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就在顾书记目光的注视下。抱着顾佳彤出了医院,抱着她上了车,抱着她回到了代表平海省内最高权力的9号小楼,又抱着她进了洗澡间。

    顾允知整个过程中出奇的冷静,沉默,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张扬关上洗澡间房门的时候,有些心虚的向顾书记笑了笑:“顾书记,我不叫您,千万别进来!”

    顾允知心里真是哭笑不得,百般滋味全都涌上心头,这他**什么事儿,女儿跟这小子到底叫什么关系,真是斩不断理还乱。顾允知知道自己也管不了,也问不了,随他去吧!

    张扬为顾佳彤脱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可这次的心情最紧张,省委书记就在外面,自己竟然敢在洗澡间内脱他女儿衣服,这胆子也忒大了一点,张大官人深刻理解了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和顾佳彤之间的那点事,瞒也瞒不住,总有一天会昭然日下。

    望着神志不清的顾佳彤,张扬顿时将诸般烦恼事扔到了一边,脱衣服也是要境界的,张大官人此时面对一丝不挂活色生香的顾佳彤,脑海中可没兴起半点儿**,不是顾佳彤的**不够吸引,是因为他要救人,张扬扶着顾佳彤在浴缸内坐好了,以双腿将她护住,潜运内力双掌紧贴在顾佳彤无瑕美背之上,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顾佳彤的体内。

    张扬的目的是将伤口处的余毒先行肃清,然后你用内力将顾佳彤体内残留的余毒逼出去,浴缸内的水很快就变成了淡粉色,随着张扬内力的催吐,水色越来越深。

    顾佳彤周身冒出水汽,浴室内蒸汽腾腾,宛如烟云笼罩。

    张扬的内力在顾佳彤体内运行三个周天,慢慢收回内力,顾佳彤缓缓睁开美眸,只觉着昏沉沉的头脑在瞬间恢复了清明,她眨了眨明眸,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身无寸缕的和张扬浸泡在浴缸之中,更让她羞不自胜的是,他们竟然是在自己的家里。

    张扬也是一丝不苟。身上水淋淋的,他笑了笑展开臂膀将顾佳彤温软的娇躯揽入怀中,顾佳彤又羞又急:“胡闹,这是在我家!”

    张大官人笑了一声,这件事只能回头再向顾佳彤解释了,他从浴缸里爬了出去,这厮考虑的很周到,顾家不可能准备衣服给他换,所以要脱得光光的进入浴缸,张扬在淋浴下冲了冲,看到顾佳彤俏脸通红缩在浴缸里,倘若是他们单独相处,张大官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鸳鸯浴的好机会,可那也得分时间地点,这会儿顾书记在外面虎视眈眈,就算借给张扬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里面胡天胡帝,张扬穿好了衣服,向顾佳彤道:“我先出去了!”

    顾佳彤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芳心一惊纷乱如麻。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向父亲交代。

    ********************************************************************************************************

    张扬离开浴室,壮着胆子来到客厅,看到顾允知正坐在那儿看报纸呢,张扬心中明白,顾书记肯定也是装的,自己和他女儿脱光了在浴室里疗伤,顾允知就算心理素质再好,肯定也得有思想波动。

    张扬很老实很拘束,可以说自打顾允知认识他以来,都没有见到他这么拘束过,顾允知没让他坐,他连坐都不敢,恭敬道:“顾书记,佳彤姐没事了!”

    其实自从张扬赶到医院,顾允知的一颗心就放下来了,他对张扬的医术十分了解,张扬既然能够治好小女儿的双腿,佳彤的病情自然不会成为问题。

    顾允知放下报纸,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从他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正因为如此,张扬才越发的没底,他和顾佳彤的事情今天是彻底向顾书记摊牌了,虽然过去顾允知也知道他们的私情,不过那时候毕竟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戳破,如今什么都戳破了,张扬顿时感到不好意思了。

    顾允知道:“坐!”其实顾书记原本想说辛苦了来着,可是想想这句话又不太合适,这小子把女儿抱进洗澡间脱衣服。自己总不能向他道声辛苦了。张扬觉着别扭,顾书记也觉着别扭。

    张扬在顾允知的身边坐下,其实对面有位子,他应该坐在对面,不过张扬害怕看到顾书记的眼神,深邃的目光能够一直看到自己心里,要是在顾书记目光的注视下,岂不是如坐针毡,就算是坐在一旁,心里也不好受。

    顾允知道:“佳彤是中毒?”

    张扬点了点头:“初步断定应该是七星蜈蚣咬的!”

    “七星蜈蚣?”顾允知对这些毒虫没有研究。

    张扬道:“一种很厉害的毒虫,不过也有克制的方法!”他起身道:“顾书记,我出去为佳彤姐抓一些药,这样才能彻底肃清她体内余毒。”

    顾允知道:“赶快去吧!”

    顾佳彤沐浴之后,换好衣服出来,俏脸之上仍然蒙着一层羞色,来到父亲面前低声道:“爸!”

    顾允知嗯了一声,看到女儿没事,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顾佳彤也在父亲的身边坐下,正巧坐在刚才张扬坐的位置,她是不好意思看父亲的眼睛。

    顾允知摸了摸女儿的额头,确信她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内心宽慰无比。轻声道:“张扬说,你被七星蜈蚣咬了?”

