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齐国远道:“我去叫车!”

    沈庆华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还没有离去的张扬身上:“小张一起去现场看看吧!”

    张扬反正也闲着没事,既然沈书记开口了,当然要去凑个热闹,张扬看到沈庆华神情凝重,走路也失去了昔日的稳重,心中有些奇怪,不就是一水管爆了吗?至于那么紧张吗?

    沈庆华来到楼下,桑塔纳轿车已经在那里等候,齐国远跟着沈庆华钻入了后座,张扬来到副驾坐下,刚刚进入汽车,就听到沈庆华急冲冲道:“快走,富国路!”

    汽车启动之后,沈庆华方才道:“到底怎么回事?供水主干管好好的怎么会爆了?”

    齐国远道:“初步得到的消息是因为一辆重型载货汽车违规驶入禁区,压坏了路面,所以引起了供水主干管爆裂!”

    沈庆华怒道:“查明事故原因,相关责任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张扬一旁静静看着,沈庆华这会儿的表现应该是个嫉恶如仇的清官,这个人实在有点复杂,让人看不透。

    等汽车驶入光明街路段,张扬才知道现场情况是如何严重。爆裂水管是丰泽东区水厂的出厂主管线,管径800mm,和富国路相接的光明街也已经是水流遍地,汽车向前开了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司机不敢再往前开了。

    沈庆华顾不上多想,推开车门就下了车,走出汽车,双脚就踏入水中,水面没到了他的小腿,齐国远慌忙跟了下去,张扬也推门下了车,一脚踩在水里,心说,老子刚买的皮鞋算是完了。

    

    很多车辆都被困在光明街,沈庆华涉水向前走去,张扬和齐国远跟在他的身后,走到富国路的时候,水已经没到膝弯了,远远就看到一条水柱冲天而起,足有七八米高,周围的很多居民都在现场围观,水柱不远处一辆重型载货汽车陷在那里,估计就是肇事车辆。现场一片狼藉,电视台的记者先于他们赶到,正在摄录水管爆裂现场。

    沈庆华向齐国远怒吼道:“水管爆裂了这么久,为什么水还在往外冒?”

    齐国远连连点头,他对现场情况也不太清楚。在市委书记沈庆华到来之前,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副市长金磊都已经闻讯赶到了这里,正在紧张的指挥施救,听说市委书记沈庆华来了,他们两个赶紧过来汇报情况。

    几位市领导全都站在齐膝深的水中,沈庆华怒视陈家年,一口恶气全都撒到了他的头上:“怎么回事?水管爆裂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控制住?”

    陈家年道:“沈书记,您别着急,现在东区水厂已经紧急关闭送水泵了,您知道,这得有个过程,不可能关上就马上停水,刚才水柱有十五米高,现在已经开始降低了!”

    沈庆华脸色铁青,他指着金磊的鼻子道:“你分管交通,明明是禁行路段,这么一辆重型载货汽车就堂而皇之的开了进来,这笔帐我慢慢给你算!”

    金磊满头大汗。

    张扬向前走了几步,看到水柱在不断的变低。证明水厂已经关上了送水泵,可整条富国路已经浸泡在水中,两旁的商铺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业主们一个个在抢着搬运商品,有些商户在记者面前倒着苦水。

    记者的嗅觉往往是敏锐的,他们很快就发现市领导们已经到达了现场,几名记者向这边走来,沈庆华向张扬道:“跟他们说,我们不接受采访!”

    张扬走过去拦住几名记者道:“现在市领导不接受采访,你们最好不要过去!”

    丰泽的记者还是比较老实的,听到张扬的这句话果然不敢继续向前。

    现场有十多辆汽车被浸泡在水中,几个带着安全帽的救援人施工人员,正在现场查看水情。

    自来水公司的总经理来到金磊身边,小声向他汇报着情况,金磊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事故的处理方法是先排空积水,然后寻找漏水点进行抢修,根据今天水管爆裂的现场情况来看,最快也得需要十几个小时,也就是说,依靠丰泽东区水厂供水的大片地区要面对停水的现实。

    齐国远好不容易才劝说沈庆华来到临街铺面的二楼,从这里观看水情,富国路已经成了一条河流,沈庆华神情凝重,他背着双手,在走廊上来回踱步,停下来之后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不管你们花费怎样的代价,明天这个时候。必须恢复正常供水,还有,老百姓的饮用水必须保障!”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连连点头,保证道:“沈书记,你放心,我们全体干部都会动员起来,投入到抢修之中,绝不辜负您的期望,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老百姓的生活恢复正常。”

    张扬听着心中暗笑,这厮嘴巴倒是挺会说的,现在水都没有抽干,漏水点还没找到,恢复供水未必顺利。

    沈庆华忧心忡忡道:“我们丰泽出现了严重的干旱,各乡镇灌溉水吃紧,部分地区连饮用水都出现了问题,而眼前,这些水却白白的流淌掉,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浪费掉,让人痛心啊!”

    现场所有干部都沉默了下去,只有亲眼看到现场的情景才能明白沈庆华这番话的意义。

    这时候,一些听到消息的商户全都找了过来,他们嚷嚷着要见沈书记。

    市委秘书长齐国远怒道:“都添什么乱?沈书记正在部署救灾呢,你们来干什么?”

