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沈庆华一直都认为孙东强是靠着赵洋林的关系才当上这个市长的,他对孙东强原本抱着不闻不问任其发展的态度,可当他看到水管爆裂新闻采访孙东强的时候,心中感到很不爽,意识到有必要给孙东强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丰泽真正拥有话语权的人是谁?

    张扬看着孙东强尴尬的处境,心中不禁暗乐,人在羽翼没有丰满之前,果然不可以出太多的锋芒,沈庆华在丰泽经营了这么多年,想从他手里夺走一些权力,很难,孙东强虽然没有夺权,可抢风头也是不对,最可怜的是孙东强到现在都不清楚为什么沈庆华会公然给自己难堪?今天事件的背后。其实张大官人居功至伟。

    掌声过后,陈家年道:“我谈谈丰泽城区道路和管道整修的事情,前两天发生的丰泽东区水厂输水主干管爆裂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的城区道路以及地下管道,从文革后到现在,一直都是哪儿坏了就去修哪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表面上看这是一种节省,可当我们仔细算了一笔经济账,这么多年来用于市政维护的资金,以及因为道路和管道损毁造成的损失已经远远超过重建的费用,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口的增长,对市政基础设施的要求也不断增强,单以输水主干管的事情来说,现在我们日常的供水量已经是东区水厂初建时的三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输水主干管要承受三倍于过去的压力,所以发生这次的水管爆裂事故绝非偶然。”

    陈家年停顿了一下道:“爆裂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对富国路的主干管进行了全部更换,因为富国路是交通要道,承受的交通压力很大,地下管道更换的同时,整条富国路也会进行同步重修,这笔资金是市里在财政紧张的前提下节约出来的。明年丰泽的城区道路和管线将会进行分区分片的改造,力求在三年内将城区所有的道路管道改造完毕。我相信,在沈书记为首的正确领导下,在我们全体干部的努力下,在丰泽全体市民的支持下,一定可以尽快尽好的完成这个任务,为丰泽在新时代的进一步腾飞奠定坚实的基础!”

    所有人都开始鼓掌,孙东强今天的感觉真是如坐针毡,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沦为了一个笑话,这种感觉让他愤怒,让他难堪。

    沈庆华又道:“张扬,你来讲讲经贸洽谈会的筹备情况吧!”

    张扬笑道:“那我就简单的说说,这次的经贸洽谈会,市里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初步定下,经贸会开幕的时候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同志会代表市领导前来参加,目前确定前来参加的本地企业已经有一百三十八家,前来的客商还在进一步统计之中,到时候会有来自德国、法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及东南亚各国的客商和代表,一些港澳台的投资商也会参加这次的经贸会。这次的开幕演出正在紧张的彩排中,导演由香港大导演王准担任,具体的节目编排由丰泽电视台、江城电视台和导演组共同商定。到时候会由平海经济台、江城电视台、丰泽电视台向全省进行直播,我们现场会提供捐款热线,由民政部门、中华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共同监督这次抗旱救灾捐款的全过程。

    沈庆华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他是个严肃的人,平时不苟言笑,能够让他说出很好这两个字实属难得。沈庆华道:“6.18的经贸会对丰泽极其重要,我希望大家都要尽力配合张扬的工作,为这次的经贸会创造便利条件,不可以推诿责任,要主动参予到工作中去。”

    

    会议结束之后,沈庆华把张扬单独留下,问他筹备工作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张扬回答的也很直接简单:“我对公安机关很不满意,几次筹备会赵国栋同志都没有来参加,经贸会的秩序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到现在我都没有和他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沈书记,这次来得客商众多,我真不希望在安全秩序上发生任何的问题。”

    张扬走后,沈庆华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赵国栋,劈头盖脸的将他训斥了一顿,赵国栋被骂完才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骂,原来是张扬告了他的黑状,赵国栋叫苦不迭道:“姐夫,我不是不重视,最近我在忙着追查丰泽金店抢劫案的事情,他每次筹备会,我都派副局长程焱东去参加了!”

    沈庆华语气严厉道:“我不管你和他之间有过什么不快,现在丰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次的经贸会。你要提起足够的重视,必须保证大会期间秩序稳定,保证来宾的安全不受到任何侵犯,如果在你的环节上出了任何的问题,我都拿你试问!”

