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刚刚参加完市长碰头会,孙东强毫无内容假大空的讲话,让他听得昏昏欲睡。如果不是沈庆华找他,他这会儿已经准备出去视察,顺便透透气了。

    沈庆华和颜悦色道:“小张,坐!”

    张扬很少看到沈庆华对自己这么客气过,心中暗想,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位沈书记不知道又想让自己干什么?

    沈庆华首先从水管爆裂事情谈起,对张扬的工作表示肯定,张扬利用关系从市里调来了消防车,正是这一举措让市民的饮用水供应有了保障,没有引发更多的负面影响。

    张扬很谦虚的表示:“沈书记,这次故障能够及时排除,是陈副市长、金副市长协同工作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沈庆华欣赏的点了点头:“年轻干部能做到不贪功,这么谦虚,难得,难得!”他接着提到了江城又划拨五百万抗旱资金的事情,叹了口气道:“市里的财政看来是真的很紧张,这次抗旱我们只能依靠自己了。”

    张扬道:“领导们也是这个意思。他们说关键是发动丰泽本身的力量,积极自救,我去江城把几位市领导求了一遍,嘴皮子都磨破了,才要来这五百万。”

    沈庆华道:“不容易啊,你辛苦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市委宣传部,市红十字会打算搞一个赈灾义演,力求通过义演募集到更多的资金,根据大家的推荐,我准备让你来负责筹备这件事。”

    张扬笑道:“沈书记,您不是说宣传部主办了,怎么又落我身上了?”

    沈庆华道:“过去你是江城招商办主任,你和江城大企业,投资商的关系良好,更何况,你有承办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的相关经验,你来操作这件事,应该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我和祥民同志已经沟通过,他愿意辅助你做好这件事。”沈庆华口中的祥民同志是丰泽市委宣传部长,丰泽市常委之一。沈庆华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等于这件事已经不容更改。

    张扬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道:“沈书记,你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再推辞就显得有些矫情了,不过咱们刚刚搞过助学基金。现在又来一个赈灾义演,我就算能够请来大企业,投资商,可这些人都是商人,咱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家献爱心,总得给人家一些甜头。”

    沈庆华没听懂张扬的意思:“说清楚一点!”

    张扬道:“咱们还是别搞什么赈灾义演,一提赈灾这两个字,人家马上就明白这是伸手要钱的,我的意思是咱们用经济搭台,搞个夏季招商业协会,借着向外推广丰泽的机会,把他们都请过来,捎带着搞一场演出,演出的时候,重点突出丰泽旱情,这样可以一举两得,经济搭台,赈灾唱戏!”

    沈庆华也不禁暗赞这小子的脑筋灵活,他笑道:“好,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办!”

    张扬道:“沈书记。您别忘了,我分管的是文教卫生工作,招商工作不归我管!”

    沈庆华浸yin政坛多年,马上就意识到这小子是在要权,张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招商工作给揽过去,在过去招商工作一直都由副市长娄光亮分管,沈庆华考虑了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协调,我看由你负责招商工作更合适!”

    张扬心头这个乐啊,沈庆华还算是有些眼色,他肯把招商工作交给自己,足以证明沈庆华被旱灾搞得头疼不已,这才舍得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放手给他去做。

    张扬明知故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丰泽招商办就归我管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不错,以后招商办就归你管理!”

    在得到沈庆华肯定的答复之后,张扬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了。

    沈庆华道:“张扬,我听说丰泽一中有位老师被人打了?”

    张扬道:“是,那位老师家庭条件比较艰苦,工作之余和家人一起弄了一个烧烤摊,以此来增加一点收入,可没想到被一帮社会上的混混给打了,更可气的是,那帮行凶者还是受人指使,沈书记,您说一个人民教师为了生活去摆摊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被人打,他的遭遇是不是很让同情?”

    沈庆华道:“找到肇事人就好,这件事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就行了!”沈庆华的言外之意是,你小子就别多管闲事了,公安局想怎么处理是人家的事情。

    张扬笑了笑。他猜到一定有人找沈庆华说情,所以沈庆华才委婉的劝他收手。张扬点了点头道:“沈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张扬说这句话只是敷衍沈庆华,他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可张扬很快就发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刑警大队长丘金柱在上午的时候打来了电话,说那些混混全都翻了供,不但不承认孟小兵策划这件事,而且否认他们打了冯天瑜,更让丘金柱难办的是,冯天瑜到局里认人的时候,否认这些混混就是打他的那些人,现在丘金柱也没辙了,只能放任。

    张扬冲着电话就喊了起来:“搞什么?这个冯天瑜为什么要翻供?是不是有人威胁他?”

    丘金柱无奈道:“张市长,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冯天瑜这么一搞,弄得我很被动,那帮小痞子一个个闹着要公道,说我抓错了人!”

    张扬放下电话,心情顿时差了许多,沈庆华让他分管招商工作带来的快乐顿时变得无影无踪。傅长征看出他心情不好,泡了杯茶,悄悄退了出去。在门外看到一个清秀的女孩儿站在那里,目光显得有些怯怯的,俏脸之上还带着一道伤痕,傅长征认出这是冯天瑜的大女儿冯璐,不禁笑道:“你来找张市长?”

