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主客在那边,你搞清楚好不好!”

    杨峰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走向常海龙兄妹,常海龙并不认识杨峰,微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梁艳也从饭店里迎了出来,一路小跑来到常海心的面前,握着常海心的手就不放,梁艳这个人本来就性情外放,不过太过热情了就显得有些夸张,她摇着常海心的手道:“海心,想死我了!”

    旁观者清,张扬知道她俩虽然一个宿舍住过,可也没到亲如姐妹的份上,常海心在党校期间,除了睡觉,基本上都跟自己在一块了,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觉有些惭愧,好好的怎么想到睡觉上了?常海心是秦清的秘书,是常颂的女儿。也是常海天、常海龙的妹妹,自己怎么就能联想到睡觉的事情,哥们这思想有些龌龊了。

    梁艳那边还在煽情,眼圈居然有些红了,不知是真想常海心,还是这阵子被杨峰的事情给堵的,反正看起来很动情。

    杨峰提醒道:“咱们进去吧!”

    张扬也点了点头:“对,赶紧进去,站在这外面人来人往的多招眼啊!”

    八珍居的老板耿六一直都站在门口等着呢,张扬经过的时候,耿六笑着迎了上来:“张市长,来了,今晚上特地弄了几道野味给你尝尝!”

    张扬向他笑了笑,没说话,低着头快步走入了包间,今时不同往日,张大官人也不是初到丰泽那个少有人认识的副市长,随着他在丰泽日久,做过的几件事已经深入民心,民间都知道这位副市长很有本事,而且大有来头。

    坐下之后,张扬让常海心给常海天又打了个电话,常海天刚刚忙完厂里的事情,正从江城往这边赶呢,电话里让他们先开始不必等他。

    

    梁艳夫妇俩今晚宴请的主宾表面上是常海心,实际上却是张扬,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他们开始的话题都围绕为常海龙兄妹俩接风洗尘开始。

    张扬道:“你们兄妹三个感情真好,一有时间就过来探望你们大哥!”

    常海龙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看望大哥,我们金典刚刚在江城接了一个装修工程,我是来监工的!要呆一段时间!”

    张扬道:“哦,哪里的工程?”

    常海龙道:“星钻江城专营店,乔总介绍的,他们本来想用统一风格装修,可是他们的设计总监刘庆荣认为要做出特色,在统一格调中要寻找不足,他是珠宝设计师,心中有个大概的构想,可是在实施上还存在问题,我来和他沟通之后,按照他的构想和我的设计理念出了一份设计图,让他们很满意,星钻方面将江城专营店的装修交给我们,如果装修效果让他们满意的话,以后全国各大专营店的装修全都交给我的公司负责,这可是一笔大啊!”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端起酒杯向常海龙表示祝贺。

    常海龙道:“说起来还是要多谢你们这帮朋友的帮助。”

    张扬转向常海心道:“海心,怎么样。秘书工作干得还顺利吗?”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跟着秦市长走,反正不会错!”

    张扬哈哈大笑:“应该是跟着常市长走!”

    常海心道:“我爸最喜欢批评我,还是跟着秦市长好过一些。”

    张扬道:“你已经是科级了吧?”

    常海心道:“我不像你,对官场这么热衷,我也没有主政一方的能力,能在秦市长身边踏踏实实的做个副手就行,这碗饭并不好吃,没有超人的意志是不可能在政坛上走下去的。”

    张扬和常海心喝了一杯酒道:“你也不可能永远当副手,总会有独当一面的时候。”

    常海心道:“任何人不一样,有些人就算当副手,他们一样能够将权力把握在手中,有些人就算当了一把手,仍然只是一个摆设。”

    张扬笑道:“你说的是曹操和汉献帝吗?”

    常海心莞尔笑道:“我说的是谁,你比我清楚!”

    梁艳两口子多数时间都在听他们的谈话,不是他们不想说,是人家的对话他们根本插不进去嘴,好不容易梁艳才有了和张扬说话的机会,她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同学,我听说市里刚刚成立了一个调查组!”

    张扬笑道:“梁大姐的消息很灵通嘛,今天才决定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梁艳小声道:“最近对这些事的确是关注了一些。”

    张扬道:“成立调查组是为了更好的查清抗旱救灾款的落实问题,江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要求我们市必须在限期内将救灾款的使用去向搞清楚,不排除江城直接介入。”

    张扬的话说完杨峰的脸色顿时变了。

    张扬看在眼里,嘴上却说:“咱们还是别谈这件事了,喝酒,今晚的主题是给海龙和海心接风洗尘!”

    梁艳连连说是,手伸到坐下悄悄捏了杨峰一把,杨峰端起酒杯。手都颤抖起来:“张张市长,我敬你”

    张扬道:“别介,咱们都是自己人,关起门来不用这么客气!”

    他越是这样说,杨峰心里越是没底,他先把那杯酒干了,都说酒能壮胆,可这杯酒喝到肚子里,杨峰还是没有丝毫的胆气。

    梁艳生怕他酒后失言,在下面不停用腿碰他。杨峰有话不能说,别人说话他又插不进嘴去,搞到最后就成了一个人喝闷酒。

    常海心看到眼前的状况,知道饭局不适合进行下去了,她故意弄响了手机,装出接电话的样子:“什么?哦知道了!”

