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陈家年郑重道:“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明知道是打补丁,我们也必须先把补丁打好,我会在常委会上提出全面更换城区供水管道的问题!”他的心中颇为无奈。

    三位副市长通过商议之后决定,在调拨抢修力量加入的同时,让现场抢修工人进行轮班休息,市委书记沈庆华下了死命令,他们必须要在明天中午之前保证供水主干管畅通,恢复居民区的正常供水。

    富国路的限行让周围路段交通压力倍增,早晨上班的时候,相邻的庆丰路出现交通阻塞,熬了一整夜的陈家年火气也大了不少,他拨通赵国栋的电话就是一通大骂,赵国栋被骂的有些冤枉,其实他提前加强了富国路周围路段的交通疏导,可仍然出现了交通阻塞,过去富国路是最主要的通行路段,现在富国路被封,庆丰路的交通压力增加了数倍。原本庆丰路就偏于狭窄,上班的时候,车流人流集中,阻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赵国栋向陈家年保证尽快恢复庆丰路的交通,这边刚挂上电话,他姐夫市委书记沈庆华又打来了电话,劈头盖脸又是一统训斥,赵国栋的这个早晨过得无比郁闷。

    好不容易等沈庆华骂完,赵国栋打算把火气发泄在交巡警大队长的身上,拿起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拨号,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走了进来,赵国栋满腔的怒火冲着程焱东就发了过去:“谁让你进来的?敲门了吗?”

    程焱东满脸通红,其实他敲门了,过去的习惯都是轻轻敲两下然后推门而入,赵国栋自己没听见,可赵国栋这个人过于霸道,丰泽公安局几乎成了他的一言堂,从不顾及别人的颜面。程焱东虽然是他的下属,可怎么也是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赵国栋训斥他如同训一个小孩子,让程焱东更难以接受的是,赵国栋瞪大了双眼,怒吼道:“出去,看不见我正处理事情吗?”

    程焱东默不吭声的退了出去,一张面孔已经从红变白,心中对赵国栋怨念到了极点,其实他是过来向赵国栋汇报丰泽金店劫案的最新进展的。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知情人,目前正在审讯之中。

    赵国栋的态度让程焱东感到心寒,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再次爆裂的送水主干管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于上午十一点前更换维修完毕,这次试送水没有发生昨晚再度爆裂的悲剧,也许是经历了一次失望的缘故,这次的成功并没有让大家感到过度的惊喜,陈家年当场做出了一个决定,对富国路的主干管进行彻底更换,更换主干管和道路修整同步进行,至于城区其他地方的送水管道更换,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工程,必须提请常委会讨论。

    市委书记沈庆华在得知送水恢复正常之后,也长舒了一口气,他肯定了陈家年、金磊、张扬三人的工作成绩,对陈家年提出的马上更换富国路主干管表示赞同,他让相关部门做出规划,争取在一年内更换城区所有的送水管道,避免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张扬来到抢修现场,看到路面薄薄的路基层,那名抢修负责人也站在那里。叹了口气道:“这条路去年下半年才修过,根本就是偷工减料,这么薄的路基根本承受不住大型车辆的碾压。”

    张扬道:“负责修路的承建商也要承担责任喽?”

    抢修负责人道:“当然要承担责任,张市长,您看这路基,连跟钢筋都看不到,车辆从这样路面上驶过,肯定会对下面的管道造成压力,我们勘察过现场情况,这条富国路多处路面损毁,车辆经行给地下设施造成极大地压力,再加上那辆重型载货车违章驶入禁行道路,所以才导致了这场故障的发生。”

    张扬将这番话牢牢记在心里。

    恢复正常送水之后,张扬和金磊获准回去休息,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却还要参加下午的常委会。

    张扬返回白鹭宾馆,刚好是吕燕值班,张扬让吕燕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商务简餐,熬了一夜,张大官人也没有喝酒的心情。

    张扬美美的吃了顿饭,吃晚饭吕燕专门泡了一壶上等的龙井送了过来,白鹭宾馆受到停水的影响,刚刚才恢复供水,吕燕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了张扬的镜头,关切道:“张市长昨晚一夜没睡吧?真是辛苦!”

    张扬笑了笑,喝了口茶道:“陈市长、金市长都跟我一起在现场受着,老百姓吃水是大事,如果不能及时修复,对市民的生活工作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吕燕道:“是啊,我们宾馆今天就接到了不少投诉。客人们没有水洗澡,弄得我不停道歉,给所有客人的房费打了五折。”她充满好奇道:“听说是一辆重型载货车压坏了管道,所以才造成了这次大面积停水,那司机岂不是倒霉了?”

