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丧生的白羽灵魂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名为天叱大陆的世界,成为了望山村的少年陈扬。。

天叱大陆是一 个以叱师为尊的世界,神奇的叱力,绚丽的叱铠「繁盛的叱术,另类的战斗,这一切将陈扬带入一个全新宕阔的叱术世界 一 一r一 一 一

丘金柱拍不到房间内的具体情况,颇为沮丧,此时房门被敲响了,开门后,他堂弟丘金松走了进来,丘金松道:“哥,怎么没开灯?”丘金柱道:“本西放好了?”

丘金松点了点又,丘金柱松了口气,他回到窗口看了 看,张扬的房间已经关灯了,丘金柱的唇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只要让他拿到证据,嘿嘿……丘金松道:“哥,他们犯了什么罪?”丘金柱不耐烦道:“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刨根问底?”丘金松还想说休么,丘金柱摆了摆手道:“你先回 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

丘金松对这位堂哥还是颇为畏惧的,他点 了点头,转身拿了自己的东西,拉开了房门。

门外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丘金松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没等他看清对方的面容,对方已经一拳砸在他的脸上,打得丘金松四仰八叉的倒了下去,丘金柱听到动静慌忙转过身来,房间内灯光大亮,张大官人似笑非笑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丘金柱看到张扬出现在自己面前,吓得魂飞魄散,他手里还拿着长焦相机,一时间站在那里宛如泥塑一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扬笑眯眯道:“丘大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丘金柱的嘀哆嗦了一下,方才道:“真巧……”张扬的表情陡然变得严厉,怒喝道:“巧你麻痹!”

丘金柱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向张扬冲了过去,试图夺路而逃,被张扬一脚就踹在小肚子上,丘金柱偌大的身躯被踢的倒飞而起,重重躺倒在床上。没等他爬起来,张扬冲上去伸手扣住他的咽喉,又下了他的手枪。

张扬叹了口气道:“丘金柱,我本以为得饶人处且饶人,对你网开一面,想不到你居然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丘金柱躺在那里,双目之中尽是惊恐的光芒,他颢声道:“张市长,我错了,您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誓,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这厮此时只差没哭出声来了。张扬道:“你老实交代,为什么要跟踪我?”“您捏着我的把柄,所以我……我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张扬冷笑道:“聪明,你很聪明啊!”想到今晚和秦清的心情都被这厮给破坏了,张扬怒从心来,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丘金柱眼冒金星。

丘金松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没等他站稳,张扬一指点中他的穴道,丘金松又软绵绵倒了下去。

丘金柱也是一 个搏击好手,可是他在张扬的面前竟没有半分的反抗余地,他现在懊悔到了极点,如果给他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他说什么都不会选择跟踪张扬,这厮不是人,自己做得这么隐秘,还是被他给现了。

张扬这边放开丘金柱,丘金柱就跪下了,这已经是两天由第二次下跪了,丘金柱反手给了自己俩大嘴巴子:“张市长,我错了,我该死,您饶了我吧,给我一次机会,事不过三,如果我再做对不起您的事儿,让我 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张扬鄙夷的看着丘金柱,这厮好歹也是丰泽的刑警大队长,居然这么没有骨气,动不动就跪,张扬冷笑道:“你昨晚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今天不还是一样 f坏事儿?”

丘金柱道:“张市长,我鬼迷心窍,所以才干出这样的蠢事,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誓,我再也不敢了 !”张扬道:“你怎么让我相信你?”

丘金柱被问住了,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取信于张扬,咬了咬嘴唇道:“张市长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干什么都行!”

张扬望着丘金柱,心眼儿开始动了起来,丘金柱跟自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自 己一杆子把他打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可饶了他,难保这厮以后不会再 f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凭张扬的本领弄死丘金柱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可咱是国家干部,总不能为了掩饰自己和秦清的地下情就杀人灭口吧。

张扬看了看丘金柱,又看了看丘金松,忽然笑了起来,他平静道:“脱了他的衣服!”丘金柱愣了:“啥?”张扬晃了 晃手中枪道:“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丘金柱元奈的点了点头,自己的性命、名誉全都捏在人家的手上,他没有任何言权,丘金柱按照张扬的话,把丘金松脱了个干干净净。。丘金松目瞪口呆的看着堂哥,内心中迷薜恤到了 极点,屈辱到了极点。张扬又道:“你也脱干净!”

