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查晋北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他握着何长安的手道:“何总,真是不好意思,查某横刀夺爱了!”

    何长安微笑道:“天池先生的墨宝虽好,可是在我心里毕竟还有价值,查先生的出价已经超出了我的心理价位,我败得心服口服!”

    查晋北道:“其实何先生再多出五千块,我就会放弃了!”这句话有些往伤口上撒盐的意思。

    何长安笑道:“天池先生若是知道你利用满江红推介自己的产品,想必也会有些遗憾!”他走向麦克风前,也事先征求了罗慧宁的意见:“文夫人,我可以说句话吗?”

    罗慧宁早就看出了今晚他们两人围绕着拍卖会进行着明争暗斗,可罗慧宁并不介意他们的这种争斗。如果没有他们的对峙,今晚那幅《满江红》也不会拍出千万的天价,这笔钱用于慈善事业,对天池先生来说也是一种安慰。罗慧宁一样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何总请说!”

    何长安道:“各位好,今晚是天池先生作品的慈善义卖会,拍卖只是一个形式,更主要的是利用这种形式,让大家聚在一起,为那些失学儿童奉献爱心,我决定以个人的名义向慈善基金会捐赠两百万元!”

    现场响起了一些掌声,可是有查晋北刚才的一千万,珠玉在前,这二百万就无法惊起太大的波澜。

    罗慧宁微笑点头,对何长安的善举表示感谢,可何长安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

    罗慧宁笑道:“何总,做慈善可是没有回报的啊!”

    何长安笑道:“我今天没有拍到天池先生的那幅《满江红》,心里还是颇为遗憾的,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商人,所以我想让我的善举获得那么一丁点的回报!”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何长安的这句话很坦白,也成功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他捐出这二百万究竟想要得到怎样的回报?

    何长安的目光扫视着人群,最终落在张扬的身上。张扬内心一震,心中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何长安道:“我想请文夫人的义子张扬先生现场写一幅《满江红》送给我,填补一下心中的失落,不知文夫人意下如何?”

    罗慧宁明白何长安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回一些面子,同时转移一下公众的焦点。不想让查晋北一人独美,文家和何长安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罗慧宁当初拒绝何长安五千万购买天池先生全部作品的要求,也是本着对天池先生负责的态度,可对何长安毕竟还是有些歉意的。既然何长安提出了这个要求,干脆就利用这种方式给他一些补偿,罗慧宁笑道:“张扬,既然何总这么抬爱,你就现场写一幅《满江红》给他!”

    干妈既然发话,张大官人唯有遵从,他起身的时候却被查薇拉了一下,查薇小声道:“别理他!”

    张扬哪敢驳干面子,再说了他还欠何长安一个人情,现在竞拍已经尘埃落定,他就算写一幅字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张大官人向查薇无奈的笑了笑,大步走上前台。

    现场很快就准备好了书案和文房四宝。

    罗慧宁意味深长的向张扬道:“这里书法界高手云集,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张扬点了点头,他倒是想过敷衍一下,可这念头稍闪即逝,罗慧宁说得不错。现场多数都是内行,自己要是敷衍,岂不是失了罗慧宁的面子,想透了这件事,张扬笑道:“干妈放心!”

    来到书案前,张扬拿毛巾擦了擦双手,笑道:“献丑了!”捻起毛笔,闭上双目,岳飞的那阙满江红一句句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所有词句在脑海中回忆一遍之后,张大官人蘸墨起笔,他的书法锋芒毕露,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字里行间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和霸气,凭心而论,张扬的书法更适合这首满江红,虽然单就书法而言无法比肩于天池先生,可气势和风格和这首词作相得益彰。

    张扬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写完之后,胸口微微起伏,唯有倾注热情方能写得淋漓尽致。

    

    何长安如获至宝,一旁赞道:“好字,好一幅《满江红》!”说这话的时候他笑眯眯看着在一旁观赏的查晋北。

    查晋北也暗赞好字,赞赏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何长安反击的手段,何长安是利用张扬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化解刚才竞拍落败的尴尬,张扬的书法的确惊艳,可张扬被何长安的利用充满了无奈的成分,查晋北笑眯眯点了点头道:“果然好字!”

    无论何长安和查晋北的争斗结果如何。当晚的慈善义拍无疑是极其成功的,天池先生的二十件书法作品,一共募集到了一千五百三十万的款项,当然其中也有张扬的功劳。

    查晋北无疑是众人眼中的赢家,他利用慈善义卖成功的推介了自己的新品,这一系列珠宝原本命名为红色风暴,正是这次的慈善拍卖会让他改变了念头,满江红更加琅琅上口。

    查晋北和邱凤仙并肩走出国家美术馆的时候,守在门外的记者围拢了上来,有记者问:“请问查先生,您今晚的推介会是早有准备吗?”

    查晋北微笑道:“请不要忘记,今晚是慈善义拍,我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做慈善!推介会只是一个小插曲!”

