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向顾佳彤道:“难怪你生意做得这么好,原来是遗传!”

    顾允知道:“我可没有什么经商细胞!若说是遗传,也是隔代遗传!”

    张扬道:“顾书记是做大事的人,不做小生意,您是控制大局的人物,平海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就是您的功劳!”

    顾允知哈哈大笑:“你小子就是嘴巴甜!”

    沿着木制楼梯先来到二楼,楼梯是全新的,楼上保持着过去的风貌,临窗有一条长凳,顾允知道:“这叫美人靠,旧社会小姐坐在这里观看外面的景色,整个西樵镇就只有我们这一家有,想不到仍然保持完好!”

    顾佳彤坐在上面,张扬帮她照了张相片。

    照相的时候,顾允知已经向后院去了。

    张扬看到顾允知走远。方才敢道:“如果给你换上古装,坐在这里,真的分不出什么时代!”

    顾佳彤笑道:“你喜欢古代美女啊?”

    张扬狡黠道:“无论古代的现代的,美是共同的!”

    顾佳彤哪知道这厮的经历,轻声啐道:“色魔,连古代人的注意都敢打!”

    张大官人心中暗忖道:“别说是打主意,更那啥的我也做过!”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春雪晴的样子,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失落。

    张扬突然的沉默吸引了顾佳彤的注意力,她捕捉到张扬眼中的忧伤,这在张扬的身上很少见到。顾佳彤握住张扬的手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张扬惊醒过来,笑道:“没有,我是在想,要是咱们在这美人靠上那啥,究竟是什么滋味?”

    顾佳彤羞得满脸通红,啐道:“厚颜无耻!”

    顾允知的声音在下面传来。

    两人走了下去,顾允知在后院内望着院内的芭蕉和绿萝,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顾佳彤走过去,挽住父亲的手臂:“爸,喜欢吗?”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这院子你修整的不错!”顾佳彤笑道:“惊喜还在后面呢!”

    她所说的惊喜是在两侧,顾家老宅两旁的宅院也被顾佳彤一并买了下来,右侧的宅子损毁极其严重,所以院落的修整几乎等于重建。

    顾家老宅虽然保存完好,可是房屋的布局已经不适合居住,考虑到父亲退休后的生活,顾佳彤干脆重新建设了一座仿古小楼,下面六间上面四间房。里面的设施相当的现代化。

    顾佳彤带着父亲去参观居处的时候,张扬利用带来的草药,将顾家的这座宅院从里到外清理了一遍,这是为了防止再有毒虫,在各处熏完之后,张扬将草灰倾洒了一遍。

    

    此时已经到了午饭的时候,顾佳彤过来给张扬送茶,让他稍事休息,一起前往古风客栈。

    顾佳彤对七星蜈蚣的毒性还心有余悸,有些担心道:“真的没事了?”

    张扬笑道:“放心吧,没事,我顺便撒了些星竹花的种子,等到来年花开,连蚊虫都会很少。”

    顾佳彤道:“我爸挺喜欢这里的,我看他真的准备留下来长住了!”

    张扬微笑道:“小桥流水人家,这样的地方在如今的社会中已经很难找到了,我看你爸退下来之后,应该享受一下生活。”

    顾允知换上了中式丝绸唐装,穿上了圆口布鞋,笑眯眯从楼上下来,省委书记进入平常老百姓的角色很快。顾允知道:“走。出去吃饭!”

    张扬上下打量着顾允知。

    顾允知看到了他目光中的错愕,呵呵笑道:“怎么,看我这身打扮是不是有些不适应?”

    张扬实话实说道:“不是不适应,是忒不适应了!”

    顾允知道:“我刚换上的时候也有些不适应,可照了照镜子,感觉这才是我自己,换上这身衣服,走起路来都轻松许多。”

    张扬道:“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能马上适应平民生活的,我看咱们中国这么大,却只有顾书记一个。”

    顾允知微笑道:“我最欣赏的就是美国的官员,今天是总统,明天卸任之后,马上就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可以骑脚踏车,可以和邻居老百姓闲聊,可以上街买菜和人讨价还价,这才叫真实的人生!”

    张扬道:“顾书记的话我赞同,咱们中国的官员和别的国家不同,只要是当官的就又官架子,就算官不当了,可官架子不能丢。”

    顾佳彤悄悄给张扬递眼色,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影射老爷子。

    顾允知却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是啊,很多人做了官反倒忘记了怎么做人,人要是做不好了,怎么能够做好官呢?”

