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王准听到是这种事,不禁叹了口气道:“导演我是没有问题的啦,可是明星方面不好办,要通过他们的经纪人,你是知道的,现在香港艺人的出场费都是水涨船高,让他们免费演出,难呐!”

    张扬道:“难不难我不管,反正你得给办这件事,这事情你只要操作成功,我帮你介绍一位宝莱坞的大老板认识,印度阿三,钱真他多,更好的是他钱多人傻。按照你们香港人的话来说,那叫金主,他一门心思想往影视圈里钻,有的是钱!”他才不管这么多呢,先把王胖子忽悠来了再说。

    王准一听就动心了:“真的?”

    “当然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最好弄来俩漂亮女明星,这人特好色,给他抛几个媚眼,他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你想让他投多少钱,他就投多少钱。”

    王准乐得连连点头:“好,好,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张扬放下电话,忍不住想笑,看来想让人真心诚意的出力,必须调动起人家的积极性,调动人家的积极性就要抛出合适的诱饵。张扬没有欺骗王准的意思,事实上他的确认识一位宝莱坞影视大亨,过去的周云帆,现在的印度阿三拉兹,张扬给周云帆的话也很简单:“拉兹,知道王准吗?”

    “知道,香港大导演啊!”

    “知道刘德政和席若琳吗?”

    “知道啊,都是顶级大明星,我最喜欢看他们两人的戏!”

    张扬抛出诱饵之后,感觉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压低声音道:“六月中旬丰泽搞经贸洽谈会。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见见面?”

    周云帆道:“好啊,我正想搞影视投资呢,如果能和他们结识是最好的,帮我安排和席小姐吃饭呢,她一场饭局多少钱啊?”

    张扬道:“俗,你这人就是俗!知道你有钱,可也不兴这么显摆的!”

    周云帆呵呵笑了起来:“港台那边的女艺人吃饭都有价码!”

    张扬对他了解得很,知道周云帆是一只老狐狸,想从他手里榨出钱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过先把他弄到丰泽再说,冲着他一心想加入影视圈的劲儿,这次应该会来,周云帆何许人物?绝对是插上尾巴就是猴的角色,到时候他们两人见面还不知要撞击出怎样的火花。

    

    张大官人很重视这次的夏季经贸会,这次是经济搭台,捐款唱戏,对方方面面的要求都很高,加上时间本来就很仓促,张扬也不敢掉以轻心,在和常凌峰商量了几次之后,确定在六月十八号正式开幕。现在凡事都讲究个发字,8字在九零年代突然变得炙手可热。之前张扬专门组织召开了几次动员会,涉及到的相关部门都要参加,不过几次会议公安局长赵国栋都没有到,看得出他并不买账,每次都是副局长程焱东代表他出席。

    这天的会议之后,张扬把程焱东专门留了下来,他有些不悦道:“你们局长很忙吗?几次动员会他都不来,什么意思?”

    程焱东笑道:“张市长,这事您不该问我,应该直接去问他!他忙什么也不告诉我们,他是局长,我们公安局上上下下都得听他的。”程焱东这番话带着明显的怨气。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焱东,他的事情我先不谈,经贸会的秩序就交给你们了,在经贸洽谈会举办的三天里,决不允许发生任何的事情,一定要让前来嘉宾看到一个和谐安定的丰泽!”

    程焱东充满信心道:“张市长您放心,我会尽一切努力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张扬道:“不是尽一切努力,要确保,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保证!要的是万无一失!”

    程焱东道:“张市长这么说,我压力很大,但是压力再大,我也会尽力完成任务,不!保证完成任务!”

    张扬笑了起来,程焱东这个人头脑十分灵活,绝对是个可造之材,自从程焱东找过他单独谈话之后,他专门了解了程焱东的资料。发现程焱东此人不但拥有高等学历,还拥有出色工作能力,最重要的是,程焱东已经意识到赵国栋不是一个好的领导,只要有责任随时都会将手下人推出去,丰泽金店劫案的事情如果不是张扬帮忙斡旋,荣鹏飞限期破案的责任早就追究了下来。

    张扬道:“焱东,你们赵局对我是不是有看法啊?”

    程焱东心说你是明知故问,他又不好揭穿张扬,有些为难道:“工作中意见不同也是难免的!”

    张扬笑道:“你啊,什么话都只说半句,戒备心太重,不够坦诚,不够坦诚啊!”

    程焱东慌忙解释道:“张市长,我可不会瞒您什么事!”

    张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焱东啊,上次冯天瑜的事情让我很是不解,那帮小混混明明都已经把孟小兵供了出来,为什么要突然翻供,冯天瑜去公安局认人的时候,有没有人给他压力?”

