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那位薛主任欣慰笑道:“还好,没什么内伤,只是左股骨干骨折,人年纪大了,骨质相对疏松一些,不过预后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

    所有人都放心下来,张扬和丁兆勇跟着把庄晓棠推到病房。因为庄晓棠目前并无亲人在身边,所以农学院派了一名女教师暂时照顾她。

    安顿好了庄晓棠,丁兆勇和张扬来到病房外轮番拨打梁成龙的电话,可怎么打都是关机。丁兆勇叹道:“林清红估计下午就能赶到,她要是看到梁成龙不在这里,准保要气疯了!”

    张扬道:“好在庄校长没事,你先给林清红打个电话,让她别慌!”

    两人说话的时候陈绍斌和袁波都来了,他们和梁成龙两口子的关系都不错,陈绍斌虽然和梁成龙最近有些芥蒂,可林清红是他的老同学,冲着这层关系他也不能装作不知道。

    陈绍斌刚刚问过警察了。义愤填膺道:“肇事司机也太他没有道德了,撞了人家老太太开车就走!”

    张扬这才想起车祸的事情:“怎么回事儿?肇事司机找到了吗?”

    陈绍斌道:“哪儿找去?警察正在调查,现场倒是有个目击证人,看到了车牌号!”

    丁兆勇道:“看到车牌号就能找到人!”

    陈绍斌道:“你把公安想得太有能耐了,肇事车辆是一辆黑色凯迪拉克,可那车牌号属于一辆桑塔纳,那辆桑塔纳停在轻工局车库里都半个月了。”

    丁兆勇明白了,怒道:“套牌啊!”

    袁波道:“先别管这件事了,重要的是庄校长没事!”

    丁兆勇道:“梁成龙的手机还是打不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在场,回头林清红到了可怎么交代!”

    陈绍斌对梁成龙还是很了解的:“想找他还是跟梁孜联系。”

    丁兆勇经他一提醒,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道:“你看我这脑子,怎么就没想起梁孜呢!”他没有梁孜的电话,陈绍斌有,把梁孜的号码告诉丁兆勇。

    

    丁兆勇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表情轻松了许多:“梁孜去找他了!”

    张扬道:“这个梁孜跟梁成龙什么关系?”

    袁波道:“生意伙伴关系!梁孜的能耐很大,她姐夫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梁成龙通过她在省电力系统接了不少的工程,蓝魔方是梁成龙和她一起开的。”

    陈绍斌对此知道不少,他冷冷道:“梁孜没出几个钱,多数都是梁成龙出资,梁孜出面经营,利益两人均分。”

    张扬道:“这个梁孜的确有些本事!”

    陈绍斌不屑道:“什么本事?还不是靠他姐夫,如果不是刘晓忠一直罩着她,她在生意场上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你们知道吗?外界传言刘局对这位小姨子可比对他老婆梁红好得多。”

    几个人都明白陈绍斌是什么意思。都暧昧的笑了起来。

    张扬道:“梁成龙跟她不会有什么暧昧吧?”

    陈绍斌道:“应该没有,不过蓝魔方经营的时间不长,可名气很大,隐然有超出当年百乐门的势头,里面漂亮姑娘这么多,梁成龙可方便了!”

    几个人聊得热烈,陪护庄晓棠的那位老师走了出来,她有些紧张道:“庄校长有点疼的受不了,还是让医生过来一趟。”

    张扬道:“我过去看看!”

    袁波道:“我去叫医生!”

    庄晓棠躺在病床上,脸色十分苍白,额头之上布满冷汗,手术过去一段时间了,麻醉的效力也逐渐消失,所以疼痛开始变得剧烈起来。

    张扬来到床边,微笑道:“庄校长,我来看您来了!”

    庄晓棠想要挤出一丝笑容,可疼痛却让她无法完成这个简单的动作。

    张扬握住她的右手,悄然将一股内息送了过去,庄晓棠只觉着一股清凉的气流顺着她的经脉很快行遍全身,刚才难忍的疼痛感顿时消失。

    庄晓棠有些惊奇的睁大了双眼,张扬向她微笑道:“睡吧。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他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庄晓棠听了之后只觉着昏昏沉沉,竟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医生来到病房内看到庄晓棠已经睡了,自然不用再给她打止痛针,那名女教师也觉着奇怪,明明刚才痛不欲生,可一转眼就睡了过去,她并不知道,张扬悄然对庄晓棠做了一些手脚,帮她止痛入睡。

    

    林清红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匆匆赶到,她来到的时候,刚巧在停车场遇到梁成龙,梁成龙昨晚喝多了,跟那个身材娇小的陪酒女郎一起开了房,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手机也没电了,所以丁兆勇他们一直都打不通电话,梁孜知道内情,打了那陪酒女郎的电话,这才找到了梁成龙。

    梁成龙见到林清红心里多少有些惭愧,他低声道:“清红”

    林清红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还夹杂着一股香水的味道,林清红厌恶的皱了皱鼻子,她冷冷道:“你走开!”