    被姐夫骂了一顿,赵国栋的头脑多少清醒了一些,在此之前他还真没把这次的经贸会当成一回事儿,他认为这次的经贸会是张扬的个人表演,是这厮找了个机会出风头捞取政绩,想在丰泽扬名立万,赵国栋打心底就不想往里掺和,我他凭什么为你做嫁衣裳?可沈庆华骂完他,他有些悟了,这次的事情姐夫很看重,丰泽上上下下都很看重,他的态度消极,如果真要是在治安上出了什么事情,张扬肯定会落井下石,姐夫虽然护着他,可也会追究他的责任,有些时候,不可以让私人恩怨影响到大局,如果这次的经贸会成功了。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虽然主要功劳是张扬的,想通了这个道理,赵国栋就主动去了市政府,去拜会张扬,这是为了堵住张扬的嘴巴,我现在主动登门造访,以后你可不能说我不和你沟通,不配合你工作了。

    赵国栋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要出门。

    赵国栋迎上去,赔着笑道:“张市长。您要出去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准备去电视台看看开幕式演出的编排情况!你找我有事?”

    “前两天忙着金店抢劫案,没时间过来,今天抽空来看看,想看看张市长有什么吩咐!”

    张扬淡然一笑道:“没什么好吩咐的,该说的事情我都给程焱东说过了,你不是把维持秩序的事情交给程焱东了吗?怎么?要亲力亲为啊?”

    赵国栋听出了他话语中的讽刺含义,笑了笑道:“经贸洽谈会对丰泽这么重要,作为公安局长,我应当全力配合张市长的工作。”

    “好!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这次的经贸洽谈会,务必要保证来宾们的安全,要做到万无一失,我希望赵局长能够说得出做得到,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会追究到人!”

    赵国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张扬的这番话针对性很强,他在告诉自己,如果自己分管的范围出了事情,他就会找自己的麻烦,赵国栋开始打退堂鼓了,这世上谁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事,还是把大会期间的治安工作推给程焱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刚好将这厮给清除出去。

    

    赵国栋和张扬分手之后,准备去姐夫沈庆华那边打个招呼,顺便解释一下误会,可来到市委办公大楼的时候,遇到了纪委书记赵金芬,赵金芬是他的远方堂姐,两家一直走得都很近,赵国栋亲切叫了声大姐,赵金芬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笑意,她轻声道:“你回去吗?我家里有急事,你送我回去一趟。”

    赵国栋微微一怔,现在是上班期间啊,他这位堂姐平时也是一丝不苟的。人称丰泽的铁娘子,在纪律规章方面死板的很,今天有些反常,他猜想到堂姐可能有事,于是打消了去姐夫办公室的念头,微笑道:“我送你!”

    赵国栋的警车使出了市委市政府大门,赵金芬咬了咬嘴唇,脸部的表情不见任何放松,她低声道:“谢德标竞标公安局办公大楼有没有采用不正当的手段?”

    赵国栋内心颤抖了一下,从汽车的方向盘上反映到了车身,汽车瞬间偏离了方向,可很快赵国栋就重新将车身控制好,他的紧张却已经让赵金芬看在眼里。

    赵国栋驾驶着汽车来到长沭河边,如今的长沭河因为长期干旱已经断流,站在河岸上,可以看到干裂的河床,河里还散在着一些小水洼,水洼旁随处可见翻着白肚皮的死鱼。

    赵金芬望着干裂的河床,低声道:“有人举报你在公安局办公大楼招标建设中收取回扣,说谢德标是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才获得了这一工程,我收到了这封举报信,有理由相信,这名举报者可能同时向江城市纪委举报了这件事,如果江城市纪委真的接到举报信,我们就必须对谢德标进行调查。”

    赵国栋从口袋中掏出香烟,点燃了一支,赵金芬皱了皱眉头,落下了车窗。

    赵国栋接连抽了几口烟,低声道:“放心吧,我没事!”

