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查薇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水渍,这会儿情绪才镇定下来,张扬道:“系好安全带,咱们把东西追回来!”

    查薇道:“要不要报警?”

    张扬已经看到远处那辆别克商务车,冷笑道:“不用,我倒要看看,谁他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抢你的东西!”

    查薇望着张扬自信笃定的眼神,心中忽然感到无比的踏实,这就是一种安全感。在很多人面前查薇是个强势的女孩儿,可她在张大官人面前却很少表现出自己的强势,也只有在张扬的面前她才会发觉自己拥有着这么多女性细腻温柔的成分。

    前方的劫犯显然发现了后面紧跟不舍的这辆皮卡车,别克车开始加速。

    张大官人的车技在不断地锻炼中提升很快,至少已经超出了他在大隋朝时候驾驭马车的水平,尼桑皮卡在接近别克商务的时候,一个猛然退档,发动机转速迅速提升,皮卡车一个急速前冲。车头部分超越了别克商务车。

    对方猛打方向,别克车的车身撞击在尼桑皮卡的右侧,剧烈的撞击让尼桑皮卡偏离出原来的方向,副驾驶侧的玻璃也四处纷飞。查薇惊叫着埋下头,避免被碎裂的玻璃划伤。

    张扬好不容易才将皮卡车控制住,开回原来的轨道,怒骂道:“,老子抓住你们再说!”

    查薇俏脸煞白道:“要不算了”她虽然胆大可毕竟是女孩子,遇到了这样的场面也感觉到有些害怕。

    张扬摇了摇头道:“想跑?没那么容易!丫头,你来开车!”这厮熟练的把座椅后撤,让查薇从副驾爬了过来,将方向盘和油门一点点交给了她,查薇丰满而充满弹性的随着汽车的颠簸在张大官人的敏感处不停摩擦,这厮可怜的自制力又崩溃了,查薇也敏锐的觉察到了身后的变化,她咬了咬嘴唇,双手终于将方向盘完全把握住了。

    张扬深吸了一口气,推开车门,让开座椅,依依不舍的完成了这次换位。

    查薇的俏脸红红的,目光盯着前方渐行渐远的别克商务车,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张扬提醒她道:“加大油门追上去!”他爬到皮卡车的车顶,然后跃入后车厢中,向查薇大声鼓励道:“你一定行!”

    查薇鼓足勇气,油门深踩,驾驶着皮卡车再度追赶了过去。

    

    劫匪从反光镜中看到皮卡车再度追来,也是无可奈何。他们也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这么难缠的主儿,真可谓是阴魂不散。

    两辆车即将并行的时候,别克商务车驾驶侧的玻璃窗落下,司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举起一把五四式的手枪。

    查薇看得真切,猛然一个急刹车,张扬却借着惯性腾空飞跃出去,稳稳落在别克商务车车顶上方。

    别克商务车一个急速的摆尾,试图将张扬摔下去,张扬的身体宛如吸附在车顶之上,他扬起右拳一拳砸向天窗,蓬!地一声巨响过后,天窗全都崩裂开来,车内一人举枪向张扬射击,张扬闪电般抓住他的手腕,子弹打空,从声音可以听出,这只是仿五四式钢珠枪,并非真正意义的手枪,张扬右臂用力,竟然将这名歹徒从车内拖了出来。不等他做出反应,一拳砸在他的面门上,打得他鼻破血流,顿时昏厥过去。

    开车的歹徒也顾不上同伴还在上面,不断变换方向,汽车以S形路线行进,张扬牢牢钉在车顶之上,那名被他打晕的歹徒就没那么幸运,从车顶滚落下去。

    查薇开着皮卡车紧跟在后面,忽然看到从别克车上滚下来一个人,还以为是张扬,吓得就快哭起来,她猛打方向躲过那人,看到别克车上张扬伸手向她竖起了拇指。

    一柄雪亮的军刀刺破车顶,刺向张扬的腹部,张扬闪身避过。

    一名劫犯从天窗内探出半个身子,挥动开山刀砍向张扬,张扬两腿分开,开山刀砍了个空,在车顶之上砍开了一道深深地刀痕,张扬抬脚踹在那名劫犯的脸部。

    别克商务一个急刹车,张扬的身体因为惯性而向前滑动,他顺着车顶溜到引擎盖上,一拳砸落在挡风玻璃之上,这一拳并没有用尽全力,力量控制得很好,将挡风玻璃砸得如同蜘蛛网一样裂开,可是却没有完全破碎,司机踩下油门。别克车没头苍蝇一样向前方冲去,张扬听到皮卡车的喇叭鸣响,转身望去,却见别克商务车距离前方的一辆载货卡车只剩下不到十米的距离。

    张扬腾空飞跃稳稳落在皮卡车的货箱中,那辆别克商务车因为司机的事先被挡,当他发现即将撞到前方卡车的时候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鸣响,不及减速的别克车重重撞击在大货车的尾部。

    查薇停下车,张扬跳了下去,来到别克车前,将车门拉开,因为剧烈的冲撞,车内的四名歹徒都已经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张扬从其中一人身上搜到了那串项链,拿回项链的时候,随手摸了摸他的颈部,却发现这名歹徒已经死了。

    张扬暗叫不妙,虽然他今天是正当防卫,可这件事仍然有些麻烦,远处已经传来警笛声,查薇有些担心的看着张扬:“怎么办?”