丘金柱带着哭腔哀求道:“张市长……”当他看 到张扬脸上的表情时,知道这件事断无回旋的余地,只能咬手嘴唇,苦着面孔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张扬命令道:“裤衩也要脱!”

丘金柱恨不能一头撞死在墙上,可他没那勇气,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不舍得。

张扬拿起丘金柱的相机,对这丘金柱兄弟俩,喀嚓,喀嚓来了两张特写,然后道:“把他抱到床上 !”

丘金柱明白张副市长要让自己干什么,他膝盖一软又跪下了:“张市长,我错了,我改了,您饶了我吧!”张扬皮笑肉不笑道:“我可以再给你机会,可你总得拿出一点诚意,那啥。。。。我还有事,赶紧的 !”

丘金柱把堂弟 抱到床上,怀里抱着个光屁股大男人,丘金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丘金松虽然不能动,可生了什么他是清清楚楚的,他也起鸡皮疙瘩了,他觉着委屈,因为整件事中他都扮演者一个无辜者的角色,现在更是一个受害者,他被堂哥抱到了床上,光着屁股趴在床上,然后听 到张扬命令道:“你! 趴到他身上 !”丘金松眼泪都流出来了,他要是能动,非得跟张扬拼了,他祈求堂哥能有点气节,大丈夫可杀不可辱,就算死也不能受这份侮辱。

可丘金柱显然让他失望了,这位丰泽刑警大队长居 然就真的爬刹了床上,按照张大官人要求的姿势趴到了 堂弟身上。

张扬看到眼前的体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手也没闲着,连续拍了几张,又来了几张面部特写,张大官人要求还挺高:“丘队,笑笑,自然点 !”丘金柱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

总算 等张大官人喀嚓完那眷胶卷,张扬取出胶卷,收好,将长焦相机扔到了床上,笑眯眯道:“穿上衣服吧,别感冒了 !”丘金柱以惊人的度将衣服穿上。

张扬解开丘金松的穴道,饱受凌辱的丘金松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大吼一声向张扬冲了过去,张大官人一挥手,用枪托砸在他的下颌上,一下就把丘金松给砸晕过去。张扬骂道:“麻痹的,你们俩都一个德行,敬酒不吃吃罚酒!”丘金柱不敢说话,躬着腰低着头。张扬道:“说说,怎么就跟上我们了?”丘金柱还算有点义气:“我凑巧在洗车场看到你们,所以就一路跟了过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说你迳不是倒霉催的吗?以后啊,做事多用用脑子 !我都奇怪了,你这种人怎么当上的刑警大队长?”

丘金柱小学生一样垂手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听张扬的呵斥。

张扬骂了他两句,随手将手枪扔给了他:“滚得远远的,再敢跟着我,小心我弄死你!”

丘金柱把 手枪乖乖放回枪套,张扬故意道:“你怎么不用枪打我?”

丘金柱听到这话,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张市长,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了 !”这厮是真害怕了,通过这两次和张扬的交手,他明白了,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分分钟就可以秒杀自己。

张扬站起身道:“你放心吧,我没那么恶趣味,你老老实实做人,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我,这些照片就永远不会散播出 去。

张扬甩手关门离去,丘金柱仍然跪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方才传来他的哭声,哭得如此伤心如此凄惨。

秦清站在佳苑宾馆七楼豪华套房的大露台上,望着丰泽的夜景,内心之中仍然无法平静。

沐浴后的张扬身穿浴袍从后方拥住她,将秦清的娇躯包容在自己温暖宽阔的怀抱中,秦清心有余悸道:“会不会有人再跟踪我们?”

张扬笑了起来,真可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亲吻着秦清晶莹的耳珠,秦清又直又长的秀还带着水汽,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睡衣上,白色的睡衣包裹着她诱人的娇躯,仅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曲线完美而修长,未施粉黛的俏脸在月 光下肤如凝脂,似乎有一层光彩在她的肌肤下流动。张扬附在秦清的耳边,小声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秦清诧异的转过俏脸,向上微微挑起的秀眉下,一双清泉般的美眸闪烁着几分惊诧,几分羞涩,张扬的恶作剧让秦清忍俊不禁,她俏脸先是浮起两片红霞,粉红色的臬唇抿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来,挥动粉拳在张扬胸膛上捶了两下,轻声啐道:“你可真能胡闹 !”

