来,他朝着张扬当胸就是一拳。

    张扬根本没有躲避,硬生生受了他的一拳,在场所有人都听到嘭!地一声闷响,阎飞这一拳打得可够重的,张扬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看着阎飞:“我说阎飞,恩将仇报没有这么玩的!”

    张扬不急,梁成龙急了,他怒道:“你凭什么打人?”想要冲上去找阎飞理论,却被张扬伸手拦住,张扬继续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向阎飞道:“就你这力量。连女人都不如,有种再打我一拳试试!”

    阎飞平时没有这么冲动,可刚才疼痛折磨了他这么半天,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他并不知道,张扬现在说的话只有他才听得到,以为所有人都听见了,怒吼道:“你居然敢骂我!”上前又是一拳打在张扬小腹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包括他爹妈在内,所有人都没听到张扬骂他,甚至连他打人家,张扬都是笑眯眯的,不但在场的医生护士,连阎国涛两口子都看不过去了,他们冲上去拉住儿子的胳膊,阎国涛怒道:“小飞,你干什么?”

    再看张扬仍然没事人一样,叹了口气道:“阎秘书长,看来您们家儿子对我有些误会!”

    阎国涛歉然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管教不严!”

    张扬望着阎飞道:“孙子嗳!你他给我记住了,老子饶不了你!”当然他这句话还是传音入密。

    阎飞脸红脖子粗的吼叫道:“你他骂谁呢?”

    向来疼爱他的母亲孔珍脸上也挂不住了,怒斥道:“小飞,不许你这么没礼貌!”张扬的话她听不到,可儿子呃话她却听得清清楚楚。

    梁成龙拉了拉张扬道:“走吧,别傻站在这儿等着挨揍了!”

    阎飞怒视张扬,忽然感觉双手发痒,他低头望去,双手似乎没什么异样,可没多大点功夫,就痒得他无法忍受,双手相互抓挠起来,更让他痛苦的是,这种瘙痒感从双手迅速扩展到全身,到后来他痒得受不了,把手伸到T恤内去抓痒。阎国涛发现了儿子的不对,看到他的一双手竟然变得又红又肿,手背高高鼓起,没多久皮肤就变得发亮。阎国涛惊声道:“医生!医生!”

    阎飞一边抓痒一边望向张扬。

    张大官人继续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向他道:“孙子,你报应来了吧,没错,还是我害你!”

    阎飞宛如一头愤怒的雄狮一般向张扬冲了过去,阎国涛和妻子想要拉住他,可他们两口子哪能拉住身高体壮的儿子,阎飞转瞬间就冲到了张扬的面前,挥拳向他脸上打去。

    张扬这次可不能像刚才那般淡定了,男人最看重的就是这张脸皮,这面子说什么不能丢,他抬手就架住了阎飞的手臂,轻轻一掌拍在阎飞的胸口,阎飞只觉着一股大力传来,蹬蹬蹬蹬连退数步,一坐回了轮椅上。不过说来奇怪,张扬打了他一巴掌,却让他感到十分的舒服。

    阎国涛两口子冲上来摁住他,阎国涛怒道:“别胡闹了!”

    医生赶了过来,对阎飞的奇怪症状他也束手无策,阎飞痒得百爪挠心,身上已经被自己挠出了无数血道,他大叫道:“张扬,你害我!”

    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他摊开双手道:“干我什么事?明明是你打我?”

    阎飞叫道:“你侮辱我”话还没说完呢,他老子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阎国涛这个耳光打得很有力道,把阎飞打得懵在那里,不过这巴掌打在脸上,感觉身上的瘙痒忽然减轻了许多。

    阎国涛这一巴掌只是做个样子,他也看出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儿子的病来得太奇怪,难道张扬真的动了手脚,可刚才自己一直都在旁边,没看到张扬做什么,阎国涛向张扬和梁成龙歉然笑道:“今天的事情让两位见笑了,小飞如有得罪的地方,还望两位世侄多多谅解。”

    张扬笑道:“阎秘书长客气了!”

    阎国涛正想说话呢,忽然听到儿子叫道:“爸求求你”

    阎国涛转过身去,却见儿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爸求求你再打我一巴掌!”

    

    所有人都愣了,谁都没想到阎飞竟然会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请求。

    梁成龙也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低声向张扬道:“怎么回事?”

    张扬道:“你问我我问谁?这世上犯贱的人多了去了,大概人家就喜欢这样。”

    梁成龙似有所悟,点了点头道:“嗯,对,很多人就有被倾向!”看到阎飞的惨状,这厮也顾及到十有和张扬有关,不过他也没看出来张扬在什么时候动的手脚,梁成龙现在有些舍不得走了,这么好的戏,错过了多可惜。

    阎国涛望着儿子可怜巴巴的眼神,终于扬起手,给了一巴掌,这次的力度明显和上次有了差距。

    阎飞道:“爸大力点!”

