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郑波微笑道:“你不必担心。到了你就会知道!”

    谢君绰咬了咬嘴唇,自从今天上午开始,她就和大哥联系不上,她拿出手机,正想打个电话,却被郑波一把给夺了过去。

    谢君绰芳心一怔,惊声道:“你把手机还我!”

    郑波笑道:“对不起,上头有规定,在调查期间,你不可以和外界联系!”

    谢君绰顿时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她怒道:“停车,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限制我和外界的联系,停车!”

    然而汽车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加速向外驶去,谢君绰看到,这绝不是前往公安局的道路,汽车已经驶入了开发区,向丰泽东郊而去。

    谢君绰一把推开了车门,她想要从车上跳下去,却被郑波一把抓住头发给拖了回来。郑波冷笑道:“你不要命了?”

    谢君绰尖声大叫,郑波一掌击打在她的颈侧,将谢君绰打得昏了过去,然后掏出手铐将她铐了起来,开车的警员低声道:“郑队,去哪里?”

    郑波冷冷道:“伏牛山!”他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赵国栋的号码,低声道:“赵局,人已经在我手中!”

    赵国栋只说了两个字——很好!

    

    桌上的手机一遍遍响着,谢德标从号码上看出这是妹妹的电话,他充满乞求的看着梁强:“让我接个电话吧!”

    梁强厉声道:“少耍花样!”

    “我妹妹的,真的,我不骗你!就让我接一电话,不然她看到我老不接电话,肯定会报警,到时候会更麻烦。”

    梁强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不让他接妹妹的电话的确有些不近人情,梁强道:“你给我记住,千万不要胡乱说话。”

    “放心吧,放心吧!”

    谢德标拿起电话:“喂!”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有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谢德标,你妹妹在我手上,该怎么做,你明白?”

    谢德标整个人宛如泥塑般呆立在那里,周身瞬间都是冷汗:“你是谁?”

    “收起你的好奇心,只要你不乱说话。我担保你妹妹不会有事,如果你向外面随便乱说,嘿嘿”对方冷笑了一声就挂上了电话。

    谢德标脸色惨白,握着电话站在那里。

    梁强也察觉到一样,凑了过去:“怎么回事?”

    谢德标哭丧着脸向他道:“我我妹被人抓了要不,你跟他们说!”他将电话作势要递给梁强,梁强不知有诈,伸手去接电话。猝不及防谢德标一记右钩拳闪电般击打在梁强的下颌之上,梁强被打的仰头倒了下去,眼前的景物模糊起来,他无力道:“你”

    谢德标的身影在他眼前晃动:“对不住,我得去救我妹!”谢德标一边解释,一边从梁强的身上卸下手枪,又把梁强拖到墙角的钢丝床上,用手铐将梁强铐在床头。

    谢德标将手枪收好,拾起地上的电话,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他迅速拨通了赵国栋的电话。

    赵国栋正如同热锅蚂蚁一样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看到是谢德标的电话,慌忙接通:“谢德标,你在哪里?”

    谢德标穿行在废弃的建筑物中。他的身影被夕阳拉得越来越长:“赵局,想灭口是不是?”

    赵国栋呵呵笑道:“德标,咱们是多年的老弟兄,老朋友,你这是从何说起?”

    谢德标道:“老朋友?老兄弟?你抓我妹妹干什么?”

    赵国栋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要逃?为什么要不信我?如果我们见面把事情说开了,不就行了?”

    “赵国栋,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如果我妹妹伤了一根手指头,我会让你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

    赵国栋脸上的肌肉猛然抽搐了一下:“德标,你什么意思?”

    谢德标道:“你自己是什么人你自己清楚,对你这种人,我不会没有后手,你把我妹放了,我马上带她离开丰泽,永远也不回来,你就不用担心你受贿的事情会败露。”

    脸皮既然已经撕开,赵国栋也没必要伪装下去:“谢德标,我给你一个机会,今晚十二点林家坝!”说完赵国栋就挂上了电话。

    谢德标抿着嘴唇,他把手机收起,摸了摸怀中的那把枪,目光顿时变得坚毅起来。

    

    郑波转身望去,那辆面包车已经跟了他们许久,凭着警察特有的直觉,郑波推测出自己被跟踪了,他命令道:“甩开后面的那辆面包车!”