张扬望着秦清精雕玉琢般的挺直鼻梁,配上那完美的樱唇,越看越爱,俯下身去,轻轻在秦清的柔唇之上吻了一下,秦清的呼吸因为张扬的亲吻而变得有些急促,她的玉臂主动搂住张扬的脖子,张扬一手搂住她的纤腰,一手勾住她的膝弯,将秦清的娇躯横抱起来,轻声道:“秦副市长,这么久没见,我想向你汇报汇报工作 !”秦清娇声道:“这种时候你还想着汇报工作?张扬道:“嗯,想向你取取经,怎样干好副市长!”

黑糁中,秦清小声道:“经过我对你的初步观察,你干的还不错!”“都还没干呢,秦副市长不可以轻易下结论哦 !”

秦清感觉到自己的睡裙被这厮的大手温柔褪去,张扬的吻轻柔落在秦清的俏脸上,粉颈上,香肩上,胸膛上……他的吻变得越来越激烈,秦清的纤手揉搓着他的短,倏然感觉到他健硕的身躯压紧了自己,一种久违的灼热和充实占据了她,秦清的娇躯下意识的收紧。张大官人低声道:“清姐,我想干副本长好多年了 !”秦清低臬婉转道:“你一直都干的好出色,没有人比你更称职,更出 色 一 一 一 一 一r”

得到秦副市长的夸奖,张大官人今晚表觋的格外卖力,格外称职,他要加班加点,积极表现,让秦副市长看到自 己的进步,看到自己的成绩,直到秦副市长再也承受不住这厮的工作热情,再三肯定了他的工作成绩,这厮方才停止了表现。

虽然已经是凌晨,两人却都没有丝毫的睡意,秦清静静猫在张扬的怀中,宛如一艘停泊在港湾 中的小船,她的手轻抚着张大官人的双腿之间,通过这种方式安慰他刚才的辛勤劳作,很快就现自己的鼓励再度唤起了张扬的雄风,有些惊慌的把手抽了回来,可怜兮兮道:“不成了,以你的能力副市长都不够你干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充满爱怜的在秦清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低声道:“我这个副市长,只是听起来威风,事实上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这丰泽排在我前面的人多了。”秦清道:“工作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张扬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刚刚来到丰泽,一切都才开始,我还没有搞清楚丰泽的具体情况。”秦清小声道:“做副市长和你过去的事情不同,要从大处着手,抓大放小!”张扬笑着在她胸前扶了一把:“抓大放小?”

泰清俏脍一热,轻声道:“要有大局观,不可以仅仅着 眼于局部!”张大官人整个身体都贴了过去:“我从来都很有大局观 !”秦清笑着捧脱开 他:“你能不能正经说合儿话?”

张扬装出正儿八经的样子,还是假正经,他低声道:“你过去担任团市委书记,孙东强这个人怎么样?”秦清道:“这个人太渴望向上爬,心胸有些狭窄,不过还是肯做事的。张扬道:“我和他有些不对乎 !”

秦清对张扬和孙东强之间的矛盾早就有所耳闻,在心理上她当然毫无疑义的站在张扬一边,可是她真的想在工作上给张扬以帮助,就得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出,不可以掺杂过多 个人的感情因素,秦清道:“无论你们过去有什么不快,现在来到了丰泽,就必须将那一页翻过去,带着情绪是不可能搞好工作的。”张扬道:“我明白,我现在在他手下干,犯不着跟他过不去 !”

秦清道:“我来的路上,看到丰泽湖水位下降的很厉害,看来今年丰泽的抗旱形势很严峻。”

张扬道:“我来丰泽这几天,几乎天天都在开抗旱动员会议,孙东强和沈书记轮番上阵,不外乎就是抗旱这两个字。我主管文教卫,跟我的关系倒不是太大。”秦清道:“全体动员,你也躲不了 !”张扬道:“沈庆华这个人你了解多少?他很清廉吗?”

秦清道:“我和沈书记没有一起工作过,不过过去听说过他的不少事,这个人很清廉,不过为人有些固执保守,缺乏开拓精神。

张扬道:“我总觉着他有些形式主义,有些规定迂腐的可笑,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他搞那一套,表面上看起来清廉,可实际上大大影响了政府办公的效率。”

秦清提醒张扬道:“你想要在丰泽顺利开展工作,就必须和上级领导处好关系,不然,你的工作会遇到很多阻碍。”

张扬搂住秦清的香扇道:“不谈这些,对了乔振梁下月就要来平海当书记了,你们岚山会不会有什么变动?”