    别人听不到,可张扬的耳力何其厉害,他听出常海心在演戏,心中暗乐。

    常海心挂上电话道:“不好意思,我哥到了,被他几个老同学拉着在白鹭宾馆吃饭呢,让我们也过去。”

    张扬马上配合:“咱们这边吃得也差不多了,赶紧过去吧!”

    梁艳挽留道:“这才刚刚开始,要不请你大哥他们都到这里来!”

    常海心笑道:“不了。我大哥那个人脾气不好,要是我们兄妹俩不过去,他肯定生我们气!”

    梁艳何尝不知道人家只是托辞和借口,可她也不好继续挽留,只能道:“那你一定要在丰泽多留几天,抽时间咱们姐俩好好聊聊。”

    常海心笑道:“一定!”

    梁艳两口子把他们送出门,耿六也跟着出来送张扬:“张市长,我给您准备的特色野味您还没吃呢!”

    张扬笑道:“改天再来!”

    耿六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跟张扬说,在场人太多,只能作罢。

    常海龙和常海心上了车,张扬也上了自己的皮卡车。梁艳两口子跟了过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杨峰可怜巴巴叫了声:“张市长”

    张扬道:“明天你来我办公室找我!”

    杨峰还想说什么,张扬已经关上车门启动了汽车。

    望着两辆车一前一后走了,杨峰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下张市长要拿我开刀了!”如果不是老婆还在身边扶着他,他只怕要一坐到地上去。

    梁艳骂道:“瞧你那点出息,你有没犯啥大错,让你去找他,你就去,大不了把事情全都交代了!”

    杨峰望着老婆,只差眼泪没掉出来了。

    

    常海心回到车上就给大哥打了电话,让常海天不必来八珍居了,直接前往白鹭宾馆跟他们会和。

    他们到白鹭宾馆的时候,常海天也刚刚到。

    张扬把车停好了,笑着道:“都没吃饱吧?”

    常海天道:“我到现在都没吃饭,怎么可能吃饱?”

    张扬让白鹭宾馆的值班经理安排了几样特色菜,其实他们刚才都没吃好。

    常海龙道:“早知道他们两口子那样,还不如不去八珍居!”

    常海心道:“梁艳这个老大姐还是不错的,过去一直都很照顾我。”她看了看张扬道:“她老公的事情严不严重?”

    张扬道:“本来没他什么事,可姚建设被抓后开始乱咬人,他过去逢年过节都给杨峰送礼!”姚建设虽然咬了杨峰,可是并没有把女儿进乡广播站给他们两口子送钱的事情说出来,他也不傻,明白万一把女儿牵进来,搞不好女儿的工作都得丢了。

    常海心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过节送礼也算不上什么大罪!”

    张扬道:“不出事怎么都行,可出事了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两口认为过节收点礼是正常行为,姚建设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过节送东西是行贿,是巴结领导,这件事也不算多严重,可是柳集镇最大的问题是截留抗旱救灾款,这么大一个镇,每人五元,镇里就截留了三十二万。他杨峰难道不知情?身为镇长难道不要承担责任?”

    常海心不说话了。

    常海天道:“我说,咱们吃饭能不谈公事吗?海心,你是岚山市的干部,怎么操心起丰泽的事情来了?”

    张扬笑道:“好,喝酒不谈工作!”

    当晚张扬安排常海天三兄妹在白鹭宾馆住下。

    第二天常海天、常海龙兄弟俩都回江城工作去了,常海心因为梁艳的邀请又在丰泽逗留了一天。

    

    张扬来到办公室发现柳集镇镇长杨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笑道:“杨镇长,怎么不进去坐?”

    杨峰有些不安道:“我也是刚刚到,看到张市长的车过来,所以就在这里等着了。”

    张扬点了点头:“快请进,咱们进去说话!”

    杨峰跟在张扬身后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说话,张扬的秘书傅长征进来了,傅长征道:“张市长,纪委赵书记通知你去第四会议室开会!会议九点钟开始。”

    张扬点了点头。

    杨峰听到纪委两个字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张扬让傅长征给杨峰倒了杯茶,杨峰坐在沙发上,不知从哪里说起。

    傅长征离开办公室之后,张扬道:“有什么话,说出来吧!”

    杨峰支支吾吾道:“也没啥”

    张扬道:“市里成立调查组,我九点钟就要参加会议,调查组由沈书记亲自挂帅,我和纪委赵书记担任副组长,连同检察院、审计局、公安局、财政局共同调查抗旱救灾款的使用问题。”

    杨峰听到这里,一口水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平息下来,低声道:“张市长,我我有个情况想说明。”

    张扬点了点头。

    杨峰道:“柳集镇截留部分抗旱资金并不是我的主意,是党委书记关中亚做出的决定,我在柳集镇只是二把手。我承认,过去我收过姚建设送得一些东西,我错了,我会把那些财务退回去。”

    张扬道:“你们截留的钱呢?”

    杨峰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那笔钱已经支付镇办公大楼的工程费了!”

    张扬这个怒啊,他站起身瞪着杨峰道:“老杨啊老杨,你好大的胆子!”

    

    【还是分两次更新,零点后还有一章,请大家将二月份的保底月票投给章鱼,谢谢!】(!)

上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炸药包(上) 下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炸药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