    赵金芬道:“真的没事才好,谢德标那个人会不会乱说话?”赵金芬之所以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谢德标承建的工程不仅仅是公安局办公大楼,还有丰泽一中的教学楼和教职工宿舍楼,而这两项工程,正是她的丈夫——教育局长刘强帮忙联系的,其中的内幕赵金芬很清楚,虽然这次举报没有涉及到刘强,可如果谢德标被正式调查,那么很难保证他说什么。赵国栋有没有受贿赵金芬并不知道,可以她对赵国栋的了解,她认为赵国栋在办公大楼的建设过程中,不会干净。

    赵国栋稳定了一下情绪:“大姐,谢德标这个人嘴很紧,你放心!”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悄悄观察着赵金芬的表情,赵国栋是一名警察,他知道赵金芬不会平白无故的将这件事告诉自己,仅仅因为是远房亲戚,并不能成为她为了自己违反相关纪律的理由,赵国栋推测到刘强一定和谢德标有交易,如果谢德标出事,牵连的绝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

    赵金芬对他的这句话相当的反感,皱了皱眉头道:“国栋,我是好心提醒你,话我这个当姐的只能说到这种地步了,无论有没有这事儿,你自己多加小心。”

    赵国栋点了点头:“谢谢姐,你放心吧,我会找他好好谈谈。”

    赵金芬舒了口气,有些疲倦的闭上双目道:“我跟你谈过话这件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赵国栋道:“我不记得跟大姐见过面!”

    

    谢德标在阳光大厦的十二楼刚刚租下了几间办公室,他站在落地窗前,从这儿可以看到丰泽的全貌,丰泽城市实在太小了,他的生意却不停的在发展,谢德标雄心万丈,终有一天,自己会从这座小城市中走出去,走向江城,走向平海,他正在构筑未来美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喂!”谢德标发财之后,接电话的声音就格外洪亮。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谢德标!你往下面停车场看!”

    谢德标趴在窗前向下望去,却见一辆警车正停靠在停车场内,公安局长赵国栋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两名警察。

    “有人向纪委举报你向赵国栋行贿的事情,他要对付你!”

    谢德标听到这里脸都吓白了:“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还想活命的话,就尽快离开!”

    “我为什么要逃?我又没犯法”

    阴测测的声音仍然在继续:“你没犯法,好,算我多事,你等着跟赵国栋谈吧!”

    谢德标看到赵国栋已经进了大楼,他匆匆向门外走去,压低声音道:“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先离开那里,不要让赵国栋找到你!记住,走楼梯,不要走电梯!快!”

    谢德标拿着电话向安全门冲去,一进入安全门,他就沿着楼梯向下飞奔起来。

    赵国栋来到谢德标的公司门前,听说谢德标刚刚离去,顿时意识到有些不对,他望着经理室敞开的房门,大步走了过去,秘书慌忙阻止道:“对不起你不可以随便进我们经理房间,赵国栋一把将秘书推开,凑到窗前,正看到谢德标跑出大厦,奔向一辆灰色的桑塔纳!赵国栋咬牙切齿道:“混蛋!”他大声道:“把他给我抓回来!”

    谢德标拉开自己的车门想要钻进去,手机中那个男子提醒他道:“车轮爆了!”

    谢德标低头望去,这才看到两条后轮都已经瘪瘪的,不由得惊出一身的冷汗。一辆红色夏利从一旁驶出:“上车!”

    谢德标顾不上多做考虑,拉开夏利车门就坐了进去,开车的是一个头戴太阳帽,带着墨镜,捂着大口罩的男子,他驱车驶出了停车场,驶入前方的主干道。

    赵国栋追出阳光大厦,那辆红色夏利车已经消失不见,气得赵国栋直跺脚,他实在想不透,谢德标怎么会提前知道消息,抢在自己没有到来之前逃走?

    夏利车平稳的驶出丰泽城区,谢德标向后看了看,确信赵国栋的警车没有追上来,这才惊魂未定的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他望着这位神秘的报讯者,忽然抽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抵住了对方的颈部,大吼道:“停车,停车!”

    那男子笑了笑,从容踩下了刹车。

    谢德标的精神极度紧张,他大声道:“你是谁?你是谁?”

    那男子解开口罩除下墨镜,谢德标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男子竟然是丰泽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冷汗沿着谢德标的脊背不停滑落,他颤声道:“程局你你们想干什么?”他心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赵国栋和程焱东设了一个圈套让他钻,自己终究还是没能逃脱他们的埋伏。

    程焱东看了看那把水果刀:“放下刀说话!”

