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你是说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杨峰道:“张市长,我知道我做错了事情,刘家生那笔钱的批条我和关中亚都在上面签了字!”

    张扬点了点头:“好,你还真有本事,老杨,不要我教你该怎么做!马上市里就会清查抗旱救灾款,你明白吗?”

    杨峰用力点着头:“明白,明白!我马上回镇里,那笔抗旱资金我们肯定会拿出来!”

    张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杨峰慌忙离去了。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平心而论,杨峰还算老实,如果他不交代抗旱救灾款的用途,谁都不会知道被他们挪用作为工程款了,可张扬琢磨了一下,这厮可能另有目的,他害怕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镇党委书记关中亚也拉下水,真要是出了问题谁都脱不开干系,张扬对丰泽的基层干部已经感觉到深深地失望了。

    

    根据初步了解丰泽共有五个乡镇发生了截留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其中以柳集镇性质最为严重。这次的调查组会议,市委书记沈庆华并没有出席,副组长纪委书记赵金芬主持了这次的会议,她将目前掌握的情况向各位组员通报了一下,赵金芬道:“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情况,许多乡镇在执行抗旱政策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理解上的错误,以为开始下雨了,旱情得到了缓解,所以就擅自做主,留下了部分抗旱救灾款作为以后的抗旱基金,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截留公款”

    张扬笑了一声。

    赵金芬的讲话被他打断,她有些愤怒的看着张扬,这厮的表现太不礼貌了。

    张扬道:“对不起,我需要纠正一下,不是某种程度上,这些乡镇干部的行为就是截留公款,在性质上并没有任何疑义!”张扬听出赵金芬的那番话根本是在为这些乡镇干部截留公款的行为做开脱。

    赵金芬被张扬这么一掺和,下面的话也不好说了,她语气冷淡道:“张副市长说吧!”

    张扬也不跟她客气,清了清嗓子道:“这次的事情我想大家都清楚了,沈书记要求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整件事调查清楚,根据目前的调查一共有五个乡镇和这件事又牵扯,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在调查的同时,落实那笔抗旱救灾款,督促他们将截留的抗旱救灾款尽快补发到每位老百姓的手中。至于涉及到截留公款的乡镇干部,必须查到每一个人,让他们对这次的行为负责!”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赵金芬一眼:“错误是我们发现的,至于处理和改正错误应该是纪委的工作了,我们不好太过干涉。”

    赵金芬暗骂,你干涉的还少?

    张扬道:“对姚建设之类的恶霸必须严肃处理!”

    小组成员,公安局局长程焱东道:“张市长,姚建设的案子已经基本上审理清楚,法院方面也受理了杨文月的诉讼。”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总之我认为,在这件事上,违法犯罪的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没有触犯法律但是犯错的要给予行政处分,不管什么理由,不管他有怎样的靠山,做错事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赵金芬冷冷看着张扬,她决定再不说话,你张扬想作秀,我就把会场让给你,让你尽情发挥,尽情表演,让这里成为你的个人秀场。

    赵金芬的心中却是极度怨念和不满的。满肚子的委屈只能去找沈书记倾诉。

    沈庆华是丰泽的最高领导,赵金芬认为沈书记对张扬太纵容了,纵容的结果导致他对自己这个市常委都不放在眼里,在调查组会议上敢于公开和自己唱对台戏。

    沈庆华听完赵金芬对张扬的控诉,脸上却没有丝毫愤怒的表情,这两天他已经完全调整好了心态,他也看清了一个事实,张扬和孙东强都找到了最好的切入点,抗旱救灾款无疑是丰泽乃至江城最为敏感的神经,这根神经可以轻易牵动老百姓的情绪,也同样会引起江城领导层的关注,自己必须要站在他们的一边,否则就是和人民作对,就是和领导做对,再强势的领导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赵金芬道:“沈书记,这件事涉及到五个乡镇的领导干部,咱们丰泽十六个乡镇,等于三分之一的乡镇干部受到牵连,依着张扬的意思,难不成要把他们全部撤职?”

