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副市长肖鸣的表情很尴尬,现在招商和企业改革工作都由他负责,今年取得的成绩的确上不了台面。

    杜天野道:“就算不跟丰泽比,我们和自己比,今年的招商成绩可以用惨淡两个字来形容!”

    肖鸣老脸发热。

    不过肖鸣这个人还是很会搞人际关系的,常委中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很多,江城市常委,政协主席马益民道:“照我看,造成今年江城招商成绩不佳的原因很多。”

    杜天野微笑望着马益民,内心中却充满了不屑,在平海最高领导层完成新老交替之后,杜天野在策略上也采取低调维稳的方式,避免江城政坛上矛盾再次激化,他心中明白,矛盾可以暂时冷却,绝不会消失。从他了解到的情况。马益民、袁成锡、赵洋林这些人已经形成了常委中的反对派,他们之所以敢向自己公开发难,是因为找到了上的靠山,副市长肖鸣当初曾经是杜天野想要团结的对象,可在杜天野前些日子遭遇危机的时候,肖鸣表现出的模糊立场让杜天野非常失望。

    真正让杜天野担心的还是市长左援朝,在工作中,左援朝和他的分歧越来越多,这对江城来说肯定不是好事,杜天野试图消除分歧,可左援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主动。上如果无法让对方认同自己,就必须要让对方屈服于自己,这是杜天野在中纪委工作的时候,某位上级领导对他说过的话。

    杜天野道:“马主席说说自己的看法!”

    马益民道:“既然杜书记提到了丰泽的夏季经贸会,我也谈谈这件事,诚然,丰泽的夏季经贸会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可我们也要看到,这些成绩都是建立在何种基础上,日本千年集团之前已经达成了在江城开发区建立生产基地的初步意向,可现在签约却是在丰泽,对江城地区来说可能是没什么损失,可对江城开发区来说呢?我可以不客气的说,这是一种不良竞争,是自己人挖自己人的墙角,这带给江城各辖属市县怎样的影响?”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笑道:“马主席,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嘛。丰泽夏季经贸会,我参加了,我认为自己应该有些发言权,经贸会搞得很成功,我们这些当领导首先要肯定人家的工作成绩,至于千年集团的事情,在没有签约之前,谁也不能肯定地说人家就一定会选择江城开发区,丰泽是江城的一部分,我们应当站在大江城的角度上,而不是从局限出发。”

    马益民道:“我并不是因为千年集团落户丰泽而生气,只是觉着这样的事情不值得提倡,这是一种内耗!”

    李长宇正要说话,市长左援朝开口道:“我看过丰泽和日本千年集团的合约,比起江城开发区,条件优厚许多,换句话来说,这次丰泽在利益上让步不少,我想问问在座的常委,丰泽牺牲的是谁的利益?”

    马益民道:“当然是国家的利益,江城开发区开出的条件要比丰泽合理得多!”

    

    会场上的火药味顿时弥漫起来。人大主任赵洋林乐得旁观,他一言不发,静静看着杜天野。

    杜天野道:“同样的一块地,在丰泽和在江城成本不同,开出的条件自然不同,看到大家这么关心和维护江城的利益,我很欣慰,可是我也想提醒某些同志,在维护江城利益的同时,要好好的下功夫去做功课,不要求你对每个领域都了解精深,可是一些外行话就不要说了,免得贻笑大方!”杜天野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向马益民和左援朝看了一眼,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个根本就是搞经济的外行。

    左援朝心中不是滋味,这番话对马益民可能适用,杜天野凭什么这么说自己,左援朝一向自认为在经济上研究颇深,算得上一个专业人士,你杜天野才是外行!左援朝道:“是啊,外行话就不要说了!”

    杜天野道:“丰泽夏季经贸会的成绩值得肯定!以后没必要拿这件事做文章,有这个时间,还是想想怎么搞好江城的招商工作,种好了自家的梧桐树,何愁引不来金凤凰?”他转向肖鸣道:“老肖,招商办的肖桂堂能力是不是有问题,你要加紧对干部的考核,年终的时候如果招商工作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我可要追究你的责任!”

    肖鸣的笑容异常尴尬,杜天野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敲打自己,明显是对自己很不满意,他点了点头道:“杜书记放心,我一定会重点抓好招商工作。”

    杜天野起身道:“散会!”

    杜天野这边走出会议室,那边市长左援朝就追赶了上来:“杜书记!”

    杜天野放慢了脚步,等左援朝跟上来,微笑道:“左市长找我有事?”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机场扩建工程的事情怎么样了?”

    杜天野道:“递上去了,中央军委方面要审核,我估计最快也要到年底能有眉目。”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咱们江城经济发展的速度很快,现在交通运输,航空航运都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了。”

    杜天野道:“火车站改建工程正在进行中,城区道路改造也在进行中,相信假以时日,江城的交通面貌会有根本上的改变。”

    左援朝道:“还是希望机场扩建项目能够尽快得到批准!”

