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谁都没有想到今晚的慈善拍卖会演绎出一场刀光剑影,刚开场就火药味十足。

    查薇看到张扬又在牌子上写下了三十五万,低声道:“真要拍下去?”

    张扬笑道:“别担心,反正不用你掏钱,有你叔叔当坚强后盾,只管跟他飙下去!”

    查薇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儿,她向远处的查晋北看了一眼,查晋北正以鼓励和期许的目光望着她,查薇笑了,不等张扬写好牌子。她举起手来:“五十万!”

    价格一出,满场哗然!都知道天池先生的书法价值不菲,可是任何书法作品都是有价的,五十万的价格已经不符合现在的市场行情,根据现在的行市,这幅字也就是十五万左右,可在查薇和冯景亮的竞拍下已经达到五十万之巨,这已经不能用正常规律看待了。

    查晋北听到这个价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低声向邱凤仙道:“别人的钱花起来最痛快!”

    邱凤仙格格笑道:“你心疼了?”

    查晋北反问道:“我会心疼钱吗?”

    冯景亮心疼钱,可冯景亮更在乎面子,他之所以心疼,是因为他对书法一窍不通,如果在平时,他听到某人花五十万买一幅字一定会骂人家傻,可今儿他买的不是字,买的是面子,五十万,不贵!

    冯景亮举起了五十五万的价格。

    张扬已经看出冯景亮有些底气不足了,查薇准备报出六十万价格的时候,又向叔叔看了一眼,查晋北摇了摇头,查晋北决定放弃了,他今晚的主要对手绝不是冯景亮,抢这个风头毫无意义,表面上看冯景亮胜了一局,可实际上却吃了个哑巴亏。

    当拍卖师一锤定音之后,冯景亮的脸色很不好看。六十万买了一幅字,意气之争!查晋北没什么损失,代表他竞拍的是查薇,换句话来说到现在人家主力部队根本没有出动。

    王学海道:“好字,回头装裱好了挂在紫金阁的大堂上肯定顾客盈门!”

    

    也许是冯景亮和查薇开始的竞标太过火爆,下面几张作品表现的就不温不火,最高只拍出了三十万的价格,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平淡只是暂时的,很多人都在积攒着力量,他们的目标锁定了天池先生的那幅《满江红》。

    何长安今天已经拍下了八幅作品,花掉了一百多万,查晋北却始终按兵不动,何长安并没有被查晋北现在的平静所麻痹,他知道查晋北在等待机会,在最后一幅作品拍卖的时候,查晋北一定会挺身而出。

    拍卖师以激动的声音推出今晚拍卖的重中之重,天池先生手术的那幅《满江红》,这幅字书写于七十年代末,曾经有日本商人想花十万美元购入,却被天池先生拒绝。起拍价格就定在一百万。

    志在得到这幅字的来宾一个个明显紧张了起来,能够用百万之巨去购买一幅字的人,绝不会仅仅是为了出风头,真正的内行人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去买一幅字。

    何长安和查晋北都不是第一个举牌的人。

    当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的时候,已经有十多个人举起牌子,转瞬之间价格一路攀升到一百五十万。

    何长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向身边助理低声道:“三百万!”

    三百万的价格一出,原本热闹无比的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何长安叫出的价格已经是底价的三倍,这样的价格已经将众多的竞拍者远远甩在身后。

    何长安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微笑着端起红酒抿了一口。

    查薇和张扬也看着何长安,不但他们,全场人都在看着何长安,竞拍场上,出价最高的人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张扬是抱着旁观者的态度,何长安曾经帮助过他,在东江帮忙拍下何歆颜的第一支舞,这是个人情,张大官人必须承认,所以他今天心态上保持中立,可他也不想这场拍卖就这么结束,查晋北难道不打算竞拍了?三百万的价格就将这个珠宝大亨给吓退了?

    查晋北当然不会被吓退,他是在等待,当拍卖师开始读数到二的时候,他才笑着抬起手:“三百万零五千!”

    满场哗然,何长安笑着向查晋北望去,查晋北的加价极富特色,他在告诉自己,他想用这五千元的价格击败自己。

    何长安点了点头:“三百五十万!”

    查晋北道:“三百五十万零五千!”

    所有人都看出查晋北在挑衅。何长安和查晋北的目光都离开了展品,他们互相对望着,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可深邃的目光背后都藏着森森的冷意。

    

    何长安一直热衷收藏,而查晋北本身就是珠宝设计师,在这方面颇有建树,两人都是书法内行,也都明白天池先生的这幅得意之作,日后必然升值连连,他们今天不但争得是作品本身,也是彼此实力的比拼,查晋北加价五千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何长安,你敢踩过界,我就不会给你面子!

    何长安向身边助理低声道:“以三百万作为评估,每年升值百分之十,十年之后,这幅画价值多少?”

    助理马上道:“七百七十八万一千二百二十七元三角八分!”

    何长安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出八百万!”

    八百万!这个价格已经让在场多数人震惊,何长安用八百万购买一幅市价在三百万左右的书法,这个人莫不是疯了?