    沈庆华没说话。

    赵金芬又道:“对待这些干部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嘛,他们截留救灾款的目的也是为了以后抗旱,按照一些人的说法,这叫合理分配资源,今年的几场雨下过之后,旱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得到了缓解,工作上还是需要变通一下的。”

    沈庆华道:“现在不仅仅是性质的问题,而是一种态度问题。”

    赵金芬有些迷惘道:“态度?”

    沈庆华道:“相关责任人全部停职,不就是几个干部吗?有了错误就得付出代价!”

    赵金芬低声道:“咱们丰泽有史以来还从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人事变动。”

    沈庆华微笑道:“任何事都会有第一次。”

    

    孙东强得知沈庆华对涉及到截留抗旱救灾款的乡镇干部下手的消息,将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身为市长,他被沈庆华排斥在调查组外,孙东强心里很是不爽,这阵子他和张扬走得很近,毕竟两人目标一致。

    张扬将调查组的进展情况向孙东强做了一个汇报,他低声道:“沈书记这次表现的很果断,他把涉及到截留救灾款五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全部停职,他们的职位由镇长暂时代理。”

    孙东强冷笑了一声,他向后靠在椅背上,习惯性的摸了摸后脑勺道:“你怎么看?”

    张扬道:“抗旱救灾款应该能够在限期内追回来,并全部发放到老百姓手里,这样一来就算弥补了错误,对上级领导也算有了交代。”

    孙东强道:“换汤不换药啊!”

    张扬明白孙东强在感慨什么,沈庆华虽然停了五名镇党委书记的职,可提起的那些干部仍然是他的班底,用不了太久时间,被停职的镇党委书记还会有新的工作可安排,总而言之沈庆华这次的举动是雷声大雨点小。

    张扬道:“虽然改变不大,可毕竟一切都在改变。”

    孙东强点了点头,这件事虽然无法取得他想要的胜利,可通过这件事,他在丰泽的影响力有所加强,沈庆华的神话色彩也在逐渐变淡。体制内都会看出沈庆华的让步和妥协。

    张扬道:“姚建设兄弟几个肯定要是受到法律的严惩,他儿子姚金龙也被抓捕归案了,还有两名村干部因为贪污罪被抓。”

    孙东强道:“尽是些小喽啰,我不信这些镇长镇党委书记都这么干净!”

    张扬道:“发现及时,他们能够把这个缺口补上,真正倒霉的是没有能力将缺口补上的,沈书记要照顾全局,他不得不打板子,又怕板子打得太重,所以才弄成了这个样子。”

    孙东强道:“还是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张扬笑了起来,他将一份材料递给孙东强:“孙市长。你反腐倡廉的决心这么大,这件事你看看怎么处理?”

    孙东强接过那份材料,看到张扬一脸的神秘,心中反而犹豫了起来,自己究竟应不应该打开这份材料。

    张扬道:“孙市长要是不想看就算了!”他作势要收回去,他的举动反而坚定了孙东强的信念,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孙东强也不例外,经过这次抗旱救灾款的风波,孙东强真真正正感受到了张扬的能力,他不想错过机会。

    孙东强看完材料,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他并没有想到张扬的这份材料竟然是关于娄光亮的。他充满惊奇道:“这份材料,你从哪里得到的?”

    张扬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娄光亮和姚建设有亲戚,姚建设落网,他过来找我说情,被我拒绝,我怀疑他也有问题,不过姚建设口紧得很,对娄光亮的事情只字不提,可惜,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刚好有人将这份材料送到了我手里。”

    孙东强对张扬的说辞半信半疑。

    张扬道:“我是副市长,娄光亮也是副市长,我动不了他,本来我想把材料直接交给江城市纪委,可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先请示一下你。”

    孙东强忽然明白,张扬最近的作为正在有意识的制造他和沈庆华之间的矛盾,谁都知道娄光亮是沈庆华的门生,自己刚刚出面挑起抗旱救灾款的事情,风波还没有平息,马上就将矛头指向娄光亮,这就意味着他和沈庆华必然成为对立的两面,他们之间的矛盾再无协调的可能。孙东强因此认识到张扬的狡猾之处,过去,他一直都想坐山观虎斗。冷眼旁观张扬和沈庆华之间的斗争,可现在张扬却有意识的将他拉入战团,他的加入迅速转移了矛盾的主要方向,成为了沈庆华最大的对立者,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的地位和身份决定,只要加入这场争斗必将成为沈庆华最大的对手。

    张扬送这份材料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让孙东强和沈庆华就快降到冰点的关系雪上加霜。你孙东强不是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我偏偏不让你如意,在这场斗争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我要让你做出选择,要让你孙东强帮忙分担火力。

    孙东强苦笑道:“张扬啊张扬,你送给我了一个炸药包!”

