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陈崇山抱着旅行袋向青云峰走去,杜天野跟在他的身边,看到父亲额头见汗,他关切道:“爸,我来拿!”虽然陈崇山不让他这样称呼,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杜天野仍然坚持这样做。

    陈崇山犹豫了一下,终于将旅行袋交给了他,叮嘱道:“小心!”

    杜天野笑道:“里面是什么?”

    陈崇山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你妈骨灰!”

    杜天野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小心地将旅行袋抱在怀中,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滋味涌上心头,他仿佛看到一双慈和的目光望着自己,那目光属于他的母亲。

    陈崇山拍了拍儿子的肩头道:“走吧!回头我慢慢说给你听!”

    父子两人慢慢登上清台山。

    站在山巅,陈崇山道:“我这一生,再也不会离开这片山岭了”

    杜天野静静望着父亲,他忽然明白,父亲的生命和感情。父亲的一切都已经和脚下的这片山林密不可分,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快乐。

    

    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无论富贵贫贱,无论地位高低,都会有面临走到尽头的一天,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早已看透人情世事的天池先生也逃脱不了大限之劫。

    罗慧宁的电话来得很突然,当时张扬正在给分管范围各部门负责人开会,干妈罗慧宁就打来了这个电话,她语气极其紧张:“天池先生不行了,他想见你,如果有可能尽快来京城一趟!”

    张扬放下电话,马上就摆了摆手道:“散会!”张扬和天池先生之间的关系亦师亦友,他对天池先生的为人风骨一直深表钦佩,听说这件事他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张扬走出会议室简单向秘书傅长征交代了两句,即刻驱车前往京城。

    张扬来到天津境内的时候,罗慧宁又打来了电话,声音沉痛的告诉他天池先生已经走了,让他不要着急。张扬放下电话,望着漆黑的夜色,双目突然感到一热,竟然涌出了两行泪水,他本以为自己早已看淡了生死,却没想到当天池先生的死讯传来,他还是忍不住伤心落泪,在张扬重生的历程中。已经是第二次面临这样的悲伤,上次是苏大娘离去。想不到天池先生竟也突然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仿佛还近在眼前,一切却已经注定成为回忆。

    张扬心中再度生出无力回天的感觉,他虽然医术不凡,可是仍然没有回天之力,生命终有尽头,即便是他侥幸拥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可是终有一天他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想到这里,张大官人内心中生出悲凉的感触。他的手握紧了方向盘,原地静静沉默了十多分钟,方才重新启动汽车,驶向午夜的京城。

    

    天池先生去得很安详,也很突然,上午写字的时候还好好的,可突然就说自己不行了,老先生拒绝前往医院,说自己大限已到,罗慧宁请了医生过来,为天池先生诊断之后也认为老先生是阳寿已尽。

    让张扬过来是罗慧宁的主意,她认为张扬医术高明。兴许能够救先生一命,可张扬终究还是没来及。

    张扬握着天池先生已经变冷的右手,心中黯然神伤,他一向将先生视为自己的知己,从今以后,这世上能够说知心话的人又少了一个。

    罗慧宁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头,因为哭泣过,所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轻声道:“律师来了,要宣布先生的遗嘱!”

    张扬道:“干妈,您去吧,我在这儿陪先生!”

    罗慧宁道:“先生的遗嘱中也提到你的名字!”

    张扬这才起身跟着罗慧宁一起来到天池先生的书房内,除了他们之外,天池先生的三名得意门生也已经赶到。

    律师道:“大家都到齐了,作为天池先生的代理人,我代表天池先生向大家宣布他的遗嘱!”

    罗慧宁和三位师兄互相交递了一下眼神,还是由罗慧宁代表他们道:“吴律师开始吧!”

    吴律师道:“天池先生没有亲人,所以他的一切身后事都交给学生们打理,先生的书法作品全都留在山庄内,先生委托他的学生罗慧宁女士,将所有书法作品公开拍卖,所得款项,扣除葬礼所需费用之后,全部捐给希望工程,希望能够为中国的教育出一份力,能够让尽可能多的孩子有学上。”

    罗慧宁点了点头,眼圈又红了,她掏出手帕捂着嘴唇。

    吴律师道:“先生一生收藏诸多,这些收藏捐给国家美术馆。不求回报,只求美术馆能够善待这些收藏,让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先生一生的书法心得,自行结集成册,共有八册,锁在保险柜中,交由在座的四位学生保管,相互切磋学习先生书法之精要。”四位学生中自然不包括张扬在内。

    吴律师最后道:“先生将这座宅院赠与张扬先生,希望张先生来京之时,可以在此泼墨挥毫,先生九泉之下,会倍感安慰!”

    张扬震惊不已,他实在想不到,天池先生竟然将这座宅院送给了自己,仔细回想一下,过去自己的确说过要在天池先生宅院旁边建造一座宅子的话,想不到先生一直都记在心里。

    张扬道:“这宅子我不能收!”

    罗慧宁道:“先生既然给你,就有他的理由,你不可拒绝!”

    张扬再不做声。

    吴律师最后道:“先生的书库内有几千册古籍,这些古籍全都送给一位叫陈雪的女孩子,因为先生离去的太过突然,所以我没来得及联系上陈雪。”

    罗慧宁道:“我已经让人去接她了!”

