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董欣雨笑道:“我们皮衣厂就没有次品!”她对自己厂子的产品表现出极大地信心。

    张扬心说你这话可有点够大的,他和陈家年在招商办主任李忠的陪伴下继续前行,来到彩排现场,张扬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舞台上方排舞的何歆颜,小妮子一身绿裙,宛如一个绿色精灵般在五米高的舞台上方随着音乐起舞,舞姿曼妙,感染力十足。

    海兰走了过来,她也换上了夏季经贸会的广告衫,穿着牛仔短裤,一双白生生的毫不吝惜的在外,齐耳短发随着夜风轻舞,活力十足。

    张扬笑道:“海主播,排练情况怎么样?”

    海兰笑道:“没什么问题,王准大导演还是很有水平的。只要走走场就行了,我这边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张扬将陈家年介绍给海兰认识,陈家年微笑道:“多谢海主播对家乡人民的支持。”领导说话当然带着官腔。

    那边王准宣布当晚彩排结束,演员们纷纷来到场边喝水休息。

    王准是出汗最多的一个,他拿着毛巾一边抹汗一边向张扬他们走来,张扬扔给他一瓶冰镇矿泉水。王准拧开灌了一大口道:“热死了!”当天的气温已经达到了35°,陈家年慰问道:“王导演辛苦了!”

    王准道:“没办法,谁让我认识张市长呢!”话里充满了无奈,被这厮绑上了贼船,想要下去就难了。

    张扬知道他心里抱怨,呵呵笑了一声,拿了一瓶水朝何歆颜走了过去。

    从舞台上刚刚下来的何歆颜并没有去接他手中的矿泉水,小声道:“我不能喝凉的!”

    张扬笑道:“不凉!热乎着呢!”

    何歆颜伸手接了过去,果然那矿泉水热乎乎的,却是张扬利用内力将矿泉水的温度提升,张大官人的体贴入微让何歆颜芳心一暖。

    王准已经宣布当晚排演到此结束,他来到张扬面前道:“明天下午大牌演员就陆续到了,我想让他们晚上走走场,就算这帮人久经沙场,见惯场面,必要的走场也是需要的。”

    张扬点了点头:“明天我来安排这件事!”

    王准又道:“香港方面的大牌我能搞定,内地的,需要你来压台面。”王准知道哪儿的大牌都不好伺候,所以还是提前做好准备。

    张扬笑道:“没问题!”

    王准道:“我还没吃饭呢!”

    张扬道:“走咱们吃饭去!”他本想邀请陈家年一起去,陈家年推说有事。于是张扬就带着王准、海兰和何歆颜三个开着他的皮卡返回白鹭宾馆。

    

    路过冯天瑜的烧烤摊的时候,张扬忍不住看了看,发现今天烧烤摊又开了。却想不到海兰和何歆颜两人看到烧烤,居然都想吃,于是张大官人就把皮卡车停下,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冯家的烧烤摊。

    冯天瑜因为手臂骨折没好就坐在一边陪着,烧烤摊只有冯璐和冯玥姊妹俩在忙活,今天的生意也不是太好,只有两桌人在那里吃。

    见到张市长带人过来,冯璐慌忙迎了上来,欣喜道:“张市长,您来了!”

    张扬向她挤了挤眼睛:“叫我张哥!”

    冯璐俏脸一红,这张哥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何歆颜笑道:“你少跟人家小姑娘套近乎!”她这么一说,冯璐脸红的更加厉害。

    王准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凑了上去:“小姐,你贵姓啊,可以和你聊聊吗?”

    海兰笑着把王准拖到一边:“行了,你别吓着人家!”她向冯璐解释道:“你别怕,他是电影导演,见到漂亮姑娘就想拉着去当演员。”

    他们坐下之后,张扬让冯璐来了二斤肉,又挑选特色烧烤点了一些。要了一桶扎啤,如果在平时何歆颜肯定陪着他们喝,可今天是生理期不方便,只能看着了。

    王准的一双眼睛在冯璐身上瞄来瞄去,这厮的星探本色又发作了,冯璐的底子不错。

    冯玥送菜来的时候,忍不住在多看了何歆颜几眼,终于忍不住问道:“请问水之韵广告是你演的吗?”

    在得到何歆颜的肯定答复之后,冯玥激动万分,慌忙去找了自己的笔记本,过来请何歆颜签名,何歆颜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

    冯玥道:“就是,我可喜欢你了,你真人比广告上还要漂亮!”她又向海兰道:“我看这位姐姐也很熟悉!”

    何歆颜道:“她才是明星,过去你们江城的主持人!”

    冯玥正是追星的年纪,认出了海兰,激动地尖叫起来,自从张扬来了之后,冯天瑜只是笑了笑,一直没好意思过来,张扬帮了他这么多,到最后,他跟孟宗贵家私下和解,始终觉着亏欠张扬,见到女儿有些兴奋过度,方才过来斥责冯玥:“小玥,别耽误客人吃饭!”

    海兰温婉笑道:“没什么,挺可爱的,我很喜欢她!”

    张扬看到冯天瑜总是躲避自己的眼神。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微笑道:“冯老师,一起喝两杯!”

    冯天瑜摇了摇头道:“不耽误你们聊天了!”他是于心有愧,不敢面对张扬,不过张扬也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根本没提过去的事情。

    冯玥得了海兰和何歆颜的签名,欣喜万分道:“谢谢,谢谢!”

