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谢君绰道:“你到底有没有给我哥那张字条,你是不是故意设了 个圈套让我哥哥去钻?”张扬道:“你多大了?”谢君绰微微一怔:“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你心机可够深的,深更半夜的来到我房间,利用这种方法让我百口莫辩,身上是不是还偷偷带 了录音机? 想逼我说些违心的话,然后全都录下来?”

    谢君绰美眸之中流露出一丝惶恐之色,张扬说的不错,她的确藏了一个微型录音机,想要逼张扬亲口承认设计陷 害了她哥哥,可想不到张扬如此精明,一下就识破了她的目的。

    谢君绰道:“你既然不愿说,就别怪我!”她咬了咬樱唇,想要扯开裙带。却听张扬道:“在我面前,你就是想脱衣服,有机会吗?”

    谢君绰内心一怔,忽然感觉到一缕指风隔空撞击在自己的胸口,顿时感觉到娇躯一麻,软绵绵倒在了地上。谢君绰芳心大骇,她想要张口尖叫,可是却一点声息都无法发出,谢君绰来∽前已经盘算好了一切,可现在 突然的变化让她的后续计划一点都无法施展出来。

    张扬望着谢君绰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好好跟我说,我未必不会帮你,可你偏偏要威胁我,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尤其是女人!”

    张扬拿起电话把值班经理打了个电话,说起来也巧,今天值班的还是吕蔡,吕燕慌慌张张来到张扬的房间,看到躺在地上的谢君 绰:“张市长,怎么回事儿?”张扬道:“这丫头走错房间了,麻烦你把她送回去。吕燕点了点头,扶起谢君绰却发现谢君绰动弹不得。

    张扬隔空替谢君经解开了穴道,谢君绰身体一松,手足顿时恢复了自如,有吕燕在房间内,她自然无法施展自己的计划,只能恨恨瞪了张扬一眼,摔开吕燕的手道:“我自己会走!”望着谢君绰离去的背影,吕燕不由得有些发愣。

    张扬道:“你们这白鹭宾馆的管理也太差 了,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给放进来了 !”

    吕蒗歉然道:“对不起,张市长,这是我的失职,回去后我一定要把前台的服务员好好批评一顿。”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 !”

    吕藻并不认识谢君绰,可看到 她的穿衣打扮应该不是卖笑的流莺,再说了,白鹭宾馆内很少有这方面的事情,她低声道:“那女孩子挺清纯的像个学生妹!刚巧我们宾馆住了一批艺校的学生,她不知哪儿弄来的校服,所以才顺利蒙混进来的。”张扬笑道:“算了,走错门了,不要追究了 .

    就在谢德标以为这次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他被释放了,丘金柱把他放了,这两天的囚禁已经磨去了谢德标的锐气,见到丘金柱他显得很老实,话都不敢多说。丘金柱道:“谢德标,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来吗?”

    谢德标当然知道,他这会儿规矩多 了:“知道!”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得罪了张扬所以才被设计,被人家以抢劫罪给弄到了局子里。

    丘金柱道:“你没事了,丰泽一中的章科长刚刚过来,说可能是误会!”谢德标道:“谢谢丘队!”丘金柱道:“你别谢我,你去谢张市 长!”谢德标笑道:“是,是,我一定会去谢谢张市长!丘金柱道:“以后做人不要那么嚣张,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多掂量

    谢德标也没忘记去谢赵国栋,他认为 自己能够获释和赵国栋的帮忙有着很大的关系,可见到赵国栋刚说了一个谢字,赵国栋就道:“你别谢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要谢你就去谢你妹 !”“我妹?”谢德标顿时懈了。

    赵国栋道:“对,你妹,如果不是她去求张副市长,这次你不会这么容易被放出来。你妹真是好样的,舍身救兄,以后一定会传为佳话!谢德标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一股浓重的阴 影压迫的他透不过气赵国栋道:“以后好好对你妹妹,你妹妹为你牺牲实在太太了 !谢德标什么都听不下去 了,他心头茫然走出公安局。

    汽车鸣笛的声音惊醒了谢德标,他看到妹妹谢君绰坐在蓝色奥拓车内向他摁喇叭,谢德标这才回过神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谢君绰笑逐颜开道:“哥,他们真的把你放了 !”谢德标脸色阴沉道:“你去求张扬了?”谢君绰点了点头。谢德标怒吼道:“他对你做了什么?”

    谢君绰被哥哥的这声大吼吓了一跳,她随即明白过来了,他一定是误会了,谢君绰道:“我没做什么?就是去求张市长”“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放下自尊,我坐牢又怎样?你不知道女孩子的清白和名节是最重要的?”谢君绰怒道:“你胡说什么?”

    谢德标怒视谢君绰,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打得谢君绰白璧无瑕的俏脸之上顿时多出了五条手指印,谢君绰用力咬着樱唇,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可是眼圈却已经红了。她推开车门,捂着俏脸快步向远方街巷的尽头跑去。

    谢德标双目 中布满血丝,他狠狠在车门上捶了一拳,然后出去重新上车坐在驾驶位上,咬牙切齿道:“张扬,你这个畜生,我和你势不两立 .  谢德标红着眼睛冲进张副市长办公窒的时候,张扬正在和傅长征说话,谢德标冲进来,脸上带着笑,不过笑容多少有些古怪。张扬道:“谢德标,你来找我?”谢德标咬着牙笑道:“张副市长,我是专程过来谢谢你的!”张扬道:“算了,我心领了,这会儿没空!”