    阎国涛有生以来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孔珍眼泪巴巴的看着儿子,当心疼儿子,看到儿子这幅模样真的是于心不忍。

    阎国涛禁不住儿子苦苦哀求,终于扬起手狠狠抽了他一个嘴巴子,这巴掌打得又响又脆,阎国涛真下了狠手,孔珍看到儿子的半边面颊都肿起来了,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阎飞却低声道:“好舒服!”

    周围小护士听到,强忍着笑把脸转了过去,都说皮痒欠揍,今天算是见到了现实版。

    阎飞身上的瘙痒感减轻了一会儿,可很快又来了,他向父亲道:“爸接着打,接着打!”

    周围的医护人员开始觉着好笑,可等到阎国涛连续打了阎飞掌后发现这件事越来越不好玩了,阎国涛眼睛也有些发红了,不知是生气还是心疼,他再扬起手臂的时候,妻子扑了上来拽住他的手臂道:“老阎,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把儿子打死了!”她向医生道:“医生,我求求你想想办法!”

    阎飞又听到了张扬的声音。

    张扬用传音入密冷冷道:“小子,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马上让你恢复正常!”

    阎飞再也受不了这份折磨了,他大声叫道:“饶了我吧,我说,我全都说,撞你岳母的车是我的,但是车不是我开的真的不是我把车借给女朋友钟云秋用谁曾想出了这件事我我错了我马上向交警大队自首交代,我赔偿一切损失”

    孔珍傻了,阎国涛一张脸气得铁青,他扬手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这次可不是为了帮儿子止痒,他是动了真怒。

    梁成龙指着阎飞的鼻子骂道:“混蛋,你有没有道德,有没有良心?你明明知道这件事的经过,为什么不站出来?你那个女朋友也是个畜生,撞了人想要一走了之?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算了,人家都交代了,杀人不过头点地,阎秘书长还在这里!咱们先出去吧!”

    两人来到外面,阎国涛紧跟着走了出来,在身后把他们两人叫住。

    阎国涛一脸歉意道:“小梁、小张,真是对不住,事情果然和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有关!”

    张扬道:“事情搞清楚了就好,反正有交警处理,我们也没打算为难阎飞,阎秘书长,我们走了!”

    阎国涛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着急了:“小张,别走,别走!”

    张扬笑道:“阎秘书长找我还有事吗?”

    阎国涛道:“我会亲自去庄校长那里道歉,小飞的事情我会督促他去相关机构说明情况,一定会承担应该负有的责任。”阎国涛的这番话实际上是在提条件,他也猜到今天儿子这样应该和张扬有关,儿子自从打完张扬两拳之后,手上身上就痒了起来,估计张扬做了手脚。

    张扬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阎飞以后能够明白阎秘书长的苦心才好!”

    阎国涛陪着笑道:“天下间又有谁家的父母不辛苦的?”

    梁成龙道:“阎秘书长,我们也不想闹事,也不是想要什么赔偿,可我做女婿的,岳母被人撞了,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啊!”

    阎国涛何等身份,如果不是为了儿子,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两个小辈面前低头,阎国涛道:“等小飞好了,我马上带他去庄校长那里道歉,庄校长的医药费我们家全部负责。”

    梁成龙心说老子缺钱吗?可他毕竟还是要给阎国涛留几分情面,他叹了口气道:“只要我岳母平安就好!”

    张扬道:“阎秘书长,您回去照顾阎飞吧,我们先走了!”

    阎国涛听说他还要走,再也顾不上什么含蓄了,他低声道:“小张,你能帮帮阎飞吗?”

    张扬明知故问道:“阎秘书长的意思是让我帮忙打他?”

    阎国涛愣了一下,可他毕竟是见惯风浪之人,他望着张扬的眼睛道:“小张,你帮帮他吧!”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走入急诊室内,阎飞还在那儿拼命挠着呢,一双手都被他挠得血糊糊的,模样惨不忍睹。他孔珍坐在一旁掉眼泪,医生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抽了几管血去化验了。

    张扬来到阎飞面前,俯下身道:“阎飞,你刚才打了我两拳,我也还你两拳,以后你最好学会怎么做人!”说完,他就扬起拳头轻轻在阎飞的胸膛上捶了两拳,然后就和梁成龙两人扬长而去。

    阎飞挨了这两拳之后,只觉着身体的瘙痒感渐渐褪去,他木呆呆坐在那里,过了好久方才反应了过来,站起身怒吼道:“我跟你拼了”想要追出去,却被父亲厉声喝止。

    阎国涛怒视儿子道:“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去承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你逃得过法律的制裁,也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皮卡车驶出医院的大门,梁成龙笑得前仰后合,他向张扬竖起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张扬,我现在算是服了你了,你究竟用了什么法子能让这小子把真话全都说出来?”

