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笑道:“先欠着!”

    两人喝到凌晨一点才回去休息,张扬刚来到房门外,耿秀菊听到动静出来了,她怯怯叫了声张市长。

    张扬向她点了点头,笑道:“太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张大官人也学会了注意影响,毕竟已经是凌晨时分,自己和耿秀菊虽然没什么,也怕别人乱说话。

    耿秀菊点了点头道:“那好,明天早晨我找你!”

    

    张扬并没有想到耿秀菊会这么早过来找他,还不到七点,耿秀菊就敲响了他的房门,张扬本想睡个懒觉的,无可奈何的开了房门。

    耿秀菊道:“张市长,打扰你了!”

    张扬强颜欢笑道:“没事,反正我也醒了!”

    耿秀菊道:“我想把事情说清楚,李凡贵是我同学,他想拿那块地,让我帮忙联系,我看在同学的份上就帮他了,原本都联系好了。他作为感谢给了我两千块钱,我坚持说不要,可是他把钱丢下就走了,说是给孩子买衣服。可没过多久,他又说那块地不要了,我想把钱退给他,没等我退给他,就有匿名信把我给检举了。”

    张扬点了点头,从耿秀菊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没有说谎,耿秀菊的左眼有些发青,脸上还有些抓痕,看来是被人给打的。

    张扬道:“谁打你了?”

    耿秀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王博雄的老婆”她随即又抬起头来:“张扬,我发誓,我和他真的没有来往了,你千万不要跟小雪说这些事,她已经很看不起我了。”

    张扬淡然道:“耿姐,陈雪不是那种人,做女儿的又怎会看不起自己的母亲,如果那样,她就不会知道你的事情,马上就从北京赶过来,也不会四处奔走,到处求人救你!”

    耿秀菊眼圈儿红了。

    张扬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来解决,有李凡贵的联系方式吗?”

    耿秀菊摇了摇头道:“我给他打电话,可是停机了!”

    张扬笑道:“也就是一无赖,耿姐。你先在这儿住着,我尽快给你消息!”

    张扬洗漱之后,把牛文强给叫了起来,向他打听李凡贵,牛文强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张扬于是给王博雄打了电话,王博雄这一夜也是心神不宁,接到张扬的电话才知道耿秀菊已经被放出来了,他向张扬道:“李凡贵这个人我知道,他和我小舅子曹宝柱关系不错,在春阳习惯开了家金种子农药店。”

    张扬道:“耿秀菊十有是被你小舅子给阴了,这件事都是因你而起。”

    王博雄尴尬道:“我知道,其实我跟她已经没什么了,不知道谁想害我,对我老婆胡说八道。”

    张扬道:“这事儿本不该我问,你们既然没什么,你老婆一家人还坑人家做什么?耿秀菊当年为了你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王博雄哑然无语,当年耿秀菊差点没把性命丢了,对耿秀菊他的确充满了内疚。

    张扬道:“李凡贵的事情,你不方便出面,我帮你把这件事搞定。至于你老婆那边,你自己管好,如果你和耿秀菊真没有什么的话,我不希望以后你老婆再找她的麻烦。”张扬放下电话,心中有些得意,想当年他在黑山子乡的时候,话语权掌握在乡委书记王博雄的手里,很难想像自己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可现在一切都已经掉了个,人生真是奇妙啊!

    王博雄没有这么多的感慨,他放下电话,老婆曹宝珠出现在他的身后,充满疑窦道:“谁的电话?是不是那个臭子?”

    王博雄怒道:“你他有完没完,都跟你说了,我跟她没什么?”

    曹宝珠尖声叫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人家都跟我说了!”

    王博雄怒吼道:“人家是想害我,你这个蠢女人,有点头脑好不好?以后再敢给我生事,老子跟你离婚!”

    曹宝珠积压许久的愤怒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爆发出来,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我跟你拼了,你这个陈世美!”

    王博雄猝不及防被她打了个耳光,气得抓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曹宝珠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

    

    张扬和牛文强一起来到了金种子农药店,虽然耿秀菊被放了出来,可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就必须让李凡贵改口。

    两人来到农药店前的时候,李凡贵开着一辆破夏利正在门口停车。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李老板!”