    司机点了点头,就在前面红灯即将亮起的时候。猛然踩下油门从路口冲了过去。

    丘金柱看郑波突然加速,马上加速追上,可他来到路口的时候,一辆加长货柜车从前方驶过,丘金柱不得不踩下刹车,等到货柜车过去,郑波的汽车已经消失无踪。

    丘金柱懊恼无比,他马上向程焱东通报了这件事。

    程焱东和张扬一起已经赶到了开发区,程焱东听到丘金柱把人给跟丢了,不由得大怒:“老丘,你搞什么?”,可坏消息接踵而来,丘金柱这边把人给跟丢了,那边梁强又打来了电话,谢德标逃了。

    程焱东气得差点骂娘,自己辛苦筹划了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可在最关键的环节偏偏又出了问题。

    张扬坐在程焱东身边,了解到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冷静道:“没事,只要谢德标没有落在赵国栋手中,我们就有机会。郑波带走谢君绰肯定和谢德标有关,他们有把柄被谢德标抓住。害怕谢德标乱说话。”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梁强这个傻蛋,非但没有看住谢德标,连枪都被他给下了,丢人丢到家了!”

    张扬道:“让人盯住赵国栋,我看谢德标十有会去找他。”

    程焱东点了点头。

    张扬又道:“赵国栋家里有什么人?也派人保护起来,谢德标最疼的就是这个妹妹,赵国栋把他逼急了,这小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程焱东经张扬提醒,忽然想起赵国栋有个宝贝儿子赵爱国在丰泽光荣路小学就读。他看了看,就要到小学放学的时间了,他慌忙掉转车头向光荣路小学的方向赶去。

    途中。张扬给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向荣鹏飞讲述了一遍,不过将程焱东带走谢德标的一节略去不说,也没有详细说明程焱东布局的过程,荣鹏飞听完之后马上就表示会派姜亮前往丰泽配合调查这件事,张扬趁机提出,这件事由市局出面,尽量不要将影响扩大化,荣鹏飞何许人物,一听就知道张扬在顾忌什么,他让张扬小心从事。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尽量不要轻举妄动。

    张扬和程焱东的分析果然没有错,谢德标虽然和赵国栋定下晚上在林家坝见面,可他对赵国栋此人并不信任,赵国栋既然能够以妹妹要挟自己,自己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

    光荣路小学放学的时间到了,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校园,谢德标坐在一辆临时租来的面的内,当他看到赵爱国胖墩墩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赵爱国面前,谢德标一脸的笑:“爱国!”

    赵爱国今年五年级,因为谢德标过去常去他家里,他对谢德标也是相当的熟悉,笑道:“谢叔叔,您怎么来了?”

    谢德标笑道:“我和你爸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你爸爸本来是要接你的,可局里突然有事,让我先来接你去吃饭。”

    赵爱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正准备跟他上车,这时候张扬和程焱东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谢德标压根没想到他们能够感到,脸色顿时变了,正准备夺路而逃,手腕却被张扬一把给抓住了,张大官人何等力量,轻轻一捏。就让谢德标半边身体酥麻,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

    赵爱国也认识程焱东,笑道:“程叔叔,你也来了!”

    程焱东笑着点了点头:“爱国,你爸今天工作忙,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让你赶紧回家做作业去!”

    赵爱国有些不开心的问道:“不是说要出去吃饭吗?”

    程焱东道:“好好学习,作业都没做呢,吃什么饭?赶紧回去,你妈还在家里等着呢!”

    赵爱国这才闷闷不乐的走了,这小孩子并不知道,刚才这一会儿已经经历了一场凶险。

    谢德标脸色苍白的看着张扬,他低声道:“我没想害这孩子”

    程焱东怒道:“上车!”