    程焱东道:“张市长,其实这件事大家都能看出来,孟小兵找那帮小混混去打冯天瑜是事实。冯天瑜心里也清楚,但是他不敢告,听说孟宗贵私下去找了冯天瑜,估计给了他不少钱,冯天瑜这才会翻供,那帮小混混集体翻供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是不是有人给他们施加压力?这件事我没介入,所以我不清楚,其实这件事有这么一个结果也是好事,孟宗贵叫沈书记的母亲干娘,老太太一向把孟小兵当成亲孙子看。如果孟小兵出事,老太太不可能不管。”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

    程焱东笑道:“您早就明白,就是想让我说出来!”

    张扬笑道:“你总算开始变得坦诚一点了,你这个人太聪明,戒心太重,知道当年咱们的为什么可以取得成功吗?”

    程焱东摇了摇头。

    张扬道:“是因为同志们之间的信任,任何合作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失去了信任,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成功,你信任我吗?”

    程焱东被张大官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得一愣,他随即就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信!”

    张扬笑道:“相信我,没错的!”

    程焱东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张市长,您信任我吗?”

    “不信你,我为什么要用你?我这人从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很不错,我看这丰泽公安局长你来干最合适!”张大官人从来都是语不惊人誓不休,他说出这句话没觉着有什么。

    程焱东听到这句话却是心惊肉跳,得亏现在说话的就是他们两个,如果让外人听去,传到了赵国栋的耳朵里,赵国栋不把他视为仇敌才怪,可张扬的话又让他心底涌出了希望,勾起了他掩藏许久的野望,程焱东居于赵国栋之下,一直都有屈居如下的感觉,赵国栋好大喜功的性情让他很是看不惯,可赵国栋有一个市委书记姐夫,想起沈庆华,程焱东刚刚被燃起的热情又迅速熄灭了下去,他低声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切实干好自己的工作。”

    张扬忍不住道:“屁!不想当元帅的士兵肯定不是什么好士兵,你装吧,从你眼睛里我能看出来,你有野心,就是喜欢把自个藏起来,人不能老憋着。一直憋下去,真成老鳖了。”

    程焱东明知张扬在骂他,心里却感到暖烘烘的,这就是张大官人的相处之道,这就是他待人接物的艺术,他要撕下程焱东的假面,要让程焱东坦诚的面对自己。

    程焱东正想说话,他的手机响了,接到电话之后,程焱东显得有些激动,向张扬道:“张市长,我先走了,锁定了一名金店劫案的嫌疑人,我这就去!”

    “小心点啊!”

    

    程焱东当晚的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抓获了劫案嫌疑人之一的林全顺,本以为这些人在抢劫之后全都逃去外地,却没有想到林全顺一直都躲在他乡下外婆的地窖里,平时吃用的东西都是老太太给他送。劫案发生之前,林全顺曾经做过金店的保安,三个月前被辞退,他也是金店劫案的组织策划人之一。

    程焱东把林全顺抓住,这场劫案终于出现了光明。

    程焱东抓捕林全顺回到公安局已经是凌晨两点,他准备连夜审讯的时候,公安局长赵国栋也闻讯赶到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人向他通风报讯,虽然程焱东在抓捕过程中严格保密,可还是被他得到了消息。

    赵国栋见到程焱东的第一句话就是:“把嫌犯交给我,案情重大,我要亲自审理!”

    向来都很听话的程焱东此时却表现出从未有过的:“赵局,金店抢劫案一直都是我在跟进,我对案情很熟悉,我相信我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赵国栋冷冷看着程焱东:“焱东,我们公安系统是纪律部队,服从命令是每一个公安人员必有的素质。”

    程焱东道:“从劫案发生,我就开始跟进,我付出这么多心血就是为了要抓住这帮劫匪,现在事情有眉目了,你要接手这件案子,赵局,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怀疑我的办案能力吗?既然怀疑我,当初又为什么要把案子交给我?为什么要在全局会议上多次强调由我来负责这件案子?”

    赵国栋怒道:“程焱东,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我们丰泽公安局是一个团体,而不是孤军奋战的游兵散勇,抓获林全顺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丰泽公安干警集体努力的结果,你不可以这样狭隘!”

    程焱东彻底被赵国栋触怒了,当初赵国栋把这件案子交给他,纯粹是因为市局给的压力太大,荣鹏飞下达了限期破案的命令,如果破不了案,他程焱东就得承担责任,按照荣鹏飞当初的话来讲,就是卷起铺盖滚蛋!如果不是张扬向荣鹏飞说情,程焱东现在已经被免职了,现在他案情刚刚有了眉目,赵国栋就冲出来把事情揽了过去,这分明就是抢功,太他欺负人了。倘若在过去程焱东没有这么大的火气,可今天和张扬的那番话已经让他悟出了点什么?张扬和荣鹏飞之间的关系显然非同一般,从程焱东和张扬的几次接触上,他已经看出,张扬对赵国栋极其不爽,上次冯天瑜被打的事情,张扬就想借机发挥,可惜冯天瑜的翻供让张扬无功而返。

    张扬对他说的那番话是想让他有个明确的立场,程焱东这么多年来对赵国栋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他寸步不让道:“赵局,我跟的案子,我就要跟到底,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赵国栋唇角的肌肉猛然颤抖了一下,他想不到向来在自己面前俯首帖耳的程焱东竟然敢公然对抗他的权威,赵国栋怒吼道:“你大概忘了,在这栋大楼里,在丰泽的公安系统里,谁才有权说这句话!”他叉着腰以不屑的目光审视着程焱东:“你太让我失望了,从现在起,你不必负责这个案子!”