    张扬笑着安慰她道:“没事儿,咱们是正当防卫!”查薇还不知道车内有人死了的事情。张扬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人,国安局的邢朝晖,这种事情由国安局处理最好不过,虽然他已经退出了国安,可遇到了这种麻烦,也不得不主动给邢朝晖打了个电话。

    警察赶到后检查了现场,一共两死三伤,刚才从别克车上摔下去的那名劫匪也死了。

    查薇听说死了人,不由得害怕起来,正要给家里打电话,一辆黑色吉普车来到了现场。邢朝晖和赵军一起过来了,张扬见到他们来了,向查薇道:“不用声张,这件事我来处理!”

    赵军向现场负责的警察走去,邢朝晖则笑眯眯来到张扬的面前,一团和气道:“怎么?来京城也不跟我打招呼,现在遇到麻烦了想起老朋友了!”

    张扬笑道:“我压根就没把你当成朋友,一直都将你当领导!”

    邢朝晖道:“领导是用来尊重的,你小子怎么不尊敬我?”他回身看了看撞得面目全非的别克商务车,啧啧叹道:“真是火爆,你到哪儿都不太平!”

    查薇维护张扬道:“你怎么说话呢?又不是我们惹事,是这帮劫匪冲上来抢我项链!”

    邢朝晖道:“你是查部长的女儿吧,你爸要是知道你在街头跟人飙车,还不知要有什么反应!”

    查薇听出邢朝晖认识她父亲,顿时有些心虚了,小声道:“你别告诉我爸!”

    邢朝晖笑了起来。

    赵军把事情搞定后转身回来了,指了指吉普车道:“上车吧!”

    张扬道:“我有车!”他那辆皮卡车也被撞得惨不忍睹。

    赵军道:“你那辆车是证据,警方调查取证之后才能归还给你,先上我们的车!”

    张扬叹了口气,原本和陈雪说好了明天回江城呢,看眼前这局面只怕是回不去了,他将车钥匙交给赵军,和查薇一起上了国安的吉普车。

    赵军又去和警方交代了一下,这才回到车内,邢朝晖启动了吉普车,沿着街道缓慢的向正北方向驶去。

    张扬低声道:“怎么说?”

    赵军道:“几名劫匪都是惯犯,其中一人应该是参予月初德胜金店抢劫案的,你放心吧,应该没什么麻烦,我们会处理!”

    查薇充满好奇道:“你们是警察?”

    邢朝晖道:“公安部的,我们和张扬是朋友!”他毕竟是久经风浪,假话张口就来,想都不用想。

    张扬向查薇道:“先送你回家吧!”

    查薇经历了这么大的一场风波居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恐,小声嘀咕道:“我还没吃饭呢!”

    邢朝晖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去我们那里吃!”

    张扬慌忙道:“不用了,哪能再麻烦你们!”他是害怕查薇知道自己和国安之间的关系。

    邢朝晖笑道:“没事儿,不麻烦,咱们是老朋友。法国菜怎么样?”

    张扬正要拒绝,却听查薇道:“好啊!不过这么晚哪里去吃法国菜?”

    邢朝晖道:“香榭丽舍大酒店,有牛排有龙虾有红酒!”

    查薇摇了摇头道:“我从没有听说过什么香榭丽舍大酒店!”

    邢朝晖笑道:“是吗?”他转过身,一块钢板落了下去将后面的座椅和驾驶室隔离开来,查薇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鼻息间就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顿时感觉到头昏脑胀,一头栽倒在张扬的身上。

    张大官人相对好一些,可也吸入了不少麻醉气体,他装出头晕脑胀的样子,软绵绵歪倒在座椅上,暗中却悄悄调息化去的麻醉成分。

    

    邢朝晖看了看手表:“这混小子,总是破坏我吃饭的兴致!”

    一个多小时后吉普车缓缓停下,车门被拉开了,邢朝晖望着躺在后座椅上的张扬道:“别装了,这点气体麻不倒你!再不起来我用电棍击你了!”

    “你敢!”张大官人郁闷的坐直了腰,伸了个懒腰,却见查薇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仍然人事不省。

    邢朝晖道:“想吃法国菜,就要到这里来!抱她出来吧!”

    张扬抱着查薇离开吉普车,方才发现他们处在一座码头之上,夜幕之下灯火点点,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无比清晰,邢朝晖和赵军走向前方,在他们面前停靠着一艘巨大的货船。

    张扬抱着查薇跟在他们身后进入了货船的升降机,邢朝晖微笑道:“欢迎光临,国安的法国餐厅!”升降机在轰隆隆的声音中向上行进。

    走上甲板,却看到甲板之上果然摆着一张餐台,洁白的餐布,巴洛克风格餐桌椅,虽有烛台,可是并没有点燃蜡烛,这是因为海风太大的缘故。

    国安十局主任章碧君身穿黑色晚装气质优雅的坐在餐台前,微笑道:“张市长,你可真难请啊!”

    张大官人此时也有些迷糊了,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把查薇放在椅子上,查薇神志不清根本无法坐稳,张扬只能把一个肩膀借给她,他诧异道:“这么大阵势,到底怎么回事儿?”

    邢朝晖坐下道:“我和章局原本就约好了在这里吃饭,你打扰了我的饭局!”

    张扬知道国安这帮人从不按常理出牌,他笑道:“我是说,我来到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碧君道:“本来没你的事情,可你既然来了,就有了你的事情!”

    张扬道:“我早就辞职了,现在我和你们国安没有任何关系!”

    邢朝晖道:“你的确递了辞职信,可我没有批准,你的工资我们每月还是造照旧支付,在人事上,你仍然属于我们国安管理!”

    张扬苦笑道:“我说你们怎么阴魂不散,敢情你们国安都是那么无赖吗?”

    

    【求点免费的推荐票、评价票!今天更新完成!】(!)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项链(上)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七章 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