    李凡贵愣了下,他并不认识张扬,可他认得牛文强。牛文强在春阳商界是个名声显赫的人物,李凡贵有些迷惑道:“你是”

    张扬笑道:“你是李凡贵李老板?”

    李凡贵点了点头。

    张扬自我介绍道:“我是张扬,专程为了耿秀菊的事情来的”

    听到这里,李凡贵拔腿就跑,他不认识张扬,可是他听说过张扬的名头,当张扬说出是为了耿秀菊的事情来的,他顿时感觉到不妙,顾不上多想,跑了再说,张扬强悍的名头在春阳广为传播,这厮也害怕。

    张扬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牛文强已经上车,开着汽车就追了上去,李凡贵跑得再快,也没办法和汽车相比,眼看汽车已经到了身后,他吓得双腿一软就扑倒在地上,牛文强一脚踩住了刹车。

    张扬跟上来,抬腿在李凡贵上踢了一脚:“你他有毛病啊!跑什么?”

    李凡贵吓得脸都白了:“你你”

    张扬笑道:“你什么你?我一国家干部还能怎么着你?起来,我有话问你!”

    李凡贵哆哆嗦嗦站了起来:“问问什么?”

    张扬道:“我问你的每件事都要老老实实回答我,否则”牛文强操着个大扳手从车里出来,满脸狞笑的向李凡贵扬了扬。

    李凡贵颤声道:“别吓我我这人胆小!”

    张扬道:“胆小尽干缺德事!”

    “我没干”

    张扬向牛文强使了个眼色。牛文强从车里抄出了一个双卡录音机,想找袖珍点的来着,可惜时间紧迫,只找到了这个,牛文强道:“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承堂证供。你有权请一个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我们能免费指派一名律师给你。你明白吗!”这厮把美剧上学来的东西用上了。

    李凡贵苦着脸道:“牛总您别吓我,我自问没有得罪你们的地方。”

    牛文强咔嚓一声按下了录音键。

    张扬道:“告耿秀菊的那封匿名信是不是你写的?”

    李凡贵颤声道:“是”

    张扬道:“你给了她两千块钱?”

    李凡贵点了点头。

    张扬大声道:“你说清楚,那两千块钱是你给她的还是她主动找你要的?”

    李凡贵道:“她找我要的”

    张大官人扬起手啪!地一个耳刮子就打了过去,打得李凡贵懵在那里。牛文强也懵了,他没想到张扬出手这么利索,牛文强皱着眉头道:“我这录着音呢!”

    张扬没好气道:“你不会重录?”

    牛文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倒带啊,你别急着问!”

    李凡贵愣了半天,他望着张扬,心中害怕到了极点,李凡贵有一点没说错,他胆小,不但胆小,而且贪财,他之所以去做这件事,因为曹宝柱和他的关系不错,又给了他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李凡贵就厚着脸皮坑了耿秀菊一次。

    牛文强按下录音键之后,张扬又道:“那两千块钱是你给她的还是她主动找你要的?”

    李凡贵道:“我给她的!”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提前就策划好了这件事,想陷害耿秀菊?”

    李凡贵摇了摇头:“没”

    啪!又是一个嘴巴子,李凡贵被打的两颊高肿,委屈的看着张扬,只差没哭出来了。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何苦呢,何必呢”他又得倒带。

    张扬又问了一遍,这次李凡贵的回答让他满意了:“是我给了她钱,她是想退给我,可我没要,我举报了她,我跟她有仇,我恨她我错了”

    张扬道:“少他跟我撒谎,我既然来找你,就已经把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没证据我会冤枉你吗?你老老实实跟我交代,是不是曹宝柱让你干的?”

    李凡贵又摇头:“不是”

    啪!

    张大官人还没来及出手呢,牛文强抢先给了李凡贵一个嘴巴子,牛文强怒道:“麻痹的,你他玩我啊?我录个音容易吗?算傻小子玩呢?”

    张扬冷笑道:“李凡贵,我算看出来了。你这农药店是不打算再开了!”

    李凡贵只差没哭出来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和曹宝柱有生意来往,他欠我钱,让我帮他做这件事,做成了,就把钱都还我,我也是没办法啊!你们别找我,要找去找曹宝柱!”

