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齐国远道:“邀请函都发了,左市长没有时间!”

    沈庆华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十有左援朝看穿了他们想要利用经贸会募捐的本意:“准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齐国远道:“会场布置还行,具体的筹备工作都是由张副市长主持的,我也不好做太多过问。”

    

    这时候市长孙东强来了,齐国远笑道:“孙市长了解情况!”

    孙东强一听是经贸会准备工作的事情,他笑了起来:“刚刚开过市长碰头会,讨论的就是这件事!”

    沈庆华向齐国远使了个眼色,齐国远知趣的退了出去。

    孙东强在沈庆华对面坐下,恭敬道:“沈书记,我刚才了解了一下情况,经贸会准备工作进行的并不理想啊!”

    沈庆华道:“时间本来就很仓促,准备工作有不足的地方也是在所难免!”

    孙东强道:“沈书记,有些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沈庆华透过老花镜看了孙东强一眼,扶了扶镜架道:“和工作有关的都可以讲!”

    孙东强道:“这次的经贸会虽然仓促。可是既然是以丰泽市的名义举办,就代表着我们丰泽的形象,我们丰泽政府官员就要尽最大努力把这次经贸会办好,让各方来宾满意,取得口碑和效益上的双丰收。”

    沈庆华已经习惯了这厮动不动就喜欢喊口号,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话你说吧!”

    孙东强道:“最近有很多部门向我反馈了不少的意见,在经贸会的准备过程中,组织者模糊了各职能部门的概念,举个例子说吧,像这种级别的经贸会,应该由政府招待所出面接待,可现在承担接待任务的是白鹭宾馆,经贸会的开场演出还请了港台演员,和很多国内知名演员,据我说知这些人的出场费都十分惊人,以后这些钱究竟有谁埋单?”

    沈庆华道:“张扬不是说过他来负责吗?”

    孙东强道:“我听说沈书记特批了五十万的会务费?”

    沈庆华点了点头:“这么大的经贸会,没有活动经费根本搞不起来,招商引资也需要先投资嘛!”

    孙东强道:“沈书记放心,财务方面我会让人严格把关的,我只是担心张扬过去在江城大手大脚惯了,如果这次故态复萌,恐怕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沈庆华笑道:“我也听说了,他挺能花钱的,不过这次我批给他的经费并不多。”

    孙东强道:“治安方面的压力也很大,最近警察系统变动这么大,内部情绪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这次的经贸会是个巨大的考验啊。”

    沈庆华从孙东强的这番话中已经听出他对张扬充满了怨念。可沈庆华的耳根子并不软,他知道张扬的身上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但是目前他看到的是张扬身上的优点,这次的经贸会必须依靠张扬方方面面的关系,这厮有这个能力。沈庆华望着孙东强的眼睛道:“东强同志,我知道你和小张之间在过去可能有些矛盾,但是我希望你们私人矛盾不要影响到工作,一切要以大局为念,不要让那些个人的事情影响到丰泽的整体利益。”沈庆华的这句话说得不可谓不重。

    孙东强脸上一热:“沈书记,我和张扬的确不合拍,但是我决没有公报私仇的意思,我看不惯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做事的手法,他太喜欢以个人为中心,拉帮结派,来到丰泽没多久,他就成立了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把编外人员常凌峰、章睿融弄来当他的左右手,过去他在江城招商办,这两个人就是他招聘过去的,虽说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可是我们也不能职能不分吧?现在其他的副市长都很有意见,张扬同志分管文教卫生,现在他又主管了招商,过去主管招商的一直是娄光亮同志。”

    沈庆华明显有些不高兴了:“让他主管招商工作是我的决定!”

    孙东强道:“沈书记有些话我窝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今天我必须要说出来,有些人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利用自身的关系背景,在上索求无度,这在我们社会主义体制中是不正常的,公安局新任代局长程焱东和他的关系也十分密切,我还听说正是因为他要把程焱东扶上局长的位置,才暗中动了手脚”

    沈庆华怒吼道:“够了!”

    孙东强被他突然的一声大吼吓了一跳,却见沈庆华脸色铁青,额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沈庆华强压怒火道:“东强同志,你是一市之长,要秉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说话办事,不可以听风就是雨!”

    孙东强道:“沈书记,我的出发点是为了丰泽的将来考虑,身为丰泽市长,我希望丰泽的领导层团结稳定,而不是拉帮结派,画小圈子!”他起身道:“沈书记,我没有诋毁任何人的意思,有件事我可以确定,江城市公安局介入丰泽的事情,是有人偷偷起了作用。”

    孙东强走后,沈庆华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他一直都在怀疑。赵国栋的落马太突然,让他没有任何的准备,孙东强有一点并没有说错,张扬来到丰泽之后,正在有意识的扩大他的职权范围,在经营同僚关系上,他也表现出相当的水准,他的野心不小啊!沈庆华闭上双目,靠在椅背上,如果说赵国栋的下马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么这小子的心机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高明许多,这样一个人留在身边绝不是好事。

    孙东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能够起到怎样的效果,如果被沈庆华当成是对张扬的一种诋毁,因此反而看低他,反倒弄巧成拙。

    孙东强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这种忐忑中,直到电话铃声将他惊醒,他拿起电话,电话是他的岳父江城市人大主任赵洋林打来的。

    赵洋林的声音很平静:“谈了吗?”