    谢德标向拼凑了一步:“哪能呢?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怎么都要报答您!”他蕺在身后的手握着一把明晃旯的尖刀,就在谢德标准备出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哥!你给我住手 !”

    谢德标被妹妹的叫声吓得哆嗦了一下,他本来心理压力就是极大,谢君绰的叫声让他惊恐万分,藏在身后的尖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傅长征看到那把尖刀慌忙冲上去抢,谢德标发觉事情败露,索性横下一条心,抬脚就把傅长征给踹开了,他俯下身去捡尖刀,手指就要触及刀柄的时候,张扬已经来到面前,轻轻巧巧将尖刀踢开,那柄刀恰恰落在谢君绰的身边,她躬身拾了起来。

    谢德标见刀没了,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他什么也不顾了,没命的向张扬扑了上去,被张扬一个窝心脚踹在小肚子上,张扬本不想动手,可这厮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跑到市长办公室来谋害自己,当 真是胆大包天,这一脚踹得可不轻,谢德标被踹得趴在地上,一时间失去战斗力,爬都爬不起来了。傅长征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愤然道:“我去叫警卫 !”

    谢君绰俏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她拦在门口,把房门给关上了,她懂法,今天哥哥的行为肯定触犯了法律,而且是重罪,意图谋杀副市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谢君绰被哥哥打了一巴掌,委屈到了极点,所以推开车门走了,可走了没多远又觉着这件事不太对,她只有这个哥哥,圣且谢德标从小照 顾她长大,格外疼她,别人只要敢欺负她,谢德标就是玩了命也要为她讨还公道。谢君绰越想越是害怕,她担心哥哥在愤怒之下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来,谢君绰返回之后看到奥拓车已经不见,她推测出只有 一个可能,哥哥十有八九是去找张扬讨还公道去 了,慌忙打了辆车跟了过来。

    谢君绰含泪道:“张市长,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叫警卫 !”她双膝一屈又跪下了。傅长征道:“起来,再敢纠缠,连你一起抓起来!”张扬道:“小傅,出去看看,这件事先别张扬!”

    傅长征愣 了一下,他对领导的意思领会的还是 比较透彻的,点了点头,向谢君绰道:“我出去看看,刚才的动静已经把保卫招来了 !谢君绰担心他使诈,仍然倔强的挡在那里。张扬道:“你再跪着,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谢君绰听到他这样说,只能从门前让开。

    傅长征来到门外,果然看到两名警卫跑了过来,傅长征按照张扬的意思摆了摆手道:“没事,张市长正在处理纠纷呢!”

    谢德标大叫道:“张扬。 你这 个畜生。 你不是人”张扬被他叫得耳燥热心烦,在他身上踢了一脚,谢德标长大了嘴巴,脖子青筋暴出,可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谢君绰走过去扶起哥哥,她泪眼汪汪的看着张扬:“对不起张市长,对不起! 我哥误会了 !”

    张扬皱了皱眉头,回到办公桌坐下,叹了口气道:“谢德标,你这么大人怎么没有脑子 ? 我怎么着你了?你居然揣着把尖刀冲到我办公室里来谋害我 ?”谢德标狠狠瞪着张扬,表情恨不能把他给吃了。张扬道:“谢君绰,你跟你哥哥好好解释,把事情解释清楚!”

    谢君绰咬了咬嘴唇,这事儿的确有些难以说出口:“我可不 可以带我哥出去说?”张扬摇了摇头道:“就在运儿说,反正都在场,什么话不能说明白?

    谢君绰无奈之下,只能当着张扬的面将昨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谢德标,谢德标被张扬制性,他不听也得听,听完之后,内心已经开始犯嘀咕 了,看来张扬的确没对妹妹做过什么。

    谢君经说的都是事实,张扬一旁听着,想起昨晚谢君绰的行径不禁露出一丝微笑,等到谢君经说完,他又问道:“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把我住在哪里查的这么清楚?”

    谢君绰犹豫了一下。

    张扬不无威胁道:“今儿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如果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最后结果怎样,你们兄妹俩最好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谢君绰想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赵局长告诉我的 !”“赵目?”

    谢君绰点了点头:“我找他帮忙救我哥,他告诉我,我哥的事情是您设的围套!”

    张扬笑了起来:“果然是他,我就觉着你一个小丫头没那么大能耐!”他起身来到谢德标面前,在他身上拍了一记,谢德标的哑穴顿时解开,他这会儿感到害怕了,刚才妹妹的那番话证明,自己极有可能错怪了张扬,他之所以怒火中烧,前来找张扬拼命,也是赵国栋说那番话的缘故,自己显然被赵国栋利用了。张扬刚才显露的这手功夫,自己载人家拼命只有送命的份儿。张扬道:“谢德标,你找我拼命,也是赵国栋唆使的了?”谢德标默默不语,他起身向门外走去。张扬叫住他:“这么就走了,刚才那件事你以为就这么算了?”

    谢德标停下脚步,垂头丧气道:“张市长,要杀要剐随你,我做过的事,我自己承担责任!”谢君绰含泪道:“张市长”

    张扬慌忙道:“得,你别跟我跪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孩子也不能随便给人家下跪啊!”~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评价票 !]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什么都不怕(上)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基金启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