    张扬从心底对顾允知产生了一种崇敬,从这么高的位置退下来,能够拥有这样的心态,绝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

    三人出了房门。一个瘪嘴老太太正朝这边看着,她看到顾允知,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你是长生吧?”

    长生是顾允知的小名,知道的已经不多,顾允知笑着走了过去:“徐阿婆,是我!您老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

    徐阿婆激动地握着顾允知的手道:“好着呢,好着呢,前些天我听佳彤说你要回老家来住,真的来了!”

    顾允知笑道:“是啊,先过来看看,过两天正式搬过来,再也不走了!”

    徐阿婆连连点头道:“好!好!咱们家乡人都盼着呢,你可是咱们西樵走出去的大才,给咱们家乡人增光添彩了!”

    老太太又走向顾佳彤,顾佳彤前些日子因为修整房屋的事情常来西樵,和这帮乡亲已经很熟,她和徐阿婆打了个招呼,徐阿婆目光向张扬看了看,笑道:“这是你家男人?”一句话问得顾佳彤俏脸通红。

    张扬心说我是佳彤的男人不错,可这身份不能公开,他笑道:“阿婆,您好!”这厮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让老太太自己猜去吧。

    顾允知沿着小河旁的石板路走向古风客栈,顾佳彤和张扬跟在她的身后,张扬发现顾书记虽然嘴上说要返璞归真了,要回归平民生活,可他举手抬足依然是气场十足,这绝非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

    

    顾允知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很难享受到普通的百姓生活,因为他看到了一位熟人。

    南锡市市长夏伯达正向他迎了过来,夏伯达笑得开心无比,他远远道:“顾书记!您这么快就回南锡了!”

    顾允知实在想不通夏伯达是怎么知道自己回到家乡的,他有些迷惑的看了看女儿。顾佳彤慌忙表白道:“爸,您可别看我,我没跟夏叔叔说!”

    夏伯达道:“顾书记,自从我知道您要回来定居的消息,我就专门跟西樵风景管理处的人打了招呼,只要是您回来,马上电话通知我,哈哈,刚才你们一到西樵就有人通知我了,我厉不厉害?”

    顾允知无奈笑道:“真是想清静都清净不了,你啊!在大明朝的时候干锦衣卫倒是一块好材料。”夏伯达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跟随他多年,两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夏伯达见到老领导十分的高兴。

    顾允知指了指前面的古风客栈道:“既然来了,一起吃饭吧!”

    他们来到了古风客栈,张扬留意到远处还有人向他们这边张望着,应该是跟着夏伯达过来的。夏伯达对顾允知的性情摸得很清楚,知道他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所以没让别人跟着过来。

    进入古风客栈,发现饭店内也没有多少食客,他们在二楼临窗的桌子坐下,顾允知点了几个菜,却发现夏伯达早有准备,很快服务员就摆上了满桌的菜肴,顾允知心中有些不开心了,他低声道:“小夏,你之前就安排好了?”

    夏伯达对顾允知的心思揣摩的很透,他知道今天的安排让顾允知不高兴了,慌忙解释道:“听说您要来,我十分开心,所以赶过来准备了一点小菜给顾书记接风洗尘。”

    顾允知道:“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

    夏伯达道:“顾书记,您千万别多想,今天这顿饭是我自己掏腰包请您,给您接风洗尘,没有别的意思。”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你啊,我想清静一下都不行,真是!”

    夏伯达过来和顾允知见面。是真心实意的,如果没有顾允知的照顾和提拔,他就没有今天的位置,夏伯达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顾允知明白,无论他在不在位,自己对他的尊敬绝不会减少半分。

    张扬看出夏伯达还是有话想和顾允知谈,他吃了几口,就跟着顾佳彤去小镇上游览风光去了。

    张扬和顾佳彤离去之后,夏伯达给顾允知端了杯酒:“顾书记,您打算在西樵长住吗?”

    顾允知道:“有这个打算,人老了,总是想叶落归根。”

    夏伯达道:“西樵虽然是刚开发的旅游区,可这里居住环境算不上太好,周边配套设施也很落后,不如去南锡住吧,影湖开发的不错,我在影湖边给您安排一套别墅。”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夏伯达说这句话虽然充满了诚意,也带有知恩图报的味道,可顾允知心底就是不舒服,他提醒夏伯达道:“伯达,你现在是南锡市市长,你的一举一动关系到南锡所有市民的利益,可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夏伯达道:“顾书记,你放心,您教给我的事情,我全都记得。”

    顾允知道:“没什么好教的了,工作这么多年,你的工作经验很丰富,我过去怎么做事,你也都看到了,至于能领悟多少,全都靠你自己了。”

    夏伯达不断点头。

    顾允知道:“来南锡之后,工作还算顺利吗?”