    听到岳父沉稳的声音,孙东强一颗心顿时平静了许多,他低声道:“谈了!”

    赵洋林的笑声很爽朗:“打开天窗说亮话也是一种手段,东强你太保守了。那小子又太激进,他的三板斧很漂亮,可惜砍在了老沈的痛处!东强,人不能永远低调下去,过去低调,在别人眼中不认为是一种涵养,而是一种退缩!”

    孙东强目光一亮:“爸,我明白了!”

    赵洋林道:“步子迈得太大容易跌倒,在中国的历史中已经无数次被证实,这次也不会例外!”

    

    张扬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一起出现在了彩排现场,因为演出临近。彩排已经搬到了丰泽人民体育场,体育场内的会场布置已经基本完成,陈家年视察了一下会场布置情况,基本表示满意,他向张扬低声道:“市里拨给的那五十万够吗?”

    张扬摇了摇头:“拉了不少赞助,咱们丰泽的地方企业对这次的经贸会热情很高,会场布置灯光服装啥的全都没花钱。”

    这时候招商办主任李忠走了过来,笑眯眯给两位领导打了招呼。

    陈家年道:“这两天你辛苦了啊!”

    李忠道:“还是领导们辛苦,你们动的是脑子,我就是跑跑腿,不累!”

    张扬笑道:“只顾着跑腿可当不好招商办主任,要动腿、要动嘴、要动手、要动脑!”

    李忠道:“多谢张副市长教诲!”

    张扬笑了笑,这厮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不过他听说李忠和沈庆华的关系密切,对李忠也算客气,张扬道:“会场广告招拍情况怎么样了?”

    李忠道:“丰泽皮革制衣厂把广告牌全都给包下来了,按照之前商定的价格,十五万!”

    张扬道:“让他们先把钱给付了,别打白条,经贸会要开三天,资金支出方面肯定不少,这些钱放在账户上,咱们才能有备无患!”

    李忠道:“现金他们拿不出这么多,可以给付五万,剩下的十万用产品等价支付!”

    张扬笑道:“大夏天的,谁要他们的皮衣啊?”

    陈家年也笑了起来:“小董也是个滑头,他们厂的效益不是挺好的吗?我就不信他们拿不出这点钱来!”

    说话的时候,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郎走了过来,她穿着丰泽夏季经贸会的T恤,牛仔短裤,可能是长期在户外工作的缘故,肤色棕黑,脑后扎了个小辫,走起路来一翘一翘的,她就是丰泽皮革制衣厂的厂长董欣雨,说起她来还颇有点传奇色彩,过去她父亲就是丰泽皮革制衣厂厂长。后来厂子因为经营不善要倒闭,她大学毕业之后原本可以留在江城工作,听说这件事坚持来皮衣厂,承衣厂,短短的两年期间竟然扭亏为盈。在丰泽也成为知名企业家,传为一时佳话。

    陈家年和董欣雨看来很熟,他笑道:“小董,听说你赖账啊!”

    董欣雨算不上什么美女,可笑起来很甜,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陈市长,什么叫赖账啊?我们用服装来抵广告费,价格按照出厂价估算,说起来还是大会占了我们的便宜。”

    她棕色的眼眸望着张扬,主动伸出手去:“张市长,久仰大名,我是董欣雨,丰泽东方皮革制衣厂厂长!”

    张扬笑着跟她握了握手,发现董欣雨的手很有力量。

    陈家年道:“负责这次经贸会的是张市长,张市长同意,我们就答应!”陈家年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在推卸责任,实际上是在提醒。

    董欣雨笑道:“张市长,我们用产品来支付广告费行吗?”

    张扬道:“大热天的,你那些皮衣也都是库存货吧!”

    董欣雨道:“库存也是合格品,还有不少是我们今年的新款,等夏天过去就会推向市场,到时候价格至少要高出三成!”

    张扬发现这董欣雨倒是挺能说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些皮衣我们要了有什么用?”

    董欣雨道:“当然有用了,可以当成演出服装赞助啊!”

    张大官人有些哭笑不得:“我说董厂长,这大夏天的,我给人家演员发皮衣,人家不得把我当成神经病看?”

    董欣雨道:“我们皮衣厂可是丰泽的地方企业,作为丰泽市领导,你们支持地方企业也是应该的吧,张市长,开经贸会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把我们丰泽的企业推广出去,借着这个机会让更多人认识我们丰泽东方皮革制衣厂也是个难得的机会,更别说我们还给了广告费,陈市长,您说是不是?”

    陈家年笑道:“小董说得也有些道理,张市长,我看就这么定了,皮衣就皮衣吧,卖了也是钱!”

    

    【周一求点推荐票、评价票,那个年终评选貌似最后一天了,手里有票的不投也作废了!】(!)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算(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缠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