    谢德标将小刀收了回去。

    程焱东道:“有人向纪委举报你在丰泽公安局办公大楼施工过程中向赵国栋行贿,赵国栋得到消息,想对你下手!”

    谢德标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是正当生意人,我从不干行贿的事情!”

    程焱东脸色一凛:“下车!”

    谢德标听到他这样说,反倒不敢下车了:“程局”

    “我好心帮你,你竟然不说实话,好,你现在就给我下车,既然你没行贿,你跑什么?你怕什么?你去找赵国栋,你当面向他去解释!”

    谢德标被程焱东给镇住了,他心虚,他哪敢去找赵国栋,脸上的表情极其纠结和为难,很快又变成了可怜兮兮的模样:“程局我你帮我”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赵国栋的为人你应该清楚,如果让他找到了你,他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究竟会怎样做?”

    谢德标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越想越是害怕:“程局,我走,我走得远远的,谁都找不到我,这件事不就结了?”

    程焱东道:“你能够躲得了一时,能够躲得了一世吗?你辛辛苦苦创下的事业,你的家人全都能扔得干干净净,以后你再也不理,不管他们吗?”

    谢德标懊恼的抓着头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程焱东道:“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自首,把你知道的东西完完全全都说出来!”

    谢德标惊恐道:“程局,我要是那样做赵国栋饶不了我!”

    程焱东冷笑道:“那好,所有事情你就一个人扛下来,恐怕把牢底坐穿,你这辈子是出不来了!”

    谢德标被程焱东吓得六神无主:“程局,你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程焱东道:“我想帮你,可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听到程焱东这句话,谢德标难以掩饰脸上的失望。

    程焱东话锋一转道:“可有个人能帮你,张市长!”

    “张市长?”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张市长一直对赵国栋知法犯法的行径充满不满,可是他并没有掌握切实的证据,如果你能够提供证据,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谢德标不是傻子,他知道如果把自己贿赂赵国栋的事情说出来,不但是赵国栋要倒霉,自己也会跟着倒霉,他低声道:“我能提供什么证据?”

    程焱东道:“谢德标,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在这段时间内,我会确保你的安全,可是如果你仍然是这种态度,我绝不会继续帮你!”

    程焱东将谢德标送到了丰泽东郊的一座废弃工厂内,他的亲信梁强负责在这里守着谢德标。程焱东将谢德标交给梁强之后向他强调道:“你只有二十四个小时,超过这一时间,你有多远给我走多远,你的人身安全,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丰泽电视台的演播大厅十分的破旧,里面没有空调,通风很差,正午的时候热得就像蒸笼一样。张扬来彩排现场的时候,专门让秘书傅长征批发了一些冰糕和饮料,作为慰问演员之用。

    走入演播大厅,总导演王准正坐在电风扇旁边吹着,手里的白毛巾不停的擦汗,即便是这样也无济于事,他的T恤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江城电视台过来的文艺部导演、丰泽电视台文艺部主任、丰泽电视台台长梁艳都在一旁陪着,大家都热得够呛,王准来丰泽之初根本没想到这里的条件艰苦到这种地步,他有种被张扬骗上贼船的感觉。

    看到张扬笑眯眯闲庭信步般的走了过来,王准气不打一处来,他腾地站起身来,迎着张扬走了过去:“张市长啊!你总算舍得露面了?”

    张扬从王准的表情上就看出这厮对自己怨念到了极点,他哈哈笑着,很亲切的握住王准的胖手道:“辛苦了,辛苦了!丰泽不比香港,条件艰苦了点!”

    王准道:“何止艰苦,热还不算,到处都是蚊虫,我的血都快被吸干了!”

    张扬望了望这演播厅,环境的确不咋地,他向电视台台长梁艳道:“梁台长,怎么回事嘛?为什么要在这里排演?咱们正式演出是在丰泽人民体育场啊,那边应该凉快一点?”

    梁艳苦笑道:“那边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太阳直晒,条件更差!”

    王准道:“这总导演我干不了,你爱找谁找谁去!”

    张扬提醒他道:“宝莱坞,宝莱坞!”

