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梁成龙道:“我知道你们心里都生我气,觉着我这人势利,上次陈绍斌那事儿,我没站在他那一边,你们觉着他委屈,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是个生意人,我得在平海做生意,我叔是梁天正,可乔鹏飞的伯父是乔振梁,从小都是我叔叔把我养大,没有我叔叔,就没有我梁成龙的今天,到现在为止,我没给过我叔叔什么,可是我不能给他添堵,我这么大人了,不能再让我叔叔跟在我身后给我擦,陈绍斌他厉害,人也打了。气也出了,可最后呢?如果不是他家老爷子向乔书记低头认错,这件事能算完?”

    张扬和丁兆勇都没有说话,梁成龙考虑的的确要比陈绍斌多得多,虽然梁成龙的理由足够充分,可是张扬扪心自问,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还是不会忍。

    丁兆勇慢慢落下酒杯道:“成龙,不是这个问题,我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当时你没有站在朋友的立场上!”

    梁成龙道:“我很看重和你们的友情,包括绍斌,对一个生意人来说,能交到几个朋友不容易!”

    张扬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咱们谁也别勉强谁,今儿谈谈你和林清红的婚姻,我在北京跟你叔叔吃了一顿饭,他很担心你。”

    梁成龙道:“林清红很会做人,我叔叔婶婶都很喜欢她!”

    张扬道:“既然结婚了就得有责任心!”

    梁成龙道:“我后悔了!”

    丁兆勇道:“生在福中不知福!”

    梁成龙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要享受人生,我要享受他们的人生!”他叫了服务,很快梁孜就带着三名惹火女郎走了进来。

    三位女郎风情万种的来到他们的身边坐下,梁成龙将那个身材娇小的搂入自己怀中,大手在她胸膛上肆无忌惮的揉搓着:“你爱我吗?”

    “先生,当着这么多人,怎么好意思说”

    梁成龙拿出一张一百的钞票塞到她的乳沟里:“爱我吗?”

    女郎脸儿红红的低声道:“爱!”

    梁成龙又塞了一张进去:“大声一点!”

    “爱!我爱你!”

    梁成龙哈哈大笑:“你都不认识我!怎么会爱我?”他又塞了一张钞票,心中却泛起一丝难言的失落。

    那女郎紧贴在他的身上:“我过去不相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可见到你我才相信!”

    梁成龙得意的向张扬和丁兆勇点了点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女人。这他就是感情!”

    张扬轻轻推开了贴到自己身边的女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暴雨,张扬站在蓝魔方的大门外,望着瓢泼的大雨,路灯下奔走的行人,内心中忽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丁兆勇也跟着他走了出来,低声道:“梁成龙喝多了!”

    张扬把T恤的领口立起,脖子往里面缩了缩,似乎想要找寻到一丝温暖:“人在很多时候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还是醉!”

    

    第二天是星期天,张扬在上午抽空去拜访了宋怀明,丰泽高考舞弊事件中,宋怀明为他顶住了不小的压力,虽然没有直接出面,可是这场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高考监察行动却是因他而起。

    张扬来到宋家的时候,宋怀明正在整理院子里的草坪,妻子柳玉莹在花园里松土。

    看到张扬过来,柳玉莹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张扬,刚才和你宋叔才提到你,这会儿就来了!”

    张扬将手里带来的礼物放下:“宋叔叔,我帮你弄吧!”

    宋怀明摆了摆手道:“马上就修剪完了,修草坪也是个技术活。你没干过,不行的,先跟你柳阿姨进屋去喝茶吧!”

    张扬笑道:“我给您到来了两盒上好的乌龙茶,刚好泡了给您尝尝!”

    宋怀明笑道:“好!泡好茶等我!”

    说起来这两盒乌龙茶还是张扬从杜天野那里得来的,邱凤仙送的礼物自然不会差。

    柳玉莹去洗手的功夫,张扬已经洗好了茶具,把乌龙茶给泡上了。柳玉莹抱怨道:“这天闷得跟蒸笼似的,昨天一场雨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张扬笑道:“正在热的时候!”

    柳玉莹道:“可能是年纪大了,最近气闷的很!”

    张扬道:“我帮您诊诊脉!”

    柳玉莹在他身边坐下,张扬帮她診了诊脉:“柳阿姨,你虚火有点旺盛,我帮你开个方子,你去抓来煮茶喝!”

    柳玉莹点了点头。

    张扬写药方的时候,宋怀明走了过来,他乐呵呵道:“怎么?看大夫呢?”

    柳玉莹道:“张扬帮我诊诊脉,顺便给我开了付清火茶!”