    张扬道:“这炸药包该什么时候扔出去,还是孙市长自己斟酌!”

    孙东强道:“材料属实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

    孙东强道:“我核实之后,马上处理这件事!”

    张扬道:“沈书记肯定会不开心!”

    孙东强意味深长道:“从我们过来之后,他什么时候真正开心过?”孙东强的措辞上有意识的用上了我们这两个字,他忽然想起一句老话,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发展果然验证了这一点。

    

    张扬下午抽时间陪常海心去丰泽湖游玩,他们两人先去了牛文强承包的地方,因为近期连降了几场大雨,牛文强转包的水域终于有了水,牛文强开着快艇把他们接到了自己的船屋上,指着那片广阔的水域道:“看到没有,从西边的那座小岛,一直到碧螺山东北全都是我承包的范围。”

    张扬眯起眼睛看了看,有些纳闷道:“你包这么大地方想干什么?”

    牛文强信心满满道:“养殖,我已经确定下来了,要搞螃蟹养殖,专业人员条件都谈好了,蟹苗全都从阳澄湖进,今年就开始!”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以后我不缺螃蟹吃了!”

    牛文强道:“你也不能总是白吃啊,你得出点力!”

    张扬道:“我最烦你们这些做生意的,干什么都得有条件。”

    牛文强道:“你烦得是男老板,女老板你倒是挺喜欢的。”

    常海心扭过头去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张扬瞪了牛文强一眼。

    牛文强笑道:“我想从农行搞点贷款,张市长是不是给我帮帮忙?”

    张扬道:“你只要老老实实搞养殖,做正当生意,贷款不是什么问题,包在我身上!”

    牛文强道:“冲着你这句话,今晚我请你们好好吃一顿!”

    张扬望着他这座船屋:“在这儿吃?”

    牛文强点了点头。

    “鱼鳞都没一个,吃什么?”

    牛文强笑着指向远方道:“来了!”

    一艘机动水泥船冒着黑烟突突突的向他们这边驶了过来,原来牛文强知道他们要来,提前就和当地渔民联系好了,让渔民送菜过来。

    渔民送来的多是丰泽的一些特产,湖虾、小龙虾、黄鳝、泥鳅、大花鲢、桂鱼、野生甲鱼、还有螃蟹、野鸭。

    张扬帮忙把菜拿到了船屋上,这才想起了一个问题,船屋上没有厨师。牛文强笑眯眯撸起袖子道:“今儿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张扬道:“就你那两把刷子能成吗?”

    牛文强道:“我干什么的?”

    “开饭店的!”

    “就是,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张扬道:“所以你今儿就打算跑给我看看?”

    “那是”牛文强说完这才悟到张扬是拐着弯骂他呢,笑骂道:“你才跑呢!”

    常海心跟着格格笑了起来,她主动请缨道:“算了,你们两人还是去聊天吧,吃饭的事情交给我了!”

    牛文强巴不得把这活交出去,他笑道:“那就麻烦你了,常小姐肯定比我们跑得好看!”话刚说完,上就挨了一脚,牛文强立足不稳噗通一声落在了湖水里,张扬和常海心站在甲板上大笑起来。牛文强指着张扬道:“重色轻友你丫的就是一重色轻友的货色”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整个丰泽湖也被晚霞映衬的五光十色,天水之间全都是这灿烂的云锦之色,张扬和牛文强盘腿坐在甲板上,望着西边的天空,牛文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叹道:“心旷神怡!我现在才发现,赚钱是美好的,享受人生是更美好的,在享受人生的同时又能赚到钱才是最美好的!”

    张扬道:“别整得跟个哲学家似的,你那点老底我都知道。”

    牛文强轻声道:“人的境界是不断提升的,我也在进步,你别总用过去的老眼光看人!”

    

    【二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零七章 谈条件(上) 下一篇:第四百零七章 谈条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