    谢德标垂头丧气的进入程焱东的汽车,程焱东向他伸出手去,谢德标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梁强的手枪交还给了程焱东。

    张扬道:“行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差点就成了绑匪!”

    谢德标道:“他们抓了我妹妹!”

    程焱东怒道:“你知道自己在犯罪吗?”

    谢德标道:“谁敢欺负我妹妹,我饶不了他!”

    张扬想起这厮当初因为误会自己跑到市长办公室里公然行凶的事情,不禁暗叹,自己放过了他,可终究这厮还是要进监狱,张扬道:“赵国栋为什么要抓你妹妹?”

    谢德标不说话了。

    张扬道:“谢德标,你最好把事情都说出来,不然我没办法帮你!”

    谢德标情绪有些激动:“你怎么帮我?”

    张扬道:“赵国栋抓你妹妹目的就是想要挟你,让你别把他干得坏事抖出来,你想保证你妹妹平安无事,就必须把赵国栋违法的证据交给我们,让法律来制裁他,只有将他送进监狱,你妹妹才能平安无事。”

    谢德标道:“你们不了解赵国栋,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此时丘金柱又打来了电话,向程焱东汇报了一个好消息,郑波的那辆车找到了,在伏牛山下,他带领几名干警正在前往伏牛山搜查。

    

    谢君绰悠然醒转,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黑暗的铁皮屋中,她挣扎着坐起身,双手被手铐铐住,嘴巴也被布团堵住。

    郑波坐在她的对面静静看着她,黑暗中烟火随着他的呼吸明灭。郑波低声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

    谢君绰的喉头发出嗯嗯的声音。

    郑波用力抽了一口烟道:“是不是想说话?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千万别叫!”

    谢君绰点了点头。

    郑波走上前去,把布团从她的口中取出。

    谢君绰喘了口气:“你知道自己在犯罪吗?”

    郑波笑道:“想说服我?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反正我也闲着没什么事可做!”

    谢君绰道:“你明明是警察,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郑波道:“其实人一辈子始终游走在善恶的边缘,就算你一辈子做好事,稍不小心做了一件坏事,那么这一件坏事就会否定你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会毁掉你所有的成绩,甚至毁掉你的一生。”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做?”谢君绰的美眸中充满了不解。

    郑波道:“我想做个好人,所以当我做了那件坏事之后,我就拼命地想要掩饰住,我想瞒住所有人,我想以好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可我发现,为了维护好人的形象,我就不得不继续去做坏事,当我做了新的坏事,为了掩盖住它,还得继续坐下去”他的神情充满了落寞和哀伤。

    谢君绰道:“你可以改的,你可以给自己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

    “我是警察,难道你以为我的下半生可以从罪犯开始吗?”郑波叹了一口气。

    谢君绰道:“为什么要针对我哥?”

    郑波道:“这世上无论善与恶,好与坏,都是有规则的,既然做了,就要遵循规则办事,你哥却破坏了规则!”

    郑波透过缝隙向外望去,他的目光忽然一凛,发现有人正在向他们所在的铁皮屋接近。

    郑波拿起手枪对准了谢君绰:“不许出声!”

    谢君绰望着郑波,忽然闭上眼睛,竭尽全力的发出了一声尖叫:“救命!”

    郑波的手指放在扳机之上,却始终没有扣动扳机,铁皮屋的房门被踹开,丘金柱率先冲了进来。

    郑波举枪对准了他,丘金柱也瞄准了郑波,两人的目光久久对视着,最终郑波软化了下去,他慢慢垂下枪口,将手枪扔在了地上。

    赵国栋静静望着办公室的房门,身穿警服的姜亮率领两名警察大步走了进来,姜亮神情严肃的向赵国栋宣布道:“赵国栋同志,我们收到确实证据,你涉嫌贪污受贿,妨碍司法公正,请你跟我们回江城市公安局协助调查!”