    梁成龙道:“我正在和客户谈生意,刚刚接到电话”

    林清红怒道:“谈什么生意,什么生意比我事情重要,你不必骗我,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

    梁成龙也不再说话,跟在她身后慢慢走着。

    来到病区前。林清红停下脚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让我妈知道!”

    梁成龙很配合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两人来到病区走廊,张扬丁兆勇一帮人全都站在门外等着呢,看到他们过来了,丁兆勇迎了过去:“危险期已经度过了,庄校长在里面睡了!”

    张扬道:“赶紧去里面看看去吧!”

    林清红点了点头,她现在还算镇定,可一走进病房,看到母亲苍白的面孔,林清红眼泪就落了下来,梁成龙伸手拍了拍她的纤腰表示安慰,却被林清红厌恶的躲开。

    也许是感觉到了周围的细微动静,庄晓棠缓缓睁开双目,看到女儿,她的唇角浮起一丝苍白的笑容。

    林清红只叫了一声妈,就泣不成声了。

    庄晓棠笑道:“你这丫头我都不记得你上次掉眼泪是什么时候了别哭妈没事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林清红用力摇头。

    庄晓棠的目光落在梁成龙脸上:“你有没有欺负我女儿?”

    梁成龙的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妈,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我对她好着呢!”

    林清红心中无比怨念,可脸上却挤出一丝笑容道:“妈,你放心,我们好着呢!”

    庄晓棠点了点头道:“成龙,过去我一直都不喜欢你,因为我害怕女儿跟着你吃亏。今天发生了这事儿,我忽然明白了,无论我喜不喜欢都不重要,只要清红喜欢,只要清红能够过得快乐,我这个当妈也就快乐我的女儿,我知道,她性子倔了些,好强了一些,你小事上要忍着她让着她,要看到她的优点如果她欺负你了。你来找我我批评她”

    梁成龙听到丈母娘的这番话,心头忽然感到一阵内疚,身边的林清红哭得越发厉害了,梁成龙上前握住岳母的手道:“妈,你放心,我和清红一定会白头偕老,相敬如宾的,她对我很好,我很知足”

    “那就好那就好”庄晓棠点着头竟然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众人退出病房,梁成龙愤愤然道:“谁他肇事逃逸?让我查出来,我非弄死他不可!”

    林清红用纸巾擦净了眼泪,冷冷看了梁成龙一眼道:“别装了,我家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梁成龙道:“咱们之间用得着分得这么清楚吗?妈被人撞了,我也担心啊!”

    丁兆勇道:“已经让人去查了,套牌车,不过那辆凯迪拉克应该能够找到!”

    几个人同时望向他,丁兆勇道:“只要那车是东江的,他就跑不了!”

    梁成龙道:“找目击者好好问问,给他们点钱也行,要是有人能够提供线索,我重奖五万,,居然撞到我妈头上来了,我要让他跪在我妈面前磕头认错!”

    林清红稳定了一下情绪,她轻声道:“这里用不着那么多人,你们都辛苦这么久了,去吃饭吧,梁成龙你去招待他们!”说完她转身进了病房。

    梁成龙苦笑道:“看到没有,把我当小二使唤。”

    陈绍斌讥讽道:“你自己犯贱怨谁?”

    梁成龙理亏,居然没敢接话。

    袁波道:“都去我店里吧!庄校长住院期间吃饭的问题我承包了!回头让厨子多买点大补的食材做出来。”

    这里距离吴越人家不远,几个人也没开车,步行来到吴越人家,这间店是袁波发家的根本,当初张扬结识他也是在这家店,记得当时还是通过了方文南,可现在方文南正在狱中服刑,已经是物是人非。

    

    上菜之后。丁兆勇忍不住问:“梁成龙,你小子跑哪儿去了?”

    梁成龙有些尴尬道:“昨晚喝多了,手机又没电,所以断了联系!”