    张扬抬头看了看吕燕,马上就意识到她对这件事有些过于关心:“你认识那司机?”

    吕燕暗暗佩服张扬敏锐的洞察力,她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我也不瞒您,那司机是我们家老邻居方大同,一家人全靠他挣钱养活呢,昨天出了那件事之后,就被警察给拘留了,现在家人也见不到面,汽车也给扣了,货主逼着他们家赔偿损失呢。”

    张扬没说话。

    吕燕道:“张市长,你看能不能帮忙说一声,就算人放不出来,那批货先给放了,不然单单是损失他们家都赔偿不了。”

    张扬道:“这件事可能有点麻烦,他驾驶重型货车驶入禁行区,是这起事故的直接责任人,肯定会追究他的责任,现在市里领导都在关注这件事。只怕不好说话。”

    吕燕充满失望道:“那就算了,张市长,其实这件事也不能都算在他头上,富国路虽然是禁行区,可每天从那里经行的货车很多,交警从来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是遇到了,也只是罚款罢了,富国路的路口有岗亭,发生事情的时候,岗亭就有交警站岗。为什么他要放任货车进入禁行区呢?”

    张扬点了点头,吕燕所说的事情的确值得深思。张扬道:“你放心吧,市里也是讲究事实证据的,不可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方大同的身上,这件事很复杂,涉及到多个部门,责任都会一一落实。”

    吕燕道:“张市长,给您添麻烦了!”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我去休息了,这件事我帮你问问!”

    

    张扬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他刚刚打开手机,常凌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常凌峰是专门告诉张扬,助学基金已经成立了专有帐户,由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具体管理,教育局、财政局、审计局协同监督,目前财政局已经将那一百五十万划拨回来。

    张扬道:“好事儿!”

    常凌峰道:“今晚的新闻看到你了!”

    张扬笑道:“我可不想上新闻,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常凌峰道:“工资发下去之后老师们的情绪已经稳定了,那七套教职工宿舍,根据我们初步的考评也决定了分配人选?”

    张扬道:“有冯天瑜吗?”

    “有,他的问题作为重点提出来的,排在分配人选的首位,不过他受伤了!”

    张扬愕然道:“受伤了?”

    常凌峰道:“是,他的烧烤摊被人给砸了,人家把他打了一顿,两个女儿也受了轻伤。”

    张扬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冯天瑜也太倒霉了,好不容易才开了个烧烤摊,一转眼不但摊子被人砸,人还挨了打,想起冯天瑜的家庭处境,张扬道:“你去看过没有?”

    常凌峰道:“刚去医院了,扑了个空,听医院的人说,他嫌医药费太高,回家了,我正准备去他家呢!”

    张扬道:“你在哪儿?”

    常凌峰把自己所在的地点说了。他距离白鹭宾馆不远,张扬决定跟他一起过去看看。

    没过多长时间,常凌峰就开着丰泽一中的金杯面包车过来了,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哟嗬,配上专车了!”

    常凌峰笑道:“司机请假回老家了,我只能自己开车了!”

    常凌峰已经买好了水果,两人来到冯天瑜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冯天瑜一家老小都在,听说校长和副市长都来了,常凌峰激动地迎了出来,他脸上肿了多处,头上包着纱布,左臂还吊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激动道:“张市长常校长你们怎么来了?”

    张扬望着他的惨状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怎么回事?伤得重不重?”

    冯天瑜摇了摇头道:“皮外伤!”

    他的大女儿冯璐从里面走了出来,俏脸之上也有一道明显的淤青痕迹,让人看着不禁生出怜意,她小声道:“我爸左臂骨折了!”

    张扬怒道:“真是太不象话了!肇事者抓到了没有?”

    冯璐摇了摇头道:“还是那天晚上吃烧烤不想给钱的那几个人,他们昨晚过来吃饭,吃完之后说是要结账,我爸过去,他们操起啤酒瓶就砸在我爸头上,然后把摊子也给砸了”说起昨晚的委屈,冯璐眼圈有些发红。

    张大官人义愤填膺,怒道:“还反了他们了,他们眼里有没有党纪国法?”