    张扬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你别往我身上栽!”

    梁成龙道:“少跟我来这套,你我还不了解!”张扬不愿说,他也没继续往下问,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不过这样一来阎国涛算是让我们给得罪了!”

    张扬道:“至于吗?犯错的是他儿子,我们是讨还公道,他一个省委秘书长,连这点胸怀都没有,我看这个官也不用当了。”

    梁成龙道:“阎飞毕竟是他儿子,谁没点私心,今晚你这么折腾他们父子,阎国涛要是不记恨你才怪!”他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哥们,我对不住你啊!”

    张扬道:“我不是帮你出头,我是帮庄校长,就算没有你和林清红这层关系,我一样会这么做,他阎国涛官再大,大不过一个理字,今天这件事表面上是他丢了点面子,可我们实际上是帮了他,如果阎飞这次侥幸逃脱了罪责,以后还不知道要干出怎样丧天害理的事情。”

    梁成龙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想起丁兆勇几个还在吴越人家等着他们,梁成龙道:“张扬,通过今晚的事情我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

    “真正的友情是金钱无法买来的。”

    张扬道:“感情亦然,你和林清红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你自己掂量去吧!”

    梁成龙道:“我真不适合玩感情,这方面,我连你十分之一都赶不上!”

    “寒碜我?”

    “真心话!”

    张扬叹道:“我算看出来了,这世上最多的就是恩将仇报的家伙!”

    

    第二天一早,阎国涛夫妇二人就带着儿子,拿着礼品去探望庄晓棠,张扬和梁成龙并没有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考虑到阎国涛的身份,他们还是要给对方留有一些余地,当然这主要是梁成龙的想法。

    林清红听说阎飞就是肇事车主,态度有些激动,不免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反倒是母亲庄晓棠表现的极其大度,庄晓棠道:“年轻人谁不会犯错?孩子嘛,犯了错改正就行了,再说了,肇事者又不是你,你能够来到这里向我道歉,足以证明你的心肠还是好的。”

    阎国涛道:“庄校长,都怪我们平时对儿子的约束不够,让您受苦了!”

    阎飞始终低着头,在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费了好大劲方才说了一句:“庄校长,对不起”

    庄晓棠笑了笑,她说了这会话也累了。林清红道:“对不起,我妈需要休息了!”

    阎国涛对林清红的逐客令并没有生气,他起身道:“我们也该走了,庄校长,你要好好休息,我们以后还回来看你。”

    庄晓棠道:“清红,你送送阎秘书长。”

    阎国涛道:“不用,还是让她留下来照顾你吧!”

    林清红只是站起身来,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阎秘书长走好!”

    阎国涛父子走了没多久,梁成龙就来了,他今天专门理了发光了胡子,整个人也显得精神抖擞,仔细闻,还能闻到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儿,当然不是女人身上的那种味道,是男士专用。

    林清红见他也强作欢颜,梁成龙将自己亲手煲的骨头汤放在床头柜上:“妈,我给您煲了骨头汤,您尝尝!”

    庄晓棠笑道:“你这孩子倒是有心!”

    梁成龙亲手给庄晓棠盛了一碗,林清红接了过去,喂母亲吃。

    庄晓棠一边喝一边赞道:“好香,想不到你的厨艺这么好!”

    梁成龙道:“我从小就学会做饭了,妈要是喜欢吃,以后我经常给你煲汤喝,对了,我想过了,等您拆线稳定后,就去我们家里住,特护我都联系好了,医院虽然好,可毕竟没有在家里心情舒畅,有助于病情恢复。”

    庄晓棠见到梁成龙考虑的如此周到,脸上也露出会心的笑意。

    梁成龙等到庄晓棠吃完,起身道:“妈,我不耽误你休息了,回公司看看!”

    庄晓棠道:“公司里要是忙就不要过来了,身边有这么多人照顾,没事的!”

    林清红道:“妈,他有这份心你就让他孝敬!”

    两人在庄晓棠面前表现的还是很好的,可出了门林清红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她质问道:“谁让你自作主张要把我妈接回去的?”接回去就意味着两人还得无限期的表演下去,林清红一想到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头疼。

    梁成龙道:“把她老人家接回去,咱们也方便照顾!”

    林清红怒道:“谁跟你咱们?我跟你说得明明白白,你是你我是我,你趁早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拖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思。”

    梁成龙道:“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说好吗?”

    林清红道:“梁成龙,我知道你这两天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有些发生过的事情是无法抹去的,就像擦不去的墨迹,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这次我彻底死心了,等我妈康复之后,我会向她彻底坦白!”

    梁成龙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先照顾好咱妈再说!”

    

    【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兄弟姐妹们请给力投出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侠客行(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二章 感谢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