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冯璐和妹妹冯玥一起在小矮桌那边串着肉串,站在烧烤摊子前忙活的是冯天瑜。

    丘金柱也认出了冯天瑜,想不到一个丰泽一中的人民教师竟然沦落到晚上在街头卖羊肉串,丘金柱也不由得生出同情心。

    张扬道:“咱们去喝点,照顾照顾冯老师的生意!”

    丘金柱点了点头,他把车停好,和张扬一起走了过去。

    冯玥看到来了客人过来招呼,她不认识张扬,冯天瑜和冯璐都忙着手头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副市长和刑警大队长光顾了自己的小摊子。

    丘金柱要了一斤肉串一箱啤酒,一份花生米,一份烤茄子。张扬留意到他们的桌子马扎都是新的,这小摊应该没开多久,他笑道:“你们的烧烤摊刚开不久吧?”

    冯玥这小丫头挺机灵的,点了点头,笑得颇为恬静:“是啊,开业三天,你们来对地方了,我们的羊肉可新鲜了。不但好吃,而且保证卫生!”

    张扬摸了摸啤酒:“帮我换冰镇的!”

    “好嘞,马上就来!”

    丘金柱本想去给冯天瑜打个招呼,张扬道:“别妨碍人家了,咱们喝咱们的!”

    冯天瑜烤的肉串的确新鲜,而且串大料足,丘金柱赞道:“想不到啊,他还有这一手!不过一个人民教师练摊儿烤羊肉串,有点辱没身份了。”

    张扬道:“你阶级观念还挺重,人家靠双手勤劳致富有什么丢人的?”

    冯璐把烤好的板筋送了过来,看到张扬不由得微微一怔,张扬向他笑了笑,冯璐咬了咬嘴唇,俏脸泛红,流露出几分少女特有的羞涩,她正想招呼一声,忽然听到身后闹了起来。

    却是一桌人吃完了烧烤不愿给钱,一个小青年醉醺醺道:“还他要钱,这哪是羊肉?呃分明是猪肉!”

    冯玥气得跟他们理论了起来:“你胡说什么?我们一家都是回民!”

    那小青年哈哈笑道:“回民?现在回民也吃猪肉,我见多了”

    冯天瑜听到动静慌忙走了过去:“几位小同志,我们的肉串绝对不会掺假,这些羊肉都是我从市场上进来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你人格算个屁,滚蛋”那小青年伸手向冯天瑜当胸推去,冯天瑜猝不及防被他推了个屁墩儿。

    冯玥尖叫着扶起了父亲,冯璐走了过去,拦住那几个人的去路道:“你们吃了饭就得给钱!”小妮子虽然长得文弱。可骨子里却是不怕事。

    那醉醺醺的小青年道:“你们有卫生许可证吗?无证占道经营,还他以次充好,惹火了老子,我把你们摊子给砸了!”他身边的几位伙伴同时叫嚣起来。

    丘金柱不等张扬发火,已经拍案怒起:“都他什么东西?穿得人五人六的,一个个都是吃白食的无赖,我今儿倒要看看,谁敢不给钱!”

    丘金柱这边一站起来,那几个人中已经有人认出了这位丰泽的刑警大队长,顿时酒就吓醒了,为首闹事的那个小青年听说之后,连话都不敢多说,掏出一百块钱交给冯璐,连连说误会,慌忙离开了现场。

    张扬心中也很生气,可这都是一帮街头的无赖,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计较。有丘金柱在身边,他就能够解决这件事了。

    冯天瑜这才知道是张副市长和刑警大队长光顾了自己的烧烤摊,他有些惶恐的过来打招呼。

    张扬笑道:“冯老师的手艺不错啊!”

    冯天瑜满脸羞愧之色:“我我这也是没办法不好意思,给学校抹黑了。”

    张扬正色道:“冯老师。这怎么叫给学校抹黑呢?你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我觉着没什么不妥的!”

    冯天瑜得到张扬的肯定,激动地有些手足无措:“张市长,您还吃点什么,我给您弄去!”

    张扬笑道:“别那么客气,你忙你的去吧,我跟丘队随便喝点闲酒!”

    此时又有客人来了,冯天瑜起身去忙了。

    冯璐端了一盘烤鱼送了过来,张扬笑道:“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冯璐知道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在开玩笑,她嫣然笑道:“我爸送的!”

    张扬也没客气,点了点头道:“考试成绩怎么样?”

    冯玥一旁凑了过来:“我姐全年级第一!”

    张扬道:“了不起,高三还能全年级第一,以后一定稳上北大清华!”

    冯玥道:“我姐想学医,准备考协和呢!”

    冯璐啐道:“就你这丫头话多,走,别耽误客人喝酒了!”

    张扬望着姐妹俩又回到灯下串肉串的情景,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缕同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冯天瑜的家庭条件实在太辛苦了,有机会他得跟常凌峰提一下,要切实帮助这样困难情况的老师解决一些生活问题。

    张扬离去的时候,坚持付了钱,虽然冯天瑜父女真心想请他吃饭,可张扬表示,如果不收钱,以后他就不来了,冯天瑜没奈何,只能收了。

    

    也许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也许是最近奔波劳碌的缘故,张扬这一觉睡得很沉,睁眼一看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了,他洗漱之后来到市政府,还没挨到凳子上,秘书傅长征就惊慌失措的走了进来:“张市长,您怎么才来,沈书记打了两个电话了!”

    张扬道:“他找我有事?”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什么事,就是让你马上去他办公室!”

