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沈书记说出这句话之后。张扬心中已经有了回数,看来丰泽抗旱形势不容乐观,从江城方面得到的支持又不够给力,否则沈庆华不会把算盘打到自己头上,这个手腕独断独行的市委书记更不会轻易表现出让步,张扬道:“沈书记,您给我个明白话吧,助学基金的事情怎么办?如果财政局真的要把这笔钱给监管了,咱们那四百万可就没了。”

    沈庆华焉能听不出这厮话里的威胁含义,他淡然笑道:“这样吧,助学基金的事情既然是你发起的,还是由你负责,成立一个助学基金专用账户,你和财政局局长吴建新共同掌管这件事,相互监督,怎么样?”

    张扬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有财政局的事情,沈书记,这事儿跟财政局八竿子都搭不上吧?就算说有些关系,也是教育局,和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您要是担心其中有贪污问题,直接从审计局派俩人蹲点得了。”

    沈庆华看到这厮坚持要把助学基金的财政权给要回去,心底是很不高兴的,可想起还要他去市里沟通抗灾拨款的事情,有道是事有轻重缓急,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事情是不能干的,想让他出力,就必须给他点好处,沈庆华斟酌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就按你的意思办,成立助学基金专有账户,由教育局和文教改革办共同管理,但是,必须要接受审计局的监督。”

    张扬道:“沈书记,您放心,谁敢挪用助学基金,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沈庆华道:“我向市里打了很多申请,可市里给的拨款实在太少,这和市里沟通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

    张扬道:“沈书记,我实话实说,找市里要钱,怎地一个难字得了!”

    沈庆华道:“没难度我也不把这件事交给你!”

    张扬道:“我试试看吧,不过到底能要到多少,我也没把握!”

    沈庆华道:“越多越好!”

    张扬得寸进尺的老毛病又犯了:“那啥沈书记,这要钱的事儿可不容易,要是我三天两头的往市里跑。这考勤该怎么打?知道的明白我是为了工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旷工呢。”

    沈庆华算是领教到这厮讨价还价的本领了,他皱了皱眉头道:“管别人说什么,你跟张登高说一声,就说我特许的,你最近的首要工作就是和市领导协调,力求多争取到一些抗旱救灾款。”

    虽然沈庆华给了张扬一个特许令,可张大官人听着还是有些不爽,让我去跟张登高说,他算个球,一个跑腿的班头,老子不爱搭理他。

    

    有了沈庆华的这句话,至少这段时间张扬就可以不去管什么考勤之类的小事,张大官人是个自由惯了的人,他认为沈庆华给他的这份差事不错,当天就开车去了江城,中午的时候,张大官人开着尼桑皮卡已经出现在江城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前了。

    张扬先去了市委书记办公室,市委书记杜天野去开发区为工程机械厂和海德集团联营挂牌仪式剪彩去了。张扬直奔市长左援朝的办公室而去,财政支出的事情还得找左援朝。

    来到左援朝的办公室,刚巧市财政局长庞彬也在。庞彬向张扬笑了笑:“张副市长,今天怎么得空?”

    张扬道:“来找左市长汇报工作的!”

    庞彬起身道:“好,你们聊,我先回去!”

    张扬笑道:“别忙着走啊,这件事跟你也有关系!”

    庞彬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跟我也有关系?”

    在得到张扬肯定性的答复之后,庞彬马上就猜到这件事十有和丰泽最近的旱情有关。

    张扬在这一点上表现的还是不够成熟,左援朝和庞彬都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刚说了两句话,人家就知道了他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

    左援朝微笑道:“张扬,有什么事,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我时间很紧,中午还得接待日本的一个经贸考察团。”

    张扬也不喜欢绕弯子,他把丰泽最近的旱情说了一遍,然后道:“其实旱情到底有多严重,你们这些当领导的都明白,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汇报灾情的,就是代表丰泽市委市政府,代表全市的老百姓来化缘的。”

    左援朝和庞彬对望了一眼,庞彬撇了撇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张扬,丰泽的旱情我知道,可今年发生旱灾的不仅仅是丰泽,江城各市县都有不同程度的旱情,丰泽的确是最严重的一个,可丰泽的经济状况还比较好。我相信在你们这些市领导的群策群力之下,一定能够打赢抗旱救灾这场仗。”

    张扬听出来了,左市长在跟自己绕圈儿呢,张扬道:“丰泽缺钱啊。抗旱救灾也得用钱,引水灌溉,购买水泵农机也得花钱吧?现在丰泽的财政已经跟不上了,作为江城的辖市,我们不找江城伸手,找谁?”

    左援朝道:“张扬啊,你没听明白吗?江城的财政也是有限的,开发区建设、市政建设、下属各市县、方方面面都需要钱,如果每个市县出了事情,都伸手找江城市政府要钱,恐怕要不了多久,市财政就成了个空架子。”

    庞彬跟着帮衬道:“小张啊,这我得说句公道话,你现在是丰泽副市长,肯定会从丰泽的利益考虑,可左市长必须着眼于全局,江城下辖市县,全都如同江城的孩子,江城好比母亲,孩子们都饿了,你说给哪个喂奶吃?”

    张大官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先紧着最饿的那一个!”

    庞彬道:“当母亲的哪有偏心的?”

    “这世上偏心的多了去了,再说了,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丰泽这个孩子渴死吧?”

