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在院内的葡萄架下坐了,躺在天池先生平时常睡的躺椅子上,感觉先生仿佛就在身边未曾离去。

    陈雪泡了一壶苦丁茶端了出来,放在张扬身边的石几子上,张扬睁开双目,望着陈雪清丽绝伦的俏脸,忽然笑了起来。

    陈雪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轻声道:“你笑什么?”

    张扬指了指脸上,陈雪洁白如玉的俏脸之上抹上了一道污痕。

    陈雪擦了擦,却没有擦掉,张扬伸出手指尖轻触到她的俏脸之上,陈雪芳心一颤,然而她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剪水双眸宛如古井不波,单单是这份镇定功夫,在同龄少女之中已经很少可以见到。

    张扬知道陈雪这风波不惊的心态和她修炼的内功有关。为她擦去脸上的污痕,及时收回手道:“那些书整理好了?”

    陈雪轻声道:“再有两天应该可以全部清点完毕!”

    张扬道:“这里房间众多,你留下来住就是,收拾起来也方便一些。”

    陈雪道:“你何时返回江城?”

    “后天!”

    陈雪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搭你的车一起回去!”

    张扬这才想起陈雪已经就要放暑假了,张扬笑道:“没问题!”

    陈雪性情清冷,平素寡言少语,愿意和张扬说这么多话已实属难得。

    张扬来到天池先生的书房内,陈雪抽出时间将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书案光可鉴人,张扬抚摸书案,在书案前坐下,不觉想起昔日和先生一起高谈阔论的情景,他低声道:“先生,学生有些话还没有来得及向你说”天池先生是出世之人,而张扬却是两度入世,他有份孤独一直深埋在心中。天池先生去世让张扬感触如此之深,是因为天池先生的很多见解能够让张扬感觉到豁然开朗,两人之间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拉开王学海送给他的手包,里面果然放着五根黄灿灿的金条,张扬不禁笑了起来,黄金虽然珍贵可是和生命相比不值一提,势力如王学海,也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张扬将五根金条摆放在书案之上,越看越感觉那金条显得俗气非常,他将金条纳入手包之中。低声道:“先生,我不该让这俗物沾染了这清雅之地!”

    张扬在书房内呆了一个下午,直到查薇打电话过来,查薇约好了江光亚,她没有找到顾养养,说顾养养昨天启程去坝上写生了。

    张扬知道顾佳彤陪同父亲去坝上旅游散心,却不知道顾养养也跟了过去。张扬邀请陈雪一起去吃饭,陈雪不喜欢这种场合,表示要留下继续整理先生留下的古籍,张扬原没抱有什么希望,陈雪的性格就是如此,她不喜欢人多的公众场合。

    

    这次查薇并没有邀请太多的同学过来,只有她和江光亚两个,张扬颇感意外:“怎么?今儿不打算玩车轮战了?”

    查薇笑道:“对付你这种人还用得上车轮战吗?”

    张扬道:“我是哪种人?”

    查薇想了想道:“说不清,反正不是好人!”

    江光亚在一旁只是笑,张扬对江光亚一直印象都不错,这小伙子虽然出身名门,可身上没有任何的纨绔气,张扬伸出手去和江光亚握了握手。

    查薇忍不住揶揄道:“逢人就握手就是你们官场中人的臭毛病,你官虽然不大,可这些毛病学得倒是挺快。”

    张扬道:“很正常啊。两个男同志见面不握手,难道还要拥抱啊?”

    江光亚笑道:“谁跟你同志,我性取向正常啊!”

    张扬笑了起来,江光亚难得幽默了一次,他们三人来到刘老德爆肚,捡了张小桌子坐下,张扬本想喝啤酒,可查薇摇头,坚持喝白酒。

    张扬一想就明白了,啤酒利尿,查薇是害怕老往厕所跑,他笑道:“那你喝白酒,我喝啤酒,大热天的喝白的燥得慌!”

    张扬点菜的功夫,查薇去对面的新疆烧烤摊去买羊肉串了,江光亚不忘提醒她道:“小心钱包!”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上次江光亚就在这里丢了钱包,显然心有余悸,查薇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笑道:“你坐着,要是他们敢偷我钱包,你们两个帮忙过来打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红颜祸水啊,女人全都是惹祸精!”

    江光亚笑道:“薇姐的性子就像个男孩子!”

    张扬有些奇怪道:“我说光亚,你们两人青梅竹马,看起来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怎么就不来电呢?”

    江光亚道:“不知道,可能是太熟了,薇姐不喜欢我这样的,把我当成弟弟看。我也把她当姐姐看,我不骗你,其实我们两家的大人过去倒是有这个意思!”

    张扬呵呵笑道:“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干脆你就从了呗,仔细看看,查薇的长相也过得去!”

    可巧查薇这会儿就回来了,看到两人嘀咕着,从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没什么好话,柳眉倒竖凤目圆睁道:“你们两个说我什么坏话呢?”

    张大官人赞道:“你看人家智商还挺高,居然能够猜到我们说她坏话!”

    查薇恶狠狠瞪着江光亚道:“光亚,他刚才说什么?”

    江光亚笑道:“他帮着咱俩撮合呢,还说你长相也过得去”说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查薇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我长相过得去?你有眼不识金镶玉,本小姐怎么看也是一大美女,真是质疑你的审美观!”