    

    程焱东恨恨点了点头,赵国栋有句话没有说错,在丰泽的公安系统里,他赵国栋才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程焱东很郁闷,在一帮警察同情的目光下离开了公安局办公大楼。

    夏夜、燥热,可程焱东的内心却降到了冰点,这么多天的辛苦,终于找到了破案的关键人物,可他的一切成果,在转眼之间已经被人无情剥夺了。

    丘金柱也赶到了,不过在程焱东和赵国栋发生正面冲突的时候,他理智的选择了回避,他很同情程焱东,他有着和程焱东同样惨痛的经历,当年他破获连环杀人案,可最终摘取果实的却是赵国栋。

    程焱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望去,看到丘金柱充满同情的面孔。

    程焱东自嘲的笑了笑:“你也来了?”

    丘金柱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警车,程焱东和他一起上了警车,两人开车驶出公安局,来到丰泽人民广场,丘金柱把车停下,两人走到广场中心,程焱东掏出香烟,因为情绪仍然处于极度的愤怒中,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丘金柱帮他点燃香烟,自己也抽了一支点上:“焱东,认了吧!”

    程焱东摇了摇头:“强盗!”

    丘金柱苦笑道:“法律上没有规定抢功的要入狱!人家是公安局长,案子破了,人家指挥有功,居功至伟,我们哈哈,只不过是一些小喽啰。”

    程焱东道:“我不会这么算了!”

    丘金柱道:“又能怎样?”

    程焱东因为愤怒而烧红的双目中,迸射出两道凛冽的寒光。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夏季经贸洽谈会,市委书记沈庆华专门召开了一次常委扩大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除了常委们以外,范围还扩大到各位副市长,以及相关部门的负责人。

    沈庆华首先强调了这次夏季经贸洽谈会的重要意义,然后又肯定了副市长张扬在组织筹备上起到的突出作用,然后道:“同志们,关上门,咱们说句心里话,这次的夏季经贸洽谈会还有另外的一层含义,那就是通过这次机会,唤起社会各界对我们丰泽旱情的重视,希望他们能够广施援手,帮助我们丰泽渡过这次难关,今年的旱情是文革之后都没有过的,我们市委市政府想出了一切可能的应对方法,可是效果并不明显,几次人工降雨都没有起到预想中的作用。接下来的一个月是我们抗旱工作的关键时期,我们丰泽全体领导,都需要动员起来,联合全社会的力量,和老天打好这场仗,打胜这场仗!”

    所有人开始鼓掌。

    沈庆华等掌声退去之后,目光落在孙东强的脸上:“东强同志说两句吧!”

    孙东强习惯性的咳嗽了一声道:“沈书记的话让我感到重任在肩,丰泽的旱情一天比一天重,我肩负的担子也就一天比一天沉重,我想在座的各位和我是一样的想法。”他停顿了一下,却没有获得想要的掌声。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这些天,我看到丰泽从上到下,每一位领导,每一位干部都在为抗旱工作进行着不懈的努力,都将民生作为使命,我很感动,也很欣慰。”

    沈庆华越来越讨厌孙东强的惺惺作态,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杯盖落在茶杯上发出咣!地一声,孙东强不由得微微一怔,刚想好的词儿被沈书记给打断了。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道:“孙市长,还是说点实际的吧!”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陈家年的这句话初听没什么,可仔细一品,却充满了挑衅和揶揄,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孙东强在这种时候玩什么假大空?

    孙东强因为陈家年的这句话有些尴尬,与会的其他人却得到了一个信号,看来常务副市长和新来的孙市长之间矛盾已经明朗化。

    沈庆华在此时说话了:“可能东强同志还没有组织好,家年,你先说说丰泽城区道路管道整修的方案吧!”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沈庆华在顶陈家年,公然把孙东强的话语权给剥夺了,无论孙东强说的话如何假大空,可出于礼貌,也应当让这位正牌市长把话说完,可沈书记偏偏不给他面子,这等于当众给了孙东强一个难看,孙东强一张面孔憋得通红,他被晾在了当场,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笑话。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却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他微笑道:“既然孙市长没有组织好,那我就先说说!”

    让孙东强更为难堪的是,副市长金磊率先鼓起了掌,他一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其中很多人是故意跟着添乱的,孙东强只觉着这一声声的掌声,如同一个个的耳光抽在他的脸上,这不是打脸,这根本就是群殴啊!他脸上的表情奇怪到了极点,尴尬到了极点。

    

    【一万字更新全部送上,月票还是不少的,推荐票貌似不吆喝有点不给力,大家如果没有月票,投点推荐评价啥的都是可以的,谢谢!】(!)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四章 熟悉领域(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六章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