    那些商户全都因为水管爆裂蒙受了巨大的财产损失。他们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让沈书记表个态,想从政府那里得到一些赔偿。

    沈庆华望了一眼群情激昂的商户们,他挥了挥手道:“大家不要激动,当前我们的最主要任务就是自救,尽可能的抢救出财产,把损失减低到最小,至于你们的财产损失,我们会派专人统计,你们放心,党和政府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沈庆华的话博得了一片掌声,鼓掌的多数都是政府官员。商户们没几个鼓掌的,他们都是生意人,真话假话都听得出来,沈书记的这番话初听好像很给力,可仔细一琢磨并不是那么回事,党和政府会给说法,到底什么说法没说,什么时候给说法也没说,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

    

    劝走那群商户之后,沈庆华就在现场开了一个简短的办公会,他提出几个要点,第一,要尽快抢修损坏的管道,恢复送水,恢复正常通车,第二,在检修停水期间,要确保老百姓的饮水供应,第三查明事故原因,找出事故相关责任人。

    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副市长金磊的压力都很大,单单是排水抢修就需要相当的时间,这次水管爆裂,恰恰是送水主干管,供水范围几乎涉及到整个丰泽的东区,也就是说丰泽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面临缺水,而东区又恰恰是居住密度最大的地方,保障这么多人的饮水供应,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难!陈家年道:“沈书记,我们已经发动市里所有的消防官兵,马上分配消防车前往各居民区送水,可是恐怕还是不能够满足需要。”

    沈庆华怒道:“一趟不行,两趟,两趟不行,就跑三趟,一定不能让老百姓的吃水出现问题!”说完他停顿了一下道:“你们几个全都给我留在这里,事故不排除。你们就不能离开!”

    张大官人暗叫倒霉,自己是跟着来看热闹的,想不到也被连累了,他分管的是文教卫生,这块跟他挨不上啊!

    沈庆华道:“陈家年、金磊、张扬,你们三个负责现场指挥,如果不能及时解决问题,我就找你们算账!”

    陈家年和金磊对望一眼,心中都是沉重异常,再看看张扬,两人又感到有些幸灾乐祸,心说这小子不是倒霉催的吗?

    沈庆华讲完话就走了,张扬没跟着走,他稀里糊涂的就被牵涉到这件事里面来了,有好事的时候陈家年肯定想不到他,可现在出了问题,多一个人分担就少一份责任,陈家年向张扬道:“按照沈书记的意思,咱们成立现场指挥部,我担任总指挥负责统筹调配,你们两个担任副总指挥,金副市长就负责现场抢先,张副市长负责居民的饮水供应。”

    张扬一听,好嘛,把最有难度的活派到他头上了,他笑眯眯道:“陈市长,我分管的是文教卫生!”

    陈家年握住张扬的手道:“小张啊,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有分工之说,咱们这些党的干部,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这厮握手握得很紧,生怕张扬跑喽。

    张扬道:“要不我就当个政府发言人?”

    金磊也很热情的抓住张扬的另一只手:“小张,现在是老百姓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沈书记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我们,我们要同心协力,力求把这件事尽快解决。”

    张大官人自打来到丰泽,就没看到其他副市长对自己这么热情过,作为一个外来的官员,受到排斥是难免的,现在出了事情,这些人马上向他示好,虽然示好的动机不纯,可毕竟是一个走入他们圈子的机会,患难见真情,张大官人可谓是误打误撞跟他们坐在了一条船上。

    人在共同面临困难的时候,沟通就变得容易了许多,陈家年他们在富国路的悦和商务宾馆临时设下了指挥部,当前他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东区居民的供水,东区水厂关闭送水泵,让十五六万人的吃水出现了问题,就算出动所有的消防车辆也无法确保正常饮水供应。

    陈家年道:“只能辛苦这些消防官兵了。”

    金磊道:“就算我们全市消防官兵加班加点片刻不停的工作,也无法保证正常供水。”

    一直没有发言的张扬道:“这样吧,我给江城方面打个招呼,让他们调配一些消防车过来应急!”

    张大官人极其平淡的一句话,却让陈家年和金磊两人喜出望外,如果真的能够从江城调配消防车过来,供应饮用水的压力会减小许多。

    张扬当着他们两人的面给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打了电话,把丰泽出现的突然状况向荣鹏飞讲了一遍,荣鹏飞答应的很爽快,于公于私,他都要提供一定的帮助,他向张扬保证,江城会在不影响正常消防的情况下,调拨尽可能多的消防车辆,前往丰泽提供帮助,力求在两个小时内到达丰泽。

    张扬放下电话,微笑道:“搞定了!”

    陈家年和金磊望着张扬,都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撼,这厮的能力果然强悍,就算是市委书记沈庆华,也没有本事从江城调来消防车,可张扬一个电话就得到了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的应允,这就是实力!

    这次轮到张扬主动握他们的手了:“陈市长、金市长,咱们都是员,越是艰险越向前,只要咱们同心合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陈家年和金磊都流露出激动的申请,用力握紧了张扬的手同时摇晃了一下。

    

    【更新四千字!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只选最贵(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同舟共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