    冯璐咬了咬嘴唇,然后点了点头。

    张扬在办公室里已经听到了动静,大声道:“让她进来!”

    冯璐垂着头来到办公室里,声音很小的叫了声张市长。

    张扬笑道:“怎么没上学?跑到这里来,是不是有情况向我反映?”

    冯璐鼓足勇气向张扬道:“张市长,我是来向您道歉的,对不起!”

    张扬道:“好好的怎么过来向我说这些?”

    冯璐道:“您帮了我们这么多。可我爸他”

    其实冯璐说出对不起的时候,张扬就已经明白,这丫头是代她的父亲道歉的,冯天瑜放弃起诉,不再追究下去,很大的原因是他害怕以后遭到报复。

    冯璐道:“我爸怕追究下去以后会有麻烦,而且今天早晨孟校长也到我们家来过。”

    张扬明白了,孟宗贵肯定做通了冯天瑜的工作,这一手可谓是釜底抽薪,将张扬想借着这件事做文章的想法彻底化解,对冯天瑜这种知识分子,张扬唯有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事情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想起刚才沈庆华的态度,张扬也不打算深究下去,至少现在他还不具备直接叫板沈庆华的条件。

    已经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张扬笑道:“冯璐,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出去吃!”

    冯璐有些惊慌的摇了摇头:“不了,我回家去吃!”说完她匆匆告辞离去。

    张扬望着冯璐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倒是挺不错的。

    

    冯璐离去的时候,挂职副市长王华昭刚巧从办公室出来,对这漂亮的女孩儿多看了两眼,来到张扬身边乐呵呵道:“这女孩子真漂亮!”

    张扬笑道:“未成年少女,王市长不要胡思乱想!”

    王华昭哈哈大笑道:“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我年底就结婚了!”

    张扬道:“曾丽萍?”

    王华昭道:“当然是她,我这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

    张扬和王华昭之间的关系一般,王华昭这个人表面很热情,对人友善,可他骨子里还是和丰泽地方干部保持着相当距离的,毕竟他只是个挂职干部,再过几个月就该走了,人家不把他当成一回事,他也没打算融入丰泽的领导层,因为年轻的缘故,他和其他人缺乏交流。相比较而言和张扬之间的话还多一些。

    到了下班时间,大家都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副市长金磊一起从孙东强的办公室里出来,他们是专门去讨论城区管道更换问题的,这次送水主干管爆裂事件已经给他们敲醒了警钟,如果不尽快更换这些老旧的管道,同类事件肯定还会发生,不过全面更换管道涉及到市政规划的方方面面,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市里必须投入一大笔资金,在这件事上有最终决定权的还是书记沈庆华。

    通过这次抢修管道爆裂,陈家年和金磊对张扬的观感都改变了许多,陈家年看到张扬,热情的招呼道:“小张,一起去吃饭吧!”

    张扬笑道:“食堂就别去了,咱们对面新开了一家饭店,我请客,一起去尝尝!”

    陈家年道:“不用这么麻烦,中午时间紧,咱们还是食堂的四菜一汤!”

    张扬点了点头道:“也好,去食堂吃!”

    从头到尾陈家年没有招呼王华昭,王华昭当然也就不好意思跟着一起去,他故意哎呀了一声:“你们先去,我钱包忘在办公室里了。”这个理由实在是牵强可笑。

    谁都知道他在说谎,谁也不会当真去拆穿他。

    陈家年和金磊、张扬一起来到机关食堂,机关食堂的菜品还算丰富,他们每人要了份工作餐,凑在一起吃饭。

    陈家年道:“小张,听说沈书记把招商工作交给你了?”

    张扬笑道:“陈市长消息真是灵通啊,刚刚的事情,这就传到您耳朵里了。”

    陈家年道:“其实招商工作早就该交给你,你过去在江城招商工作就搞得红红火火,来到丰泽,就应该发挥这方面的能力,把丰泽的招商工作搞起来。”

    金磊道:“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商看中咱们丰泽。”

    张扬道:“实不相瞒,沈书记原本是让我挑头搞赈灾义演的,我觉着这种形式不好,把人家请过来,咱们弄一赈灾义演,摆明了就是想要钱的,就算弄到一些赈灾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搞个经贸洽谈会,把投资商请到丰泽,把我们丰泽的优势和潜力展示给他们,让他们看到投资的前景,同时再做点爱心奉献,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儿。”

    陈家年笑道:“好主意啊,我就不赞成搞什么赈灾义演,弄得跟要饭的似的。”

    张扬道:“我原本不想接受招商工作的,可沈书记非得要把招商工作交给我负责!”

    陈家年和金磊都交递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彼此心领神会,他们都听出张扬在显摆,搞得跟沈庆华求他似的,才怪!

    这时候市长孙东强和副市长娄光亮也来吃饭,孙东强看到坐在一起的陈家年三人,内心不觉微微一怔,最近他常常看到陈家年、金磊和张扬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融洽?难道真的是水管爆裂事件,拉近了他们彼此间的距离?

    

    【一万一千字更新完毕,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四章 熟悉领域(下)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五章 抢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