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常凌峰道:“目前到账的资金已经有150万,全都划拨到财政局的专有账户上,我看这笔钱缴上去容易,拿回来就难了。”

    张扬不屑道:“他们不敢,人家捐出来的是助学基金,就是要用在教育上,我不信吴建新敢把这笔钱挪作他用?”

    常凌峰道:“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也别生气,要不先打个招呼,让几笔款子暂时缓一缓?”

    张扬点了点头道:“当然要放缓,麻痹的,钱凭什么给财政局?我待会就去找吴建新理论!”

    常凌峰透过校长室的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尼桑皮卡。张大官人一路风尘仆仆的奔波而来,还没顾得上吃饭呢,副市长干得还是很敬业的。

    常凌峰道:“你洗把脸,我请你去学校食堂吃饭,顺便向你汇报点情况。”

    张扬走到水池前洗了把脸,从常凌峰手中接过毛巾:“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从东江匆匆忙忙的赶回来,路上都没敢休息,下次不带这样的,这么点小事,别跟我卖关子!”

    常凌峰笑道:“对你是小事,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小事,好不容易募集了五百多万,一转眼被弄到了别人账上,搁谁心里都不舒服,我怕你着急上火,所以憋着没跟你说!”

    张扬道:“千万别憋着,什么事都憋着,就成老鳖了!”

    常凌峰听出这厮拐弯抹角的骂自己,唯有苦笑,两人出了门,经过财务科门口的时候,张扬往里面看了看,章睿融正在哪儿对三名科室人员训话呢,张扬向她挥了挥手,章睿融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起身走了出来:“张副市长来了!”

    张扬笑眯眯道:“来了。来了,都下班了,还忙工作呢?”

    章睿融转身道:“你们走吧!别忘了把房门锁好!”

    

    张扬招呼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章睿融道:“财务科的这几个人一点专业知识都没有,我要是校长,就把他们全都裁了!”

    张扬道:“不一定是校长,校长夫人也有这权力!”

    章睿融听到他调侃自己,俏脸微红,只当没有听到,她对张扬的性情还是了解的,自己越跟他计较,这厮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常凌峰道:“公家的事情不好办,丰泽一中现在要以稳定为主,尽量不要闹什么大的变动,小章,财务那边基本理顺了吧?”

    章睿融点了点头道:“还算顺利,账目基本搞清楚了,固定资产的统计也在进行中,再有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

    常凌峰引着张扬来到教职工食堂,前来吃饭的不少年轻教师看到校长来了,慌忙过来打招呼。常凌峰笑着向他们点头示意,他还是很有一套的,来丰泽一中没几天,就已经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折服了许多老师。

    常凌峰请张扬来到学校食堂唯一的雅间,六月的天已经有些闷热,章睿融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张扬道:“丰泽这两天没下雨吗?”

    常凌峰道:“今年真是奇怪,前两天全省普降暴雨,丰泽周圈都下了,可就是丰泽这儿只滴了几个雨点,这两天始终阴着,就是不见下雨,气压低的闷人。”

    厨房的服务员过来端上来四道凉菜,两荤两素倒也干干净净,常凌峰拿了一瓶清江特供,这还是那天助学基金启动的时候,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带来的,刘金城除了捐款以外,还捐了两车酒。这些酒当然不能用在学生身上,所以常凌峰只能作为学校的招待用酒了。

    张扬夹了块白斩鸡尝了尝,味道居然还不错,他笑道:“到底是教职工食堂,比起学生的伙食强多了。”

    常凌峰道:“我刚刚整顿过食堂,现在学生的伙食也改善多了,如果承包人敢继续胡搞,下个月就让他走人,目前看来还很有效!”

    章睿融道:“利润已经很高了,还想着法子克扣学生,这种黑心商人就该赶走,常校长也太仁慈了!”

    常凌峰笑道:“学校是个集体单位。如果看到不合理的地方,马上就把负责人赶走,那么这个学校很快就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只凭着咱们两个人是撑不起一所学校的。”

    张扬深表赞同道:“这就叫废物利用,人尽其才!”

    两人都被他的比喻逗笑了。

    章睿融道:“你放过谢德标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吧?”

    张扬道:“谢德标那件事本来就是我阴他,我起初的意思是给他一个教训,原没打算把他弄进监狱。”

    章睿融道:“张副市长的心地也越来越善良了。”

    张扬道:“我一直都善良!”

    章睿融道:“可最近丰泽有件事情传得很盛!”

    “什么事?”

    常凌峰悄悄给章睿融使眼色,分明是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可张大官人的好奇心已经让完全激起,他说什么都得问清楚这件事。他抿了口酒道:“说,我保证不生气!”

    章睿融格格笑道:“也不是啥坏事儿,就是有人说,你之所以放过谢德标,是因为谢德标有个漂亮的妹妹谢君绰,有人还编了一首烈女传——谢君绰舍身救兄!”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x,谁他这么缺德啊!”

    章睿融道:“你不是说不生气吗?”