    张扬心中暗道,沈庆华可真会挑时候,我好不容易迟到了一次,就被他抓了个正着,该不是有人一直盯着我,这边看到我迟到,马上就向这位耿直古板的书记进行汇报吧?迟到早退旷工,过去张扬在江城都是小儿科,没有人会真正和他计较。可现在是丰泽,沈庆华喜欢在纪律上做文章,张扬也做好了被批评的准备。

    张扬来到沈庆华办公室的时候,沈庆华正在向市委秘书长齐国远分派任务,张扬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直到齐国远出来,他才走了进去。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齐国远意味深长的向张扬笑了笑。

    张扬报以一笑,心头却暗自泛起了嘀咕,这厮不是幸灾乐祸吧?

    沈庆华看了张扬一眼,然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早晨九点二十了,他从八点钟就打电话,张扬从市政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足足用去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真是比蜗牛还要慢了,不用问,这厮肯定迟到了。

    张扬嬉皮笑脸道:“沈书记找我有事?”

    沈庆华居然没有提他来晚的事情。示意张扬先坐下,然后道:“听说你前两天去了省里?”

    张扬点了点头,也没解释自己到底去干什么。

    沈庆华又道:“最近的抗旱工作会议你都没参加,我想听听你对丰泽旱情的意见。”

    张扬道:“就是抗旱呗,我没什么意见,能想到的,各位领导全都想到了,方针政策也没有什么缺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贯彻执行,就是保障既定的政策能够落实到位。”

    沈庆华道:“今年的旱情很严重,虽然我们做了最大的努力,可是仍然无法控制旱情的发展,江城方面给我们的支持力度也不够。”

    张扬听到这里已经听出一些端倪了,老沈今天没提自己迟到的事情,一上来就把话题引到旱情上,然后又提起江城的支持,好像很有些怨念,张扬隐约猜到,沈庆华有求于自己,他十有是想自己去和江城方面沟通。在沈庆华没有吐露真实目的之前,张大官人来了个沉默是金,与其开口说话,让沈庆华抓住机会,还不如就这么等着,等沈庆华主动给自己派任务。

    沈庆华看到这厮不接茬,心中暗骂这小子是个滑头,他索性不再绕弯子了,直截了当道:“张扬,面对困难,我们丰泽党委、政府应当群策群力,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你年轻有冲劲,过去一直都在江城工作,和江城的各级领导沟通起来更容易一些,这样说吧,常委们经过讨论,一致认为丰泽的抗旱。还需要江城方面的大力支持,和上级领导沟通的这个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

    张扬道:“我哪有那本事啊!我这级别去找领导们沟通,人家也不搭理我啊!”

    沈庆华故意把脸沉了下来:“小张,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态度,工作上不要缩头畏尾的,要勇于担当,敢挑重担!”

    张扬道:“沈书记,我这脊梁骨行吗?我倒是有挑重担的心,可没那本事,万一把我这小腰板给压断了,也算是咱们丰泽领导层的损失。”

    沈庆华道:“我看你行!很多同志都推荐你!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

    张扬稍一琢磨,就知道这件事十有和孙东强有关,心中暗骂,孙东强,你他到是会推卸责任,不过转念想想也不算啥坏事儿,你沈庆华不是有求于我吗?今儿我刚好跟你理论理论,跟你提点条件。

    张扬道:“其实孙市长比我合适,他是大领导,过去又一直干团市委工作,和市里的领导都很熟悉,他丈母爹还是人大赵主任,江城的老常委,只要他出面这件事绝不费吹灰之力。”

    沈庆华心头这个气啊,这帮小子,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合着都不想接这个棘手的差事,沈庆华道:“你这是推卸责任!”

    张扬道:“我不是推卸责任,我是就事论事,沈书记,我这人从不害怕什么困难,教育系统的事情困难不?我来到之后,还不是把罢课罢考搞定了?缺钱,我从江城请来一帮财神爷,人家捐了五百多万,可这钱怎么稀里糊涂的划到了财政局账目上?”

    沈庆华这会儿听明白了,这小子是有怨气啊,趁着这个机会把助学基金的事情提出来了,沈庆华道:“助学基金还没有完全到位,只是让财政局监管,又不是挪作他用。”

    张扬道:“我明白,可人家那帮企业家不明白,这两天不断有人问我,听说捐给我们的助学基金全都进了财政局的账户,这到底怎么回事?问我是不是把他们给算了?沈书记,我厚着脸皮把人家给拉到这里来,人家可都是江城的企业家投资商,放着江城市这么多学校不去帮助,跑到丰泽来助学,你以为他们真是献爱心啊?人家是给我面子!”

    沈庆华知道张扬说的是实话,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小子你太猖狂了点,沈庆华道:“我知道你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可是财务方面是有政策的!”

    张扬道:“我也这么说,可人家企业家门也说了,捐款是一回事儿,认捐又是一回事儿,如果不能确定他们的捐款打到助学专用账户上,他们就不认捐了,也就是说,剩下的近四百万,没了!”

    沈庆华还能听不出来吗?这厮拿捐款的事情要挟自己呢。看来不给这小子一点甜头,他是不肯顺顺当当的服从命令听指挥了。

    

    【新年第一天,争取有个新气象,凌晨的八千字,有昨天四千,算上现在的有八千字了,章鱼争取晚上再码出四千字,吼吼!兄弟姐妹们,目前咱们的名次是那啥第十一,挥动你们的保底月票,把章鱼往上顶顶,投一票算两票,太划算了!想要尽早看到章节,就要给章鱼动力,让我积极码字,月票要给力!】(!)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下)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八章 各有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