秦清道:“目前没有什么动静,岚山是平海改革开放的代表城市,无论上 面领导怎么变,我们都会尽量保持岚山政局的平穑,不会让上层的变动影响到岚山的展。”

张扬道:“岚山的领导层经过多年的磨合已经很稳定,江城却没有那么幸运,杜天野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赵洋林带着一帮老家伙公然向他难,连左援朝的态度也生 了变化。”

秦清轻声道:“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是要保持冷静,低调,看来杜天野让你来丰泽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安排。”张扬道:“我没什么事,我反倒担心杜天野。”

秦清笑道:“杞人忧天,他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也不是偶然,如果这么点风浪就让他栽 了跟头,证明他根本不是个称职的市委书记。”这话张扬也不是第一次听到。

秦清捧住张扬的面颊道:“你啊,踏踏实实做好眼前的事情,高层怎样变动跟你无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懂吗?”

张扬点了点头:“清姐教训的是,我要做好当前的事,好好干副市长!”泰清娇呼道:“不要了……”“我要努力干,尽心干,好好干 !”因为送秦清的缘故,第二天张扬抵达市政府已经是十点多钟,来到办公室,看到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傅长征秘书工作干得尽职尽责。

看到张扬回来,傅长征慌忙洗净双手去给他泡茶,张扬笑眯眯道:“小傅,不忙!休息休息!”傅长征道:“不累 !”

张扬拿起桌上的报纸扫了两眼,头版头条刊登的是市委书记沈庆华在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张扬将报纸扔回桌面:“有什么事吗?”

傅长征道:“没什么,对了,张主任过来找过您一次 !卫生局碣-局长打过一个电话!”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电话铃响了,张扬拿起电话,说曹操曹操就到,这电话正是冯春生打来的,冯春生还是旧 事重提,他想请张扬吃饭,张扬昨天之所以推了他是因为秦清前来的缘故,既然冯春生这么诚心,张大官人也没什么 事情好做,于是就爽快的答应 了下来。

这边电话刚刚放下,电视台梁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梁艳是找张扬要签名的,她想把张扬提得那八个字当成抗旱宣传片的片头,可是没有署名,所以想让张扬把自己的名字提下,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过去是张扬的最爱,可初到丰泽,又遇到那么一位稍嫌古板的书记,张扬想了想还是别署名的好,他向梁艳笑道:“梁大姐,咱**员,做了好事不留名,就当我为抗旱救灾做贡献,名字就别写了。”“张市长真是高风亮节,对了,您的一千块劳务费,我按照您的意思以您的名义捐给 了抗旱救灾指挥部。”

张扬嗯啊了一声,梁艳自以为干得很漂亮,其实张大官人心中很是不爽,自己的八个字就算是按照市价来卖也不止这个数,真是贱卖了,这梁艳也是个不识货的女人。

张扬应付了两句把电话挂上,看了看时间刚刚过去二十分钟「在办公室里坐着真是度日如年,看来自己并不适合这种老老实实坐办公室的工 作,张扬百无聊赖之中不由得想起常凌峰,这厮答应了自己 要来丰泽帮忙,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张扬正准冉l给常凌峰打电话催一下的时候,市委办公室主任张登高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看来是有事情生了,他这次忙的连门都忘了敲,他喘着粗气道:“坏了……坏了……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我说登高同志,大清早的你跑到我办公室里就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吉利?”

张登高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张市长,丰泽一中闹起来了,教师罢课,学生罢考,教育局-长刘强去现场,被师生们围了起来,困在汽车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张大官人正愁没事做,现在可找到机会了,他起身道:“我去看看!”可走了两步又想起来一件事:“张登高,给我派辆车 !”张登高愣了一下。

这片刻的犹豫顿时激起了张大官人的强烈不满:“你让我走着去吗?等我到了地方,什么都耽误了 !”张登高慌忙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

张大官人来到丰泽之后第一次坐上了公车,虽然是辆半新不旧的桑塔纳,好歹也是公车,张扬意识到自己正在通过努力逐渐改变办公条件,内心中不觉有些得意。

张扬不怕出事,就怕没事做,让他整天呆在办公室里,早晚会闲出毛病来,任何事都存在因果辩证的关系,不出事,怎么做事?不做事怎么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证明自己的能力怎么能获得别人的拥戴「不获得别人的拥戴,怎么能够升官?