    顾佳彤听父亲这样说,仔细想了想,惊声道:“是啊,那天我去西樵验收房子的时候,在后院里乘凉,一只蜈蚣爬到了我的脚上,我用杂志拍死了它,当时并没有什么异样,想不到竟然是它的缘故。”

    顾允知道:“老宅里蚊虫很多,你还是要注意一些。”

    顾佳彤道:“如此说来。我还要弄些杀虫剂,好好的把西樵老宅清理一遍。”

    顾允知深感庆幸道:“幸亏张扬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不然的话,你的病情就耽搁了!”说到这里他不禁想起了省人民医院的那帮医生,怒道:“什么专家教授,我看全都是一帮庸医,如果不是张扬过来,他们到现在都查不出你是什么原因才发烧。”

    顾佳彤道:“论到医术,这世上又有谁能和张扬相提并论?”

    顾允知觉察到女儿的话语中充满了自豪,他向女儿看了看,顾佳彤也觉着自己的话有些过了,不好意识的垂下头去。

    顾允知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对你也算不错!”

    ********************************************************************************************************

    听到父亲的这句话,顾佳彤心中暗喜,正琢磨着替张扬说两句好话的时候,有客人到了,前来探望顾佳彤的是乔梦媛和安语晨,乔梦媛和父母见面之后,听说了顾佳彤突发急病的消息,联想起张扬急匆匆前来东江的事情,马上推测到张扬过来必然和顾佳彤有关。乔梦媛和顾佳彤的交情虽然一般,可是毕竟也算得上谈得来的朋友,于情于理她都该去探望一下,而且父亲也建议她过来看看。

    于是她和安语晨商量了一下,两人来到顾家。

    顾佳彤看到她们来看自己,笑着迎了上去:“你们怎么来了?”

    乔梦媛笑道:“刚听我爸说你病了,所以去医院看你,可到了医院,又听说你已经回家了,所以我和语晨一起过来了。”

    安语晨将手中的营养品放下:“顾小姐没事就最好了!”

    顾佳彤引着她们来到父亲面前,把她们介绍给父亲认识。

    顾允知笑道:“原来是乔书记的女儿,真是漂亮!”

    安语晨道:“顾书记,您不能只顾着夸自己人,难道我长得很丑吗?”

    顾允知哈哈大笑,他听顾佳彤介绍安语晨是港商安老的孙女,顾允知很热情的邀请她们两人坐下,微笑道:“过去安老来平海的时候,我跟他也见过面。你们安家投资江城,对家乡的贡献很大,是港澳同胞的楷模。”

    安语晨道:“我爷爷始终都记着自己是家乡人,为家乡出力,帮助乡亲致富是他最大的愿望,虽然他老人家不在了,我会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的愿望。”

    顾允知深表赞许的点了点头:“平海的发展离不开你们这些从家乡走出去的爱国商人!”

    顾佳彤看了看时间已经就快晚上九点了,她轻声道:“你们吃饭了没有?”

    乔梦媛笑道:“我们吃过饭才来的!”

    此时张扬抓了药回来,看到乔梦媛和安语晨两人都到了,不觉一怔,他笑道:“都来了啊!”

    安语晨道:“师父,没见过你这样的,顾小姐有病了,你说一声嘛,搞得神神秘秘的,别忘了我们也是朋友!”

    张扬道:“谁跟你是朋友,你是我徒弟,你是我下一代!”

    众人都笑了起来,安语晨气得跺了跺脚。

    顾允知因为女儿好转也心情大好,他向几个年轻人道:“你们聊,我在这儿你们说话也不方便!”

    张扬把草药放下道:“不聊了,天很晚了,我们得告辞了,佳彤姐,回头你把草药煎服了,一共是三付药,每天吃一付,这样就可以彻底治愈了,那一大包是我买的驱虫药,让人拿去西樵老宅,在房子里点燃,用烟火熏一下,燃尽的草灰可以洒遍整个院落,普通的蛇虫就不会再靠近宅子了。”

    顾佳彤点了点头,她刚刚肃清毒素,的确有些倦了,再加上,她也不想乔梦媛她们看出自己和张扬的关系。轻声道:“我送你们!”

    乔梦媛道:“不用了,你病刚好,还是留在家里歇着,我车就在外面!”

    张扬和顾佳彤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睛深处的不舍之意。张扬害怕露出破绽,率先离开。

    顾佳彤将他们送到了大门口。

    乔梦媛开了辆奔驰吉普车过来,张扬不无羡慕的拍了拍吉普车的引擎盖:“好车啊!乔总真是有钱!”

    乔梦媛笑道:“我大哥的!”

    “你大哥?”

    乔梦媛点了点头,父亲前来东江上任,不但她过来了,她大哥乔鹏举今天也来到东江和父母见面。

    张扬和乔鹏举没见过面,可是对老乔家没太多好印象。他上了车在副驾坐下,安语晨坐在他身后,扒着座椅的靠背,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咱们喝酒去不?”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望着乔梦媛道:“那得问问乔总!”

    乔梦媛道:“我酒量不行,喝醉了,谁来开车?再说今天也累了,咱们明天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她大哥打来了电话,却是让她去东江步行街新开的蓝魔方去玩。乔梦媛放下电话,将大哥的意思说了。

    安语晨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一听要去玩,顿时欢呼雀跃。

    张大官人本来也有些累了,可看到安语晨兴致这么高,也不好意思败兴,再说今天和乔梦媛的大哥会会面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乔振梁明天即将成为平海省委书记,和他儿子认识下,就算成不了朋友,也不至于成为仇人。

    抱着这样的心态,张扬跟着她们一起去了蓝魔方。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在蓝魔方他不但见到了乔鹏举,还见到了几位老朋友,其中有刚刚保释出狱的丰裕集团总裁梁成龙,省工商行信贷部主任陈绍斌,还有丁兆勇。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基金启动(上)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基金启动(下)八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