    王准想起他说的印度影视大鳄,硬生生吞下了这口气,既然来了就忍下去吧。想要获得投资,就得付出努力,王准之所以能够忍下去,主要还是基于对张扬能力的认可上,过去张扬基本上没让他失望过。

    梁艳见到张扬来了,暂时宣布大家休息,和王准等人一起陪着张扬来到了电视台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里冷气很足,王准一走进去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张扬好心提醒他道:“你适应适应再进来,别感冒了!”

    王准道:“感冒了才好,我刚好可以把这副担子卸下来了。”

    张扬道:“你撂挑子我怎么办?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不能拆我台!”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小会议室里坐了。

    梁艳把节目流程表拿给张扬看了看,她从没有主办过这么大型的演出,单单是上面列出的一份演员名单都让她目不暇接,香港方面有刘德政、席若琳。北京方面还要过来七八个国内著名演员,全都是大腕儿,丰泽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大的明星光顾过。

    梁艳心里没底,她无法确定这帮人会不会来,有些忐忑的问道:“张市长,这些明星演员都能来吗?”

    张扬信心满满道:“肯定来啊!你就别操心了,做好接待工作就是!”

    梁艳道:“不用彩排吗?”

    张扬笑了起来:“都是些专业演员,彩排什么?这些演员6.17号会陆续抵达丰泽,全都安排在白鹭宾馆下榻,6.18演出之后,人家就走,哪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王准道:“住宿条件一定要安排好一点!”

    张扬反问道:“白鹭宾馆不好吗?”

    王准点了点头道:“还行,张市长,这次的演出实在有点仓促!”

    张扬笑道:“这样才能显现出你的水平!”

    梁艳道:“开场舞的演员还没到!”她说的是何歆颜。

    张扬道:“都说了你不用操心,只要让伴舞练习好,何小姐过来之后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王准嘿嘿笑了一声,他对何歆颜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点了点头道:“张市长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张扬看演出流程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愤愤然的吵闹声,梁艳慌忙起身去看,没等她走到门口,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杨思敏已经推门进来了,杨思敏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她愤然道:“不是说好了最后那首歌让我唱吗?怎么换人了?”

    她说完话才留意到张扬在里面,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张市长也在!”

    张扬点了点头。

    梁艳解释道:“歌唱家毛文英要来,经过我们导演组讨论,这最后一首歌还是让她唱,影响更大一些。”

    杨思敏不屑道:“毛文英人家是大歌唱家,人家怎么可能来我们这个小城?”

    张扬道:“杨主任,你是员又是国家干部,希望你能够多多照顾全局,不要因为个人的原因,影响到整体演出的效果。”

    杨思敏被张扬当众训斥,脸不由得有些发烧,过去她在丰泽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但凡她参加的演出基本上都是她来压轴,可这次这次不一样,她开始的时候是不相信,这份演出流程表她也看过,谁也不相信丰泽能够请来这么多的明星,可无论她相信与否,排演已经在正式进行中,杨思敏之所以找梁艳理论,原因是感到失落,在丰泽的舞台上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忽视过。

    杨思敏虽然平时嚣张惯了,可是她不敢跟张扬顶撞,张扬是她的分管领导,自从张扬来到丰泽后,教育系统的变革她是亲眼看到的。

    王展附在张扬耳边道:“这个杨思敏条件不错,胸很大!”

    张扬听到他这样说,差点没笑喷了。

    杨思敏走后,张扬向在场人员了解了一下排演进度情况,又询问了现实存在的困难。张大官人表现的很认真很亲民,直到张扬起身走的时候,王准再也憋不住了,把他送到门外,低声道:“张市长,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咱们是好朋友不?”

    张扬道:“当然是,你这不废话吗?”

    “你搞得这是赈灾义演吧?”

    张扬笑道:“两个主题,招商和赈灾!”

    王准道:“节目我给你编排好了,人我给你请来了,可你说的宝莱坞电影投资商!”

    张扬道:“你放心吧,一准来,他听说席若琳要过来,激动地去沐浴斋戒了,对了,你安排一下,人家要请席小姐吃饭!”

    王准道:“张市长,我怎么越听越没底?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打算?”

    张扬笑道:“既然没底就别问了也别想了,这次经贸洽谈会,你只要导演好这场演出,那个印度人我负责安排,一定促成你们的合作!”