    “查先生,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将这系列珠宝命名为《满江红》的?”

    查晋北道:“灵光闪现,应该说是天池先生给我的启示!”久经沙场的查晋北回答问题滴水不漏游刃有余。

    此时一名戴着眼镜的记者挤了过来:“请问查先生,您和邱小姐是什么关系?朋友还是恋人?”

    查晋北哈哈笑了起来:“你可真够八卦,我和邱小姐是合作关系,我们是生活中的好朋友,事业上的好搭档,好了,你们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没有,大家都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那名眼镜记者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查先生。您最好的朋友是星钻集团的总设计师刘庆荣,外界传言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友谊,请问您对这些传言怎么看?”

    查晋北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了,他冷冷看着那名记者。

    那记者又道:“外界质疑查先生的性取向,请问您可以做出一些解释吗?”

    查晋北笑着点了点头,却突然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冲了出去,只一拳就将那名记者击倒在地,怒吼道:“混账东西,你胡说什么!”

    现场顿时混乱起来,查晋北还想冲上去踢那名记者,邱凤仙慌忙拉住他。

    张扬和查薇两人在后面走出。他们看到记者将查晋北围住采访,本想绕行,可想不到查晋北突然出手打了记者。两人慌忙挤了进去,拉住暴怒的查晋北,查晋北指着那名记者道:“我记住你了,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查晋北愤愤然上了他的林肯车,查薇没跟着上去,轻声道:“邱姐麻烦你送我叔回去,我和张扬一起走!”

    邱凤仙点了点头,关上车门,查晋北的情绪仍然处于激动之中,胸口不断起伏着,咬牙切齿道:“混蛋,一定是何长安搞出来的!”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你没必要动这么大的肝火!”

    查晋北道:“谁敢在我和庆荣的事情上做文章,我就不会放过他!”

    邱凤仙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晋北,从今晚何长安的表现来看,他进军珠宝界的目标绝不会改变。”

    查晋北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平复了内心中激动的情绪,低声道:“何以见得?”

    “你拍到了满江红,他花了二百万让张扬为他写了一幅满江红,他在暗示我们会用不同的途径进军珠宝界。”

    查晋北道:“他只不过在非洲买下了几个钻石矿,以为这样就可以有了向我们叫板的资本,真是笑话!再好的珠宝也需要相应的设计,我们星钻拥有世界一流的设计团队,他敢踩进来就等着以失败收场吧!”

    邱凤仙道:“何长安这个人来者不善,我们还是要谨慎对待!”

    查晋北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过了一会儿低声道:“加快星钻在全国各地级市的专营店建设,要让我们的销售网络遍布全国!”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我马上回台湾一趟,向公司申请新的注资!”

    

    查薇对张扬今天给何长安写字的事情颇为不满,上了张扬的皮卡车,她忍不住道:“没义气,你明明知道何长安跟我叔叔作对,还站在他那一边?”

    张扬苦笑道:“今晚的事情我是骑虎难下,我干妈都发话了,我总不能不给她面子,再说了。不就是一幅字吗?何长安出了二百万,我有自知之明,这幅字卖两万也没人要!”

    查薇不依不饶道:“不成,我叔把侄女都借给你了,你居然这么对他,一点良心都没有,忘恩负义的东西!”

    张大官人笑道:“你也没吃亏啊,我借是借了,可连你一个指头都没碰,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要赖着我似的?”

    查薇格格笑道:“少臭美!请我吃饭,不然别想我原谅你!”

    张扬点了点头,查薇说这句话证明已经不生气了,他想了想道:“要不还去吃爆肚?”

    查薇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一点创意都没有!”

    张扬看了看时间:“九点多了”

    查薇忽然道:“停车!停车!”

    张扬把车停下,查薇推开车门跳下车去,穿过马路,来到对面的一家清真卤菜店,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丫头创意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

    查薇买了些卤菜,又在隔壁的烟酒店里买了一打冰镇啤酒,拎着塑料袋笑盈盈回转身,一边过马路一边向张扬挥了挥手。

    张扬趴在方向盘上笑眯眯看着她,忽然一辆深蓝色的别克商务车驶过,挡住了张扬的视线,随之就听到查薇的尖叫声。

    张扬一颗心顿时紧缩了起来,他推开车门,全速向查薇的方向冲去。

    别克商务车已经高速冲向夜色之中,查薇被推倒在地上,手中的东西洒了一地,脸上被泼得水淋淋的,她吓得捂着俏脸,颤声道:“我的脸我的脸”

    张扬冲到她的身边,扶住她的肩头,确信查薇的脸上只是清水,他劝慰道:“你的脸没事!”

    查薇惊魂未定的睁开美眸,却又想起了一件事,她的手捂住胸前,发现颈部的那颗粉钻项链已经不翼而飞,查薇惊声道:“项链!”

    

    【今晚还有一章,求月票支援!】(!)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借贵侄女一用(下)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项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