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哪儿都差不多。中国的官场就那么回事,不是我踩你,就是你踩我!”

    几个人都被张扬的总结逗笑了,秦传良道:“如果每个当官的都能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咱们中国发展的速度还会加快不少。”

    张扬忽然想起赵国栋,他向姜亮道:“赵国栋这个人你们熟吗?”

    姜亮道:“一起开过几次会,也吃过饭,并不很了解,不过我听说丰泽金店的劫案影响挺大,荣局在我们局内部会议上提过几次了,对丰泽公安系统的办案效率很是不爽。”

    张扬点了点头。

    杜宇峰道:“丰泽离江城并不远,最近怎么很少回来,工作很忙吗?”

    张扬笑道:“沈书记这个人很严肃,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几乎每天都要查岗,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的监视之下。”

    杜宇峰哈哈笑道:“以你的脾气,不得把你憋死?”

    张扬道:“还好吧,现在渐渐适应了,每天早晨到时间准醒,生物钟已经形成了,你让我迟到都不会了。”

    秦白好奇道:“今儿不是周末。你怎么就回来了?”

    张扬将市里派他过来沟通关系,多申请点抗旱资金的事情说了。

    姜亮道:“丰泽的经济在江城下属市县中是最强的一个,号称江城的粮仓,鱼米之乡,伸手找市里要钱的时候可不多。”

    张扬道:“可不是嘛,今年丰泽旱情真的很严重,丰泽湖都快干了,沈书记派我过来找市里化缘,争取多下拨点抗旱资金。”

    姜亮对江城的大小事还是很关心的,他摇了摇头道:“我看这件事难啊,今年江城各地普遍都出现了旱情,每个地方都在抗旱,市里搞了几个大型重点工程,最近对外招商工作搞得也不怎么出色,财政方面很吃紧。”

    杜宇峰有些惊奇道:“我说姜亮,你一个警察,嗅觉还是相当的灵敏。”

    姜亮笑道:“每天看报纸,平时常听荣局的教诲,耳濡目染,想不知道都不行。”

    姜亮的这番话让张扬意识到这次的化缘任务很重,想从市里要走更多的资金很难。

    

    他的预感很快就被证实了,晚上和杜天野见面的时候,杜天野听说他想让市里划拨更多的抗旱资金的时候,马上就摇起了头:“政策上的支持,我可以给,要钱没有,真没有!”

    张扬一张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他从沈庆华那里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自己是信心满满的,他认为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关系,从市里申请多一点抗灾款,不存在任何问题,可今天见到的,先是左援朝给自己来了个拖延战术,到了市委书记杜天野这里,人家干脆就一口拒绝,张扬这个郁闷呐:“我说杜书记,你应该去丰泽实地考察一下,丰泽湖都快干了,不但灌溉用水无法保证,连老百姓的饮水问题都出现了困难!”

    杜天野道:“这一个星期,我收到了三十多份申请报告,全都是找市里要钱的,江城地区普遍出现旱情,我知道丰泽的旱情相对来说重一些,可是对江城来说,我们要一碗水端平,给了这家。就得给那一家,前些日子抗旱救灾款我们已经划拨了下去,丰泽还是最多的。”

    张大官人嗤之以鼻:“五百万杯水车薪,能打几口井啊?”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你小子什么态度?如果地方上遇到一点事情就找上级部门要资金,那么还要你们这些市领导有什么用?聋子的耳朵,摆设吗?”

    张扬道:“这钱也忒少了一点,每年丰泽可没少往市里缴钱,可等到要钱的时候怎么这么难呢?”

    杜天野道:“丰泽缴钱,江城也不能留着自己用,还得给国家,在政策上,一直对丰泽都很宽松,丰泽这几年的经济一直都在持续发展,每年的经济收入都摆在那里,我不相信一个小小的旱灾就能把丰泽给击垮了?要发挥你们这些市领导的主观能动性,要抗灾自救,而不是凡事都依靠别人,一出了点事情就向上级部门伸手。”

    张扬道:“听您话这意思是不打算给钱了?”

    杜天野看着这厮的表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沈庆华倒是知人善任,怎么把你这个无赖给派来了!”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不能骂人啊,我既然来了,这抗旱救灾款您多少也意思意思吧,我也不瞒你说,牛皮我已经吹出去了,你总不能让我回去没脸见人吧?”

    杜天野倒也干脆:“这样吧,我回头在常委会上说一声,考虑到丰泽的特殊情况,再给你们划拨五百万的抗灾款。这已经是市里能够提供的最大帮助了。”

    这个结果虽然不理想,可张扬对沈庆华方面总算有交代了。

    他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这是个苦差事,可沈庆华找上了我,人家是市委书记,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

    杜天野笑道:“工作还顺利吧?”