    左援朝被他们的对话逗笑了。他手中的笔在桌上轻轻顿了顿:“张扬啊,这样吧,你说的事情,我再提请常委会讨论一下,争取最大可能的给丰泽援助,协助丰泽做好抗旱救灾工作。”左援朝说完这番话,就起身准备出去。

    张扬知道人家下了逐客令,今天的情况远没有预想中顺利,左援朝的这番话太空,太假,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张扬发现左援朝似乎架子比过去大了,虽然表面上对他还是很客气很和蔼,可张扬仍旧能够感觉到那种切实的距离感。对江城政局的改变,张扬早有心理准备,顾允知的离任,乔振梁的到来已经让江城开始了新一轮的盘整。

    在事情没有任何眉目之前,张扬不想就这么回去,他给市委书记杜天野打了个电话,想和杜天野当面谈谈这件事,杜天野一天的日程排的很满,只有到晚上才有时间,张扬道:“我等你!”

    

    因为这次来江城是办正事儿,张扬也没有和他的那帮朋友联系,这段时间他也没去秦传良那里探望,秦清路过丰泽的时候曾经告诉他,父亲最近的身体不是太好,让他抽空去看看,张扬买了点营养品,直奔秦传良家里而去。

    来到秦家门口,看到了一辆警车,原来秦白也在,不但秦白,姜亮和杜宇峰都在他家里,秦传良刚从市场上选购了一个老树桩,让秦白给他运回来,秦白让姜亮两人来搭把手的。

    几个人刚把树桩放在院子里,就看到张扬拎着补品进来了,全都惊喜的叫了起来。

    张扬也笑了起来:“真巧啊,全都在这儿!”

    秦传良拎着茶壶从屋子里出来,见到张扬也是异常惊喜:“张扬来了!”他埋怨秦白道:“你小子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多准备点饭!”

    张扬把补品交到秦传良的手里,秦传良道:“客气个啥?我身子骨硬朗着呢!”

    秦白道:“爸,我也没打算在家里吃饭,门口四海鱼馆我定好了房间,您一起过去吃!”

    秦传良道:“我不去,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喝酒,我跟着掺和什么劲儿?”

    姜亮道:“秦叔叔。您可得去,我们是来给您搬树桩子,您不去,我们吃饭也没名目啊!”

    杜宇峰已经上去搀住了老爷子。

    张扬笑道:“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搬个树桩子都得要蹭饭吃,咱们江城警察的形象全被你们给败坏了!”

    杜宇峰道:“不吃白不吃,秦白刚立功了,又得了二百块奖金!”

    张扬指了指那树桩道:“还没摆好呢,这就忙着吃饭?你们俩到底是混饭的还是干活的?”

    姜亮道:“吃饭你也有份,凭什么不出力啊?”

    杜宇峰道:“这树桩可不轻呢,让他感受感受!”

    张大官人嗤之以鼻,但见他笑眯眯走了过去,拎起树桩,轻轻松松放到了墙角。

    姜亮、杜宇峰、秦白看得目瞪口呆,人家这是什么力量?他们三个人合力把树桩从车上扛下来都累得不行,张扬举重若轻的就把树桩摆好了。这厮不该混体制,应该改行去干体育。

    秦传良在他们的劝说下跟着一起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四海鱼馆,因为是中午,姜亮他们也不敢敞开喝酒,每人要了瓶冰镇啤酒。

    趁着菜没上来的功夫,张扬帮助秦传良把了把脉,秦传良道:“我身体没什么毛病,就是最近睡眠不太好!”

    张扬笑道:“秦叔叔最近忙些什么?”

    秦白道:“嗨,还不是忙着整理什么江城的史料,没什么意义!”

    秦传良道:“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把江城过去的历史整理一下,这些资料以后可以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知道,知道江城的历史,知道江城的文化。”

    张扬道:“我觉着秦叔叔做得这件事很有意义!”

    这时候上菜了,服务员端上特色木桶鱼,那条鱼得有四五斤重,她介绍道:“我们的鱼全都是丰泽湖野生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张扬忍不住想笑,现在什么东西都要打上纯天然绿色的标签了,一旦这玩意儿具有了卖点,就证明环境和饮食卫生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这是社会发展带来的负面效应。张扬道:“这鱼是丰泽湖的?”

    那服务员点了点头。

    张扬道:“丰泽湖都快见底了,哪有那么多鱼!我看是从水产批发市场买的吧!”

    服务员白了他一眼道:“你这老板怎么这么说话呢?我们的鱼全都是丰泽湖的野生鱼!”

    姜亮几个都笑了起来。

    张扬吃了口鱼,味道倒是很不错。

    杜宇峰道:“在丰泽当官很爽吧?最近都没见你回来!”

    张扬苦笑道:“你没看新闻啊?最近丰泽的旱情很严重,别说保证农业灌溉了,就连吃水都成了问题,我这次过来,就是来找市里要钱的。”

    秦传良道:“我最近都在看新闻,不但丰泽,江城各地都出现了旱情,抗旱形势很严峻,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雨水少得可怜!”

    杜宇峰道:“是有点奇怪,过去丰泽很少发生旱情,毕竟守着丰泽湖,可今年丰泽的旱情比起其他地方都要重,张扬,该不是你去了丰泽,所以才天怒人怨吧?”

    张大官人恶狠狠瞪了杜宇峰一眼:“我说老杜,我去丰泽是顺应天意,是老天爷派我过去,拯救老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今天更新任务完成!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八十章 纯天然绿色食品(上) 下一篇:第三百八十章 纯天然绿色食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