    提起工作,夏伯达不由得叹了口气:“难啊!过去跟在顾书记身边,见惯了官场上的争斗,我以为自己什么风浪都见过,可真正自己独立开展工作之后,方才发现过去是旁观者清,一旦进入局中,很多事远比我看到的还要复杂,还要棘手!”

    顾允知笑道:“别跟我诉苦,我现在只是一介草民!”

    夏伯达道:“我只是说说罢了,顾书记,我总算明白当初你为什么不让我出来的原因了。”

    顾允知道:“你这个人很聪明,善于察言观色,这是你的优点,可是你在处理事情上欠缺主动性,可能是过去一直在我身边工作的原因,造成了你的依赖性,欠缺独当一面的能力,一旦来到地方工作,你的缺点就显现出来了。”顾允知停顿了一下道:“我送你几个字,多做事,少说话!南锡的领导搭配还是比较合理的,徐光然和常凌空都是很有能力的干部,想当一个好领导,就不能盯着别人的权力,而要立足于自身,运用好自己手中的权力,如何给老百姓带来更大的福祉才是你首要考虑的问题。”

    夏伯达望着顾允知,心中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从今天起顾允知就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正式退下来了,意味着从此他少了一个上最大的靠山,在任何人眼中,夏伯达都是顾允知的嫡系,他的权力和地位都是顾允知赋予的,在顾允知离休之后,自己的生涯会随之步入一个平台期。

    夏伯达并不相信,一个平海政坛的风云人物能够适应这巨大的落差,真的可以接受这种普普通通的百姓生活?

    张扬虽然相信顾允知可以适应这种角色的转变,但是他并不相信顾允知在西樵能够得到他想要的清净,夏伯达既然可以找来,南锡的其他干部一样可以找来。

    顾佳彤也和张扬一般心思,她轻声道:“我总觉着爸回来也清净不了。”

    张扬笑道:“我刚才就说过,咱们中国的官场和外国不同,人当官之后,不但自己变了,其他人对你的看法也变了,人家会始终把你当成干部,其实咱们中国应该分成五十七个民族,官员应该单列为一个民族!”

    顾佳彤被他的奇思妙想引得笑了起来:“你别搞民族歧视啊!”

    张扬道:“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你当官的时候,大家对你是敬畏,可当你一旦没有官职了,人家又会觉着你现在不神气了?也就是一老百姓,总之,你一日当官,终生就被打上了官员的烙印,在咱们中国,想从官再变成普通人,难!实在太难!”

    顾佳彤道:“所以我一直都不想爸爸来这里长住,偶尔来看看就行了!”

    张扬道:“我说句实话,你可别生气!”

    顾佳彤点点头。

    张扬道:“你爸嘴里说已经适应了,可他并不适应,他当省委书记太久了,忘了怎么当老百姓了!”

    顾佳彤凤目圆睁道:“不许你说我爸!”

    张扬笑道:“都跟你说别生气了!”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真要是让我爸留在这小镇上,我还真的不放心!”

    顾允知没用多久时间就明白了,自己很难在这里得到清闲,至少在眼前,他这个刚刚退下来的省委书记还拥有着无法散去的官威,夏伯达是第一个,然后是镇党委书记、镇长、风景管理处主任、还有前来反映情况的乡里乡亲。整整一个下午,顾允知都忙于接待前来的访客,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想要在这里长久居住的想法只存在于理想之中,于是当顾书记送走了几位埋怨社会不公的乡亲之后,他向顾佳彤道:“咱们回去!”

    “不住了?”

    “过阵子再说!”

    顾允知在西樵只呆了八个小时,他的失落明显写在了脸上,西樵古镇虽然清净,可是这份清净却不属于他。

    顾佳彤陪着父亲坐在后座上,挽着父亲的臂膀,俏脸靠在父亲的肩头,轻声道:“爸,要不我陪您去北京住一阵?”

    顾允知明白女儿的意思,现在的他想要得到平静,唯有离开平海,他低声道:“北京也不错,可以拜会拜会老朋友,可以看看养养,顺便去看看明健!”

    任何人离开了自己熟悉的位置都会出现短期的失落和迷惘,纵然睿智如顾允知也是一样,虽然他的后续反应来得比别人迟一些。

    顾佳彤之所以提出去北京,就是想父亲在离休之后的这段时间能够得到真正的清净,让他的心理有个顺利过渡的时间。(!)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绝不低头(下)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