    何长安的出价早就在查晋北的意料之中,他向邱凤仙道:“如果我用价值百万的钻石做成项链,再投入二百万进行宣传,在以后的五年中不停的制造关于这块钻石的传奇,你认为五年后钻石项链能够达到多少钱?”

    邱凤仙道:“二百万的宣传费。可以将以一块最普通的石头化为神奇,更不用说本身就价值百万的钻石了,我相信一千万绝没有问题。”

    查晋北道:“天池先生的书法远不止这个价值,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我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长期看好,五年之后,这幅字的价值必然超过千万!”

    邱凤仙微笑点头,查晋北是她说认识的人中最善于包装的一个,他可以把一块石头雕琢打磨,创造出最大的价值,至于本来就是藏世珍品的这幅墨宝。查晋北一定有让它价值不断攀升的方法,于是邱凤仙心领神会的打出了一千万人民币的竞拍价格。

    全场震动,在拍卖会举行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今晚会出现一千万的天价,《满江红》是天池先生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却绝非是他最满意的作品,这一价格已经超出了市场价值的三倍以上,亲眼目睹这场不可思议的竞拍,每个人都感到深深地震惊。

    冯景亮此时却感到心安和庆幸了,看来查晋北根本没有把他当成对手,如果查晋北一心想要得到那幅虎字,以他的出手,冯景亮肯定会败下阵来,冯景亮明白自己的实力和查晋北差距太大,查晋北的矛头对准的是何长安。

    何长安不禁皱了皱眉头,查晋北今晚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虽然预想到查晋北会和自己竞拍,可是没想到在自己抛出八百万的天价之后,查晋北竟然毫不犹豫的跟进,以一个震惊四座的千万高价重重的回击了自己。

    何长安在成为一个收藏家之前首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成功和本身的理智和冷静有着很大的关系,在得到任何一件藏品之前,他首先会估算这一藏品有可能带给自己的最大价值,何长安用年增长百分之十推算出了他的心理价,可查晋北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让何长安内心中产生了犹豫,花一千万,用这么久的时间来证实这件藏品的价值,何长安觉着不值得,更何况天池先生的作品不仅仅《满江红》这一幅,以后这样的拍卖会还会举行,查晋北是借着这件事向他示威,无论查晋北是否赢得这场竞拍的胜利,何长安都不会改变自己进军珠宝市场的决心,真正的成功者不会争一时之短长,谁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一个。

    何长安端起红酒。听着拍卖师开始计数,当拍卖槌落下的时候,全场欢呼雷动,当然这欢呼声并不属于何长安。

    查薇也兴奋异常,叔叔赢得了拍品,做侄女的也感到荣耀,这也让她刚才输给冯景亮的郁闷一扫而光。

    可在场人欢呼之后,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查晋北虽然是竞拍的胜利者,可花一千万购得市场价值三百万的书法是不是有些冲动。

    查晋北走上舞台,从罗慧宁的手上接过了那副满江红,罗慧宁和他握手的时候道:“谢谢查总对慈善事业的支持!”

    查晋北笑道:“我对天池先生一直仰慕的很!”

    罗慧宁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他去麦克风前讲话。

    查晋北笑着走了过去,所有镁光灯都对准了他,查晋北的表情充满了自信和骄傲,他大声道:“今晚我代表星钻集团以一千万元的价格拍下天池先生的这幅遗作,一是表达我对天池先生的景仰,二是以实际行动表现对慈善事业的支持,诚信经营,回报社会是我们星钻集团的立足之本!”

    现场再度掌声雷动。

    查晋北又道:“惭愧的说,我个人还有私心在内!”他转向罗慧宁微笑道:“文夫人,我可以插播一个广告吗?”

    

    罗慧宁笑道:“好吧,希望你的广告时间不要太久!”

    查晋北笑着点了点头,他大声宣布道:“今晚星钻集团以一千万元的价格拍下了天池先生的作品《满江红》,今天容我借着天池先生的慈善义卖会,向全中国、全世界推出我们星钻集团今年的主打系列”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以气魄十足的声音宣布道:“满江红!”

    现场十二位身穿白色长裙的美丽女郎站起身来,她们分成两队,婷婷袅袅走向舞台,分立在查晋北的两旁,她们的颈部带着星钻集团今年的主打饰品——满江红,以红宝石为主材的饰品,白衣如雪,红钻闪烁,一时间将所有人的眼球全都吸引到舞台的正中。

    罗慧宁也没有想到查晋北会来了这一手,可刚才人家问过自己了,是她同意查晋北插播广告的,罗慧宁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商人果然是狡猾透顶。

    何长安此时终于明白查晋北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叫出一千万的价格,这厮居然利用这次媒体云集的机会趁机做了个新品发布会,一千万中包括广告和推介费用,可以想象,明天京城的大小报纸上都会免费替他宣传满江红系列饰品,高明,真是高明啊!何长安双手慢慢鼓掌,心中暗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大家都这么开心,干脆自己就陪着查晋北开心一下!

    

    【插播广告,求下月票,那啥,月票不但是靠拼,也是靠比的!】(!)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借贵侄女一用(上)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项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