    常凌峰心中暗笑,冯璐告状可找对人了,张扬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再加上他对冯天瑜的家庭情况比较同情,这件事一定会为他们讨还公道。

    果然不出常凌峰的所料,张扬当即就给丘金柱打了个电话,那天晚上闹事的几个小青年丘金柱也见到了,他让丘金柱亲自过问这件事,把打人的几个凶手全都抓回来,这对丘金柱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那几个小青年全都是那一带的小混混,只要想抓,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冯天瑜对这件事却惶恐的很,他害怕以后那帮人还会报复自己,所以不想追究。

    张扬安慰他道:“不用怕,咱们是法治社会,还轮不到这些地痞无赖横行霸道,你放心吧,警方很快就会把他们缉拿归案。”

    张扬既然这么说了,冯天瑜也只能表示感谢。

    张扬帮着他检查了一下手臂的伤势,冯天瑜照片子了,骨折处并没有移位,修养一阵子就会好,冯天瑜的老婆最近在做透析,烧烤摊又被砸了,家里的经济越发捉襟见肘。张扬了解到具体情况之后,向常凌峰道:“学校可以给一些适当的救济!”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在办公会上提出讨论一下,给救济是肯定的。”既然张扬已经认同了分房方案,常凌峰把学校准备分给冯天瑜一套三居室的事情说了,冯天瑜激动地连感谢都忘记说了,工作这么多年,他总算有了套像样的房子。

    冯璐看到爸爸激动地说不出话,替父亲致谢道:“多谢张市长,多谢常校长!”

    张扬道:“没什么好谢的,改善教师们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条件原本就是我们的责任,冯老师放心吧,随着丰泽教育制度的改革,你们的收入会大幅度提升的,到时候家庭条件也会越来越好。”他又向冯璐道:“市里刚刚成立了助学基金,你学习这么优秀,可以申请助学金!”

    常凌峰微笑点头道:“张市长说得对,我们的助学金奖励方案已经出来了一部分,今年丰泽的高考状元,我们会给予5000元的重奖,如果能够夺得省高考状元,还会有5000元的追加奖励,好好努力,如果能够得到这笔奖学金,你大学的费用完全不用发愁了!”

    冯璐一双美眸顿时明亮了起来,她并不贪钱,可是家里窘迫的生活条件,却让她不得不过早的为生活奔波,如果真的可以得到一万块的奖学金,那么对他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一笔巨大的财富。

    冯天瑜悄悄把常凌峰叫到一边,他想尽早回去上课,毕竟在家里休息会影响到他的工资奖金,常凌峰让他安心休养两天,等伤势稳定了再去上班也不迟。

    

    回去的路上,常凌峰道:“冯天瑜的两个女儿学习都十分优秀,这次的模拟考试冯璐又取得了全年级第一,很有希望获得丰泽一中的高考状元。”

    张扬道:“丰泽一中在江城地区综合教育水平第一,丰泽第一岂不就是江城第一?”

    常凌峰笑道:“也不尽然,其他学校还是有不少尖子生的,总之,这次的第一笔奖学金要发给高考状元,消息很快就会公布出去,面对整个丰泽地区,激励应届毕业生的学习热情。”

    张扬道:“省高考状元一万块,真的不少了!”

    常凌峰道:“那是当然,一万块足够上大学的费用了。二三等奖也在讨论之中!”

    张扬提醒常凌峰道:“也不能只关注尖子生,助学基金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多的帮助学生完成学业,要重点关注贫困学生。”

    常凌峰道:“你放心吧,具体的方案正在制定中。”

    张扬道:“最近市里的麻烦事层出不穷!”

    常凌峰微笑道:“乱世出英雄,越是事情多,出政绩的可能就越大!”

    张扬道:“想在丰泽做出点成绩,还真有不小的难度!”

    丘金柱很快就打来了电话,几个殴打冯天瑜的肇事者已经找到了,目前正在审问。张扬道:“一定要公事公办,不管他们有什么背景都不能讲人情,太可恶了!”

    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中国的关系网是最复杂的,只要是想找,总能找到一定的关系,谁没有几个亲戚朋友啊?

    丘金柱的审讯没花费太大的力气就有了结果,可结果却让丘金柱感到难做,这帮人竟然是有蓄谋的闹事,他们供出了一个幕后的任务,孟小兵,孟小兵是前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的儿子,他之所以让这帮人烧烤摊闹事,是因为他把父亲被免职的责任归咎到冯天瑜身上,认为是冯天瑜向上级举报才导致父亲下台,所以偷偷找了帮人给冯天瑜一个教训。

    丘金柱暗骂这帮地痞全都是软蛋,还没怎么用手段,就全都招了出来,事情越扯越大,现在又把孟小兵给扯进来了,丘金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回答也很干脆,把孟小兵抓起来,别管他老子是谁?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孟小兵被抓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国栋那里,孟宗贵直接找到了赵国栋,想通过赵国栋的关系放人,赵国栋也没觉着是什么大事,当即就给丘金柱打了个电话,让丘金柱把人给放回去。

    让赵国栋想不到的是,丘金柱竟然拒绝放人,而且还振振有辞的说:“赵局,孟小兵已经触犯了刑法,这件事领导高度关注,我们现在不好放人吧。”

    赵国栋怒道:“你什么意思?哪位领导高度关注?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丘金柱道:“赵局,张市长亲自过问这件事,他说如果我擅自放人就追究我的责任,您别让我难做!”