    张扬道:“我没什么,我是为谢君绰不值,人家一黄花大闺女名节是最重要了,这事儿传出去让她怎么嫁人呢?”

    章睿融笑道:“干脆你就弄假成真呗,反正你也喜欢美女!”

    张扬板起面孔:“我说章睿融同志,你怎么说话呢?”

    常凌峰悄悄在下面拍了拍章睿融的手臂,示意她得给张副市长面子,他并不知道张扬和章睿融之间国安共事过的关系,认为这丫头有点过头了。虽然关系好,可也不能对张副市长这么不敬。

    张扬并没有和章睿融一般计较,他已经把这笔帐算在了赵国栋的头上,谢君绰去求自己就是赵国栋一手策划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现在消息散播出去,十有就是他的原因,张大官人暗暗道,赵国栋啊赵国栋,老子不找你晦气就算你祖上烧香了,你居然还敢找事儿。找死咩?

    

    外界的流言并没有让张扬感到困扰,他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财政局长吴建新给叫了过来,目的也很明确,要钱。

    吴建新听张扬提起助学基金的事情,满脸堆笑道:“张市长,这件事是常委会定下来的,其实我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这笔款子也就是放在我们账户里,市里的意思是让我们监管这笔款子的使用,张市长放心,我们绝不会挪作他用。”

    张扬道:“助学基金是我们忙活的,人是我们请来的,合着钱得你们监管,也就是说,以后教育系统要用钱,还得先给你打报告咯?”

    吴建新笑道:“张市长别误会,这钱是公家的,也不是我的,打报告也只是一个过场,咱们体制中,办任何事不都得走程序吗?财政局就是丰泽的钱包,看着手握财权,其实钱都是公家的。”

    张扬发现吴建新很圆滑,有些滑不留手,他的话偏偏又挑不出毛病,张扬道:“常委会决定的?”

    吴建新道:“常委会决定的!”

    张扬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吴建新走后,张扬想来想去,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钱到了财政局手里,说是监管,可以后教育系统想要动用,就必须走程序,最终的审批权又不在自己这里,他和常凌峰忙活了一圈子,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吗?张扬想去找市委书记沈庆华理论理论,可出了门,又转变了念头。吴建新是沈庆华的妹夫,这件事肯定是沈庆华的授意,否则他不会这么干,他也不敢这么干。

    张扬在门口想了想,决定先去市长孙东强那里反映反映。

    孙东强刚开完抗旱工作会议,正在办公室里盯着丰泽地图看呢。见到张扬进来,孙东强道:“小张啊,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

    张扬笑眯眯道:“好事坏事?”

    孙东强示意他坐下,亲手给他倒了杯茶,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在他的印象中孙东强还从没有对他这么好过,张扬琢磨着,莫非这厮有事求我?张扬道:“孙市长找我有什么事?”

    孙东强笑道:“你主动登门的,肯定有事,还是你先说!”

    张扬道:“那我就先说了,前两天我连同教育部门搞了个助学基金,募集到五百多万的启动资金!”

    孙东强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新闻上都报道了,常委会上沈书记还专门提出了表扬,张扬,干得不错啊!”

    “可现在助学基金全都打到了财政局的账户上,由财政局监管,这事儿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孙东强道:“常委会上决定的!”

    张扬道:“孙市长,助学基金当然要用在教育上,理当有个专门的帐户,而且应该由教育系统监管,凭什么划到财政局啊?是不是有点责权不清啊?”

    孙东强道:“沈书记认为还是由财政局统管合适,多数常委们也都这么认为。”他这句话说得很委婉,不过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丰泽是沈庆华当家,他决定的事情就是常委会的决定。

    张扬道:“你认为合适吗?”

    孙东强道:“这笔钱谁来管理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每一分都用在教育上!”这话跟没说一样。

    张扬道:“我们辛辛苦苦的筹来这么点款项,一转眼被财政局给兜走了,我倒不是怕财政局给贪墨了,他们也没这个胆子,可现在想从财政上弄点拨款那个难啊,我是怕这钱被他们吃进去容易,以后吐出来就难了!”

    孙东强笑道:“没这么严重,沈书记还是很重视教育的!”

    张扬道:“孙市长,这财政局归你管啊!”张扬的这句话够毒,一句话差点没把孙东强给呛着,孙东强不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嗯,我也是这么认为!”

    张扬算是看清了,这厮从来到丰泽之后就是一聋子的耳朵,纯熟摆设,跟他反映情况,屁用都没有,真要是想把钱要回来,还得跟老沈直接交流。

    孙东强也不想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他喝了口水,来缓冲张扬带来的尴尬,停顿了一会儿道:“你前些天去东江了?好像并没有办手续啊!”

    张扬道:“办了,我给张登高说了,顾书记离休,乔书记上任,两人都请我吃饭,你说这么大领导喊我过去,我能不给他们面子吗?”

    孙东强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扬,心中暗骂,你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顾书记、乔书记抢着请你吃饭?人家是省部级,你一个小小的副处,你配吗?

    

    【先更一章,2010年最后一天,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难得清静(下)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财政困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