张大官人坐在后座上,脑子进行着朴素的辩证法,唇角不觉露出淡淡的笑意,秘书傅长征在一旁观察着这位年轻的市长,内心中对他充满了好奇,别人都是怕事,巴不得自己分管的范畴不要出事,可这位,看情形出了事情他还高兴,真是奇怪啊。

张扬并不是第一次经历教育口的罢课事件,早在江城的时候,他就跟着副市长李长宇处理 了一起因为集资案引起的教育系统罢课事件,能让老师做出这样决定的无非是金钱 问题,这倒不是说老师们庸俗,在当今社会,干什么事儿都离不开钱,老师也不是圣人,也不能喝西北风过日子。

从市政府到丰泽一中不过两公里的距离,他们很快就赶到了,校门口被学生堵住了,这些学生罢考是因为老师罢课引起的,这些青少年热血冲动,遇到事情控制不住自己,他们将试卷集结在一起,放在校门口烧了起来,一时间校园门口烟尘弥漫,吸引了不少市民围观。张扬赶到丰泽一中的时候,市刑警大队长丘金柱也已经带着二十多名干警赶到,其 中就有他的堂弟丘金松。

弟俩看到张扬从车上下来,表情各异,丘金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丘金松却是又恨又怕,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张扬,恨不能将他吃了,知道听人说张副市长来了,这厮才把张扬和新来的副市长对上号,天哪 !这蛮不讲理,手段阴狠的家伙竟然是副市 长,丘金松知道张扬的真实身份之后,满腔的怒火都转向了堂哥丘金柱,麻痹的,丘金柱啊丘金柱,连自家堂弟你也坑,你他妈太不是东西了。

张扬看到丘金柱,笑了笑,向他招了招手,丘金柱屁颠颠的跑了过去,由不得他不听话,把柄都捏在人家手里呢。丘金柱来到张扬面前恭敬道:“张市长,您来了 !”张扬点点头,亲切道:“金柱啊,什么情况?”

一句话叫得丘金柱差点没哭出 来,张扬对他啥时候这么客气过?他确定自己没听错,人家叫他金柱呢,一个随意的称呼对丘金柱的意义却非同寻常,这证明张副市长暂时掀起了昨天那一页,也就意味着自己暂时逃过这一劫,丘金柱不是傻子,他明白人家不会平白无故放过自己,以后得看自己的表现,只要自己乖乖听话,这刑警大队长还能继续干下去。

丘金柱老老实实回答道:“张市长,我们也是刚到,今天正逢学生期中考试,老师们因为学校拖欠工资的问题才开始罢课,昨天几名教师代表和校方谈判的时候生了冲突,一位老师跟校长孟宗贵厮打了起来,孟校长报了警,派出所把那老师带走 了,本想这件事调查清楚就会平息下去,谁曾想今天一上班,所有老师都拒绝监考,学生听说老师被抓起来,全都罢考,事情越闹越大了。”张捡皱了皱眉头道:“刘强不是来了吗?”

丘金柱叹了口气道:“刘局长是来了,他来到之后口气比较强硬,威胁这帮学生闹事就是违法乱纪,学生哪吃他这一套,全都向他冲了过去,刘强害怕挨揍躲到丰 里去了,现在他的车被学生围在校园操场的东南角,已经弄得不成样子了。张扬笑道:“没出人命吧?”

丘金柱道:“那倒不会,都是些孩子,他们也就是泄下不满,过分的事儿不敢干,再说还有老师盯着呢!”

张扬想了想,他向丘金柱道:“让人先去派出所将被带走的老师放(本文手打与)回来!”

当时下笔的时候没注意,丘金柱的级别出现了问题,谢谢广大书友的指正,写到现在丰泽的问题开始一步步展开了,政治斗争开始了,最近写得很顺,量虽然不大,但是料还算足,估计大家兜里月票没多少 了,章鱼求推荐票和评价票,那两样对我也很重要,争取本周推荐票能够过十万 ! 谢谢大家了

上一篇: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偷拍 下一篇:第三百六十五章 问题隐现