    赵国栋心头火蹭地一下上来了:“丘金柱!他是你上级我是你上级?咱们公安系统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管了?”

    丘金柱道:“赵局,您别让我为难,反正人我已经抓了,要放您自己去放,我可不敢担这个责任!”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赵国栋心里这个火啊,麻痹的,丘金柱你居然敢挂我电话!看老子不修理你!他拿起电话本想打回去,可想了想,丘金柱现在明显抱上了张扬的大腿,就算打过去,这厮也不会听话,他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给刑警大队副队长郑波打了个电话,让郑波去把人给放了。

    郑波一听也犯了难,他低声道:“赵局,我看这件事不合适!”

    赵国栋一听就火了:“你也不听指挥?”

    郑波道:“赵局,不是我不听指挥,孟小兵让人打了丰泽一中的老师,那帮打人的小痞子已经把他给供出来了,张副市长已经盯住了这件事,我们现在把人放了,等于公然和他唱对台戏!”

    赵国栋道:“对台戏就对台戏,我怕他吗?”

    郑波道:“赵局,您别忽略一个事实,孟小兵的的确确是犯法了,现在证据确凿,如果把他放了,人家可能会借着这件事做文章!”

    郑波的提醒让赵国栋忽然清醒了过来,他只想着和张扬争一时之气,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孟小兵犯罪了,自己如果把孟小兵给放了,就是包庇嫌犯,如果张扬利用这一点做文章,会搞得他很被动。他和孟宗贵的交情虽然不错,可并没有到两肋插刀的地步,明知是个困局,自己没必要跳进去。

    赵国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终于决定暂时不去过问孟小兵的事情。

    孟小兵被抓走之后,最为担心的是他的父母,孟宗贵给赵国栋打完这个电话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他的妻子催促他去找沈庆华,可孟宗贵不敢在这么晚打扰自己的干哥哥,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孟宗贵才给沈庆华打了个电话,沈庆华的母亲带过孟小兵,一直把他当成亲孙子看待,沈庆华也非常喜欢孟小兵,听说孟小兵被抓,颇为错愕,他问明了情况,知道孟小兵是因为找人殴打冯天瑜才被抓的,忍不住批评孟宗贵道:“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自己工作上遇到了问题,怎么可以让儿子通过这种手段解决?”

    孟宗贵叫苦不迭道:“沈书记,我发誓,我真的没让他这么干,这孩子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你是了解小兵的,这孩子没什么坏心眼儿,又特别孝顺,干娘最疼他了,要是知道小兵被抓起来了,指不定要急成什么样!”

    沈庆华听到孟宗贵把老娘搬了出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提醒孟宗贵道:“这件事不要让妈知道,她年纪大了,禁不住事儿。”

    “嗳!”孟宗贵慌忙答应。

    沈庆华道:“你怎么不去赵国栋?”

    孟宗贵叹了口气道:“昨晚就找他了,可直到现在小兵还没被放出来!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沈庆华明白,赵国栋之所以不接电话肯定是因为这件事很棘手,他让孟宗贵不要着急,自己会找赵国栋问问情况。

    赵国栋可以不接孟宗贵的电话,可姐夫沈庆华的电话他不敢不接,一听沈庆华问孟小兵的事情,马上就把张扬数落了一通:“姐夫,这位张副市长的权力真大啊,不但抓文教卫生,还抓市政建设,连我们公安口的事情他也插手。”

    沈庆华道:“孟小兵到底是不是主谋?”

    赵国栋道:“那几个打人的无赖全都一口咬定是他主使的,孟小兵自己倒是没承认!”

    沈庆华道:“被打教师怎么样?严不严重?”

    赵国栋道:“了解过了,伤得不算重,人家自己都不想告,是张副市长咬住这件事情不放!”他嘴上称呼张扬为张副市长,可却用了一个咬字,足见心中对张扬怨念到了何种地步!

    

    【下班回家,先奉上七千字的更新,章鱼会继续码字,晚上还有一更,今天保底一万字决不食言!】(!)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三章 试压供水(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四章 熟悉领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