    宋怀明对张扬的医术是了解的,他笑道:“也帮我看看,最近我睡得不踏实!”

    张扬也帮他诊了诊脉,宋怀明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张扬道:“宋叔叔是忙于政事,辛苦了一些,我给你开些安神补脑的药物。”

    宋怀明道:“是药三分毒,我还是不吃了!”

    张扬笑道:“那我教你个打坐的方法,每天你抽半个小时练习一下,对你的身体肯定有好处!”

    宋怀明点了点头。

    柳玉莹道:“你们爷俩聊着,我去做饭!”

    张扬道:“不了,我等会儿就走!”

    柳玉莹诧异道:“去哪儿?”

    张扬这才将他要前往静海参加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说了,宋怀明一听就知道张扬这是被人给暂时放逐了,他不觉笑了起来:“你可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两个月学习,你能安下心来吗?”

    张扬道:“我尽量!”

    宋怀明道:“最近你在丰泽闹出的动静也不少,离开一阵子,让自己冷静一下是好事,别说是你,任何人都需要充电!”

    张扬道:“上次的事情给您带来麻烦了!”他说得模糊,宋怀明能听明白,张扬指的自然是丰泽高考舞弊的事情。

    宋怀明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客套话了?”

    张扬道:“真的,不是客套!”

    宋怀明道:“小事而已,我没帮你什么,一切都是按照规章办事,你也承担了应该负担的责任!”他不想谈工作上的事情,话锋一转:“嫣然在美国怎么样?”

    张扬道:“说是国庆回来!”

    宋怀明轻声道:“有日子没见到这丫头了!”

    听话听音,张扬明白宋省长这是想见闺女了,他马上表示尽量安排他们父女见上一面,这可不是张扬想巴结宋省长,人家本来就是父女,骨肉亲情摆那儿呢,楚嫣然虽然到现在都没解开心中的结,可也不至于反目成仇,从最近楚嫣然的表现来看,父女间的关系也在一点点缓和,至少可以坐在一张桌上吃饭了。

    柳玉莹道:“静海是个好地方。这个月初我和你宋叔叔刚刚去过,他们新开发的那片黄金海岸比起海南的沙滩也不逊色。”

    张扬道:“我没去过静海,这次借着学习培训的机会,我要在静海好好享受一下海滨风光。”

    宋怀明道:“别忘了你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张扬道:“月底我干妈还要来平海,让我陪她去修文去一趟。”

    宋怀明轻轻哦了一声,他放下茶盏道:“文夫人过来的时候,你通知我,作为地主我怎么都要招待她。”

    柳玉莹道:“是啊,我也有日子没见她了!”

    张扬陪着宋怀明夫妇聊了一会,宋怀明有个习惯,不喜欢在家里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他们谈论的大都是家庭的事情,这样也好显得更加亲近。

    

    张扬离开宋家,还没有开到大门口,就看到省委书记乔振梁迎面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幅卷轴。

    张扬慌忙把车靠边停了,推开车门,规规矩矩叫道:“乔书记好!”

    乔振梁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扬会出现在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张扬!你什么时候到东江来的?”

    张扬道:“昨晚才到,我这次是中途经过,刚去宋省长家说了点事,正准备去静海呢。”

    乔振梁笑道:“你未来岳父大人又对你进行教育了吧?”

    张扬不好意识的笑了笑。

    乔振梁道:“你来得正好,帮我审审这幅字!”

    张扬本来想赶在中午抵达静海的,可省委书记提出了要求,他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道:“那我看看!”

    乔振梁道:“不能在这儿看啊,走!去我家,你还没到我家里来过吧?”

    乔振梁搬过来不久,张扬当然没有来过,他故意道:“乔书记,我来得匆忙,也没给您带礼物,你看!”

    乔振梁呵呵笑道:“你小子想给我送礼,不怕我让纪委查你?”

    张扬也就是那么一说,跟着乔振梁来到他居住的一号小楼,这一号小楼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为了迎接乔振梁的到来,这里重新装修一新,乔振梁的妻子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这会儿正在诵经礼佛。

    乔振梁引着张扬来到书房,这才把那幅卷轴递给张扬。

    张扬将卷轴徐徐展开,却见里面根本不是什么书法,而是一幅山水画,张扬不禁苦笑道:“乔书记,您不是让我品评书法的吗?”

    乔振梁笑道:“我那是借口,让你过来不为别的事情!”他指了指书桌正对面的墙壁:“那儿缺一幅字!”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这位省委书记居然还有点小顽皮。想出来这种法子把自己骗到这里来写字。

    乔振梁道:“你在京城拍卖会上的威风事迹我可都听说了,你给何长安写了一幅《满江红》,何长安捐出了二百万!”