    赵国栋神情落寞的站起身,两名警察马上一左一右来到了他的身体两侧,赵国栋低声道:“我想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姜亮冷冷道:“从你做错第一件事的时候,你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赵国栋被江城公安局带走,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甚至没有通过丰泽的任何部门。

    

    市委书记沈庆华是在赵国栋被带走后才收到的消息,沈庆华的妻子赵国宁哭得跟泪人一样:“老沈!他们凭什么带走国栋啊?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人给带走了,我弟弟到底犯了什么罪?凡事都得讲究一个证据是不是?”

    沈庆华也感到突然,此前他没有接到任何要针对赵国栋的消息,根据他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江城公安局直接来人将赵国栋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波和另外两名刑警,这绝不是一起普通的事件,市里绕过他对赵国栋出手也不是兴之所致,肯定在此前已经展开了调查,可他却为何没有收到一点消息?这实在让沈庆华百事而不得其解。

    时钟在晚上九点整敲响,随之响起的还有沈庆华家里的门铃,赵国宁抹干眼泪,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纪委书记赵金芬、教育局长刘强夫妇两个,两人的脸色都显得很不好看,赵金芬怯怯地叫了声大姐。

    赵国宁拉住赵金芬的手,还没等说话呢,眼泪就簌簌落了下来:“金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主持纪委工作,不可能不知道一点儿风声?”

    赵金芬内心中充满了不安,赵国栋出事之后,她马上想到这件事和谢德标有关,她偷偷将举报的事情透露给赵国栋的目的是为了在风波掀起之前将一切平定下去,可她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转眼之间,赵国栋已经被市里给带走了。

    赵金芬两口子局促的坐在沙发上,从他们进门,沈庆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脸色阴郁的可怕,目光上下审视着赵金芬和刘强,过了足足三分钟,方才道:“国宁,你去楼下看看娘!”

    赵国宁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丈夫是要支开自己,有些话她在场不方便谈,赵国宁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可还是离开家下楼去了。

    房门关上之后,赵金芬方才鼓足勇气道:“沈书记,我是来向您承认错误的!”

    沈庆华的目光变得越发阴郁:“说!”

    赵金芬道:“新近我们纪委接到了一封举报信,说国栋在公安局办公大楼建设中收受贿赂,所以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国栋,对他进行提醒。”

    沈庆华怒视赵金芬:“你身为纪委书记,最基本的纪律都不懂吗?”

    赵金芬哑然无语,她的头垂得更低。

    沈庆华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先来向我汇报?”

    赵金芬道:“因为这件事还不能落实,我看您工作忙”

    “借口!”

    沈庆华怒冲冲站起身来,他来回走了两步:“市里既然带走了国栋,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你身为纪委书记,向国栋透露这件事就是违反纪律,你有什么目的?”

    赵金芬分辩道:“我没有目的,我只是觉着国栋是我弟弟,我不想”

    沈庆华冷冷打断了她的话:“国栋只有三个姐姐!”沈庆华的话再明显不过,你赵金芬只是个远房亲戚,你和赵国栋没那份交情。

    赵金芬极其尴尬,她明显感到了沈书记的怒意,刘强道:“沈书记,对不起,我刚才狠狠批评她了!”

    沈庆华道:“公安局办公大楼是谁承建的?”

    “谢德标!”

    沈庆华步步紧逼道:“丰泽一中的教学楼是谁承建的?”

    赵金芬向丈夫看了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惧意。赵金芬终于鼓足勇气道:“还是他!”

    沈庆华道:“我明白了!”

    赵金芬还想说什么,沈庆华摆了摆手道:“我很累,你们回去吧,明天还要工作!”

    沈庆华既然下了逐客令,赵金芬两口子也不敢继续逗留,他们离开之后,沈庆华那句我明白了仍然回荡在他们的耳边,沈庆华明白什么?赵金芬意识到,沈庆华明白的是自己在利用赵国栋,他绝不是偶然问起丰泽一中教学楼的事情。以他的修为,肯定已经察觉到其中的联系,也明白赵金芬为什么会违反纪委规定,将举报之事提前泄露给赵国栋。

    赵金芬两口子心情沉重的回到自己家中,关上门,两口子都没开灯,赵金芬伸出手去,摸到丈夫冰冷发颤的手,刘强忽然一把将妻子抱在怀中,抱得如此之紧,几乎让赵金芬透不过气来,他有种大厦将倾的感觉,赵国栋被市局直接提走,谢德标不知去向,看来十有也已经被控制起来,只要谢德标开口,自己也完了。

    刘强低声道:“金芬,对不起!”