    张扬走出书房,却看到夜色之中。一个单薄的倩影正孤独的站立着,不是陈雪还有哪个?陈雪也是刚刚赶到,她瞻仰过天池先生的遗容,平素清冷淡定的容颜,此时蒙上一层忧伤之色,俏脸无比苍白,美眸之中荡漾着两点让人心碎的泪光。

    张扬道:“你来了?”

    陈雪点了点头。

    张扬道:“先生遗嘱中提到你,吴律师在里面!”

    陈雪摇了摇头:“先生教我的已经很多!”她慢慢转过身去,香肩在夜风中微微颤栗着,张扬看出她在哭泣,伸出手去。轻轻落在她的肩头,两人的身影久久凝固在月光之中。

    谁也不会想到天池先生会将这座宅院留给张扬,是夜,张扬和陈雪都为天池先生守灵。

    罗慧宁望着跳动的烛光道:“其实先生早已将你们两个当成是他的学生!”

    陈雪含泪点头。

    罗慧宁道:“先生将国学教给陈雪,说你在国学上的悟性难得一见。”她又看了看张扬,伸出手去,握住张扬的手掌,张扬感觉到她的手掌冰冷非常,没有丝毫的温度。悄然送去一丝内息,梳理着干经脉,生怕她因为过于伤心而生病。

    罗慧宁道:“其实先生最欣赏的就是张扬,我曾经问过他,先生既然这么喜欢张扬,为什么不收他为徒?先生摇了摇头,笑着对我说,这天下间没有人能够教得了张扬,张扬的书法自成一格,隐然已有大师之相,到了他这种境界,师者应该是天地自然,而非人也!”

    张扬听到这里鼻子一酸,天池先生果然是他的知己。

    张扬道:“干妈,在我心中,早就当天池先生是我的老师了!”他来到天池先生的遗像前,跪下磕了三个头,低声道:“先生,我现在拜师还不算晚!”

    

    根据天池先生的遗愿,他死后火化,骨灰入海,张扬和陈雪都持弟子之礼,送了先生最后一程。

    虽然天池先生骨灰撒入大海,可他的这些弟子为了纪念先生,就在香山寓所后方巨岩壁上,将先生的书法,以及每位弟子的书法镌刻其上,留下这些石刻的目的也是为了日后纪念先生。

    葬礼结束之后,张扬和陈雪、罗慧宁一起回到了天池先生的宅院。按照先生的遗嘱,这座宅院以后就属于张扬了,不过其中书库内的几千册古籍是属于陈雪的。

    陈雪去查收古籍的时候,罗慧宁和张扬来到客厅之中,张扬泡了壶茶,递了一杯给罗慧宁,轻声道:“干妈,以后,这座宅院还得您找人打理,我一年来不了几次京城,要是交给我照看,这宅子很快就得荒废了。”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件事交给我了。”她环视这客厅内的景物,心中又有些触景生情,感叹道:“人生无常,转眼之间,身边人已成过眼云烟。”

    张扬道:“干妈,别这么伤感,我这不还活生生站在你眼前吗?生老病死,不是人力能够左右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让每一天都过得精彩。”

    罗慧宁道:“有没有秦萌萌的消息?”

    张扬愣了一下,不知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秦萌萌。

    罗慧宁看了看张扬道:“我只是随口问问,不方便就不要说!”

    张扬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秦萌萌带着秦欢去美国了,嫣然在那里帮秦欢安排了康复治疗,他们母子俩刚好换一个环境,把这边不开心的事儿都忘了,这也是好事,至少不用担心她和浩南之间的事。”

    罗慧宁却摇了摇头,忧心忡忡道:“浩南很不好,自从他和秦萌萌分手之后,整个人消沉起来,最近在部队里犯了错误,搞得影响很坏,他请了假,在家里呆着,和你干爸又发生了冲突,现在一个人搬去了外面,张扬我去看过他房间里凌乱不堪,他人都瘦了许多”罗慧宁说到这里,眼圈不由得红了起来。

    张扬道:“干妈,这么久了,难道他还没有忘记秦萌萌?”

    罗慧宁道:“能忘了才好看到他这么消沉,我这个做很不是滋味,你干爸虽然不说,可是我知道,他也一定十分的难过,女儿女儿那样,儿子如今又成了这番模样,我们两口子真不知道欠他们什么?”

    提起文玲,张扬内心有些不自然,他低声道:“干妈,要不你把浩南哥的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他,也许能开导开导他!”

    罗慧宁其实早有此意,她将准备好的地址交给张扬,叹了口气道:“浩南自尊心太重,你千万忍让一些。”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他要是想打我,我转身就跑!”

    罗慧宁也被他的这句话逗笑了,感慨道:“若是浩南有你一半懂事该有多好!”其实她也明白,儿子在很多方面都是成熟的,可是每个人都有弱点,文浩南最大的弱点就是男女感情方面,这对他来说已经成为很难逾越的沟壑。他和秦萌萌分手之后,至今都没有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张扬小心收好了地址,罗慧宁又道:“多呆些日子吧,这些天忙于先生的葬礼,咱们娘俩也没顾得上好好说话,这周末先生作品的拍卖会才会举行,你要陪我一起出席!”

    张扬点了点头道:“干妈,您放心吧,丰泽那边的工作我已经交代好了,公休假的手续我也办了,没人敢找我毛病!”

    

    【求下周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冷静(下)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音容笑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