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对陈雪柔声细语道:“刚从北京赶回来?累了吧,先吃点东西!想吃什么?”

    陈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吃!”

    张扬笑道:“你不吃,我不管你的事情了,老板,炒两个下饭的菜,地皮炒鸡蛋、芦笋炒香干,再烧个酸辣汤!”

    苏小红眼光怪怪的看着这厮,难怪他这么吸引女孩子,这会子的表现,非体贴入微不能形容也。

    陈雪已经听出来了,张扬肯定知道了她家的事情,杜天野兜了一个圈子,还是让张扬管这件事,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找他。

    陈雪道:“真吃不下!”明澈的美眸中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暖意。

    身为女人的苏小红捕捉到了,公安局长荣鹏飞也察觉到了。看来这冷若冰霜的女孩子对张扬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

    张扬知道耿秀菊的事情让陈雪放心不下,当着陈雪的面给徐兆斌打了个电话,他之所以找徐兆斌,是因为徐兆斌这个人很会办事,还有,徐兆斌的老婆于秋玲就是黑山子乡的乡长,耿秀菊出事,她当然清楚。

    徐兆斌接到张扬的电话显得十分热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扬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没有张扬,就没有他现在的位子,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张扬很敬畏,春阳官场上的每个人都清楚前任县委书记朱恒是怎么下台的。

    张扬的话很直接很简单:“徐县长,听说你们检察院把耿秀菊给带走了,多大点事儿,至于这么大阵仗吗?”

    徐兆斌对这件事很清楚,他老婆于秋玲就是黑山子乡的乡长,他笑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只是调查情况,应该没什么大事!”

    张扬道:“没什么大事就把人给放了,别弄得人家一家老小担惊受怕的!”

    徐兆斌道:“张市长,您放心,这件事我明天就去问。”

    张扬道:“还明天啊,今儿就把人放了吧,一个女同志又没犯多大的错误,就把人家给关了。这一夜还不得吓出毛病来?”

    徐兆斌有些为难道:“张市长,我看还是明天吧”

    张扬的语气马上就变了:“徐县长,看来这事不好办,那我去找沙书记?”

    徐兆斌一听这话就知道张扬火了,人家今天非得要把耿秀菊给放出来,如果不给他面子肯定就是得罪他了,徐兆斌陪笑道:“呵呵,好!好!好!张市长放心,我这就给检察院的打招呼,让他们放人,大不了我来担保!”

    张扬道:“我等你消息!”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徐兆斌那边慢慢放下了听筒,他老婆于秋玲道:“谁的电话?”其实她已经听出是张扬打来的电话,两口子之间原不用这样绕弯子,可两人都是当官的,在人前虚伪惯了,到家里不由自主把那套毛病带回来了。

    徐兆斌道:“张扬!”

    “什么事?”

    徐兆斌叹了口气道:“还有什么事?给耿秀菊说情的,真是想不到,耿秀菊居然能和他攀上关系?”

    于秋玲不屑的撇撇嘴道:“这个女人最喜欢的就是卖弄风骚,这次被人打,还不是因为和王博雄勾勾搭搭,藕断丝连。”

    徐兆斌笑道:“说到底。谁把她给举报了?”

    于秋玲道:“怪谁啊?怪她自己,下清河村的那块地皮出租,她帮着联系,联系就联系呗,还收了人家两千块的好处费,事情没办成,人家当然要告她!”

    徐兆斌道:“她倒是挺贪钱!”

    于秋玲笑道:“其实是王博雄的小舅子找人坑她,故意设了个圈套让她钻,这傻女人还以为占了多大便宜。”

    徐兆斌低声道:“你早就知道?”

    于秋玲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谁会看不出来,她也真敢收!怎么?张扬让你出面?”

    徐兆斌苦笑道:“找到我头上了,你说这个面子我能不给他吗?”

    于秋玲默然不语,张扬的厉害她是清楚的,这个面子徐兆斌必须得给。

    徐兆斌给检察院打了个电话,耿秀菊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女人虽然贪财了有点,可是嘴巴很硬,到现在都不承认自己收过钱。

    徐兆斌把事情落实好之后,马上给张扬回了个电话,告诉他,检察院方面已经同意放人了。

    徐兆斌的办事效率还是让张扬比较满意的,陈雪听到检查院方面同意放人,也是欣喜无比,她马上就要返回春阳和母亲见面,张扬道:“看你急的,把这碗米饭吃完,我送你回去!”

    苏小红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心说这都几点了。

    看着陈雪吃完那晚米饭,他们一起出门,张扬和荣鹏飞分手前。低声提醒他道:“丰泽金店抢劫案的事情”

    荣鹏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厮是想借着这件事敲打赵国栋,荣鹏飞笑道:“放心吧,我会搞清楚谁应该负主要责任。”他看了看时间道:“都九点半了,现在去春阳,等到了也得十点多,最近江城正在严打酒后驾车,你还是明天再去吧。”

    张扬笑着指了指苏小红道:“还有苏总呢,苏总没喝酒哦!”

    苏小红就这样被张扬抓了壮丁,不过她还是心甘情愿的,毕竟杜天野把陈雪交给了她照顾,倘若张扬带着陈雪一起过去,她还真有点不放心。

    陈雪在前往春阳的路上,仍然显得有些不安,美眸在黑暗中看了看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张扬笑了笑,手指有意无意的触及到了陈雪温软柔腻的手背,陈雪默默将手撤了回去。

    前面开车的苏小红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轻声道:“张扬,到春阳办完事估计得凌晨了,我可不回去了!”