    张扬道:“我本不想说你,可你最近这状态也太差了点,就算你和林清红闹矛盾,也不能自己作践自己啊!”

    陈绍斌道:“这叫自甘堕落,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梁成龙今天一肚子气,别人说他他还忍了,陈绍斌说他,他火蹭地就上来了,他指着陈绍斌的鼻子骂道:“你丫说谁啊?我他早看你不顺眼了!”

    陈绍斌道:“你看我不顺眼?我他还看你不顺眼呢!”

    梁成龙一拳就打了过去,张扬在一旁本来能够拦住,可他居然无动于衷。

    陈绍斌挨了一拳,怒吼一声冲了上去,搂住梁成龙把他摔倒在地上。

    丁兆勇和袁波想上去拉架,张扬却道:“别管他们,帮忙抬桌子,给他俩挪开点空,小心打烂了东西!”

    梁成龙和陈绍斌两人扭做一团,当着几个人的面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起来,可打架这活特耗体力,不一会儿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对方,梁成龙率先松开了手,陈绍斌也放开了梁成龙,两人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几乎同时哈哈笑了起来,梁成龙骂道:“都不是东西,一个劝架的都没有!”

    陈绍斌道:“把我们当猴耍呢!”

    他们两人居然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张扬笑眯眯道:“第一回合就打和了,我x,忒没劲了!”

    陈绍斌和梁成龙同时向张扬竖起了中指。

    袁波笑道:“烟消云散,咱们抬桌子吃饭!”

    人很多时候需要宣泄,梁成龙和陈绍斌之间的矛盾已经积攒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次他们打了一架,把心中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反倒融洽了许多。

    梁成龙道:“我发誓,我以后认认真真的生活,再不过花天酒地的日子!”

    丁兆勇道:“这话你应该冲着林清红说!”

    陈绍斌道:“你跟白燕现在怎么样了?”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提起这个女人我就头疼,找我要一千万,我他哪有这么多钱!”

    陈绍斌道:“你应该不止这个数吧!”

    梁成龙道:“现金!我公司账上哪有这么多现金?好说歹说跟她讲到了三百万,昨天给她了,喜孜孜拿着那笔钱下深圳去了!”

    丁兆勇道:“不是说她怀孕了吗?”

    梁成龙道:“她不会流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都多少日了,怎么彼此间的感情还这么脆弱?”

    梁成龙冷笑道:“要是相信这帮演艺圈的会动真感情,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几个人边喝边聊,丁兆勇此时接到了交警队的电话,这次处理事故的是他朋友,再说丁兆勇的父亲是平海政法委书记,撞得又是梁成龙的丈母娘,人家自然尽力。

    丁兆勇接完这个电话,表情显得有些严肃,他向梁成龙道:“肇事车辆查到了!”

    所有人都望向丁兆勇:“谁的车啊?”

    丁兆勇道:“阎国涛的儿子阎飞!”

    梁成龙内心一怔,阎国涛是新任省委秘书长,省办公厅主任,还是省委常委,他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班底。

    陈绍斌望着梁成龙道:“你不是要把人家给弄死吗?怎么?哑巴了?”

    梁成龙道:“确定?”

    丁兆勇道:“确定,被套牌的车是轻工局的,轻工局内部举报的!阎飞的那辆车买来没几天,手续正在办理,他一直都在套牌行驶!”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事故大队去找他了,他来了个一改否认,那辆凯迪拉克也不知被他弄哪里去了,找不到车就没证据指证他。”

    张扬道:“这东江的衙内真是一拨接着一拨,一代新人换旧人,你们这帮老衙内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陈绍斌道:“要是撞了我岳母,我他是不能忍!”

    丁兆勇斥道:“你小子少说两句!”

    梁成龙端起酒杯把酒喝完了,起身道:“我去找他!”

    陈绍斌站起身道:“你等等,我跟你一起过去!”关键时刻,情义显现出来了。

    丁兆勇道:“我也去!”

    张扬道:“这事儿你们谁都不适合去!”

    丁兆勇和陈绍斌望向张扬道:“怎么了?”

    张扬道:“你们两个的老爷子都是省常委,你们去了,别人肯定会多想,这是三个省常委的家人联合区欺负阎秘书长的儿子,性质就改变了,这么着吧,我跟梁成龙一起过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袁波知道张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他叮嘱道:“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千万别冲动!”

    张扬道:“你们都在这儿等消息吧,我们去去就来!”

    

    【初三快乐,章鱼继续奉上最新章节!】(!)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侠客行(上)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一章 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