    

    王准还想说什么,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不远处,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推开车门向张扬走来,神情郑重道:“张市长,我有重要事情向你汇报。”

    张扬点了点头,上了程焱东的警车,程焱东道:“赵国栋想要对付谢德标!”

    张扬微微一怔,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了程焱东一眼:“焱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焱东道:“张市长,我们市局办公大楼在建设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有人曾经向我举报,建筑商谢德标是通过向赵国栋行贿,才得以在竞标中胜出。这个人向我举报的同时,也向县纪委和市纪委同时举报了这件事。”

    张扬并没有追问究竟是谁举报了这件事,耐心听程焱东继续讲下去。

    程焱东道:“丰泽一中的教学楼也是谢德标承建,其中帮忙联系的是教育局长刘强和公安局长赵国栋,我怀疑谢德标用同样的手法取得了教学楼工程,也就是说,刘强、赵国栋这些人的利益是密切相关的。而刘强的妻子赵金芬又是丰泽纪委书记,她得到举报后,极有可能将这件事提前泄露给赵国栋,让他做出准备。”

    张扬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

    程焱东道:“所以我派人跟踪了赵局长,他今天和纪委赵书记见过面,之后赵局长马上前往谢德标的公司去找他!”

    张扬眉峰一动:“谢德标怎样?”

    程焱东低声道:“我提前通知谢德标逃走,我敢断定谢德标手上一定掌握着行贿受贿的记录!”

    张扬不动声色道:“既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不提前向我汇报?”

    程焱东道:“没有证据,所以不敢说!”

    张扬反问道:“你现在有证据了?”

    程焱东道:“赵金芬得到举报之后马上面见了赵国栋,而赵国栋随即就去找谢德标,从谢德标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很害怕,害怕赵国栋对他不利。”

    张扬笑了起来,程焱东这个人果然很厉害,做出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前没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张扬可以肯定的是,那几封举报信就是程焱东布下的局,他真正的用意是要扰乱赵金芬的阵脚,赵金芬违反纪委条例将举报的事情告诉了赵国栋,赵国栋做贼心虚,所以才去找谢德标。可张扬也明白,程焱东这次牵连到的绝不仅仅是赵国栋一个人。

    这是个极其漂亮的布局,谢德标的失踪已经让赵国栋方寸大乱,只要谢德标指证赵国栋,就可以顺利将赵国栋拉下马来。

    张扬道:“谢德标愿意指证赵国栋吗?”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他口紧得很!”

    “如果他不说,你的这番努力还不是白费?”

    程焱东道:“我和赵国栋共事多年,这个人的脾气我很了解,找不到谢德标,他一定会从别的方式入手。”

    张扬微微一怔:“你是说”

    程焱东道:“谢德标有一个妹妹,赵国栋必然会派人去找她!”

    “这么说,谢君绰岂不是很危险?”

    程焱东充满信心道:“不会,我已经通知了丘大队,让他确保谢君绰的安全。”在对付赵国栋的立场上他和丘金柱已经达成了默契。

    张扬重新审视了眼前的程焱东,这个人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厉害得多,从举报到跟踪,全盘计划都无比周密,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他没有泄露出任何的消息,直到他的计划即将成功,这才把整件事告诉自己,此人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张扬又道:“你何以知道赵国栋一定有经济问题?”

    程焱东道:“别忘了,我了解他!”其实程焱东想说的一句话是,多数干部不查可能一辈子没事,只要查,几乎都有问题。

    张扬闭上眼睛,将整件事的头绪梳理了一下,低声道:“其实这件事应该让市局出面的!”张扬所说的绝不是丰泽市局,而是江城,程焱东的计划就算再周密,赵国栋真的因为这件事而落马,他们也不适合浮出水面,沈庆华身为丰泽市委书记,不会对这件事无动于衷,赵国栋毕竟是他的小舅子。

    程焱东道:“张副市长的意思是”

    张扬道:“只要谢德标肯说实话,我就可以让上头出面来解决这件事!”

    程焱东点了点头,此时他的电话响了,是丘金柱打来的电话,丘金柱急匆匆道:“不好了,我去晚了一步,谢君绰上了郑波的车!”

    程焱东懊恼的在方向盘上砸了一拳,大声道:“跟着他,不要让他发现!我马上赶到!”

    

    【一万字更新,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六章 苹果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是巧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