    张扬笑道:“金凯越吧,我让牛文强这就准备房间。”

    路上陈雪用张扬的手机给母亲打了传呼,连打几个。快到春阳的时候,耿秀菊回了电话,她被放出来了,正在检察院门口的公话亭。

    张扬指挥苏小红直接把车开到了那里,耿秀菊穿着蓝色套裙,头发显得有些凌乱,站在公话亭前向汽车望来。

    陈雪推开车门就奔了过去:“妈!”

    母女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耿秀菊哭了,陈雪却没哭,这充分显露出她坚强的一面。

    张扬和苏小红望着这对母女,苏小红道:“都是当照顾女儿。怎么到了她们这里倒过来了?”

    张扬笑道:“人家的家务事咱们少管。”

    耿秀菊在女儿的搀扶下含着泪走了过来,她已经从陈雪的简单叙述中知道是张扬出面救了她,一边抹泪一边道:“张市长,麻烦你了!”

    张扬笑道:“耿姐,你跟我客气什么?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关系,你出了事情,我肯定要帮忙!”,苏小红对春阳的道路不熟,张扬主动承担了驾驶责任,他把车开到金凯越。

    牛文强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就在金凯越等着,看到张扬带着耿秀菊母女过来,还有苏小红,他笑了起来,这厮笑得很邪,张扬看着气就不打一处来:“笑得跟个土狗似的,你就不能装的像个好人?”

    牛文强委屈道:“我本来就是好人!”

    苏小红跟牛文强打了个招呼,她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道:“牛总,赶快安排房间,我得洗澡休息!”

    牛文强让服务员领着三位女士去了,他鼻子很灵,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气:“喝酒了?”

    张扬点了点头。

    “最近查的很严,你小子还是别顶风作案。”

    张扬道:“所以才让苏总给送过来!”他向牛文强道:“让人给耿秀菊弄点饭送过去,估计晚饭还没吃呢。”

    牛文强道:“厨子下班了,我让服务员给她下点水饺。”他把一切安排妥当,拽着张扬出门去吃夜市。

    

    张扬回到春阳也有些兴奋,跟着牛文强来到金凯越斜对面的小吃摊,牛文强要了几个小菜,一箱冰镇啤酒。张扬发现这条道路已经修整好了,有些奇怪道:“这次回来感觉春阳好像变了个样。”

    牛文强道:“沙书记还是有一套的,朱恒这么长时间没搞好的县城道路问题,他一来就迎刃而解。”

    张扬道:“怎么解决的?”

    牛文强道:“不知道,反正施工的基本上还是那些人,不过沙书记一上台,他们就愿意复工干活了,我门前的道路是先修好的,现在其他的道路也在抢修之中。”

    张扬笑道:“这就证明。朱恒在位的时候,他是故意捣蛋!”

    牛文强也笑了起来:“不那样做,他现在也干不了书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张扬当然不需要顾忌,可他不行,在春阳做生意,千万不能得罪这位县太爷。

    张扬望着前方笔直的大马路,心中暗自感慨,这就是体制,这就是现实,沙普源明明有能力把县城道路施工的事情搞定,可他偏偏就不出力,因为他知道自己出了力等于给朱恒增添政绩,明明能给老百姓带来便利的事情,他就是不去干,他为的是要把朱恒搞下来,自己当上县委书记,这种人在体制内很常见,而且往往到最后还能如愿。

    牛文强端起啤酒杯道:“喝酒,你今晚能大驾光临,我还真的有些激动!”

    张扬笑道:“你瞎激动什么?”

    牛文强道:“你不是建议我把眼光放远点吗?听人劝吃饱饭,我前两天去丰泽考察了一圈。”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你去丰泽考察怎么不找我?”

    牛文强道:“去丰泽湖,又没去市区,所以没跟你联系。”

    张扬道:“去干什么?”

    牛文强道:“丰泽今年大旱,我认识一个客户,他在丰泽湖投资的水域全都干了,鱼苗蟹子全都完了,损失惨重,他和当地政府还有二十年的合约,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心灰意冷,不准备干下去了,想对外转让,价格很低,还不到当初的一半,所以我想拿下来。”

    张扬道:“丰泽湖快干完了,你拿去种地吗?”

    牛文强道:“咱们眼光要放得长远,不能只看今年啊,今年旱,明年不会继续旱下去,就算明年旱,总不能连续旱三年,说起来我还是很赚的。”

    张扬不喜欢听他这些生意经,喝了杯啤酒道:“你只要正当经营,别搞什么阴谋手段就行,我算发现了,凡是做大生意的,就必须规规矩矩,作奸犯科的那都是小人!”

    牛文强道:“我是小人,可我从不作奸犯科!”

    张扬笑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听说最近感情生活很得意,说来听听!”

    牛文强道:“得意个屁,我现在一心钻钱眼里了,哪顾得上风花雪月,哪像你,母女花,艳福不浅呢!”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x,你这张破嘴能积点德吗?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

    牛文强看到这厮吹胡子瞪眼的还真有点发毛,赔着笑道:“得,算我胡说八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那啥我请你吃饭,别生气!”

    张大官人也不是当真生气,主要是牛文强这话太侮辱人了,咱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那么缺德的事儿,咱干不出来,张扬道:“本来就是你请客,气死我了,老板什么菜最贵啊,来一份!”

    

    【虽然晚了点,一万两千字更新完毕,章鱼的努力大家看得见,高声呼唤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只选最贵(下)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二章 同舟共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