    张扬道:“一言难尽,走吧,咱哥俩出去喝一杯!”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在家里吧,出去喝酒让人看到影响不好。”

    张扬道:“去南湖吃农家菜吧,一阵子没吃了,挺想的,那地儿也偏僻,你把眼镜框给戴上,再不行再卡一棒球帽,就你模样扔人堆里没几个认得出来。”

    杜天野忍不住笑了,他点了点头道:“好,就去南湖吃农家菜。”

    张扬在途中又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让她带一坛窖藏的美酒过来,杜天野听到他给苏小红打电话,心里没来由加速跳动了两下,这细微的动静没有瞒过张大官人敏锐的耳朵。

    

    苏小红和杜天野之间很少见面,虽然苏小红始终关注着这个男人,这个和自己曾经有过密切关系的男人。可是她从不主动和杜天野联系,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想因为自己而给杜天野带去任何的困扰,在她看来杜天野善良、正直、无私,却又容易受伤害,而她却是个不祥的女人。

    张扬喊苏小红过来的初衷是惦记她的那坛酒,而不是有意撮合她和杜天野的会面。但是杜天野并不这么想,他想多了,害怕苏小红来后可能面对的尴尬局面,于是又给荣鹏飞打了个电话,让荣鹏飞一起过来喝两杯。

    荣鹏飞最晚接到电话。却是最早到达的一个,张扬他们来到南湖农家菜,荣鹏飞已经把菜点好了,见到张扬和杜天野过来,他笑道:“今晚我请客,给张市长接风洗尘!”

    张扬乐呵呵道:“几十公里,说来就来的事儿,还整什么接风洗尘,太客气了!”

    这时候苏小红的奥迪车也到了,她落下车窗向张扬道:“张扬,过来帮我把酒拿下去!”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我说红姐,咱好歹也有官衔了,那啥,公众场合,能给点面子吗?”

    苏小红笑道:“是,张大市长,对了您副处转正了没?”

    张大官人老脸一热,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酒还是一如既往的醇香,苏小红显得越发俏丽娇艳了,杜天野和她的目光相遇,两人的神情都出现了短时间的不自然,可他们毕竟都是善于控制情绪的高手,转眼之间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们认为自己的表现很正常,很自然。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张扬是个高手,他可以从呼吸心跳改变的节奏,从生理上的微妙变化推测心理上的变化。而荣鹏飞身为一个资深警察,更善于把握微妙细节。

    张扬和荣鹏飞都看出了一些端倪,可两人谁都不会把这件事摆在台面上,荣鹏飞喝了口酒,忍不住赞道:“好酒!”

    张扬笑道:“我最惦记的就是红姐这几坛酒!”

    苏小红微笑道:“那就尽快喝完了,喝完就不用惦记了。”

    杜天野道:“喝完之后,以后没有这么好的酒喝了,岂不是更加悲哀?”

    张扬道:“刘金城不是要了点样品回去研制吗?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荣鹏飞道:“现代的很多东西,工艺提升了,产量也上去了,可是却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味道。”

    苏小红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青菜都打农药,水果都用催熟剂,鸡鸭鱼肉全都用特种饲料,东西看起来光鲜了,产量也上去了,可味道却越来越差。”

    张扬道:“所以说现在到处都提倡什么纯天然绿色食品,现在的人心太浮躁了,光顾着提升产量,却忽略了质量控制,杜书记,我们说的对吗?”

    杜天野道:“中国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高速发展必然会带来重重的弊端,不过我们要看到取得的成绩,不能一味的看到弊端,因噎废食的事情不可以做!”

    店老板端着刚刚烧好的野生甲鱼送了进来,他也有日子没见到张扬了,笑道:“张主任来了!”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你这甲鱼是野生的吗?”

    “张主任放心,绝对野生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这纯天然绿色食品还真成了饮食业绝佳的宣传语。

    张大官人拿起公筷,把老鳖头给夹下来放在杜天野的围碟里:“杜书记,您是咱们江城的一把手,这头得您吃,吃了之后,你更好的发挥领头精神,带领我们江城各级干部,带领我们江城所有的老百姓更快更高的发展,早日实现小康。”

    苏小红望着那黑黝黝的一根,不禁笑了起来,杜天野有些尴尬的看了她一眼,苏小红不知为何脸红了起来。

    荣鹏飞看在眼里心中暗乐,敢于在杜天野面前这么的,整个江城可能只有张扬一个。

    杜天野笑骂道:“你小子从来都没有正形!”

    张扬道:“我这叫保持淳朴本色!”

    荣鹏飞笑道:“这样好,如果人失去了本色,就会变得虚伪。”

    张扬道:“荣局说得对,我这个人就是正直坦诚不虚伪!”

    杜天野道:“少往脸上贴金,我问你,前两天去东江干什么去了?”

    张扬道:“顾书记和乔书记领导班子新老交替,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怎么得去参观一下。”

    杜天野道:“轮的上你吗?老实交代!”

    张扬道:“真没啥事儿!”

    荣鹏飞道:“张扬,我劝你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得了,什么正直坦诚不虚伪,这会儿怎么在你身上看不到呢?”

    张扬笑道:“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再问就侵犯我的权了!”

    苏小红道:“我算看出来了,你是反正都有理。”

    张大官人做郁闷状:“那啥,我这才走了几天,你们几个怎么就一致对外了,还真把我当成外人了?”

    杜天野笑道:“谁让你虚伪来着?”

    张扬道:“我可不是虚伪,我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你们,其实我到东江没干啥好事,罪大恶极,罄竹难书,荣局在这里,咱们不方便说,喝酒,喝酒!”

    

    【晨起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八章 各有盘算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财政困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