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冷笑道:“你玩我啊?”

    吴建新道:“这从何说起?你是领导,我怎么敢呢?”

    张扬扬起手中那张批条:“这是什么?有没有沈书记的亲笔签字?”

    “可”

    张扬道:“好,孙市长没签字是不是?你是说沈书记签字没用,我签字也没用,只有见到孙市长亲笔签字的批条你才放款?”张大官人心中的怒火正在一点点膨胀着。

    吴建新赔着笑道:“手续嘛,大家都是这样子!上头的规定,我也没有办法!”上头规定、有关部门往往是官场上最好的托辞。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我当你说的是实话,那就是沈书记各应我,明明他签字不作数,还给我这么一张批条,这不是玩我吗?”他一探手,把吴建新的领子给揪住了。

    吴建新对张大官人的恶名也是闻名已久,以为他要打自己,骇然道:“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国家机关,有话好说嘛”

    张扬道:“我知道是国家机关。我也不打你,走!咱们俩去沈书记面前讲理去!”

    吴建新慌忙去掰张扬的手腕:“你放开我再说!”他很快就发现张扬的手腕如同铁铸,凭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

    张扬笑道:“放开你,今儿这事情不给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沈书记签了字,你三番两次的刁难我,行,我倒要看看,这丰泽的财政支出全都是你吴建新说了算吗?”他一把将吴建新从椅子上给拖了起来。

    傅长征看到眼前的局面傻了,这张副市长也太彪悍了。

    这边的动静马上吸引了不少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围观,吴建新大叫道:“你放开,放开我,这里是工作单位,你想干什么?”

    张扬拖着吴建新往外就走,吴建新虽然有些力气,可他的那点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和张扬相比。他愤怒道:“张副市长,你在这样我可要报警了啊!”

    “报啊!”张扬一边说一边拖着吴建新向外走。

    任何部门都不缺乏好事者,看热闹的多,可真正敢去插手的连一个都没有,谁都知道今天来财政局挑事的主儿是谁,放眼丰泽地界上,能够惹起他的还真不多。

    吴建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张扬拖着,实在难堪到了极点,他压低声音道:“放开,这么多人看着我跟你走就是!”硬的不行他只能来软的。先哄着张扬放手再说。

    张扬的目的可不是吴建新跟着走就行了,他冷笑道:“你早干什么去了?跟我玩太极推手的那会儿怎么不这么说?沈书记没得罪你吧?你怎么就目中无人呢?”

    

    财政局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市委市政府那边,市长孙东强听说这件事,让翟亮关了房门,向翟亮道:“什么人我都不见!”他是铁了心不介入这件事,他巴不得张扬跟沈庆华掐起来呢,你张扬有种把吴建新打了才好,我看你怎么收场?

    最后还是市委秘书长齐国远、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两人赶到财政局劝架,两人赶到财政局,吴建新都已经坐在地上了,张扬揪着他的衣领子,吴建新的衬衫都被扯烂了。

    财政局的一帮工作人员都在那里围观,就是没一个上去帮忙的。

    陈家年道:“小张,你干什么?放手!”

    市委秘书长齐国远不疼不痒的哼哼着:“张扬,有话好说!”

    他们两人虽然都是沈庆华的班底,可他们都不喜欢吴建新,吴建新这个人对钱把得太紧,除了市委书记沈庆华之外,他眼里根本没有别人。所以看到吴建新今天吃了瘪,陈家年和齐国远表面上同情,心底深处却有些幸灾乐祸。

    可吴建新不这么想。他认为领导来了,底气就足了,刚才是张扬抓着他的领子,他被从办公室拖到了大门口,就快丧失了反抗力,这会儿又鼓足了勇气,一把抓住张扬的手腕,大叫道:“有你这样的领导吗?工作上的事情,可以谈话解决,你居然用这种野蛮的工作方式,怎么?你还想打人啊?你打!你打!”

    张扬笑了,当着陈家年和齐国远的面,扬手给了吴建新两记响亮的耳刮子,打得虽然很响但是不重,然后张扬道:“陈市长、齐秘书长,你们可都听清楚了,他求我打他!”张扬说话的时候放开了吴建新的衣领。

    吴建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扬打了两记耳光,恼羞成怒,他也顾不上多想了,一心想把这份面子挣回来,怒吼着向张扬冲了上去,用头去撞张扬的胸口。

    张扬安之若素,等到吴建新就要撞到他胸口的时候,身躯倏然一闪,吴建新本以为能够狠狠撞他一下子,可眼前却突然失去了目标,脚下的步子却再也收不住,身体失去平衡摔倒下去,脑袋蓬!地一声磕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额头磕出了一个血口子,鲜血汩汩流了出来,他痛得惨叫了一声,捂着血淋淋的伤口,指着张扬道:“你打我”

    张扬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两位领导都在这里,是你想打我,自己没站住把头跌破了,干我屁事?”

    吴建新惨叫道:“我要告你,我要告你!你仗势欺人,以大压小”

    张扬道:“告我?你身为财政局长,掌握党和政府给你的权力却不作为,我还没告你呢!”他扬起沈庆华的批条:“陈市长、齐秘书长,你们看看,沈书记批下来的会务费,我让小傅找他领取,他百般刁难,小傅跑了三趟啊,咱们中国人讲究事不过三,你是丰泽财政局长不假,可谁他也没规定丰泽的钱都是你的,今儿我把这批条撂在这里,八十七万,我拿定了!”