    赵金芬抱着丈夫,轻轻拍着他的肩头,宛如哄着一个小孩子一般柔声道:“没事,没事!”

    刘强压低声音道:“我不该收他的好处费,我不该啊!”

    赵金芬抱着丈夫,感觉到肩头已经被他的泪水沾湿了,遇到关键时刻,刘强远不如妻子更为坚强,他颤声道:“我去自首,我把事情全都交代出来,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赵金芬道:“说什么傻话,现在还没有查到你的头上,你不一定有事,如果你现在去,岂不是等于自投罗网?”

    “可是”

    赵金芬打开了厅灯开关,望着满脸泪水的丈夫,不由得一阵心疼,拉着他的手在沙发上坐下:“老刘,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你先冷静冷静再说,好吗?”

    刘强点了点头。

    赵金芬道:“就算谢德标被抓,他也不可能将什么事都说出来,他不是傻子,咬出来的越多,他自己的罪责就越大,也许事情到赵国栋就截止了。”

    刘强道:“怎么可能?就算他不说,你看沈书记刚才的态度!”

    赵金芬道:“沈书记是个顾全大局的人,赵国栋出事,脸上最难看的是他,是他一手将赵国栋从一个小民警提拔上来的,他一直都很照顾我们,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把我们推出去!”

    刘强明白了妻子的意思,如果他们也出事,丰泽的事情必然在江城市引起震动,而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官员,到时候上级肯定要质疑沈庆华的眼光。

    

    丘金柱带着谢君绰完好无瑕的出现在谢德标面前,谢德标这才完全放心下来。

    谢君绰红着眼圈朝他跑了过去,却被丘金柱一把拉住:“你想要见他已经让你见了,现在还不可以跟他谈话!”谢君绰含泪点了点头,只叫了声哥,便说不出话来,转身离去了。

    谢德标很冷静,他开始考虑自己将要面临的局面。他向张扬道:“张市长,这件事,我不想我妹妹牵涉进来。”

    张扬点了点头:“她已经没事了,该怎样做,你心里明白!”

    谢德标道:“我在公安局办公大楼的招标过程中向赵国栋行贿,这件事我会向有关部门交代清楚。”

    张扬道:“以后的事情和我无关,你好好表现,争取获得宽大处理。”他起身向程焱东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去,程焱东已经办好了相关手续,正式将谢德标移交给江城过来的姜亮他们。姜亮、杜宇峰这帮人连夜就要赶回江城向荣鹏飞汇报情况。

    张扬和程焱东来到外面的大堂,程焱东长舒了口气,他的这一招终于获得了成功,赵国栋已经被控制起来,而谢德标刚才也承认向赵国栋行贿之事属实。

    张扬有些遗憾道:“谢德标这个人很滑头啊,除了赵国栋的事情,其他事他一问三不知!”

    程焱东道:“他对我们的手段很熟悉,也明白咬出来的越多,自身承担的责任就越大,所以这件事他只认准了赵国栋,像他这种黑心建筑商,经营上的不法手段多了,我看,如果他把自己行贿受贿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只怕这辈子也没办法从里面出来了。”

    张扬道:“有些时候我恨不能把一切不法的事情全都挖出来,可仔细想想,如果一切都被挖出来了,后果恐怕难以预料。”

    程焱东道:“人无完人,官员也是一样,过去我爸爸活着的时候在糖果厂当厂长,当时厂里上上下下贪污的事情很常见,我听说后就问他,我说爸,你厂里上上下下的名声都臭了,您为什么不管管,你猜我爸怎么说的?”

    张扬饶有兴趣道:“他怎么说?”