    

    李凡贵既然招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许多,张扬把录音带拷了一盘给王博雄送了过去,也没多说话,让王博雄自己听,他家里的事情,他自己处理。

    王博雄把老婆小舅子都喊到了家里,当着他们的面把录音带给放了,放完之后,王博雄道:“折腾吧,再折腾宝柱就得进监狱,我和耿秀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发生过的事情我抹不掉,你觉着能过,咱俩就凑合着过,觉着不能过,咱俩就离,反正我的名声也被你搞臭了,这辈子当个局长也就到头了。”

    曹宝珠姐弟俩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有些害怕了,尤其是听说耿秀菊被放出来了,李凡贵还翻了供,心底都开始感到害怕,这件事折腾到现在,耿秀菊受了点教训,可受影响最大的是王博雄,曹宝柱毕竟和王博雄是两口子,她眼泪啪嗒的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还护着她”

    曹宝柱害怕,他听到刚才的录音带,知道如果这件事再搞下去,自己说不定真的要被送进监狱,再加上,他和姐夫的关系一直也算不错,他做生意还指望着姐夫帮忙呢,马上开始劝起姐姐来:“姐,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当初我就劝你了,都沉米烂谷子的事儿了还提她做什么?其实男人又有几个不风流的,我姐夫这么帅,有女人粘他也是正常”

    曹宝珠红着眼圈看了弟弟一眼,她骂道:“我算看穿了,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捂着嘴巴去里屋哭去了,不过心里也已经接受了现实。

    曹宝柱道:“姐夫,以后对我姐好点!”

    王博雄冷冷看着这小子,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脸说,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是不是非要搞得我和你姐离婚你才高兴?”

    曹宝柱叫苦不迭道:“姐夫,我可没有那心思。”

    王博雄道:“你姐就是一没脑子的人,别人是想借着这件事把我搞臭,现在好了,闹得税务局上上下下都在看我的笑话,我怎么抬头做人?你小子凭良心说,我这个做姐夫的亏待过你没有?你做生意打着我的旗号,赔了钱我还得给你擦,可你倒好,到头来反咬我一口!以后你任何事别找我!”

    “姐夫,我错了!”

    张扬和牛文强知道王博雄把家务事搞定之后,两人都是哈哈大笑,其实这件事说穿了还是王博雄的家庭内政。外人不好做过多干涉,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得上皆大欢喜。

    耿秀菊带着陈雪来向张扬告辞,耿秀菊道:“张市长,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

    张扬笑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原本就是他想陷害你,以后遇到这种事要注意了!”

    耿秀菊连连点头。

    陈雪跟在耿秀菊身边始终垂着头,耿秀菊道:“那我们娘俩就走了,小雪,跟你张叔再见!”

    牛文强刚喝到嘴里一口水,听到这话,一下就被呛着了,他咳得满脸通红,直到耿秀菊带着女儿离去,这口气方才缓过来。

    张扬当然明白这厮笑什么,气得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牛文强红着脸道:“我说哥们,不带这么害人的,我差点被呛死!”

    张扬道:“呛死你丫的活该!”

    牛文强一脸坏笑道:“陈雪是你侄女啊!”

    张扬道:“嗯,冲她妈那边是该这么喊!”心中却盘算着,就算是冲着她叔杜天野那边更该这么喊。

    牛文强道:“那就不能打人家主意了,下一代你就别祸害了。”

    张扬怒视牛文强:“我说你欠揍是不是,我是那种人吗?”

    “你不是那种人才怪!”

    

    张扬这次并没取得太大的成果,五百万对丰泽越演越烈的旱情来说根本起不到太多的作用,沈庆华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叹了口气道:“你辛苦了!”

    张扬道:“为丰泽老百姓出力是我的责任,没什么辛苦的!”

    沈庆华道:“小张,照你看,从市里还能活动点经费下来不?”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看难,这五百万还是我求爷爷告奶奶给弄来的。”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市委秘书长齐国远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嚷嚷着:“沈书记,不好了,不好了,富国路的水管爆了,那片都被淹了!”

    沈庆华双目圆睁道:“你说什么?”

    齐国远大声道:“富国路的供水主干管爆了,丰泽的西区出现大面积停水,正在寻找漏水点。”

    沈庆华面部的肌肉紧绷在一起,丰泽大旱,市区供水主干管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爆裂,老天爷是不是在故意捉弄他们?

    

    【先来五千字更新,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章 纯天然绿色食品(下)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一章 只选最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