    杜天野道:“是啊,江城的确缺少一个现代化的机场,目前的机场已经无法满足时代发展的需要了。”

    两人边说边聊,玩的人都是这样,明明心里对对方不爽,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团和气,杜天野已经意识到,左援朝正在常委中拉帮结派,和人大主任赵洋林形成了默契。可表面上对左援朝还是很客气的。

    两人在电梯前分手,杜天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江乐见到他回来,低声道:“杜书记,刚才陈老先生打电话过来!”

    杜天野微微一怔,江乐口中的陈老先生就是他的父亲陈崇山,老爷子现在应该在北原静安,跟老战友楚镇南在一起。杜天野道:“他怎么说?”

    “他说在市委对面的饺子馆等您!”

    杜天野想不到父亲居然来到了江城,他向江乐交代了一声,就向对面赶去。

    

    陈崇山在饺子馆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穿着一身军装。是楚镇南送给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空盘子,军用旅行包就搁在他的脚边。

    杜天野欣喜非常的在他对面坐了,低声道:“爸,您来了怎么不去我办公室?”

    陈崇山道:“不想给你添麻烦,你饿不饿?顺便吃点饺子?”

    杜天野点了点头,要了半斤水饺,陈崇山已经吃过了,他表示不用,要了杯茶,坐在那里看着杜天野吃饭。陈崇山的目光中充满了慈祥之色,这是他的儿子,他的骨肉。

    杜天野道:“怎么突然就从北原回来了?也没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也好去接您?”

    陈崇山笑道:“我偷跑回来的!”

    听老爷子这样说,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为什么要偷跑回来?”

    陈崇山道:“你楚伯伯那个人太热情,整天弄来一帮人过来,他喜欢热闹,闲不住,我喜欢清静,静安该玩的我都玩过了,该看的也都看了!”陈崇山有件事并没有告诉儿子,他之所以前往北原,目的就是去亡妻邱敏的墓前拜祭,这次他把邱敏的骨灰也一并带回来了,他要带着邱敏去清台山,把邱敏葬在大儿子身边。

    杜天野笑道:“楚伯伯那个人脾气就是那个样子,一刻都闲不住,您老喜欢清静,跟他呆不长!”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您老跟我回家去住,反正我就一个人,平时也没有人打扰,您老高兴了我就陪您喝两口,想写字我给您准备笔墨纸砚,这样,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陈崇山道:“我要回清台山,这次过来。我就是想看看你,青云峰开发,老道士前两天专门跑到山下乡里给我打电话,说紫霞观翻修,他在后山弄了几间草屋,约我回去做个伴,我知道他也是寂寞了!”

    杜天野道:“爸,您老年纪大了,山上条件艰苦,身边又没有人照顾,我不放心啊!”

    陈崇山笑道:“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也过来了,也养成了孤僻的性子,你让我跟外人打交道,我反而不适应了,我年纪虽然大了,可身体还硬朗着呢,山里条件虽然艰苦,可是空气好,我不喜欢大城市,空气里都是一股子废气的味道,山里的空气清新,生活在山里,感觉自己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心里面踏实。”

    杜天野看到父亲意愿已决,也就不再勉强他,轻声道:“我送您回去!”

    陈崇山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去东华市场坐长途车回去,你工作忙,市里离不开你!”

    杜天野笑道:“最近工作不是太忙,再说了,什么事情也不如您老的事情重要!”

    陈崇山还想坚持,杜天野已经伸手去拿他的旅行袋,陈崇山慌忙道:“不用,我来拿!”

    杜天野愣了一下,从父亲紧张的神情他意识到这旅行袋一定相当重要。

    父子两人走出了饺子馆,杜天野掏出手机准备叫司机开车过来的时候,苏小红开着红色奥迪车缓缓在他们爷俩面前停下,笑道:“杜书记,去哪儿啊?要不要我送您一程?”

    杜天野道:“算了,我去春阳!”

    苏小红道:“我也去春阳,上来吧!”

    杜天野有些奇怪道:“你去春阳干什么?”

    苏小红道:“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最近实在太累,找个借口给自己放松一下。”

    杜天野笑道:“看来真是同路,送我们去清台山,我刚好不需要动用公车了!”

    陈崇山本不想上车的,可是儿子既然让他上车,他也只好坐了上去。苏小红递给老爷子一瓶矿泉水:“陈叔叔,您拿着路上喝,天热要多补充水分!”

    陈崇山微笑道:“你认识我?”

    苏小红道:“认识,我办公室里还有您的一幅字呢,是张扬帮我找您求的!”

    陈崇山呵呵笑道:“这小子可没跟我说过,不过每次他去我那里,总会找我要几幅字!”

    苏小红道:“您老字写得真是好!”她嘴巴乖巧,说话极讨人喜欢。

    陈崇山道:“张扬的字才叫好,你应该找他求两幅字才对!”

    杜天野道:“他现在只怕没工夫写字了,精力全都放在当市长上了,在丰泽干得不亦乐乎。”

    陈崇山笑道:“可我看,这小子怎么都不像一个当官的,他居然已经是丰泽市长了!”

    “副市长!”苏小红纠正道。

    

    【晚上更新稍晚!但是十二点前一定放出!】(!)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冷静(上)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音容笑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