    “我爸给我讲了个故事,他说从前有个人,他得到了一个苹果,可苹果上有个虫眼,于是他拿小刀去挖,挖呀挖呀,虫眼越挖越大,挖掉虫眼的同时就不得不挖掉更多的果肉,等他把虫眼挖完,发现这苹果也没有果肉了,这个人很后悔,如果他不去挖,他还有一个完整的苹果,可是一挖到底,弄得连苹果都没了。”

    张扬沉默了下去,他默默品味着这个故事的含义,过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现在糖果厂怎么样了?”

    “倒闭了!”程焱东说完,又补充道:“不过在我爸有生之年,糖果厂一直都在,而且工人还发的上工资!”

    张扬道:“赵国栋就是那个虫眼!丰泽就是那个苹果!”

    程焱东笑了起来:“无论有多少虫眼,可毕竟还是一个苹果!”

    张扬道:“就算我挖不干净,我也不能让这帮虫子继续再吃了!谁他再吃,我不挖虫眼,弄死这只虫子!”

    程焱东望着张扬,双目之中流露出激动地光芒,他真挚道:“张市长,以后我会尽力帮助你!”

    张扬微笑道:“不是帮我,是帮助这丰泽的老百姓,帮助咱们的父老乡亲!”

    张扬来到自己车前的时候,发现谢君绰在车旁站着,张扬不禁笑道:“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等你!”

    “找我有事?”

    谢君绰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我哥这次会不会有事?”

    张扬并不打算欺骗她:“他行贿罪基本上已经确认!”

    谢君绰道:“张市长,求你帮帮他,我哥这个人没有别的心思,他就是想多赚钱!”

    张扬道:“谢小姐,这件事是江城方面直接过来办案,绕过了我们丰泽,牵涉很多,我们丰泽的地方干部不好插手。”其实这件事都是他一力促成的,不过张扬现在要推个干干净净。

    谢君绰也多少听到了一些,她叹了口气,美眸之中饱含泪水。

    张扬道:“不过,你哥哥作为证人出现,算是立功,估计法庭会考虑他的立功表现给予轻判,最后定罪还要看具体金额。”

    谢君绰黯然神伤。

    张扬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叹了口气道:“你也不要难过,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他一个公平的结果,最近你还是整理一下公司的账目,等待相关部门审核。”

    谢君绰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

    谢君绰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有车!”她指了指停在张扬车旁的奥拓,拉开车门启动汽车就走了。

    谢君绰启动汽车之后,就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开车,后来才发现张扬的那辆皮卡车一直跟在她的车后,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张扬是害怕她出事,送她来到家门口,张扬也没有停车说话,调转车头驶入归程。

    张扬回到白鹭宾馆,发现丘金柱在门外等着他,从丘金柱脸上的表情就能够看出,现在他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丘金柱连自己都佩服自己,我他怎么这么英明,一眼就看出了张扬是明主。

    张扬看了看时间,都十点半了,这丘金柱今天精神头倒是足得很。

    丘金柱道:“张市长,您回来了,我有两句话想跟您说!”

    张扬笑道:“进来说吧!”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丘金柱跟着他走了进去。

    张扬道:“这里没有别人在,有什么话,你只管直说,别有顾虑。”

    丘金柱道:“谢德标不想把他妹妹卷进来,也就是说,不想赵国栋绑架谢君绰的事情。”

    张扬在床头坐下,笑眯眯看着丘金柱,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绑架谢君绰的直接执行人是郑波,郑波和丘金柱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丘金柱是想替郑波说情,谢家兄妹都不愿追究这件事,也就是说郑波有可能躲过这一劫,绑架是重罪。

    张扬道:“郑波是赵国栋的班底,他帮着赵国栋做了不少的坏事!”

    丘金柱道:“这个人我了解,做人很仗义,他帮赵国栋,是因为赵国栋过去对他很照顾,算得上知遇之恩。”

    张扬笑道:“你也很仗义,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是你们公安口内部的事情,以后自然会有人来处理。老丘,赵国栋的跟头是栽定了,丰泽公安局长的位置要换人了!照你看,什么人有资格担当这个位置啊?”

    丘金柱毫不犹豫道:“程焱东!”(!)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五章 抢功(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五章 抢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