    何歆颜也挺喜欢这单纯的小姑娘,她拿出两张开幕演出的赠票递给冯玥道:“后天演出,和你姐姐一起过去看!”

    冯玥家教很好,直到父亲点头方才敢收下这两张票。

    王准对烧烤赞不绝口:“肉很好吃,味道很鲜美!”

    张扬提醒他道:“你也少吃点,眼看着腰围就超过身高了!”

    王准哈哈笑道:“腰围超过裤长是真的!”他望着远处正在忙着的冯璐道:“这小姑娘不错,很清纯,如果愿意,我可以帮她包装一下。”

    张扬道:“人家可是丰泽一中的高材生,马上高考了,肯定是名校的苗子,你真有这个心思还是等人家高考之后再说,别耽误人家学业。”

    王准连连点头。

    海兰道:“张扬,这次你们的主题到底是招商还是赈灾啊?”海兰之所以会这样问,因为概念模糊的很。

    王准笑道:“我知道,他是借着招商的名义把大家都忽悠过来。然后募捐,你想想大家都来了,谁好意思不掏点钱啊!”

    张扬道:“我说王导,你境界可有点低啊,募捐是一方面,可并不是主题,捐款全凭自觉自愿,您不想掏,我总不能伸手到你兜里掏钱是不是?”

    王准道:“我看过丰泽旱情的录像,的确很严重!”

    张扬道:“如果不严重,谁花这么大精力搞这一出啊?”

    何歆颜笑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你是不是又能升官了?”

    张扬道:“丫头,这是官场,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说升官就升官,我混了这么久,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副处,想往上走一步难呐!”

    何歆颜道:“我就搞不懂你了,你为什么非得要在官场里混,做生意不是挺好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张扬笑道:“你看到哪个生意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了?在咱们这个国家里,生意做得再好,跟官也没法比。”

    王准叹了口气道:“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说到官文化,国内是最复杂的!”

    海兰道:“绝对的权利带来绝对的腐化,缺乏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才是官员问题层出不穷的根本。”

    张扬道:“你们不要只看到弊端,其实像我这样的好官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自吹自擂!”

    张扬道:“我发现世上最容易的是做官,最难的是做官,最无趣的是做官,最有趣的还是做官,我要做出自己的风采来!”

    王准道:“别的我不敢说,你这样的官员,可谓是蝎子拉屎”

    “恶心!”海兰和何歆颜同时斥道。

    王准笑眯眯道:“独一份!”

    张扬骂道:“扯淡!”

    

    夜如此寂静,海兰和何歆颜在房内聊了一会儿,都有些倦了,何歆颜已经睡去,海兰起身去关窗,窗帘一动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眼前,海兰吓得想要尖叫,嘴巴却被捂住,张扬嬉皮笑脸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厮竟然利用壁虎游墙术贴着宾馆的墙面爬了过来。

    海兰一双美眸灵动的转了转,示意张扬何歆颜还在房内,张扬笑眯眯凌空虚点,点中了何歆颜的昏睡穴,何歆颜原本就已经累了,此时睡得更沉。

    张扬这才放开海兰的嘴唇,手掌离开。嘴唇却凑了上去,贴住海兰的柔唇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海兰一颗心怦怦直跳,手臂揽住他的脖子,拥吻良久方才分开,柔声道:“看来偷香窃玉你已经是轻车熟路。”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没办法,熟能生巧!”

    海兰气得凑上去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轻轻地,舍不得用力。

    张扬的大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

    海兰啐道:“歆颜还在”

    张扬吻了吻她晶莹的耳珠:“她睡了!”

    海兰挣脱道:“不行,你别胡闹啊”

    张扬微笑道:“去我房间!”

    “深更半夜,你不怕被人看到说闲话?”

    张扬一把将海兰抱了起来,海兰吓得娇呼了一声,张扬道:“记不记得在春阳的时候,记不记得鸿雁塔?”

    想起张扬带着自己腾空飞跃到鸿雁塔顶的情景,海兰的芳心一阵发热,她紧紧搂住张扬,张扬轻声道:“我带你飞!”

    同样是飞掠而起,可目的地却不相同,上次是去鸿雁塔顶,这次则是来到张扬的房间内。

    月光如水,张大官人抱着海兰,宛如暗夜精灵般飞掠在宾馆的外墙,回到自己的房间,海兰的娇躯已经如同常春藤般紧紧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他们贴得如此之近,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声,张扬轻吻着海兰诱人的嘴唇,低声道:“谢谢你能来!”

    “我们之间还用得上说这两个字吗?”

    张扬笑了笑,海兰感觉到自己的衣裙随着他手的动作悄然褪去。

    海兰雪样洁白动人心魄的娇躯宛如鲜花般盛放在张扬的面前,他轻轻抚摸着海兰的娇躯,毫不犹豫的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海兰的四肢忽然收拢,紧紧盘绕在张扬的身躯之上。

    张扬发出一声愉悦的低吼,忽然道:“丰泽的旱情肯定会缓解的!”

    海兰有些莫名奇妙,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如痴如醉的美眸有些迷惑的看着他。

    张大官人坏坏一笑:“你来了,就不缺水了!”

    “坏蛋”夜色随着海兰的轻声,变得越发暧昧,暧昧的味道如此之浓,浓得无法化开

    

    【今天有点小事儿,一章,估计下章写不出来了,明天更新不变,惭愧!】(!)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算(下)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缠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