    张扬举起那一大扎啤酒道:“来,让我们一起敬绝世大美女查薇查大小姐!”他声音太大,引得周围人都向这边看来。

    查薇虽然开朗,这会儿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啐道:“少来!”

    张扬这些天来心情第一次感到如此放松,天池先生虽然走了,可他们的生活仍将要继续下去。

    几杯酒下肚,查薇提起明天天池先生书法义卖的事情。

    张扬道:“这件事是文夫人在张罗。具体的情况我没过问,不过明天拍卖的只是天池先生的部分作品,一共二十幅!”

    查薇道:“明天的慈善拍卖会,我叔叔也收到了请柬,我也想跟着去看看热闹!”

    张扬笑道:“我刚好缺个女伴,你陪我一起过去就是!”

    查薇道:“我这么好请?我打算和光亚一起过去呢。”

    江光亚却摇了摇头道:“明天我去不了,我姑父来京城,明晚我们一家人要去紫金阁吃饭!”

    查薇道:“紫金阁的饭菜不好吃,你怎么不去金王府?”到底是她叔叔开的,时刻不忘替自家人宣传。

    江光亚笑道:“我爸妈定下来的,我做不了主!”

    查薇看了张扬一眼道:“便宜你了。我这个大美女明天陪你出席慈善拍卖会!”

    张扬道:“听说这种场合很正式,那啥,咱是不是穿着正式一点,你叔叔饭店的工作服就别穿出来了!”

    查薇抓起桌上的铁签子:“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串起来烤了吃!”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其实我这舌头生吃最有味道,烤熟了反而不好吃!”这句话就带有明显的调戏成分了。查薇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嘴上却不肯服输:“你咬下来给我!”

    “下不去嘴,要不你来!”

    江光亚一副事不关机高高挂起的样子,抿了口冰镇啤酒道:“这扎啤味道还不错!”

    

    张大官人对查薇的调戏被手机铃声打断,他拿起电话,电话中传来陈雪紧张的声音:“张扬,你快回来,我我发现了一件事”

    张扬内心一怔,从陈雪的声音中听出她有些慌乱,张扬道:“我马上就来!”他挂上电话向两人告辞。

    查薇道:“还想着晚上一起去唱歌呢!”

    张扬道:“明天吧,拍卖会结束我请客!”

    张扬顾不上向他们解释,驱车就驶向香山别院。

    晚上虽然交通顺畅,可是从他吃饭的地方赶到天池先生的住处也花了近40分钟的时间。

    张扬冲入院落之中,看到藏书室内的灯光,方才放心下来。

    陈雪看到张扬回来,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她带着张扬来到里面的书架,她是在整理书架的时候发现的,在靠墙的书架第二层之上有一个狭长的木盒,盒上有拼图,木盒隐藏在古籍之后,不拿开这些图书是看不到的。

    张扬看不懂上面的文字,自然不明白陈雪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他皱了皱眉头道:“就是一个拼图,有什么不对?”

    陈雪道:“上面全都是甲骨文,这些东西排列起来可以组成一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怀疑是一个机关,所以不敢触动!”

    张扬点了点头,按照陈雪指引的顺序,将那些字重新排列,排列之后,只听到喀嚓一声,显然是机括打开的声音,张扬小心启开了木盒。里面是一张图纸,凑在灯光下一看,那图纸竟然是藏书室的结构图,上面重点标记了某处,张扬按照地图所指找到标记的位置,轻轻敲了敲地板,因为地板下面铺设了龙骨,所以敲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张扬找到工具撬开地板,下面露出水泥地面,再次敲了敲,可以听到空空的声音。

    陈雪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这下面是空的,难道天池先生在这下面还藏有玄机。

    张扬挥拳想要再度砸落下去,却被陈雪一把抓住手臂,陈雪没有说话,一双美眸静静望着张扬,慢慢摇了摇头。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陈雪不想他继续探察下去,他低声道:“我很好奇!”

    陈雪小声道:“就算是秘密,那个秘密也是属于天池先生的,我们还是尊重他老人家,让这个秘密永远保持下去。”

    张扬想了想,陈雪的话不无道理,天池先生虽然将这座宅院送给了自己,自己仍然无权揭开这个秘密,不过他将藏书室送给陈雪,是不是算准了陈雪看的懂甲骨文,可以解开木匣上的拼图机关,发现其中的地图,找到这个藏在地下的秘密。

    张扬虽然好奇,可还是遵从了陈雪的意见。

    将撬开的地板重新修复之后,已经是午夜时分,在张扬工作的时候,陈雪去厨房下了两碗面条,作为他们的夜宵。

    张扬坐在修好的地板上,心中却还在想着下面的秘密,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面条,一边向陈雪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陈雪摇了摇头,淡然笑道:“不属于我的东西,我没兴趣知道!”

    张扬道:“这些古籍属于你,这房子如今属于我,其实我们可以去探查一下!”

    陈雪道:“一个人死后,被埋葬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关于他生前的所有秘密,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希望别人去掘开你的坟墓,探索你的秘密吗?即使他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诸如考古又或是探秘?”

    张扬道:“谁他敢,我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

    陈雪轻声道:“尊重别人的秘密,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八千字更新完成,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放下骄傲(上)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借贵侄女一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