    张扬道:“我也给您写一幅,乔书记喜欢什么?”

    乔振梁道:“《满江红》!我也要《满江红》!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有二百万!”

    张扬哈哈大笑:“乔书记,您就别拿我开涮了,何长安花二百万买我的字,根本是为了找回面子,我多少斤两自己还不清楚吗?乔书记不嫌我的字丑陋,我就厚着脸皮给您写一幅!”

    乔振梁取出文房四宝,亲自帮着张扬磨墨,张扬发现书画这玩意儿的确是接近领导人的绝佳途径,难怪官场上通过字画这种方式送礼的人比比皆是,他忽然想到,自己给乔振梁写字算不算某种形式上的贿赂呢?

    张扬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方才运笔,不过他写得却是李白的那首脍炙人口的《侠客行》。

    乔振梁看到张扬运笔如飞,本来酝酿好了情绪本着壮怀激烈去看的,可张扬写得却是——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乔振梁的目光明显的闪烁了一下,心说你小子行啊,让你写满江红,你给我来侠客行,这首诗该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吧?到了乔振梁这种级别,随便一件小事人家也会分析出其中蕴含的深意,他从中看出来了,张扬十有是在埋怨自己在之前高考舞弊案中对他毫不留情,痛下杀手的事情。但是乔振梁的注意力很快还是被张扬飞扬跋扈豪气外放的书法给吸引了过去。

    乔振梁对书法颇有研究,不过他眼力虽好,自己的字写得却是一般,乔振梁对张扬的这幅《侠客行》深表叹服,难怪何长安肯花大价钱去买张扬的一幅字。张扬的书法虽然不错,可是他的那幅《满江红》也值不了二百万,何长安当初用二百万换取他的那幅字更是为了向查晋北示威。

    乔振梁感叹道:“张扬,你不去当书法家可惜了!”

    张扬道:“书法家比当官有前途吗?”

    乔振梁哈哈大笑,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或许可以两者兼顾,毛老爷子的那手字也很漂亮。”

    张扬道:“各花入各眼。”

    他的这句话又引来乔振梁的一声大笑。

    乔振梁本想留张扬在家里吃饭,张扬婉言谢绝,在省委大院里熟人太多,他不想落人闲话,陪着乔振梁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

    乔振梁见他要走,让他等一等,给他拿了两盒上好的毛峰。

    张扬对乔书记的这份礼物接受的心安理得,毕竟自己给他写了一幅字,乔振梁付出点报酬也是应该的。他本想在乔振梁面前说点丰泽的事情,可话到唇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从乔振梁借着高考舞弊事件通过自己打压宋怀明,就能够看出乔振梁这个人将私人感情和工作分得很清楚,张扬看不透乔振梁,不知道他的是非标准,面对这样一位领导,还是别将自己的意图的太明显为好。

    

    在乔振梁家里这么一耽搁,张扬离开东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他索性找了间快餐店,填饱肚子再前往静海。一碗云吞面还没吃到一半,丁兆勇就打电话过来了,他问张扬走了没有,张扬告诉他自己还在东江呢。丁兆勇听说之后,马上道:“你今天别走了!”

    张扬道:“为什么?”

    丁兆勇道:“出事了,梁成龙他老岳母庄晓棠被汽车给撞了,人送到省人民医院正抢救呢,咱们过去看看吧!”

    张扬一听也吓了一大跳,庄晓棠不仅仅是梁成龙的岳母,林清红的母亲,更是玛格丽特的好朋友,既然知道了怎么都得去看看。

    张扬和丁兆勇约定这就去省人民医院,半碗云吞面也不吃了,结了帐匆匆向省人民医院赶去。

    张扬来到省人民医院手术室的时候,丁兆勇已经赶到了,林清红因为人在云安还没有来到,让张扬奇怪的是梁成龙也不在,他充满诧异道:“梁成龙呢?”

    丁兆勇道:“找不到他,电话也没开机,我是接到了林清红的电话,她正从云安往这儿赶呢,你说梁成龙这混蛋东西,早不关机,晚不关机,偏偏这时候关机!”

    张扬道:“别管这么多,先救人再说!”

    

    【年初二了,按照我们这边的规矩要去丈母娘家吃饭,章鱼出门了,希望大家月票推荐,评价不要落下,继续支持,继续顶!月票的涨势的确太慢了,估计大伙儿也放假不看书了,章鱼的坚持需要您的支持,订阅过后,请投出您手中的保底月票,让章鱼新年里有动力继续奋斗下去!】(!)

上一篇:第四百零九章 强势作风(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侠客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