    

    吴建新捂着血淋淋的面颊。可双目之中流露出的却是畏惧的目光,他开始后悔了,自己吃饱撑的,没事招惹这个祸害干什么?

    齐国远看到事情僵在这里,慌忙笑道:“都是自己同志,别弄得外人笑话,建新同志,快去医院包扎一下。”

    张扬却道:“没事儿,砍掉脑袋也就是碗大的疤,咱们人谁害怕这点小伤啊!今儿轻伤不下火线,凡事以工作为重。我今天要是拿不到钱,你们财政局上上下下,谁也别想从这道门走出去!”

    陈家年咳嗽了一声,张大官人王八之气展露无遗,谁也不想在这当口上惹他打喷嚏,陈家年虽然是常务副市长,可他也犯不着去惹张扬。陈家年道:“我看这样,沈书记都批了,财政局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啊,建新同志,你也不要太教条了,放款吧,小张,建新同志伤的不轻,你不让他去医院,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怎么办,都是自己同志,何必闹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陈市长、齐秘书长,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是他吴建新欺人太甚,沈书记的批条不管用,还要孙市长签字,不就是八十七万的会务费吗?你他来来回回的刁难我,经贸会招商引资的那会儿怎么说的?现在又怎么干的?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担着,吴建新,我再问你一句,市委书记沈庆华同志的批条算不算数?”张大官人怒视吴建新,一股不可一世的杀气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弥散开来,连久经沙场的老将陈家年和齐国远都感到一股凛冽的寒意。

    吴建新此时宛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他咬着嘴唇,心中却已经屈服,如果上天给他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他一定利利索索的开给小傅一张支票,让张大官人有多远走多远,千万别把这把火烧到自己的头上,可现在他后悔已经晚了。吴建新不说话。他也有自尊,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他只能死撑下去,干脆来个装聋作哑。

    齐国远和陈家年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产生了一个念头,吴建新找死!

    张扬道:“沈书记的批条不管用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费这么大功夫了!”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他将这张八十七万的批条撕了个粉碎,随手扔了出去。

    吴建新望着空中翻飞的纸屑,此时他已经完全糊涂了,张扬究竟想干什么?

    张扬道:“吴建新,现在我要你马上发放拖欠的八十七万会务费,以现金方式支付,你可以不给,两位领导可以帮我作证,我会以渎职罪和不作为起诉你,我说到做到!”

    吴建新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他想顶撞一句,可此时却鼓不起半分的勇气,财政局办公室主任彭伟正慌慌张张走了过来,把手机递给吴建新:“吴局,电话!”

    吴建新把耳朵凑到电话旁,听到沈庆华因为怒到了极点而发颤的声音:“放款”

    

    丰泽财政局所有的工作人员从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场面,副市长张扬站在他的皮卡车前,财政局的几位会计从对面银行中提来了现金,然后将一捆捆的钞票放在皮卡车的后备箱里,一万一沓,整整八十七沓,放在皮卡车后备箱内只占去一小部分的面积。

    财政局长吴建新答应放款之后,就让人陪他去了医院。

    齐国远和陈家年都没有走,两人要亲眼见证丰泽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张扬撕碎那张批条的同时,也撕碎了沈庆华在丰泽经营多年的尊严,这么多年以来,终于有人敢站出来向沈书记进行正面挑战,而且从眼前来看,他还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胜得如此酣畅淋漓。

    齐国远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比陈家年要清楚,抛开个人关系,从道义上而言,沈庆华这件事做得并不厚道,也许沈庆华想要利用这样的方法刁难一下张扬,给年轻气盛的张扬一个教训,可是沈庆华显然低估了张扬的能力,也低估了张扬的性格和脾气,而沈书记很不幸的触及了张扬的最敏感地带,引起了张副市长的暴走,其性质是严重的,其结果是悲惨的。

    张扬向齐国远和陈家年礼貌的告别,然后开着他的皮卡车带着八十七万现金扬长而去。

    齐国远和陈家年望着那辆远去的皮卡车,两人此时的心情都很复杂,过了许久,直到皮卡车完全消失不见,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方才道:“不知吴建新伤得怎么样?”

    齐国远道:“自找的,沈书记的批条他都敢这么玩,给他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陈家年道:“如果换成你处在张扬的位置你会怎么做?”

    齐国远笑了笑:“我不敢这么干!恐怕也没人敢像他这么干!可是”齐国远停顿了一下,酝酿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很痛快不是吗?”

    陈家年重重点了点头道:“很痛快!”

    

    【今天听到读者说《医道官途》出版了,章鱼很是纳闷,查了下,发现的确有本同名的《医道官途》,出版这本书的貌似某某地方的一个作协主席,哥OUT了,我这本书写了快四百万字,至今没有简繁体找过我,也没有出版意向,所以国内出版的这本跟我无关,网络写手不容易,写本书出不了,书名还给人占了,哥们这本书以后就算真能出简体,医道官途的名字也不能用了,糊里糊涂的咱们就成了山寨了,特此声明,新华书店目前上架的任何版本的《医道官途》跟石章鱼无关,本书目前只有网络版本,起点独家连载,如有读者因为书名而买了某某作协主席的实体书,你只管去问候他全家!顺便说一句,某某作协主席,你太不自信了,你的书名《医生医死》其实蛮好的!】(!)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现金流(上)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冷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